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草叢堛漯景

【哭送青春】

公路上粗黑的車輪痕,是他們生命最後的遺跡;
從台灣到美國,年輕的生命就這麼嘎然而止。


《留美學生黃石公園車禍》

◎撰文/潘鳴(洛杉磯)

佛號聲輕輕響起,
四位往生者生命最後的歇止處,
如今放著玫瑰。


車子翻滾著,最終倒在公路一側的草叢中。在草叢受傷的地方,如今放著
玫瑰。遺像上四位青年男女氣色很好,沐浴在清晨的陽光堙A笑著。

公路中央有一條粗黑的車輪痕跡,也是四位往生者最後的生命痕跡。他們
一生的足跡從未中斷,自台灣到美國,卻在這媢ЗM而止。

風中的淚眼

警官杰姆斯( James )向家屬描述事故現場,從他手中由警局繪製的示意
圖顯示,有四名乘客被摔出車外,三名在公路上,一名在中間分隔帶。根
據解釋,人車分離的過程不是一次完成的,在失控車輛快速翻滾中,軀體
在車內猛烈受撞,或者半掛於車窗被車身多次壓碾,最後才被拋離。

媒體和警局在分析此次車禍時,有一個十分重要的間接原因未被提及:此
幕慘劇與一場龍捲風有關。

八月十一日晚,這十名赴黃石公園的台灣留學生,在到達猶他州鹽湖城前
幾小時,一場龍捲風剛經過當地,首次在美國襲擊一個大型城市,在鹽湖
城造成慘重的傷亡和損失,商店和旅館全部閉門停業。

這群年輕人無法按原訂計畫夜宿鹽湖城,只好星夜趕路,在睏乏中駕車北
上,於離城兩百多英哩的愛達荷州二十號高速公路因超速失事。造訪鹽湖
城的龍捲風匆匆離去時,卻漠視了四個年輕的身軀。

召魂的現場,家屬們默默站著似在等人,有人永遠違約了,大家仍然在等
。慈濟師兄姊唱誦的佛號輕輕響起,時高時低,像是哭泣。此刻,家屬們
相信亡靈是活的,正輕盈淡雅地飄來與自己相聚。

大家手中拿的,都是往生者平時愛吃的食物。一位往生者的姊姊拿著妹妹
喜歡吃的水果,突然想起什麼,又返回車內。她在後座取出今晨剛買的水
果,這些水果比手上的更新鮮。

失親的痛苦,一再被四周美麗的景色提示和加強:依風嘯響的草原、低首
暢飲的馬群、起伏如歌的大山。眼前的一切,都與四位留戀美景的年輕人
沒有關係了。

小鎮人情

告別式在出事地點邊的瑞克斯堡鎮( Rexburg )殯儀館舉行。瑞克斯堡鎮
很小,很安靜,一條主街十分鐘就可以走完,紅綠燈因車輛稀少久久才變
換顏色,女售貨員在無人光顧的小店閱讀聖經。

車禍慘案發生的消息,當天傳遍了小鎮。這些血液中流著保護他人隱私的
居民,一邊小心翼翼地應對蜂擁而至的媒體記者,一面熱情而適度地表達
關懷之情。

當慈濟委員高明善、林昭雄、陳鶴松前往當地東區醫院 ( Eastern   Reginal
Hospital)探望傷勢嚴重的郭維杰同學時,看見兩位美國婦女荷希 (Hosey
)和波蒂( Pottier )靜靜地坐在加護病房門口,她倆不願打擾病人,只是
在此等待幫助病患家屬的機會。「我們設想自己的家人若在一個陌生的國
家發生同樣的事,一定急需協助,所以就來醫院盡一點力!」

事故發生的當日下午,慈濟南加州分會立即聯絡在猶他州的會員葉師姊先
行就近關懷照顧,了解狀況。之後,北加州、西雅圖和洛杉磯三地志工十
六人立即行動,迅速搭機或驅車趕赴出事地點,慰訪傷者、安撫家屬、張
羅後事,給予全力協助。

愛,取代心痛

匆匆趕來參加告別式的大多為年輕人,衣袖上繫著臨時買來的白毛巾。瑞
克斯堡鎮的鎮長邵德蘭,以及其他政府官員和美國朋友,也前來憑弔。往
生者翁惠雅的姊姊和妹妹圍坐在棺木前,三姊妹看起來像重聚閒聊。從小
看著惠雅長大的舅舅從紐約趕來,每次他回台灣,惠雅三姊妹都會來看望
他,坐在他的膝前歡談,如今回憶起來,他實在難以接受眼前的事實。

