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先生是警察

       ◎ 文/林倩瑜


      「好不容易全家能聚在一起,這時,最怕聽到電話聲。」

      刺耳的鈴聲,往往意謂著又有重大刑案須支援。

      身為警眷的陳媽媽,總要等到先生平安歸來,才能鬆一口氣。


      第一次遇見陳媽媽,是在採訪慈濟警察暨眷屬聯誼會花蓮尋根之旅途
      中。短暫的相處,卻在我心裡激起久久無法平息的漣漪。

      陳媽媽的先生在新莊分局擔任警務工作,結婚二十多年的她,有兩個
      孩子,目前都已長大成人。辛苦了大半輩子,正該是享褔的時候。

      一路上我們結伴而行,天南地北地聊著,從她略帶憂傷的語調,和眼
      神中不斷流露出的悲悽,我發現,她也許並不如想像中的快樂。

      「我的大兒子,不久前發生車禍過世了。」她泣不成聲的話語,讓我
      一時之間慌亂了手腳,不知該如何安慰。

      心情稍微平復後,陳媽媽娓娓說道:「自白曉燕案發生後,我先生服
      務的警局被列為重點地區,隨著案情的膠著,區內警員無不全力以赴
      。大兒子的車禍身亡,讓全家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但先生並未
      因此鬆懈工作;喪禮過後,強忍著傷痛,仍是打起精神來執行任務,
      常常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天還沒亮,又要到局堨h。」

      沒有太多的時間來哀悼,警察總須把人民生命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而家人,永遠排在最後。身為警察的家屬,必須比別人多一分獨立,
      多一分堅強,先生無法常常陪在身旁,家中的大小事,常得自己承擔
      。

      「有時候好不容易全家能聚在一起,這時,最怕聽到電話聲。」刺耳
      的鈴聲,往往意謂著又有重大刑案須支援,身為警眷的陳媽媽,總要
      等到先生平安歸來,才能鬆一口氣。

      「有一次我搭計程車,沿路嚴重塞車,有警察在旁邊指揮交通,司機
      看了指著說:『現在社會亂糟糟,連警察都和以前不一樣!』我聽了
      很生氣地回答:『你們大家只看到報紙上寫警察不好的事,當他們沒
      日沒夜工作,不怕危險衝第一的時候,你們都沒看見。我們做警察太
      太的,天天都在擔心先生的安全,聽到你們那樣說,會很難過。』」

      因為少數的害群之馬,讓一般大眾對警察普遍存有負面印象,而抹煞
      了絕大部分在背後默默辛苦工作的員警;忽略了他們也是血肉之軀,
      不顧生命危險,與歹徒搏鬥,打擊犯罪,維護治安……這一切看在警
      眷眼堙A是多麼的不捨。如果大家能夠對那些堅守崗位的警察,多給
      予鼓勵,那將是最佳的精神支柱。

      聽了陳媽媽的一番話,改變了我原來對警察的刻板印象;過去總認為
      他們因職務之便,有著無限的權力,殊不知這分榮耀背後,隱藏著繁
      重的工作和數不清的危險。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見他們背後的辛苦?

      陳媽媽說:「結婚之後,我開始慢慢學習做警察的妻子,甚至辭職在
      家,讓工作繁忙的先生無後顧之憂。現在孩子都長大了,終於能卸下
      重擔,再次踏入社會工作,兒子的不幸遭遇,使這一切計畫又有了改
      變;傷心欲絕的情況下,只好再一次辭去工作,想辦法讓心情平靜下
      來。 」

      雖然陳媽媽表示,來參加慈濟尋根之旅,希望藉此轉化心境,走出傷
      痛,但是途中的一景一物,卻不斷勾起她的回憶。

      在離開精舍的車程中,她指著遠處的軍營告訴我,大兒子曾在那媟
      兵;到達慈濟醫學院時,她又感慨地說:「半年前,我兒子想參加骨
      髓捐贈驗血活動,我要他等到聯考完再行動,但現在,一切都來不及
      了!以前我總以為行孝要即時,現在才知道行善更要及時。」

      原以為,這一趟花蓮之旅對陳媽媽而言,只是一場傷心的回憶。但在
      活動所安排的演講中,當台上的人講到白冰冰遭逢大劫不屈不撓的精
      神,及苗栗林忠明小弟弟截肢對抗病魔,勇於面對生命的故事時,我
      發現了靜坐在會場堛熙窄媽,她神情中的堅定。


永遠的後盾

      文/林倩瑜

      警察,人民的保母,肩負著社會治安維護的工作。當住家附近發現可
      疑人物、路上交通混亂、異地迷路……時,民眾會尋求警察的協助;
      然而,當警察有困難時,他們該求助於誰?

      因工作性質,警察上班時間不固定,與家人相聚機會相對減少,若遇
      重大案件發生,更得全天候待命,隨時準備支援,除在體力負荷上承
      受極大挑戰,偵辦案件時更須承擔莫大的破案壓力──不論是來自上
      級的關切或民眾的期盼。

      當種種身心壓力無法得到調適,除影響工作效率之外,亦容易造成情
      緒上極大的負擔,甚至走上極端。

      鑑於此,各地警察局成立心理諮商單位──關老師,協助警察及眷屬
      解決困擾;慈濟亦於八十三年成立「警察暨眷屬慈濟聯誼會」,提供
      警察及眷屬另一個疏解身心壓力的管道。

      目前,警聯會以不定期舉辦茶會活動的方式,聯繫警員、眷屬間的情
      感,藉由團體的力量,相互支持、勉勵,並在警察專科學校成立慈青
      ,從每週安排的社團活動中,為這群未來的警察點滴注入面對工作的
      精神儲備力。

      警察,儘管多了幾許勇敢,仍是血肉之軀;警眷,即使不得不堅毅,
      當摯愛的親人歷險在外時,仍逃不過擔憂、害怕的襲捲。慈濟警聯會
      ,期成為他們永遠的精神後盾。



      ※《慈濟》月刊與我

一條溫暖的臍帶

      多年前在警廣主持「邁向成功」節目時,開始和慈濟結緣,師兄與師
      姊們的真誠分享,常常讓在播音現場的我感動莫名。

      之後有一次慈濟在實踐堂舉辦一場盲友慈善音樂會,我受邀擔任主持
      人,當晚慈濟人表現出的溫情與大愛,使我放下了宗教信仰上的顧慮
      (我出生於天主教家庭),也成為一個快樂的慈濟人。

      如今,《慈濟》月刊是我們小家庭與慈濟大家庭間最重要的聯繫。近
      年來,台灣社會百病叢生,每天接收的各種新聞資訊,往往使人心頭
      沈重,有時甚至掩卷嘆息。唯有每月定時來到的《慈濟》月刊,讓我
      們看到光明、看到希望、看到台灣社會最珍貴的……小老百姓心中的
      美善。

      所有為月刊默默付出的工作伙伴,我要說:我不認識你們,但我要謝
      謝你們!

      ──吳正恬•作家(台北)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