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放洋的孩子,不孤單

◎撰文/李曉雯

放洋的孩子因慈濟而找到心安的家,
孤獨的求學生涯也因服務而充滿歡暢。


「剛到國外念書,人生地不熟,既害怕又感到無依無靠。校園那麼大,老
師講課大多聽不懂,同學也不熟,日子真是難熬!」

「才離開家就開始想家,一接到媽媽的電話就哭,話都講不出來,害媽媽
也在電話那頭哭!」……

留學生的辛酸

張學海十一歲隨父母移民加拿大多倫多;施宜良大學畢業,工作一年後,
前往美國波士頓攻讀音樂碩士;黃聖峰的父母,為了讓他有更好的學習環
境,將他送往新加坡讀國中,再到澳洲墨爾本繼續高中和大學教育……

無論是舉家移民或是隻身出國留學,遠渡重洋來到一個陌生國度,要如何
在短時間內適應環境,面對不同人種、語言、法律、文化背景和生活習慣
的差異,海外慈青體會特別多──

「我覺得最麻煩的是找房子,因為各國法律不同,房租和水電費的計算方
式都弄不懂,更遑論注意合約上的各項細節。」施宜良說。

「很多同學都羨慕我到澳洲念書,說真的,我反而羨慕他們留在台灣;頭
一年,我幾乎天天哭。」陳怡妃說。

「留學生如果自主性不強,很容易隨波逐流迷失自己,像參加幫派、整天
吃喝玩樂或酗酒吸毒鬧事。父母對國外環境缺乏了解,只是拚命賺錢,孩
子在學校做些什麼、交些什麼朋友?都不知道,這樣貿然送孩子出國有時
反而適得其反。」五歲就隨父母移民到南非念書的劉豪凱說。

「出國後才知道能講中文是一件多麼美妙的感動!有時在街上看到新鮮事
物,突然有一股想和別人分享的衝動,卻沒人聽得懂中文。」隻身赴波士
頓攻讀碩士的林美依有感而發地說。

留學辛酸點滴在心頭,那是在眾人的期望與羨慕背後,獨自品嘗的滋味。

像家一樣的溫暖

父母不在身旁,少了約束和嘮叨,但也少了呵護和關愛。「回到宿舍面對
一屋子的漆黑,不期待有人為你開燈,更沒有人會問你吃飯了沒?有時想
念家鄉,更懷念家的溫暖。」林美依說。

「因為自己也曾是留學生,所以很能體會一個人在外地求學的辛酸,因此
對待這些慈青像朋友也像自己的孩子,給他們家的感覺,讓他們心有依靠
,能安心完成學業。」波士頓聯絡處負責人張金宏說。

藉著輕鬆的郊遊素烤、讀書會、拜訪老人院、家庭聚餐等活動,海外慈濟
人接引了不少莘莘學子加入慈濟大家庭,讓他們在紓解鄉愁的同時,也獲
得心靈和智慧的成長。

「一進門就見到師姑、師伯笑臉迎人,他們像張開雙臂,隨時隨地歡迎我
們的到來。在那堙A大家就像回到家一樣的自在,雖然空間不大,十幾個
人就將客廳擠得水洩不通,但氣氛就像過年圍爐般的溫馨。」林美依說,
離家後才知道自己對家有分深深的眷戀。

除了繁重的課業壓力,正值青春年華的慈青,有時也會遇到交友和感情問
題,甚至面臨畢業後留下來或回國發展的掙扎。這時師兄姊就成了孩子們
最好的傾聽者和分享者。

「他們就像生活經驗較豐富的朋友,和他們談話比較沒有壓力。」加拿大
溫哥華慈青陳韶秋說,有時遇到交友等問題,會想找師兄姊給予意見。

在面對慈青畢業後去留的問題,師兄姊心中也充滿許多矛盾和不捨。「很
多慈青是出國留學後才加入慈濟,好不容易看著他們逐漸成長茁壯,希望
他們幫忙推動慈濟志業時,卻面臨取得學位後要留下來發展或是回台就業
的抉擇。但我們相信慈濟種子已深植在這些孩子心中,未來無論他們到哪
堙A一樣可以繼續做慈濟!」曾麗勳表示。

開啟愛心的窗

在備受呵護和關懷中,慈青們有感自己的幸福,於是也跟著師兄姊參與慰
訪貧病、老人院等行列,為自己的人生開啟另一扇窗,也啟發了心中綿綿
不斷的愛心。

由於慈青語言能力強,活力十足,常常是帶動團康氣氛的靈魂人物,尤其
在慰訪老人院時,邊唱邊跳邊比手語,有時還有樂器伴奏,讓老人們在活
動筋骨之餘,也感染年輕人的活力和朝氣。

「在關懷中,我體會到佛法所說的『無我』,因為我們所做的事不為自己
,而是要讓老人們快樂。這樣沒有得失心的付出,是很開心的!」大學時
代就接觸佛法,卻直到在老人院帶動團康和照顧老人的過程中,才深感佛
法真義的施宜良說。

「跟著師姑師伯去義診,我才了解竟有那麼多人一輩子都沒看過醫師;我
深覺自己的幸福,也很感恩父母給我良好的生活環境。」菲律賓慈青黃解
放說。

南非慈青劉豪凱回憶三年前第一次回慈濟醫院當志工時:「師姑要我幫病
人洗澡、清理排泄物,令我不知如何是好。後來和另一位慈青鼓足勇氣,
硬著頭皮去做,在逐漸克服心理障礙下,才逐漸體會到助人的快樂。」

無論是老人院慰訪、或是黑人貧民區發放,總令許多平時養尊處優、備受
呵護的慈青們,從中學習放下身段,克服心理障礙,親近清貧和孤苦者。

而隨著海外各地會務的落實,慈青的成長人數也明顯增加。為了促進各地
慈青的交流,在全美慈青努力推動下,「全球慈青共同工程    (   Global
Project )」於一九九八年底成立,各地慈青開始發揮專長,製作慈青專屬
網頁、建立慈青資料庫、協助文宣品中英翻譯等。

像今年六月初,為了幫助科索沃難民募款,波士頓慈青製作了音樂專輯、
德州慈青設計T恤,在全美及各國慈青推動下,於校園舉辦義賣活動,即
獲得很好的回響。

「世界各地都有慈青在從事服務工作!」加拿大溫哥華慈青劉家雨說,有
了全球慈青相伴,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難也不再感到孤單。



放洋的孩子因慈濟而找到心安的家,孤獨的求學生涯從此有了依靠、支持
和慰藉;樂於服務的心,更使得陌生的異鄉成為充滿幸福和夢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