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瀟 灑 走 一 回

       文 / 陳 秋 山
      
       在 莊 嚴 肅 穆 的 告 別 式 中 ,

       陪 孔 爺 爺 走 完 最 後 一 程 ,

       像 送 走 一 位 即 將 遠 行 的 朋 友 . . .


       「 看 到 一 個 人 能 這 麼 自 在 來 去 , 真 的 很 開
       心 ! 」

       誠 如 明 珠 所 說 , 難 得 有 人 能 如 此 明 白 地 預
       見 自 己 告 別 今 生 的 時 間 , 並 且 不 留 一 點 負
       擔 、 遺 憾 給 周 遭 的 人 ; 這 麼 自 在 瀟 灑 的 人
       生 , 難 得 !

       告 別 式 那 天 , 數 十 位 慈 濟 人 來 到 孔 爺 爺 靈
       堂 前 , 為 他 送 行 ; 沒 有 凡 情 的 哀 淒 , 有 的
       只 是 虔 誠 佛 號 的 祝 福 。 孑 然 一 身 的 他 , 慈
       濟 法 親 就 是 他 的 親 屬 , 當 慈 濟 人 推 著 棺 ,
       送 孔 爺 爺 入 火 化 的 那 一 刻 , 彷 彿 見 他 背 不
       再 駝 了 , 帶 著 那 我 們 熟 悉 的 純 真 笑 容 , 瀟
       灑 自 在 的 向 我 們 揮 手 道 別 ─ ─ 相 約 在 菩 薩
       的 淨 土 中 「 再 見 」 。


志工當道 寂寞讓位
       年 輕 時 的 軍 旅 生 涯 , 讓 孔 爺 爺 養 成 規 律 的 
       生 活 作 息 , 並 堅 守 不 抽 菸 、 不 飲 酒 、 不 打 
       牌 的 保 健 養 生 之 道 ; 少 校 退 休 後 , 他 秉 著 
       開 卷 有 益 的 信 念 , 廣 泛 閱 讀 各 類 書 報 雜 誌 
       , 尤 其 喜 愛 沈 浸 在 佛 法 智 慧 中 。 
 
       喪 偶 後 , 性 喜 自 由 的 孔 爺 爺 , 過 不 慣 榮 民 
       之 家 的 團 體 生 活 , 獨 居 在 市 郊 山 坡 上 租 來 
       的 小 水 泥 屋 中 。 豁 達 的 他 , 從 不 擔 心 年 老 
       病 苦 時 無 人 照 料 , 但 即 便 如 此 , 獨 立 堅 強 
       的 孔 爺 爺 也 有 寂 寞 的 一 面 。 
 
       「 老 啦 , 沒 有 用 囉 ! 」 這 般 老 人 家 常 有 的 
       慨 嘆 , 年 近 九 十 的 孔 爺 爺 也 不 例 外 , 但 在 
       慈 濟 台 北 分 會 發 行 組 , 他 找 到 了 一 個 填 補 
       寂 寞 的 「 位 置 」 。 
 
       「 當 我 們 請 他 當 志 工 , 幫 忙 折 劃 撥 單 時 , 
       他 顯 得 樂 不 可 支 , 一 口 便 答 應 了 。 」 
 
       「 他 一 天 只 吃 兩 餐 , 很 節 儉 , 可 是 對 志 工 
       、 同 仁 卻 很 慷 慨 。 有 時 一 早 就 帶 了 一 大 堆 
       燒 餅 油 條 來 , 甚 至 坐 計 程 車 到 大 餐 廳 買 一 
       個 要 幾 十 塊 錢 的 素 包 子 請 大 家 , 而 自 己 卻 
       捨 不 得 吃 。 」 
 
       「 大 家 知 道 他 孤 老 無 依 , 要 他 多 留 點 錢 在 
       身 邊 , 別 再 花 費 , 但 他 總 帶 那 一 口 山 東 鄉 
       音 笑 說 : 『 你 們 喜 歡 , 我 就 高 興 ! 』 」 
 
       揚 真 回 想 起 孔 爺 爺 病 弱 前 , 常 到 分 會 的 那 
       段 日 子 , 同 仁 待 他 如 親 長 , 他 也 幾 乎 把 這 
       裡 當 做 自 己 的 家 , 於 是 常 提 起 星 期 假 日 要 
       請 大 家 上 館 子 ; 可 是 , 大 家 都 有 家 人 、 朋 
       友 要 陪 , 假 期 反 倒 成 為 他 最 孤 單 的 日 子 。 
 
