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死囚的告白

◎撰文/陳文海

彷彿尚未蛻變為蝴蝶的蛹,
還來不及在天空飛翔,
一段生命即將結束。


窗外下著傾盆大雨,不知母親現在可好?冰冷的鐵窗阻隔了心中起伏的激
情,望著手中已熄滅的半截香菸,自己的生命難道就如這半截菸似地,尚
未燒完即已結束?

想到母親將要白髮人送黑髮人,
心中不禁一陣酸楚,
對母親來說,這是何等不堪啊!


民國八十二年七月十二日,為滿足心中那分貪欲,犯法而身陷囹圄,收押
於新竹看守所。這對勤儉樸實的母親而言,彷若晴天霹靂,她無法相信自
己的愛子會犯下此等滔天大罪。

會面中,母親一再告誡我要懺悔、多念書充實自己,且要修持佛法以淨心
靈。於是我成了菩提樹下的莘莘學子。

官司歷經近六年的訴訟,終於在今年三月十八日(這天正是母親生日),
被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宣告死刑定讞。

隔天早上,從報紙得知消息,心中有感而發:「自始人性即自在,何需執
著解不開;枝葉終有落地時,頓悟無常觀自在。」如果這一刻的體會能說
是頓悟,自己付出的代價也實在太高了!

數日後,我毅然簽下器官捐贈同意書,望能以造惡之身,轉為慈悲喜捨之
心。三月二十三日,醫院派員前來進行抽血檢驗,在每次十西西的真空管
急速抽取六瓶後,便發生耳鳴現象,隨即頭暈不起。耳邊傳來戒護人員及
檢驗員細細如絲的交談迴音,眼前卻是一片黯淡。矇矓中,回想起母親的
身影……

猶記民國七十一年,父親因腦中風辭世,留下我們七個頓失依怙的子女,
使原本尚稱小康的家庭,成為政府補助的貧戶。母親毅然挑起一家重擔,
含辛茹苦地為我們傷盡形骸;然而當時的我,仍不知努力讀書,終在國三
因曠課過多被迫休學。

官司訴訟期間,母親為我憂勞成疾。不知今日不定的天候,是否引發她老
人家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如是,母親必定疼痛不堪;然而,比起她內心的
痛,定更勝於身體。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不孝,而母親最深切的愛,也
使我至今放不下心。

駁回上訴後,抱病的母親傷心難過地前來探視,見到她佝僂的身影,被雨
水浸濕的頭髮及不聽使喚的雙腳,我知道母親為了我這不孝子,又到看守
所內的彌勒佛前跪拜祈福了!

回到舍房,想到母親將要白髮人送黑髮人,心中不禁一陣酸楚,對母親來
說,這是何等不堪啊!比起母親坎坷的命運,相較之下,自己是多麼幸運
,而母親又是何等的偉大!她包容了世間所給予她的不平,更勇敢地承受
一切的苦難。

在此我要告訴全世界:母親,我愛您!您的恩德,孩兒生生世世也無以為
報!

許多人對於手中握住的幸福,
常常絲毫不覺,
一旦失去,才深切地體認到它的重要!


靜坐中,我常冥想自己身處宇宙間靜觀天地運轉,在天體運行中,地球只
是滄海之一粟;身居地球上的人顯得微乎其微,人短短一生只是數十寒暑
,而地球的數十寒暑,也只是宇宙中的一剎那而已。

然而許多人卻將自己禁錮於自我的中心思想,每天為了自己的喜、怒、哀
、樂,忽略他人的感受;到頭來,不僅落得自己與愛我們的人痛苦不堪,
也讓我們所愛的人無法承受。

時下不少青少年,往往為了耍帥、比酷,浪費相當多寶貴的時間。一句「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讓多少人迷失自己、虛度時日,惶惶不知
所終。

許多人對於手中握住的幸福,常常絲毫不覺,等到一旦失去,才深切地體
認到它的重要!想想母親十月懷胎,那肚中猶如含藏一個三斤重的西瓜,
千辛萬苦將我們生下後,繼而心力交瘁地將子女養大,最後卻是「樹欲靜
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似乎人在孤獨、寂寞時,總想到沒人關心自己而自憐自艾;卻未反觀自己
有否關心別人?更有些人,常常不當自己的主人,總是跟隨他人違法起哄
,進而做出悔憾終生的事。等到大錯鑄成後才怨天尤人,以致一錯再錯,
終至萬劫不復。

而這些,正是我一生的寫照。

人生恰似一紙捲起的尋寶圖,假使草率輕忽地遊戲人間,勢必指日無望、
斷送前程。忖度自己的一生,彷彿尚未蛻變為蝴蝶的蛹,還來不及在天空
飛翔,一段生命卻即將結束。謹以前車之鑑,望所有徘徊在萬丈深淵的青
少年,早日懸崖勒馬、及時回頭!

「在生有孝一粒豆,卡贏死後拜豬頭。」希望所有為人子女者能夠及時行
孝,以免遺憾終生。並以此文,感謝母親養育之恩,也向母親說聲:「媽
媽,不肖子對不起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