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哭泣的可可河畔

◎撰文/曾敦化(美國德州阿靈頓執業中醫師、全球慈濟人醫會志工)

在尼加拉瓜勘災的感受,只能以「痛苦」二字形容──
苦的不是緊湊的行程讓我們馬不停蹄,
而是我們走入了不可思議的悲苦世界。


完成尼加拉瓜(Nicaragua)勘災之行返回美國,一下飛機即感受到置身於
兩個不同的世界,短短三個小時的飛行,卻區隔出天堂與地獄般的差異。

在尼加拉瓜勘災的感受,只能以「痛苦」二字形容──苦的不是緊湊的行
程讓我們馬不停蹄,苦的是我們走入了不可思議的悲苦世界。

雖已返美數日,那分淒涼、悲苦如影片倒帶般一一重現,內心的酸楚翻攪
不已,一張張無奈的臉龐深刻地盤旋腦際,夏日的夜堙A隔著窗外蟬鳴蛙
啼,拿起紙筆為尼國見聞留下見證。

哭泣的可可河畔

可可河 ( Coco )是尼加拉瓜與宏都拉斯的邊界河,它橫隔了兩個難兄難
弟般的國家。

原已落後貧窮的尼國,去年十月底,經密契颶風肆虐及洪水泛濫,對災後
重建工作更是欲振乏力;國際救援組織杯水車薪的糧食,緩不濟急,地處
邊境的居民,長期在飢餓與死亡的邊緣掙扎。

為了活下去,許多婦女和及長的小女孩,藉著地利,橫度國界,陪伴長路
漫漫、黃塵滾滾而不奈寂寞的運輸駕駛尋歡,賺取不到五角美金的皮肉錢
,只期為家人餬口,免於飢餓。

不論貨櫃車下、樹蔭旁,人性的尊嚴何在?生命的價值何在?誰無父母,
誰無子女,淒淒河畔隱藏了多少人間血淚和無奈!

打撈存活的希望

在首都馬納瓜市( Managua)四周,盡是洪水肆虐的災區,密契颶風帶來
的威力,致使水庫爆裂,河水夾雜著土石流傾瀉而下,淹沒了三個村莊。

村民慘遭活埋,幾千人的生命就長埋於土石之下,砂石沖積過後的良田,
再也無法耕種;南面倖存的兩百多戶人家,亦是滿目瘡痍,樹枝、塑膠布
或幾片鐵皮搭起來的房子,雖不見得能遮風蔽雨,卻是他們賴以棲身之處


災民陷入飢餓邊緣,僅靠一家大小在河邊撈魚維生,河水湍急,往往一家
人出去,回來總少了一、兩個;孩子們口中喃喃念著爸爸不見了,媽媽回
不來了。然而為了果腹,顧不得危險,老老少少仍得下水打撈他們存活的
希望。

如此三餐不繼的窘境、骨肉親人永別的慘痛,不知何時才能脫離這種悲苦
的桎梏?更遑論醫療;即使有病,也只得任其侵蝕與蔓延了。他們那茫然
、無奈的眼神堙A生命對他們而言似乎不存有任何意義。

安全島上的孤雛

回到馬納瓜市,夜色已深,街上寧靜得令人不忍驚擾;一天來,所見災區
的種種,令我們的心如夜色一樣沈重。車子奔馳在昏暗的路上,突然從安
全島上跳出一個身影,在大夥兒的驚叫聲中,車子緊急剎住。

我望了這阻街的小女孩,年僅四、五歲,枯澀的頭髮、赤裸的雙腳、衣衫
襤褸、眉頭緊蹙,似乎她已預知所面對的人生是一條坎坷之途,怯怯地伸
手跟我們乞討。

據當地人說,這是一群流離失所的孤兒,經常因乞討而慘死輪下。痛苦在
我內心翻攪著,難道生命在貧困的地區是不被重視的?「安全島上的孤雛
」是當地的問題,也是社會的痛。

想著孩子們畏縮在安全島上的小樹叢中,等待著來往的車子,往往卻等來
了死亡,小小的年紀為了活下去,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何年何日他們才
有個家?他們的希望在哪堙H前途在哪堙H

垃圾山中的人畜

一年來,穿梭國際間苦難的地方,走過許多垃圾山,然而馬納瓜市郊的垃
圾山卻令我震撼無比──這堛漕a民竟然以垃圾為主食。

垃圾山之大竟是長養四、五千人賴以維生之處,一輛輛進出的垃圾車,載
運城堛漸嵿顗哄A卻帶來了災民希望的物資。

他們顧不了豪雨過後的泥濘、撲鼻的惡臭,無懼於天上盤旋的禿鷹、漫天
飛舞的蒼蠅、流竄的野狗及牲畜,撿起發臭的果皮及食物的殘渣,就往肚
堸e。

在這人間煉獄堙A人畜爭食,連豬、牛、狗也瘦骨嶙峋,同受尼國的悲苦


經過數日勘災行程,走過人間煉獄,心情非常沈重;想起尼國的點點滴滴
,相較之下我們擁有的太多了。

證嚴上人慈示,佛教的大愛是平等的愛,不因地域、種族而異;所以,只
要我們聽得到、看得到、腳走得到、手伸得到、能力做得到的,我們一定
要幫助他們。

人類只有相互關懷與幫助,生命才能生生不息、世世代代。

(編按:美國德州慈濟人持續關懷中美洲颶風災民,七月十日至十五日代
表慈濟基金會,前往尼加拉瓜首都馬納瓜等貧區勘察,並拜會當地慈善團
體,了解災區重建情形,以評估第四度對災民施予援手。)

☆慈濟援助尼加拉瓜颶風災民一覽表

1999.02 捐贈十二貨櫃衣物(台灣慈濟基金會提供)
1999.03 提供兩貨櫃食品、鞋子和三千台裁縫機
(慈濟美國南加州分會提供)
1999.07 一貨櫃布料(台灣布料廠商捐助)
1999.10 預計在首都馬納瓜附近貧區,舉辦約五千五百人
的義診和發放;協助附近學校整修校舍、提供學
童文具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