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強震後的土耳其

◎撰文/李彥學

餘震未息,居民們紛紛走避到戶外,
街道、公園到處擠滿了人。
慈濟緊急採購了三千份毛毯與床墊,
供露宿的災民歇息。


謝景貴、陳竹琪、陶凱倫和我一行四人,八月十八日正在科索沃視察慈濟
與世界醫師聯盟(MDM)合作的醫療方案實施情形,突然接獲本會通知
──土耳其於八月十七日清晨,發生芮氏規模七級以上的強震。

這媔Z離土耳其約一個多小時的飛行時間,為了爭取賑災時效,我們奉派
轉往土耳其了解災情。

強震後的恐慌

十九日一早,我們離開科索沃來到馬其頓中華民國大使館,請求協助辦理
土耳其簽證及預訂班機;大使館並幫我們聯絡到伊斯坦堡(   Istanbul )台
灣貿易中心黃主任接機。與土耳其大使館聯絡後,得知伊斯坦堡機場有一
位「無任所大使」,專門發簽證給各國救援組織。

旅行社告知當天下午兩點有班機,我們趕緊收拾行李前往機場。沒有空調
的機場大廳擠滿了人,但前往伊斯坦堡的櫃台卻沒什麼人,想必在經過大
地震後,其旅遊吸引度已不似隔壁大排長龍的瑞士蘇黎世(Zurich)了。

當飛機在伊斯坦堡機場上方盤旋、尋找停機坪時,我們看到地面停放著許
多架載滿救援物資的C130運輸機,等待將物資運送到災區。

下機後,經過一輛紅新月會(回教國家對紅十字會的稱呼)的車子旁,車
上穿著鮮紅衣服的救援人員帶著幾條訓練有素的搜尋救難犬,正等著出關
。由此可見目前災難現場最迫切的工作便是搜救受傷及失蹤民眾。

抵達入關櫃台,關員得知我們此行目的後,立即在護照上蓋章,並叫來一
輛機場巴士載我們前往無任所大使辦公處。當我們表明是來從事人道援助
,且安全自負、毋需提供任何協助後,辦公處人員便放行。

出了機場,黃主任已經幫我們約好當地紅新月會人員,在瑪曲卡飯店(
Macka Hotel)開會。謝景貴首先向紅新月會人員簡介慈濟的各項工作,並
說明此行主要目的是為收集災情,及了解各國救援組織工作情形,以提供
適切的援助。

紅新月會代表告訴我們,震央在伊斯坦堡東南方的伊茲米特市(Izmit),
目前已知死亡人數有六千人、一萬兩千人失蹤、兩萬一千人受傷;且由於
該地是工業區,對土耳其民生經濟影響很大。他表示,災難現場搜救工作
仍持續進行,許多災民在家園附近徘徊,等待親人被救出。

目前政府及紅新月會已提供食物及飲水予災民,但災民臨時居所是一大問
題,最缺乏的物資是帳棚、毛毯、醫藥、流動性醫療站等。

由於各國救援多集中在伊茲米特市,紅新月會代表建議我們前往目前還沒
有慈善團體進入的阿牟西拉(Avcilar)勘察;我們約定隔天早上九點前往


晚上用餐時,黃主任簡單地為我們介紹土耳其這個國家。土耳其人口約六
千四百多萬,光是伊斯坦堡便有一千兩百萬人。大城市郊區違章建築林立
,不僅市容混亂,且建築物抗震性不強。政府財政拮据,許多公共計畫無
法推展,人民也很難獲得貸款。

由於電視報導今晚將會有強大的餘震,建議居民疏散至屋外,因此街道、
公園到處擠滿了人,大家紛紛拿著毛毯、牽著家中寵物在戶外露營,形成
十分特殊景象。

緊急提供毛毯、床墊

二十日上午,我們從伊斯坦堡西行約四十公里來到阿牟西拉,主要道路上
即可見到許多倒塌的建築物,警察及軍人正在災難現場進行救援。軍人荷
槍在警戒線外防止閒雜人等進入,怪手及重型拖吊車負責將倒塌的建築物
一一挖起,救護車則在一旁待命;今天已是災後第三天,被埋在瓦礫底下
的人,生還的機會並不大。

我們前往當地紅新月會拜訪。紅新月會在土耳其共有六百四十座分會,這
個分會算是第二大,擁有三間醫療站、五十位醫師、一百位工作人員,主
要負責伊斯坦堡以西區域;在這次救援行動中,被賦予的任務是協調外國
的救援團體。

我們除了到災區實際了解災民所需,也拜訪了阿牟西拉副省長。他表示,
阿牟西拉人口約五十多萬,雖是次級災區,仍有二十八間房屋倒塌、六十
三間重度毀壞、二十五間中度毀壞、一百零三間輕微損壞,約三千人無家
可歸。政府將利用三十間學校作為災民臨時住所,最需要的物資是毛毯及
床墊。

本會緊急電匯了十萬美元,讓我們在當地採購三千條毛毯及三千個床墊予
災民。為了怕資源重疊,我們特別前往阿牟西拉市政府的緊急協調中心,
告知我們的援助項目。

由於紅新月會的協助,我們很快地找到了供應廠商。老闆 Necmi雖然家中
也受災,但一聽到我們是為了救助災民,便主動降低了價錢。毛毯長兩百
公分、寬一百五十公分,質料是棉百分之五十、樹脂百分之五十,對本地
來說算是最好的。

在床墊方面,因我們希望買到攜帶方便、可折疊式的防水床墊,但所接觸
的廠商卻都無法符合需求,且時值下班時間,只好央請翻譯 Inci 小姐隔天
再幫忙詢問。

我們預計二十一日前往伊茲米特市西南方的戈庫克(Golcuk)勘察。中午
透過電話與巴黎MDM總部聯繫,得知MDM有六位醫師、四位後勤人員
已經來到戈庫克展開醫療援助,但似乎不太順利,因為當地租車十分困難
,且缺水、缺食物。我們決定採買一車礦泉水贈予MDM。

【後續報導請見九月一日出刊的《慈濟道侶》三二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