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了卻情執

當四十歲的女人碰上二十歲的女孩
∼ 一位移民媽媽的真實告白 ∼

專題報導•之一
      ☉李曉雯、陳玉芳 
 
      我強作鎮定,沒有發怒,也沒有瘋狂吵鬧,只是平靜地對女孩說:「 
      你為什麼不找一個年齡適合的?」內在美與外在美哪一個重要?現在 
      的我會告訴你,兩者都要兼顧。 
       
      二年前,一位江湖術士對先生說:「你有個桃花劫,來勢洶洶!」頗 
      有自信的我不過輕笑一聲:「怕什麼?」 
       
 
丈夫另結情緣
      移居異國近六年,一向自恃於自己的能耐 ─ 讀書時曾以全校前三名 
      畢業、在這兒英語又吃得開、人長得也不賴...張張人生成績單都 
      讓我自傲。 
       
      因此先生雖長年留在台灣照顧事業,但我一點也不擔心。沒想到那次 
      返台,卻發現他有了外遇。那一刻,我哭不出來,只是全身不停地顫 
      抖,無數個「為什麼」飛舞在我的腦海。我不相信! 
       
      因為害怕失去,我開始委屈以求全。他說什麼、做什麼,我都不敢說 
      :不!我曾經跪在他跟前,哀求他不要離我而去。 
       
      不停地哭泣、拚命打越洋電話,卻只換來一句:「聽到你的聲音就討 
      厭!」當時我正進行牙髓炎手術,醫生說一個人開車可能會血崩,隨 
      時可能死在高速公路上。但我就是沒人陪啊!醫生的一句:「那你的 
      先生在哪裡?」讓我心碎。 
       
      整整有半年,我害怕黑夜來臨,一個人睡在大得可怕的雙人床上無法 
      成眠。恐懼擄獲了我,安眠藥與紅酒都失效。 
       
      難以相信,曾經相知相惜的十多年歲月怎能像陣風,說淡就淡,輕易 
      遺忘? 
       
      不服輸的我決定找尋真相。委託徵信社調查後,一張張兩人親密的照 
      片不斷在我眼前曝光。我陷入無邊的沮喪中。這時,女兒寫了封信給 
      我:「媽媽,我覺得有時候金錢不能買到一切。 
       
      我寧願生活窮一點,也不要媽媽、爸爸、哥哥和我富有但不快樂。如 
      果你繼續沉淪下去,我們會永遠失去媽媽。 
       
      「在的你,不像以前的媽媽,以前的媽媽是很有自信的...」於是 
      ,我下定決心要拿出勇氣面對。 
       
 
緊急追緝令
      「阿姊,查到了!」徵信社的小弟要我準備身分證,好展開一段刺激 
      驚險的抓人行動。 
       
      我戴起墨鏡,頂著草帽,坐上事先準備的「黑頭仔車」(有著黑色車 
      窗車身的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埋伏在先生的公司附近。下午 
      四點,先生準時下班,我與徵信社小弟連忙尾隨車後。 
       
      先生接了她後,立刻直駛近郊一家MOTEL。彷彿電影情節般,我 
      連同二十多個徵信社找的少年仔進入,他們押著老闆開門。 
       
      令我不可置信地,門後的女孩竟是我認識的朋友,前不久我送她面霜 
      時,還曾問她為何不結婚,她當時看著自己手上的戒指說,和一位華 
      僑訂婚了。原來,那位華僑就是我先生! 
       
      先生見到我,劈頭就問:「你花了多少錢?」 
       
      我強作鎮定,沒有發怒,也沒有瘋狂吵鬧,只是平靜地對女孩說:「 
      你為什麼不找一個年齡適合的?」 
       
      「如果你真的愛他,他也能給你幸福的話,我會祝福你們的。」然後 
      ,又轉頭對先生說:「如果你不要我,請放我走,你這樣約束我,又 
      想擁有另一個,對我並不公平。」 
       
