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聽得到的智慧
王建勛與慈濟的「妙音」緣

        ◎文/慈濟小草


      那麼妙音旋律就是一種「聽得到」的智慧。

      如果說文字般若是一種「看得到」的智慧,


      曾有人稱讚王維的詩「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品賞者從詩畫中就可
      體會作者心中的意境。

      在慈濟世界裡,也有一位妙音旋律的作曲者,聽眾和古人一樣可聆賞
      到「曲中作畫,畫中譜曲」的意境。

      如果說「詞」 是紅花,也須有綠葉陪襯,那麼這片綠葉是誰呢?

歷鍊似為圓滿「心願」

      他是一位全心致力於佛樂推廣的人。

      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很會作曲,也很會唱歌,慈濟三十周年慶大會典
      禮上播放的「心願」,就是他的精心傑作,他說:「歷鍊了一萬多個
      日子,好像就是為圓滿『心願』的創作而來!」

      原來他從高中時代,就開始塗塗寫寫,為了完成作品,會主動去找相
      關資料,解答心中疑惑。

      進入藝專雕塑科,他更是如魚得水,藝術天地所涉獵得到的領域,他
      幾乎都不會錯過,如書法、繪畫、作詞、作曲、演唱、戲劇舞蹈、美
      術設計……等,藝專三年的進修,可說為他未來的創作奠定了良好的
      基礎。

      進入海軍陸戰隊服役後,他陸續對外發表詞曲創作,不意竟獲音樂唱
      片公司的青睞。退伍後,他考進台灣松下電器公司做美工企畫,沒多
      久,公司發現了他的長才,將他調回總公司為全省一千多家國際牌經
      銷商設計店鋪。

      店鋪設計是一門專門學問,除了賣場的規畫、商品的布置、陳列、空
      間的美化在在都需兼顧外,也需和店家作良性的溝通,交換意見和看
      法,以利用有限的空間,發揮最大效益。他,是公司認為唯一能圓滿
      人、事、物的人選;他,也總是「只問耕耘,不問收穫」的默默為公
      司服務著。

參與譜出真樂章

      掛電話到公司找他,常聽到「出差」的回答。雖然他這麼忙,仍時常
      到花蓮靜思精舍參加各種活動教唱、在台北分會發表新歌、在「慈濟
      世界」電視節目裡見他出席各地茶會,甚至遠赴馬祖,為慈濟人主講
      的「幸福人生講座」暖場;國際賑災團的成員中,也不難發現他提著
      行李的身影……只要時間允許,他一定不會讓提出邀請的人失望。問
      他:「為什麼這麼積極地參與慈濟?」

      他說:「上人的理念和慈濟志業的推展正是社會公益的精神,而淨化
      人心也一直是我和莊奴老師想做的事;加上慈濟能真正做到推廣和落
      實,人、事、物的題材多,創作理念在這裡可以得到很好的發揮。」

      由於理念契合,對他而言,參與慈濟即同步參與公益;若站在創作者
      的立場來看,慈濟就像「神燈」一樣,擦擦它,就可將理想實現──
      以音樂弘揚佛法,以佛法淨化人心。無怪乎他以「專業的精神」做慈
      濟事!

      因為投入所以深入,在投入多次的慈濟活動後,他也交出了漂亮的成
      績單,例如參與骨髓捐贈活動,而有「搶救生命」、「髓緣之愛」的
      作品;參加「美麗台灣、清淨家園──九九九大家一起來掃地」活動
      ,他譜了「人人做環保」、「掃咱的路」;為國際賑災寫了「慈悲的
      腳印」、「慈航千里濟眾生」;為護專加冠典禮作「護理之光」;為
      兒童發展復健中心募款寫「愛心蛙娃」;為捐贈大體的李鶴振師兄寫
      「我對生命不灰心」;為慈濟委員寫「人間菩薩行」、「柔和忍辱衣
      」、「慈濟心蓮」;為慈濟托兒所成立譜「快樂小天地」;為三十一
      周年慶錄製《拉車向前行》、《竹筒歲月》兩專輯……幾乎每首作器
      都叫好又叫座,問他為什麼能把每首歌詞都詮釋得這恰到好處?他說
      :「選擇了藝術這條路,就是選擇了『多用心』!」「創作者必須具
      備文學素養,懂得欣賞別人的文章,深入其意境,對詞有所感動,我
      們才願意把內心的感受呈現出來,將 它譜成曲」。

      他認為作曲就像畫一幅畫、雕塑一件作品、設計一家店面,也和做人
      一樣,都必須從平凡中培養內涵。

創作路上平常心「演出」

      十五歲即遭父喪的他,在家中排行老大,由母親獨力扶養兄弟三人。
      刻苦的環境,使他比一般同齡的孩子來得成熟,懂得為這個家思前顧
      後,母親的身心病痛,他總是第一個知曉照料的人。

      求學時代,日子過得捉襟見肘,半工半讀相當辛苦,卻也培養出他毫
      無畏懼面對任何困境的精神。

      他說:「從小就希望自己能當個萬能的藝術家,心中的老師一直帶引
      著我朝這個目標邁進。」因為有這樣的想法、興趣和目標,所以他懂
      得把握因緣、機會。

