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守候陽光的候鳥
陳次雄為台灣美寫真

       ◎文/陳玉芳


     世界應該是什麼顏色?天是藍的、雲是白的?

     在攝影家陳次雄的作品中,天空可以是孔雀紫,雲也可以是火燒紅

     ,而這些都是大自然最真實的顏彩。

     「台灣真的很美!」陳次雄不只一次這麼說。但你,知道嗎?


     在西方藝術史上,有個追求光線絕美變化的畫派──印象畫派。畫家們
     竭力以彩筆捕捉大自然中瞬息萬變的光影,實現了人類追求美感經驗「
     剎那即為永恆」的夢想。

     攝影家陳次雄也是一個追求光的信徒,走遍台灣島的角落,只為守候每
     個日出、日落時變幻的光彩。

     在闃黑的大地,星子漸隱,太陽從地平線那端探頭,魚肚白的蒼穹由淺
     藍轉為澄黃、紅紫,絢爛的七彩光一刻不停地變化,大地漸漸光明。「
     海上好像一座舞臺,各式的燈光從四面八方照射而來,那一刻心靈悸動
     無比......。」陳次雄第一次與日出相遇,就被大自然的詭譎變幻深
     深震撼,分不清白天與清晨迥異的視野,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的世界?

     陳次雄自從發現了這個秘密,從此背著行囊行跡台灣,在島之角、山之
     巔與海之湄,捕捉陽光的臉。


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陳次雄是一個善於等待的人。

     為了想拍一張龜山島的太陽穿透雲層,射出萬丈光芒的照片,他等待了
     四年。每一次得知颱風的消息,他就會來到海邊看雲海,第一年見到幾
     道光芒,經過第二年、第三年的颱風天,直到第四年才見到夢寐以求的
     完美光線。

     為了拍彰化花壇一棵茄冬樹四季的容顏,他花了整整十三年時間。為了
     拍日頭在宜蘭蘇澳港的燈塔與港外的三仙台正中間升起,他打算以十年
     時間來等待與經營。

     一張攝影作品對於他而言,不僅只是1/125秒的瞬間快門,而是有著歲
     月刻痕與大地完美演出的結合。

     陳次雄是一個認真投入的人。

     只念過六年書的他,對氣象深入研究且瞭若指掌。在每次外出攝影之前
     ,他會詳盡研究太陽的升起方位與角度,再背著攝影器材、帶著指北針
     出發。清晨三點前,他就會來到拍攝地點,或找到北極星,然後架設腳
     架等待。有時候遇到髒亂的海邊,還得摸黑提著手電筒撿拾垃圾,以避
     免破壞畫面。

     陳次雄是一個用心經營的人。

     為了拍傳統婚禮「抬轎」的主題,他入鄉去找專職抬轎的人,隨手帶個
     「伴手(禮物)」和他們打好關係,以隨時得知鄉人結婚的消息,好守
     候在迎轎途中,拍下最美的鏡頭。 

     陳次雄是一個懂得孤獨的人。

     在創作途中,他得一個人忍受冷風吹襲、兀自走著孤燈夜路,但他卻說
     ,可以在孤獨中沈思;享受屬於他的五十歲男人的孤獨。


不同角度建構不同美
     

     未加濾色鏡卻能拍出色彩豐富、如詩如畫般的圖片,因為陳次雄堅持:
     「攝影是最真實的藝術創作。」

     「攝影是一門藝術,認真經營一張照片,常常要比一幅畫耗費的時間長
     。」真實、認真與獨特,是陳次雄創作的三個堅持。

     也許正因如此,陳次雄的作品帶給人感動的,說是單純的美感,不如說
     是背後那股想留住大自然永恆的美的想法。說是想法,更不如說是他那
     不求速成,認真投入一件事的精神。

     他與大自然相處的時間,可能多於與人群相處。他說,大自然可以教人
     擁有寬闊的心胸。無論對人與對事,陳次雄從領略造物者的偉大與人的
     渺小中,學得寬容。

     他還說,同一個地點,不同季節、不同晨昏、甚至相機擺設的角度不同
     ,所見到的色溫、色彩與構圖就不同。這令人聯想到,我們看到的世界
     ,不也正是決定於我們看事情的觀點嗎?不同的角度,建構不同的世界
     。


尋找發現台灣之美
     

     台灣美嗎?當年葡萄牙人與台灣初次相遇,因那鬱木蔥蔥的模樣而驚呼
     :「Formosa !」然而這美麗之島,經過這些年人類的開墾、破壞和
     污染,現在的台灣美嗎?令人不禁懷疑著。

     陳次雄卻堅定地說:「台灣真的很美!」美在哪裡?他說,不信請看我
     的作品。原來,美在每一處有朝陽的海邊,美在入夜燈火輝煌的台北盆
     地,美在一處不知名的高山森林、田野平疇,美在每個看得到日出與日
     落的角落......