      女孩哭了起來,頻頻說對不起。我拿了衛生紙給她擦淚,然後頭也不 
      回地轉身離開。 
       
 
重塑中年女子的魅力
      回僑居地後,我努力展開新生活。雖然一時揮不去夢魘,雖然仍害怕 
      獨對黑夜,雖然仍忍不住哭泣,但我已選擇尊嚴地活下去。 
       
      這段日子,還好有許多朋友陪我走,尤其我在醫院當義工的朋友 
      Mary每天三通電話:「一個人不要你沒關係,全醫院五千個員工不能 
      沒有你,一個人的生命可以讓五千多人肯定你,為什麼不站起來呢? 
      」朋友們的鼓勵,給了我力量。 
       
      以前,我只花七成力量做慈濟,如今沒有後顧之憂,反而更能全力以 
      赴。 
       
      漸漸地,我也體會到,也許我沒有二十五歲的青春,但我有四十歲女 
      人的魅力啊!中國人常說「含笑九泉」,那為什麼不能「含笑人群」 
      呢?我,不想服輸。 
       
      白天為慈濟志業忙碌,晚上留點時間給自己沈思;偶爾,與朋友相約 
      ,在陽光中喝杯咖啡。讓自己活得快活一些,是我深刻的體悟。 
       
      陸續知道先生與那女孩紛爭日多,好幾次先生還從台灣逃到我身邊「 
      避難」;而我則請他自己去面對。現在的我們比較像朋友,沒有強烈 
      佔有的慾望,只有聊天交談的輕鬆。 
       
      經歷這次婚變,先生似又回復往昔的模樣了,掃地、陪孩子逛街、溫 
      柔對待我;而我則學會檢視自己,改進凡事好強、總想佔上風的性格 
      缺點。現在我更有信心,陪伴許多同樣遭遇的移民媽媽,一同走過婚 
      姻危機。 
       
 
成為最佳女主角
      問我如何看待第三者?喔!我覺得千萬不要看輕第三者,因為誰不想 
      當第一呢?這一切都是緣分使然吧!所以,我選擇不怨恨,並念佛、 
      做善事回向給她。 
       
      現在的我不僅重拾往日的自信,擁有愛心與慈悲的內在美;更拜之前 
      憂傷過度所賜,減掉了多餘的體重,因禍得福成為「最佳女主角」。 
       
      所以我說嘛,外在美與內在美兼具的四十歲女人魅力,可是銳不可當 
      的喔! 
 
 
謝謝「她」替我照顧他
一樁媒妁婚姻中的無辜女子
專題報導•之二
    
      ☉林美依    
 
      他的離去對我而言,其實是種負擔的解除,我覺得自己好像撿回了一 
      種叫做快樂的東西... 
       
      打從結婚那天起,她就不曾想過完整地擁有他。 
       
 
誓言捍衛婚姻
      活潑伶俐的她,在少女時代不乏追求者,但最後她還是聽從父母的安 
      排,經媒妁之言,嫁給了他 ─ 聽說是個自小北上當學徒,苦幹出身 
      的勤奮小子。婚事底定之初,耳邊就不時傳來鄰人的私語:「艱苦人 
      的囝子(貧窮人家的孩子),家教不好,這樁婚姻擋未久(維持不久 
      )。」為了爭一口氣,她在心底暗暗立誓: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好好 
      維謢自己的婚姻。 
       
      不料,老天竟和她開了個玩笑 ─ 他不但沒有媒人說的一半好,本性 
      風流又好賭,甚至全無責任感。她的婚姻一開始就陷入無愛、無期待 
      的狀態中。 
       
      守著小小的南北雜貨店,她努力地薄利多銷,而他也拚命在外花錢, 
      且韻事不斷。「只要他仍每天回家,外面的事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 
      眼,任隨它去。」語氣與態度沒有一絲勉強或無奈,她只希望這個家 
      的「型」還在。 
       
      就這樣,二十四年過去了,徒具空殼的婚姻形式,她也習慣了,成天 
      在外晃蕩的他終究還是會回家,直到「她」的出現... 
       