幾位去年參加過陳雪宙小姐婚禮的人,今天前來參加她的葬禮。雪宙的先
生葉力偉站在棺木前,不停地跟妻子說話。

因為工作的關係,葉力偉和新婚的妻子雖聚少離多,但感情很深。兩人常
常身處不同的城市,一個忙念書,一個忙工作。見不到面的日子,每每想
到對方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心奡N充滿幸福。

最近一次見面,他倆難分難捨。力偉說,我這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到妳
;雪宙說,下輩子你換做女人,我換做男人,我們再做夫妻好嗎?

在此次災難中駕車的倖存者薛雅文小姐剛出院,就帶著傷趕來看望心愛的
學友。她的眼睛禁不住日夜痛哭,已經瘀紫。對她來說,活下來是幸運,
但也是無奈、沈重和悔恨。

在同學呂志仁的遺體前,面對這個呂家的獨子,她哭求原諒。她無法確定
亡者是否已經原諒了自己,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志仁沒有開口,也沒有點頭
;於是,她的哭聲更大了。

哭著哭著,她突然問:我可以摸摸他嗎?在雅文輕撫志仁臉龐的時候,現
場有幾分鐘的沈默,那沈默是在平靜地寬恕過往的一切嗎?一旁的呂志仁
姑丈邱垂祐對雅文說,志仁的母親從台灣來電叮囑:「千萬不要責怪雅文
,呂家雖失去了一個兒子,卻得到一個女兒!」

☆☆☆

棺木被緩緩推在一起,大廳顯得小了,助念和木魚聲道出深沈的悲傷。蔡
慈璽師姊說,你們是學有所成的社會精英啊,我們盼你們回來!盼你們回
來!送棺木去火化的靈車,在眾人的淚眼中上路了。大家目送靈車走過一
個又一個路口,在最後的街角拐彎,看不見了。


轉機過程

◎撰文/廖慮直(西雅圖)

八月十三日星期五晚上大約十點鐘,正準備就寢時,接到西雅圖聯絡處高
明善師兄的電話。他說昨天清晨有十位來自美國東部的台灣留學生赴黃石
公園度假時出了車禍,造成四死六傷的慘劇。

因為有些家屬明天將從台北到西雅圖轉機赴愛達荷州,高師兄希望我一早
和西雅圖北美辦事處聯絡,以便就近協助家屬辦理出關和轉機事宜。而他
和林濟法、鄭旭宏、慮念、慈護等人,天一亮將直接從西雅圖開車趕到愛
達荷州的Falls市,探視傷亡者並協助家屬,預計十二至十五個小時抵達。

我在西雅圖觀光局擔任中文翻譯,工作地點就在國際機場的移民局及海關
,因此星期六上班時我就將北美辦事處的電話帶在身邊,利用工作空暇打
電話過去。

接電話的何祕書說,往生者翁惠雅的三位家屬和廖春梅的姊姊共四位,搭
乘今天的長榮班機抵達西雅圖,即刻轉機到愛達荷州;往生者趙致瑩的父
母親則會在十七日抵達。

何祕書說,很高興接到我的電話,他正愁無法進入移民局招呼這些家屬;
因為若非台灣的外交部人員或政府官員到訪,北美辦事處不方便申請臨時
證件進入移民局和海關接機。

班機晚到一個鐘頭,我直接到旅客出口迎接四位家屬,北美辦事處三位人
員則在海關外等待。我簡單扼要地將車禍事件告訴移民官和海關官員後,
家屬很順利地快速出了關;接著,我又帶他們到阿拉斯加航空櫃台辦理飛
往愛達荷州的登機手續。

當我帶他們到電話亭打電話回台灣報平安時,翁惠雅的姊姊翁惠蘭在電話
中告訴母親,他們一下飛機就有慈濟人照顧,翁太太還在電話中親自向我
道謝。

其實我們做的很有限,只是想盡一切所能來安慰家屬,幫助他們紓解心中
的哀痛。感恩我擁有這份為眾生服務的工作,每天能生活在助人的充實感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