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藏】 相互感恩的慈濟文化
《聯誼會講話》

        ◎證嚴上人主講/弟子靜淇恭錄

      慈濟人的文化就是付出的同時還要感恩;
      病人感恩醫師為他減輕病痛,醫師感恩病人成就他的醫術。
      
      諸位大德,阿彌陀佛:
      
      看到這麼多人共聚一堂,內心真有無比的歡喜!尤其剛剛看到的壽星
      ,不管有沒有上台接受禮物,我都由衷地祝福!慈濟大家庭的壽星確
      實值得大家給予祝福,因為有這麼多人在付出愛心,同心一志走在菩
      薩道上。人多、力大、福就大,所以我說我很感恩大家。

      一年十二個月,每個月都有壽星,每個月我都以感恩心祝福大家,也
      感恩人人都來關心慈濟,陪著慈濟走過了三十二年。這段期間真的很
      辛苦!以前,我們從慈善工作開始做起,一直到今天的四大志業、八
      大腳步,從無到有,從少數人到獲得社會人士普遍的信任與認同,這
      些累積的成果,完全是來自各位的支持。
欠缺即是不足,人心如果不足,
一定是苦不堪言!
      有人曾問我:「師父,你做慈濟只是為了救濟貧困嗎?」

      我的回答是,救貧只是其中之一。娑婆世界苦難偏多,這個苦並不一
      定是欠缺物質的苦。

      其實物質富有的人,也有人內心是空虛、充滿了無奈的苦。這些現象
      相信我們都看得到。

      社會上有很多有錢、有名望的人,表面看來他們是要什麼有什麼,好
      像很富足。可是,你們知道嗎?他們有許多人在位高名大中,內心卻
      充滿了空虛,總覺得還欠缺很多。欠缺即是不足,人心如果不足,一
      定是苦不堪言!

      佛陀教導我們慈悲喜捨、拔苦予樂,慈濟的慈善工作是濟貧教富。就
      是希望人人幸福、人人快樂!希望貧苦的人能得到富有的人的愛心,
      幫助他們度過「欠缺」的難關;富有的人如果有機會付出,一定也可
      以充實內心的空虛,體會助人的快樂。所以說,世間本來就是相扶相
      助的。

      慈濟人的文化,是付出的同時還要感恩。一般人都認為我有錢布施、
      我幫助你,所以你要感謝我;但慈濟的文化卻是認為每個人都是兄弟
      姊妹」天地就像是眾生的大家庭。有句話說:「落地為兄弟,何必骨
      肉親﹂,既然普天之下都是我們的兄弟姊妹,兄弟姊妹有困難,我們
      去幫助,那也是應該的啊!

      甚至我們還要感恩他接受我們的幫助,因為我們去幫助別人時,才能
      真正體會到內心的快樂,所以說要感恩啊!
做一位好醫師,不只要有豐富的醫學知識,
還要真心地關懷病人。
      我常說:「病」是人生最痛苦的事!在生死掙扎中,最期盼有好醫師
      來解決身體的痛苦,所以病人應該感恩醫師為他減輕病痛、解決痛苦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也常說醫師要感恩病人,因為有這麼多病人付
      出苦不堪言的代價,他的醫術才會愈來愈純熟。所以,醫師要感恩病
      人成就了他。這就是相互感恩的慈濟文化。
      
      慈濟醫院中就有許多這樣的醫師,等一下有一位醫師要上台現身說法
      ,他就是生命醫療工程的大醫王──骨科陳英和醫師。他不僅能「移
      花接木」,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顆慈悲的心,目前也是醫務部的主任。

      記得慈濟醫院剛開幕時,一切尚未就緒;開刀房也還在整理中,儀器
      、手術台均未裝好,他就已經來到醫院了,所以醫院裡很多的設備都
      是他親手裝上的。他是一位好醫師,醫院上上下下的員工都很敬重他
      。

      我還記得很清楚:幾年前台東有一位患者,因為腳傷沒有處理好,引
      發骨髓炎;到處求醫無效後,送到我們醫院。所有看過的人都說那隻
      腳必須截肢,但是陳主任力排眾議,希望能儘量留下。他不希望這麼
      一位年紀輕輕的婦女只剩下一隻腳,所以很用心地幫她治療。

      有一天,這位患者的先生非常感恩地對我說:「謝謝師父蓋了這間醫
      院,因為有這麼好的醫院,才會有這麼好的醫師。陳英和醫師把我太
      太的腳照顧的很好,還很關心病人呢!」

      我問他,如何關心法?