 
婉言敵不過蜜語
      「她」是個外表平凡、略為發福的中年婦人,先生罹患重病,幾名孩 
      子年齡尚幼,一家生計全靠她擺攤賣麵線;古道熱腸的她聽人提起「 
      她」的情形,因地緣之便,常主動前往探問。 
       
      有時,因生意忙得無法抽身,接獲「她」的求援電話,只得麻煩先生 
      代走一趟;沒多久,對人向來甚少關心的先生竟常主動去關懷「她」 
      ,尤其在「她」的先生往生後,走得更勤了。 
       
      她心中不免有疑,流言也在鄰人間流傳,但她仍採取「睜一隻眼、閉 
      一隻眼」的一貫作風來應對。 
       
      「犧牲了二十幾年和妳在一起,現在我才找到這輩子要愛的人。」「 
      我寧願為她死,也不願為妳活!」她怎麼也沒想到「她」這次竟會來 
      勢洶洶,逼使丈夫回家和她攤牌、談離婚。 
       
      在先生耳裡,她的婉言敵不過「她」的蜜語。於是,她接納、包容了 
      這一切,甚至在「她」與先生口角時,還充當和事佬,希望換得「三 
      人行」的共識。但不久,先生仍和「她」住在一塊兒了。 
       
 
卸下自責的枷鎖
      雖然在她的婚姻中,「先生」的存在與否,從一開始就只是形式上的 
      問題,但對家持有濃厚傳統觀念的她,始終堅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所以,她不輕言離婚 ─ 即使先生已棄她而去。 
       
      「人早晚都要分開,我們只是提早分開罷了!」除了擁有凡事往樂觀 
      面看的特質,當時已加入慈濟團體,接觸佛法與人群的她,在面對先 
      生外遇事件的處理過程中,情緒始終保持在理性的控制下。 
       
      「他的離去對在這樣婚姻中生活的我而言,其實是種負擔的解除,我 
      覺得自己好像撿回了一種叫做『快樂』的東西。」在做過挽回的努力 
      無效後,最後她決定「保護自己」 ─ 不再將婚姻失敗的責任全往自 
      身攬、不再執著已失去的,讓心換個新環境,重新為自己而活。 
       
      然而,任她再怎麼豁達,提到四個孩子,仍不免心疼地表示:「孩子 
      是整個事件中,絕對的受害者。」因為父母的關係,讓孩子對婚姻失 
      去美好的憧憬,甚至有點畏避。 
       
      對於這點,她也只能一再地告訴孩子們,只要慎選,世上仍有許多好 
      男孩。此外,她亦將自己在婚姻中所得的體悟,與孩子們分享:甜言 
      蜜語是婚姻的潤滑劑,要學;經濟能力是生存的必備條件,要有;保 
      護自己是最後的底線,要會。 
       
 
情分永遠在
      提到先生,她表示:我們的情分還在,只是從彩色變黑白了。 
       
      再談到「她」,她露出誠懇滿分的笑容說:謝謝「她」替我照顧他! 
 
       
母愛戰勝一切
單親媽媽林淑培師姊與她的小菩薩
專題報導•之三
      ☉陳玉芳 
 
      在婚姻中,我們總是:我要!我要!我要!現在的我卻學會:我給! 
      我給!我給! 
       
      與猩猩生活三十年的珍•古德曾說,母親是她在猩猩世界中感受最多 
      的情感,和人類的珍貴情感如出一轍。猩猩的故事讓我想到她的故事 
      。 
       
婚變不殃及兒女
      她是個稱職的單親媽媽,對於過去,對於先生,她不願多談,因為她 
      覺得著眼於當前,才是雙手真正可以緊緊握住的。 
       
      其實說起辛酸,她是可以舉出一籮筐的,一個人生產、一個人帶先天 
      性心臟病的孩子看醫生、一個人籌措生活費...,在婚姻生活裡她 
      常是一個人踽踽獨行。 
       
      是誰說一定要爸爸、媽媽加上孩子才能組合成一個家?如果以積木來 
      比喻,不過是組成另一種模樣的家而已。 
       
      雖然她的心有時候覺得有點負荷不了,雖然有時候她身上拿不出給孩 
      子買玩具的錢,但她倒是挺堅持要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從不讓孩 
      子看到自己悲苦的面容,也從不將自己的不甘與哀怨發洩在孩子身上 
      。 
 
      她告訴孩子們,當警察的爸爸出去抓壞人了,卻從不說他的不是,因 
      為她想給孩子愛的觀念。 
       
      有時候孩子想父親,尤其小兒子會故意說:「供養佛、供養僧、供養 
      『爸爸!』」或是將阿彌陀佛改成「阿彌爸爸!」當其他的小孩問兩 
      個小蘿蔔頭,你們怎麼沒有爸爸時,小女兒會乾脆回說:「我爸爸不 
      見了啦!」小兒子則會喊她:「媽媽爸爸!」認為她既是媽媽也是爸 
      爸。 
       
