【社論】 螢火蟲的啟示

      在佛陀時代,有四個比丘一起談論世間的苦惱哪一種最苦,一個說忍
      耐淫欲,一個說飢餓口渴,另一個說怒氣無處發洩,又一個說遭遇危
      險而驚恐,四個人爭個不停。佛陀聽了便向他們說:「汝等所論,不
      究苦義,天下之苦,莫過有身。」
      
      佛陀的解釋是,四個比丘所說的苦都源自身體,色相之身使我們整天
      勞心竭慮,事事憂愁害怕,天地間的生物蠕動不安,且相互殘殺。佛
      陀因此開示道:「吾我縛著,生死不息,皆由於身。欲離世苦,常求
      寂滅,攝心守正,泊然無想。」(《法句譬喻經》安寧品)  
      
      世間何者最苦?怎樣解除苦痛?這是人生在世遭逢的最大難題。在歷
      史的長河裡,各式各樣的苦痛可說是最深刻難以磨滅的記憶,而苦痛
      所以難解,是由於色身的動盪與羈絆。
      
      佛陀所謂「吾我縛著,生死不息」,即瞋怒、驚怖、仇怨、災禍循環
      不已,此一現象在最近的台灣社會尖銳地凸顯出來。一連串的暴力血
      腥事件,發生在行政首長、良民、軍人身上,使整個社會震盪不已,
      幾乎到人人驚駭自危的地步,不要說政府的公權力受到挑戰與批判,
      社會上也普遍彌漫對他人疑懼,對人性感到悲觀、失望的心理。
      
      身處社會混亂,人的尊嚴與希望深受打擊與威脅的時代,我們更應從
      自身本心反省亂象之源,更應努力修為、攝心守正,在社會的各個角
      落注入撥亂反正的清新力量。
      
      做為佛教徒,我們一心仰望追隨佛陀「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
      ,我們深切體會「菩薩所緣,緣苦眾生」的悲憫情懷,更要超越個人
      的憂慮煩惱,對他人不斷給予溫暖的關懷,以善行愛語轉移他人對苦
      痛的執著,啟發引導他人發現心靈原初的清淨光明。
      
      證嚴上人針對當前的社會亂象,有一段懇切的慈示:「我們都是國家
      社會的一分子,大家要自我期許,照顧好自己的心,並努力淨化人心
      。雖是小小的螢火蟲,也可以發出光亮。」做一隻小小的螢火蟲,盡
      責地發亮,雖是單純的任務,意義卻非常深刻。

      沒有它們,黑暗將永無窮盡,就如如果沒有願意奉獻,努力增進人類
      福祉的人,這個社會將墮入蒼白、冷漠、毫無希望的深淵。
      
      仔細觀察,我們的周遭還是有很多可愛可敬的小人物,在家庭、工作
      崗位、社區、慈善福利組織默默地付出心力、時間,熱誠助人。他們
      以大我的胸襟,救度世間苦痛之人,其力量雖點點滴滴,但柔韌有餘
      ,不絕如縷,影響更多人更創大愛。
      
      讓我們以發光發亮的螢火蟲自我祝福,以淡泊的心態不求回報,為世
      間驅寒逐暗,照亮人間美善。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