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一棵開花的樹

     活動:全球慈濟人精神研討會
     時間:八十六年四月二十九日
     地點:花蓮靜思堂國際會議廳
     講題:慈濟教育志業的精神與方向
     主講:洪素貞(慈濟醫學院主任祕書)
     整理:釋德祒


     席慕蓉女士有首詩──「一棵開花的樹」,開頭的一段是: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今天,站在這個地方,與你
     們相遇這一刻,就是我們最美麗的時刻。我們生命中最美麗的時刻都在
     慈濟呈現,但是這個美麗不是身形或容顏,而是我們的心──一顆慈悲
     喜捨的古佛心。

植一分慈悲心
播一顆喜捨種

     去年聯考剛結束,一位愛子心切的家長,帶著女兒到醫學院來參觀。那
     位女孩看到我從辦公室走出來,就問我是不是老師?

     「是。」

     「請問你們這裡的學生都學佛嗎?」我搖搖頭說:「不是。」

     「這裡的學生都有一顆慈悲的心嗎?」

     「不一定,因為每個孩子都是聯考進來的,不是我們挑選的;但是在他
     畢業時,我們會讓他帶一分慈悲的信念和一顆喜捨的種子出去。」

     各位到慈濟來不一定是佛教徒,也不一定有學佛,但肯定的是,我們慈
     悲的信念已經發芽;只是這一顆發芽的種子,如果沒有好好地剪草、除
     枝、培育,久而久之,在滾滾紅塵中也一樣會泯滅掉。

     慈濟的教育志業就是要好好地保護這一分心念,希望每一個和慈濟有緣
     的人,都能以自己的心念與心力,長成一棵能夠遮風蔽雨、能夠為人間
     苦難伸出援手的大樹。

     慈濟所有的營隊活動與教育訓練,其實也都是一種教育精神與理念的紮
     根;透過各種活動,可做人文精神的傳遞、生活品格的培養與生命信念
     的堅定。

跨越二○○一
迎接慈濟大學
      
     既然談到教育,各位一定想知道上人對於教育志業,到底畫了一張什麼
     樣的藍圖?

     民國七十八年慈濟護專創立時,只有護理科一百零二人,現在五專有護
     理科、二專有復健科、醫務管理科、幼兒保育科及放射技術科,學生共
     一千八百多人;民國八十三年慈濟醫學院創立,設有三個系、一個所:
     醫學系、醫技系、公衛系與護理研究所,學生共一百三十二人,到今年
     學生人數增到四百八十人,另外又增設一個醫學研究所。

     八年來護專經過兩次評鑑,分別得到甲等與優等,在同樣的護理學校中
     經常拔得頭籌;而醫學院滿兩年時接受教育部評鑑,在全國二十五所私
     立學校中,排名第六,在六所私立醫學院中,名列第三。

     這個成績讓上人非常肯定我們,但那不只是學校老師的功勞,而是大家
     的愛、關懷、支持與努力,讓它可以非常穩定地成長。

     在醫學院穩定成長之後,我們希望可以更加的開擴、發展。民國八十七
     年人文社會學院和生命科學院會開始招生,屆時可從慈濟醫學院改為慈
     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相關系所也將逐步設立,希望能在西元二○○
     一年改制成慈濟大學。

     為什麼我們要特別強調二○○一年?因為它有個跨世紀的意義,從二十
     世紀跨到二十一世紀,慈濟的教育志業在新的世紀的開端,有新的希望
     、新的理想。

     趕上二○○一年,一步接一步,中間不容有任何錯誤的過程,須每個系
     所都辦得非常好,才有可能改制成大學。所以不止是你們的腳步很快,
     我們在教育志業裡也很努力。在慈濟沒有一個人是閒著的,全都非常的
     忙碌,但卻一點都不慌亂,因為我們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就是知道「我
     」在做什麼。

以大捨辦教育
為人性留希望
      
     為了響應上人的教育完全化,我們也積極地籌設慈濟中小學,慈濟小學
     可望在八十七年招生。各位可能會問:「還有托兒所和幼稚園呢?」我
     們已經在慈濟護專辦了。

     在上人的想法裡,一個孩子誕生在慈濟家庭,他已經具有善根福德,只
     要他願意,可以從托兒所、幼稚園、小學、中學、高中、大學、研究所
     到博士班,在慈濟接受一個完整的教育。

     這樣的一份藍圖是不是很美、很完整呢!各位一定會問:這樣一個教育
     藍圖是不是要花很大的經費?我們這樣的投資,回收在哪裡?