 
悟得夫妻相處哲學
      進來慈濟後,有人提醒她:所有慈誠師兄都是孩子的爸爸啊!這才點 
      醒她,這裡有法親呀!所以帶著孩子做慈濟,而孩子有師兄姊疼,有 
      師兄姊愛,反倒教出了兩個乖巧懂事的慈濟小菩薩。 
       
      人生總有最艱困的時候,當婚姻破碎加上儲蓄被朋友散盡時,她才體 
      會到,原來幾百元竟是如此好用。 
       
      她以清潔帶來比喻加入慈濟的感受,因為將煩惱都洗掉了。在台北分 
      會,常見她一介女子,駛著卡車到處回收垃圾資源。而在警察眷屬聯 
      誼會的插花班、中醫班都見得到她穿梭的身影。她,在忙碌中沈澱, 
      在付出中學習感恩。 
       
 
她,活出了自己!
      回首婚姻路,她有著深刻的體悟 ─ 在婚姻中,我們總是:我要!我 
      要!我要!現在的我卻學會:我給!我給!我給! 
       
      走上這條婚姻歧路,她說:就像集垃圾點券,起初是為了拒絕為對方 
      倒一杯茶、或奶粉牌子買錯了這樣的芝麻小事爭吵;逐漸地,當心中 
      的垃圾滿溢而爆發衝突時,想再重回原點,為時已晚。 
       
 
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人生難捨,什麼都能捨,但情最難捨,心愛的東西、心愛的人,怎麼 
      能夠不想擁有?耳邊陸續傳來先生的消息,有風花雪月,有風流韻事 
      ,但她卻漸漸學會放下,不再執著擁有這段情緣,因為她已懂得捨. 
      .. 而她說,捨,可以讓人學得知足。 
       
      我問,會不會期待下一個男人會更好?她笑了笑說:「愛河千尺浪, 
      苦海萬重波。」當私情小愛碰上做慈濟的長情大愛,你說呢? 
       
      從她的故事,我看到 ─ 真正的愛裡頭沒有恨。 
 
       
從三角關係到三人同行
∼王麵師姊的感情路∼
專題報導•之四
      ☉陳玉芳 
 
      「其實,男人總也放不下家的,老婆、孩子他還是會牽掛...,他 
      不是不愛她了,而是兩個人都愛...,男人只是習慣逃避。」 
       
      「我蠻能了解于楓走上絕路的心情...」嗯!有點敏感、有點尷尬 
      的話題。 
       
      「無論我怎麼做,都達不到一百分...」有點令人心疼。 
       
      「曾經很懷疑過,像我這樣的人能存在慈濟世界裡嗎?」我不知如何 
      回答。 
       
      之所以成為第三者,故事的原因有點無辜。從小喜歡跟著奶奶跑道場 
      的她,早已下定決心,將來不結婚,只要一個人好好修行。然而,命 
      運卻帶她走上另一條路。 
       
 
賭氣決定命運
      二十歲就創業開美容院的她,手藝好得門庭若市;然而當時村裡民風 
      保守,婉拒很多求親的機會卻惹來謠言 ─ 說她是為了與十五歲就認 
      識的他好,才遲遲不結婚。「其實,他大我十多歲,只當我是小妹妹 
      看待而已啊,而且當時我也有一個很契合的男朋友了!」但是,人言 
      可畏,漫天紛飛的謠言傳入男友耳中,讓他疑惑地對她說:「人家都 
      說世界上是沒有女人了嗎?才會想娶妳這種女人。」這句話讓自尊心 
      強烈的她,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他。 
 
      閒言閒語還好,但漸漸地又傳出她為他拿掉孩子的流言,更令她無法 
      忍受的是,他的老婆竟然跑來家裡說要討回公道。個性好強的她,或 
      是為賭一口氣吧,或是心正脆弱吧,於是索性將錯就錯的和他在一起 
      。 
       
      但這個決定,卻將她帶到了生命的谷底。 
       
      男人的心是用什麼做的? 
       