      在學校時,他加入校內合唱團、與同學合組二重唱、四重唱;隨藝專
      青年訪問團到前線勞軍,學習舞台演出、學習唱歌、學習跑龍套、當
      配角,甚至學習構思節目企畫與執行,從學習中慢慢修正自己的缺失
      。因為勇於嘗試,他將自己雕塑得更知道如何在身處的環境中生存,
      也將後天的努力修飾得更像上天所賦予他的天分。

      他從不放過任何磨鍊自己的機會,如歌謠創作比賽、歌唱比賽,因為
      比賽能增廣見聞,充實自己的創作實力,他認為:「這些歷鍊和磨鍊
      都是未來成就自己的最大資糧。」

      從創作和比賽中,他也發現原來社會上還有許多詞、曲寫得很好的創
      作者,而開始認真思惟自己在創作路上的定位。

      終於他選擇了作曲為創作主向,同時,他更覺得創作也是一種責任,
      拋卻得失心,只問作品是否帶給他人正面意義。因為平常心「演出」
      ,所以他可以呈現出個人的風采和特色,悠遊創作領域,自由自在…
      …

貢獻公益,推廣佛樂

      他也為社會公益寫了許多作品,如為天安門事件寫「全世界都在為我
      們加油」;為愛盲文教基金會譜曲「穿越黑夜的光」;為反毒寫「戒
      毒歌」、「讓真心給自己一個堅定的承諾」,並參加「淨化心毒」演
      唱會。

      此外,經由好友陳振國的引介,他加入白雲文化中心,共同呼籲年輕
      愛樂者一起成立「白雲青年」合唱團,(後來更名為「燃燈青年」)
      ;同年亦加入中華佛教音樂推廣協會,參與「佛教創作歌曲」演唱,
      為世界佛教僧伽會企畫節目,籌辦「燃燈禪悅」佛教音樂會……也因
      為參與協會舉辦的寺院參訪活動,他前往花蓮靜思精舍、慈濟醫院參
      觀,與上人一圓師徒之緣,更為慈濟文化志業法輪的推動譜下「妙音
      」緣。

      為了推廣佛樂,他又邀集作詞、作曲、演唱、錄製等各方長才,成立
      了「般若海」製作群,他說:「我們試著將佛法的深度與內涵,用自
      然平實的語言、情感及創作的音樂手法,來傳達人間佛教對自我的覺
      醒、生活的啟示及對生命的關懷。」

作品如人品

      與他如師亦如友的莊奴說:「他的為人,有君子坦蕩蕩的真誠,乃性
      情中人;謹守師生分寸、不開玩笑、設想週到,任何事情都想到老師
      ,超越當今尊師重道美德。他的作品如人品,對詞曲、心靈看法、人
      生觀、情操、修養皆絲絲入扣表現於歌曲內──完美。」

      「『十年虔誠如一日』的這段師生情,就和寫作一樣,經得起考驗,
      雖然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讓我益發珍惜!」這位文字般若的作詞長
      者如是說。

      這位「十年虔誠如一日」的君子是誰呢?

      他,就是陪襯紅花的那片「綠葉」──王建勛。


      ◎王建勛小檔案

      •現年三十六歲
      •台灣國立藝專雕塑科畢業
      •曾獲北區大專院校民歌比賽重唱組第一名;全國青年歌謠創作比賽
       作詞得獎;好歌徵選作曲得獎
      •民國七十七年,以「蓮想」一曲參加馬來西亞佛曲創作比賽得獎
      •民國八十二年,與莊奴老師至花蓮拜訪上人,共譜「大家來做阿彌
       陀佛」、「慈濟小菩薩」;與許華齡、江俊彥、江孝文合錄《慈濟
       兒童歌選集》;為反毒製作《燃燈樂集》紀念專輯;以「阿爸牽水
       牛」、「一粒米」參加農委會鄉村歌曲得獎
      •民國八十五年,製作心韻系列《大愛走過三十年》
      •民國八十六年,製作心韻系列《拉車向前行》、《竹筒歲月》及童
       言童曲系列《快樂小天地》



      ※《慈濟》月刊與我

收藏歷史

      去年校內慈青社舉辦「慈濟文物展」,商請區內一位師姑出展《慈濟
      》月刊,師姑欣然答應,也讓展出會場平添一絲古意與莊嚴。

      整理會場時,師姑的《慈濟》月刊已然運至,一看,竟有兩大紙箱,
      師姑說,這些是她的寶貝,希望我們好好愛惜,家中還有很多,只是
      運不來。

      我們珍而重之地拆封,一本本自箱中捧出,驚覺:捧著故宮的「白玉
      苦瓜」那種小心翼翼的惶恐,大概也不過如此吧!

      很多人喜愛收集硬幣、郵票,卻也有不少人喜好收藏《慈濟》月刊,
      收藏當期閱讀的心情與感動,收藏閱讀後沈澱的智慧…… 每一期、
      每一期都是最豐富的人生、最珍貴的足跡。

      文物展結束,清點物品,再次將師姑的珍藏品收入紙箱,看著一本本
      被翻閱而封皮微捲的月刊,我看到了歷史。

      ──謝玉娟•大學生(桃園)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