     上人說教育是「捨」,而且是「大捨」、「無所求的付出」。上人從來
     沒有對學生或家長要求過什麼,只希望教育出自愛、愛人、尊重生命,
     且具有生活品格的學生;這麼一點點的要求,其實就是為社會培養人才
     ,為人性培養希望。

     許多人對社會很失望,常質疑在這個社會中我們還剩些什麼?社會上每
     個人的聲色都是這麼粗率,在醫院或任何一個公共場所,我們都被粗魯
     地對待著。

     今天慈濟花這麼多力氣辦教育,決不是為了自己;我們覺得人性不是這
     麼粗糙,人性是可以培養的。

     教育是一條漫長的路,我們必須提供時間與空間給青年學子,慢慢去體
     會什麼是愛?什麼是感恩?你一直跟他說,他會覺得你是在強加他一種
     意識型態,灌輸他想法。當你給得越多,他就離你越遠,所以我們必須
     一步一步去做。

     對醫學院學生而言,大體解剖是非常重要的。在全國醫學院都缺大體的
     情況下,慈濟醫學院每四位學生就有一具;這些遺體都是自願捐贈的,
     他們是歡歡喜喜地來做無言的老師,把生命最後的使用權交給學生。在
     這過程中,學生慢慢去體會、去感受,他的惶恐在白布掀開後,心就安
     定下來,因為他看到一張微笑的臉,就好像老爺爺在告訴他:孩子!別
     急,慢慢來。

德不孤必有鄰
繫鞋帶再出發
      
     有一天我往圖書館方向走,學生走過來問我:「老師!您有沒想過師公
     上人給我們這麼多,到底值不值得?」其實我們都還很年輕、平凡,有
     時還是會計較的,但我還是說:「這是值得的!慈濟是在辦教育,不是
     在投資經營買賣,辦教育是沒有什麼投資報酬率的,沒有所謂的計較得
     失,我們要做的是完全付出。」

     各位可能會想:錢從哪裡來?其實慈濟志業一直是眾人的事,不是一家
     或社團的事。錢在社會大眾的口袋裡、在大家的嘴裡,就像宗教室主任
     黃思賢所講的「繫緊鞋帶、重新出發」,我們真的要好好地落實慈濟精
     神與慈濟理念,並努力募款。

     上人也很幽默,其實他肩上的擔子很重,但他很少說。前陣子為了讓精
     舍的老菩薩和常住師父們更了解上人的教育藍圖,我帶他們到慈濟大學
     的預定校地去參觀。當中有位老菩薩問我:「我們買這塊校地要多少錢
     ?」我說:「談錢就傷腦筋了,師父的擔子很重。」老菩薩就轉述上人
     曾對委員開示的話,對我說:「上人言:『三千讓我講,萬讓你們去負
     責。』」

     這個「講」就是理念的宣揚、大方向的堅持和開創。「萬讓你們去負責
     」,就是要我們一步八腳印,努力去走、去說、去做。我們希望結合社
     會大眾一起來做。

     在慈濟,生活即是教育。帶團體時,我因心裡面急,老是在算時間,在
     前面越走越快,常住師父拉了我一下,說我走得太快,老菩薩都跟不上
     了。我向他們道歉,老菩薩卻說:「你走到灶邊,我們也走到簍邊(意
     即:我們雖走不快,但也會趕上的)。」

     回來時要上佛堂看醫學院的建設,上電梯時,八十多歲的老菩薩向我說
     :「洪老師辛苦了,走了這麼遠的路,不知你會累嗎?」我說:「如果
     我走多長,您跟我走的路是一樣的。」我們走的路是一樣長的,不管是
     在前面走的,或是在後面跟的,沒有誰少走了一步,所以我們要相互感
     恩、包容,我們的步伐是彼此跟得上的。

     但上人的腳步是更快的,一步要八腳印,那才是我們可能跟不上的,所
     以要更努力。論語說:「德不孤,必有鄰」,因為我們永遠有夥伴在,
     所以永遠不會感到孤單。(待續)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