      他回道:「有一天晚上十二點多,我陪著太太睡著了,不久感覺身旁
      好像有人,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陳主任來巡視。他抬起我太太的
      腳,用鼻子去聞,我看了非常感動、也很感恩!」

      這位先生說,平常醫師如果能按時巡視病房、幫患者敷藥就已經很好
      了,他竟然肯用鼻子去聞病人的腳、了解病情的進展,所以他非常的
      感恩。這位患者的腳也就在陳主任用心的治療下被保住了,後來,健
      健康康地出院回家了。

      這件事我一直記掛在心,到底腳傷和用鼻子聞,有什麼關聯呢?

      有一天,我就此事請教陳主任。他說,其實病症看多了,用聞的就能
      夠了解細菌在傷口的變化,再應病下藥,即能穩住病情,毋需再等待
      細菌培養的報告出來。我聽了之後,真的好感動啊!

      一位好醫師不只要有醫學知識,還要真心投入。陳主任在兩、三年前
      出國深造回來,對僵直性脊椎炎很有研究。我曾見過一位病人,他的
      背彎成三百六十度,走路時下巴會碰到膝蓋,像蝦子一樣!手術後竟
      能平躺在病床上,沒幾天就能握著助行器行走,再過一段時間,已經
      能走路進精舍看我,真是不可思議啊!

      所以,生命的醫療工程需要有好的工程師。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可見,救命的功德很大!
      我很感恩有這麼多人支持我,幫助我將把醫院蓋起來;醫院完成後,
      分秒都在發揮救人的功能。就像半年前,有位六十幾歲的老伯,割草
      時因為沒把割草機的螺絲鎖好,一啟動割草機,刀片就飛了起來,把
      他的兩隻腳從腳踝處割掉,割的整整齊齊的。當他被救護車送來醫院
      時,兩隻腳掌還用冰袋裝著,我們馬上緊急處理,用顯微手術將切斷
      的腳縫合上去。
      
      隔天早上,我到醫院加護病房看他,他一看到我,馬上雙手合十向我
      說:「師父,還好有慈濟醫院、有好醫師,我才有救!」

      我伸手按按他的腳趾,問他是否知道我在摸哪隻腳趾頭?他說:「知
      道啊!你摸的是大姆指。」我又摸他的第三指,他說:「我知道是中
      指,有點麻麻的。」

      諸位,這種巧奪天工的醫術,多令人敬佩啊!尤其從玉里送到花蓮,
      車程要一、兩個小時;加上他是在工作場所發生事故,再怎麼快速處
      理,送到醫院至少也要花三個小時,我們還能把兩隻完全分離的腳掌
      接回去。現在這位老伯早已康復多時,而且還健步如飛呢!

      想到醫院的這些成就,我就不由自主地要說聲:「感恩啊!」如果沒
      有這麼多人的愛心點點滴滴累積起來,我那有辦法建這所醫院呢?

      現在,我們又再規畫全省的醫療網,希望在醫療資源較欠缺的地方建
      設,普遍救更多的人。有句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可
      見救命的功德很大!

      慈濟第一個三十年已經過去,第二個三十年又過了一年了,我們要為
      社會人群建設的工程很大,所以還是要請各位本著過去支持慈濟的心
      ,把點滴的愛心再結合起來,為我們的社會再建設。希望慈濟世界能
      因為各位的力量,再開創出更有愛的社會。

      要祥和社會,必須人人提倡愛。希望慈濟的精神和愛能落實在社區中
      ,將愛普遍地散播出去,大家同心、同道、同力,走上康莊的菩薩大
      道。

      在此感恩各位,也祝福大家福慧雙修、功德無量!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