 
「孫兒」成群 晚年不孤單
       在 一 個 偶 然 的 機 會 , 得 知 孔 爺 爺 的 屋 子 實 
       在 需 要 整 理 , 淑 美 靈 機 一 動 , 決 定 以 「 吃 
       飯 」 之 名 行 「 打 掃 」 之 實 。 但 孔 爺 爺 認 為 
       住 處 簡 陋 , 恐 待 客 不 周 , 始 終 推 託 。 
 
       在 大 夥 兒 三 催 四 求 、 軟 硬 兼 施 下 , 孔 爺 爺 
       曾 經 敵 不 過 這 些 「 孫 女 」 的 哀 求 、 撒 嬌 , 
       點 頭 答 應 了 , 但 事 後 又 覺 不 妥 , 隔 天 立 刻 
       不 認 帳 , 惹 得 孫 女 們 假 裝 發 火 , 急 得 他 連 
       忙 解 釋 ; 但 大 家 的 演 技 實 在 太 好 了 , 他 就 
       這 樣 半 推 半 就 地 答 應 了 。 
 
       那 一 天 , 是 個 有 陽 光 的 初 冬 。 
 
       兩 坪 大 的 小 屋 , 東 西 其 實 不 多 。 在 整 理 雜 
       物 的 過 程 中 , 淑 美 不 時 耐 心 地 詢 問 孔 爺 爺 
       : 可 丟 或 要 留 ? 像 那 床 又 薄 又 髒 的 被 子 , 
       肯 定 已 不 保 暖 , 大 夥 也 想 好 再 購 床 新 的 , 
       孔 爺 爺 卻 是 不 捨 , 只 好 謊 稱 新 被 是 資 源 回 
       收 來 的 。 
 
       許 是 老 邁 、 無 力 清 洗 之 故 , 椅 子 上 散 堆 著 
       的 舊 衣 物 也 不 知 放 了 多 久 , 幸 得 鄰 近 軍 營 
       裡 的 阿 兵 哥 幫 忙 , 用 洗 衣 機 清 洗 , 再 用 烘 
       衣 機 烘 乾 。 
 
       「 看 著 那 牆 壁 重 新 粉 刷 過 後 煥 然 一 新 的 家 
       , 他 好 高 興 啊 , 一 直 笑 得 合 不 攏 嘴 ! 」 
 
       往 後 , 只 要 有 空 , 幾 位 志 同 道 合 的 分 會 同 
       仁 就 邀 約 著 去 和 孔 爺 爺 共 進 晚 餐 , 並 請 左 
       鄰 右 舍 多 關 照 這 位 老 人 家 。 而 他 也 常 表 示 
       , 晚 年 有 慈 濟 人 相 伴 , 很 欣 慰 ; 但 因 體 恤 
       這 些 孩 子 白 天 忙 碌 , 孔 爺 爺 總 不 許 久 留 , 
       擔 心 大 家 晚 回 家 , 路 上 危 險 。 
 
       「 他 就 是 這 麼 知 分 寸 , 懂 得 感 恩 , 讓 人 懷 
       念 ! 」 揚 真 不 捨 地 說 著 。 
 
 
喜捨的人生 一派自在
       其 實 , 孔 爺 爺 是 一 個 很 有 「 味 道 」 的 男 人 
       ! 
 
       不 知 是 少 洗 澡 還 是 衣 服 的 霉 味 , 孔 爺 爺 身 
       上 常 散 發 一 股 擋 不 住 的 氣 味 , 有 回 麗 玲 開 
       玩 笑 地 說 : 「 不 洗 澡 會 臭 臭 , 沒 有 人 喜 歡 
       哦 ! 」 
 
       隔 天 , 他 一 來 就 面 帶 得 意 的 笑 容 四 處 走 動 
       , 頻 頻 問 大 家 : 「 香 不 香 、 香 不 香 啊 ? 」 
 
       「 我 還 記 得 , 他 用 的 是 明 星 花 露 水 ! 」 麗 
       玲 回 憶 著 當 時 爺 爺 那 可 愛 天 真 的 模 樣 。 
 
       為 了 幫 摯 愛 的 已 故 妻 子 圓 滿 榮 董 , 孔 爺 爺 
       先 後 捐 出 妻 子 生 前 的 首 飾 、 黃 金 , 以 及 自 
       己 銀 行 裡 的 退 休 金 給 慈 濟 。 
 
       有 人 勸 他 , 何 不 找 個 比 較 舒 適 的 地 方 住 ? 
       把 自 己 的 老 本 捐 出 , 往 後 生 活 怎 麼 辦 ? 
 