      「十三年的同居生涯,盡是痛苦!」村裡的人似乎都當她是瘟疫般不 
      敢靠近,要不然就是當著她的面吐口水。她的身上似乎狠狠刻著「狐 
      狸精」三個字,叫她走到哪都格外引人注目。 
       
      其實她好想對他們說:被愛也是一種痛苦,而他愛我,是我的錯嗎? 
      當他被倒債時,她就得更賣力工作以償還,否則不知別人又會傳出什 
      麼不堪的言語;當他家中五個孩子沒有生活費時,她就得費心籌錢, 
      否則不知還會被加上什麼罪名;當「大姊」生氣跑來打罵她時,她就 
      得默默忍氣吞聲,因為她憑什麼反擊?這個第三者,是個注定命運悲 
      慘的第三者。 
       
      「其實,男人總也放不下家的,老婆、孩子他還是會牽掛...,他 
      不是不愛她了,而是兩個人都愛...,男人只是習慣逃避。」她剖 
      析著他的心。 
       
      離開他吧!是不是這樣就沒事了?心中的聲音告訴她。但另一個價值 
      觀卻告訴她,跟了這個男人就得從一而終,否則已出生的兒子怎麼辦 
      ?於是,背著第三者的十字架,她除了忍耐還是忍耐。 
       
 
找回尊嚴,找回自己
      她對待孩子們視如己出,甚至對大姊的孩子比自己的獨子還好,引得 
      兒子抗議不公,她只得想盡辦法開導他:「如果對哥哥姊姊不好,你 
      會沒有玩伴啊!」 
       
      當小兒子心疼地告訴她:「她(指大姊)打媽媽,我長大後要打她! 
      」她就會騙兒子說:「不行喔,她才是生你的親媽媽呢!」因為,她 
      不希望在稚真的心靈上植入恨的種子,更不希望孩子捲入大人愛恨交 
      織的情感世界裡,她寧願留一個愛的空白給他們。 
       
      也正因為有顆寬容的心,至今大姊的小女兒仍和她住在一起,情同母 
      女。進入慈濟後,她還是不敢昂然走出家門,她擔心會不會壞了慈濟 
      的名聲,也擔心其他師兄姊會以什麼眼光看待...,所以當了五年 
      的幕後委員,才在大家的鼓勵中走出來。 
       
      民國八十年,當她穿上深藍的旗袍,接受上人授證的這天,她忍不住 
      哭了。因為這一天,代表她終於獲得肯定,一種身而為人的肯定! 
       
 
愛你所恨的人
      能給的都給了,她自覺無慚,但上人的一句話「要愛你所恨的人,才 
      是真功夫。」再度提醒了她做得還不夠!她想到了「大姊」,似乎對 
      所有的人付出是不夠的,能與大姊好才是真正做到「愛」。 
 
      她放下了多年的怨,往前看不往後望,藉著旅遊親近大姊。在一次兩 
      人同遊日本時,她對大姊坦露:「我此生唯一做錯的事,就是接受你 
      先生...,但我也付出了代價,承受了很多磨難與痛苦。」 
       
      「其實,我也曾勸他與你和好,但卻換得一聲:『你是不是嫌我老了 
      ,不要我了?』反而被他責罵一頓。所以你們之間的感情,需要兩人 
      自己去經營,別人說不得的。」 
       
      「我現在只想做慈濟,因為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們都老了,只盼 
      家庭和樂、子孫能尊敬我們而已,我很希望我們能放下怨恨、放下計 
      較,一起同行慈濟這條路...」 
       
      漸漸地,大姊被她這樣赤誠的坦白,與出自內心的關懷所動容,終願 
      意敞開大門接納她。而師兄也加入了慈誠隊,一點一滴親近佛法人生 
      。 
       
 
回首感情這條路
      今年六十歲的她,回首這條感情路,終於明瞭 ─ 這一切只為修忍辱 
      啊! 
       
      現在的她,只有一個盼望,盼望老來歲月三人行 ─ 同行慈濟這條長 
      情大愛之路。 
       
      臨行前,她諸般叮嚀:愛,千萬別太強烈,要愛的平常心,才不會演 
      出失去的悲劇,愛啊...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