     春花、夏海、秋樹、冬陽,盡在陳次雄的作品中,他是個易於發現美、
     挖掘美的人。

     看日出要到阿里山?但陳次雄最美的日出,卻都是在蘇澳港拍的。印象
     中台北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然而陳次雄的台北天空,卻是清清明明、
     有彩虹的。

     「美是一種全民運動!」陳次雄認為,美是不能藏私的,美的存在是為
     了分享。所以他每年近百場的演講,兩年多來免費提供作品給《慈濟》
     月刊使用,就是希望每個人都能發現台灣的美,也能珍惜台灣的美。他
     也擔任幾所大學攝影社的指導老師,更從不拒絕學生的演講邀請,因為
     他期盼愛這塊生長的土地,就從教育開始。


影像留住自然之美
     

     陳次雄在一篇自述文章中說,成長在四○年代的台灣,那個百廢待興的
     時代,一家七人全靠父親做工養家糊口,有時還得靠親戚接濟,生活的
     貧困讓他提早就業,卻也因而造就他那凡事全力以赴的個性。「恪守本
     分、埋頭苦幹、戮力以赴」是他的座右銘。

     陳次雄當過布行小弟、會計、跑過業務,三年前更從布商轉投入專職攝
     影,陳次雄已然在夜景攝影中闖出一片天空,自創的「暗部加光法」更
     豐富了台灣攝影界的攝影技巧。

     去年,滿頭灰白的他,以五十五歲之齡舉行攝影二十五年來的首度個展
     。他計畫六十歲舉行創作回顧展,主題定為「留住福爾摩沙之美」。

     整年東奔西跑南征北討的陳次雄深刻體會到,大地的臉開始走樣,「火
     柴盒」取代紅瓦古厝,高爾夫球場破壞山坡地,無論海灘或山邊,只要
     有人的足跡就有垃圾。

     在桃園大溪頭寮有個土地公廟,四周是水池,旁邊有根枯樹,平添蕭瑟
     的美感,曾經是陳次雄喜歡拍攝的主題。然而過些時日後,他再次造訪
     卻發現枯樹遭砍,四周也圍起水泥地,「破壞自然就等於破壞美了!」
     人不珍惜自然環境的遺憾令他扼腕不已。

     「希望這片孕育我的土地,不再受污染與破壞;更企盼有一天不必在天
     亮之前,提著手電筒撿垃圾。」他衷心祈求著。


用心分享天地之美


     在展覽會場,常聽到有人驚歎,「原來台灣這麼美!」或是懷疑地問道
     :「這是哪裡?我的故鄉有這個地方嗎?」陳次雄像個魔術師,即使在
     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也能捕捉到它獨特的美。

     陳次雄的作品說,如果,你可以和他一樣背個行囊來到山中或是海邊,
     早一點起床,守候初起的太陽與雲彩;或是你夠細心觀察周遭的自然環
     境,你一定會看見一個很不一樣的美麗世界。

     幽默、平易近人的陳次雄,沒有一點藝術家常有的傲氣,就像他的作品
     般帶給人的感覺──熟悉中帶著驚奇與震撼。

     大部分的人都喜歡談論陳次雄的作品,然而,我卻發現,他這個「人」
     是更值得細細去「懂」的。


陳次雄小檔案

     一九四二年 生於台灣台南               
     一九七五年 第七屆台北市美展攝影類彩色組第一名    
     一九七六年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攝影類第二名       
     一九七六年 台灣省第三十一屆全省美展攝影部彩色組第一名
     一九八○年 中國時報時報攝影獎系列報導組第二名    
     一九八四年 第三十二回日本二科展寫真部入賞獎     
     一九八九年 第十七屆台北市美展攝影類第一名      
     一九九一年 日本朝日國際影展入選           
     一九九五至一九九七年 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台中省立美術館
                以及各地文化中心舉行全省巡迴個展
       
     *擔任台大、東吳、台北醫學院等校攝影社指導老師
     *有人稱喻為「夜間攝影的苦行僧」         
     *著有《夜之頌》攝影集




上一篇|下一篇|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