       「 我 老 了 , 住 哪 兒 都 可 以 , 一 個 人 也 用 不 
       了 什 麼 錢 , 可 是 師 父 救 人 需 要 錢 , 捐 出 來 
       師 父 會 妥 善 運 用 , 我 很 放 心 。 」 
 
       這 樣 一 個 擇 善 固 執 、 豁 達 知 足 的 老 人 , 誰 
       拗 得 過 ? 往 後 的 日 子 儘 管 拮 据 , 他 看 來 仍 
       一 派 快 樂 自 在 。 
 
       一 回 , 天 雨 , 孔 爺 爺 身 體 不 舒 服 , 想 坐 計 
       程 車 回 家 , 但 身 上 沒 錢 , 悄 悄 地 走 到 揚 真 
       身 邊 支 支 吾 吾 , 顯 得 很 不 好 意 思 。 趕 緊 掏 
       出 兩 百 元 塞 給 孔 爺 爺 的 揚 真 , 聽 著 他 說 保 
       證 下 回 來 一 定 還 , 不 禁 心 酸 。 
 
       「 他 大 可 以 把 錢 留 著 過 好 生 活 , 但 他 喜 捨 
       一 切 、 安 貧 樂 道 , 就 是 這 種 不 為 己 、 為 眾 
       生 的 精 神 , 讓 人 深 深 敬 佩 ! 」 
 
 
不戀紅塵 不懼幽谷
       在 孔 爺 爺 往 生 前 的 那 段 日 子 裡 , 召 集 有 心 
       的 分 會 同 仁 及 師 兄 姊 , 排 班 照 料 他 飲 食 起 
       居 的 淑 美 說 : 「 當 爺 爺 透 露 自 己 時 日 無 多 
       的 訊 息 時 , 我 總 千 方 百 計 地 逗 他 笑 , 還 近 
       乎 胡 鬧 地 告 訴 他 會 長 命 百 歲 , 不 會 死 。 為 
       不 忍 我 們 失 望 , 爺 爺 也 總 是 包 容 地 笑 得 開 
       心 , 直 到 他 走 的 前 一 天 , 才 對 我 說 : 『 別 
       胡 鬧 ! 這 是 每 個 人 都 要 走 的 路 , 我 知 道 你 
       們 是 一 番 好 意 , 但 我 現 在 最 需 要 的 是 安 靜 
       。 去 ! 』 我 才 知 道 自 己 有 多 胡 鬧 。 」 
 
       「 他 是 一 個 能 吃 苦 、 簡 樸 , 又 識 大 體 的 人 
       。 」 一 直 和 孔 爺 爺 很 有 得 聊 的 元 凱 覺 得 , 
       老 人 有 豐 富 的 人 生 經 驗 , 晚 年 應 獲 得 較 妥 
       善 的 照 顧 , 尤 其 強 調 「 反 哺 」 觀 念 的 中 國 
       人 , 更 該 對 奉 獻 一 生 給 國 家 的 人 , 給 予 應 
       有 的 尊 重 與 關 懷 。 
 
       他 還 提 到 : 「 同 仁 們 自 發 性 的 愛 心 , 多 少 
       能 填 補 他 心 中 的 某 些 寂 寞 , 但 大 多 時 候 他 
       終 究 是 孤 單 一 個 人 。 如 果 我 們 能 多 具 備 一 
       些 專 業 判 斷 , 或 及 早 請 社 工 人 員 涉 入 處 理 
       , 也 許 可 以 有 技 巧 地 說 服 他 接 受 更 好 的 安 
       排 。 」 
 
       「 像 這 麼 自 在 、 自 主 的 人 , 很 難 勸 他 接 受 
       我 們 認 為 『 適 當 』 的 安 排 , 最 好 還 是 順 他 
       的 意 。 」 原 本 掙 扎 著 是 否 將 孔 爺 爺 強 制 就 
       醫 的 社 工 組 玲 玲 表 示 , 從 接 觸 過 程 了 解 他 
       已 經 很 篤 定 自 己 要 走 的 路 , 讓 他 隨 緣 自 在 
       , 安 心 無 怨 , 該 是 較 恰 當 的 。 
 
       人 性 , 少 有 不 貪 生 怕 死 的 ; 自 始 貪 執 一 分 
       對 世 間 情 愛 及 紅 塵 繁 華 的 依 戀 , 自 然 無 法 
       承 受 被 死 亡 剝 奪 後 , 一 切 煙 消 雲 散 的 空 洞 
       失 落 。 像 孔 爺 爺 這 樣 「 樂 天 知 命 , 隨 遇 而 
       安 」 過 一 生 , 不 卑 不 亢 地 面 對 生 命 必 經 之 
       路 的 人 , 實 不 多 見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