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生命暴流

       ◎文/慈玫

      春末初夏之交,天氣和暖,多位朋友孕育的新生命也一一成熟,不時
      傳來呱呱落地的好消息。

孕育•牽繫

      我們探視疲憊但充滿喜悅的母親,懷抱純潔柔軟的嬰兒,細細碎碎地
      交換著如何坐月子的訊息,感到生命是如此地安詳喜樂,所有的人都
      受到體貼照顧,在母子的牽繫之間,祝福與希望是這樣無限展延。

      但是,這種牽繫在這段日子卻顯得脆弱異常,白曉燕命案的發生,新
      聞報導漫天漫地,大舉侵入每個家庭的電視螢幕上,深深刺痛天下媽
      媽的心;驚懼的何止是被喚做母親的人,還有女兒,還有父親,還有
      家人,所有骨肉相連的人,都感受到可能失去彼此的威脅。

胎出•抽離
           
      天下最大的呵護與最深的眷戀,源自於母親對子女的愛。一位甫生產
      完的朋友,輕輕訴說女兒離開她子宮後的心情:「覺得好像什麼東西
      從體內被抽離出來,很空虛、很落寞。看到她一方面很高興,一方面
      很害怕,不知道她以後要面對怎樣的人生。」

      朋友說的是十個月來母女一體的親密已成過去,現在女兒是獨立的個
      體,她再怎麼疼惜、怎麼照顧,女兒有她自己的生命習題得獨自去解
      答。母親的掛念與不捨,將陪伴著女兒的成長永無止息。

      白冰冰的傷痛一生難以撫平,而殺人兇手母親要背負教養失敗的污名
      度過餘生,再柔弱的女人,都被期待要為子女擎起一把傘,遮風擋雨
      ,走上正途。

隨業•奔流

      母親果真是子女的守護神嗎?答案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在某些時
      刻,我們想起母親溫柔的慈悲,清澈如湖面的眼睛都要泛起一層薄霧
      。

      但在現實的生活戰鬥裡,母親成了遠景,個人隨著各自的因緣業力存
      活,以母親所不明白的陌生的姿態,以猝不及防的決絕漂離故鄉。

      這時候,我不得不這樣想:生命是一條奔流不息的長河,是從無到有
      各種因緣的輾轉相續,如《佛說大乘稻芊經》中所說:「是故彼因緣
      十二支法,互相為因,互相為緣……從無始已來,如暴流水而無斷絕
      。」

      所謂暴流,是生命從無明起始,如一顆種子一樣,種子有識,依賴業
      力之田生長,靠愛來滋潤,但也衍生愁歎苦憂等煩惱。雖藉由母胎的
      孕育,成就種子之識及業,及煩惱所生名色之芽,但佛亦說:「彼名
      色芽,亦非自作,亦非他作,非自他俱作……父母和合時,及餘緣和
      合之時,無我之法,無我我所,猶如虛空。」

      以生命不可預知的暴流來看母子因緣,也許是比較高遠,能予人慰安
      的境界吧!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