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浩劫中的溫情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

在倉慌中逃生,多數人什麼也來不及攜帶。家毀了,回不去;人喪生,喚
不回;心空了,沒有淚……幸好,人們的愛還在,關心源源不絕而來。

要安心,先安家!為災民建造簡易屋的方案已緊鑼密鼓進行,帶動災民參
與賑災、付出關愛、轉移傷痛,更是自立的開始……


〈證嚴上人開示〉

大愛撫平大難

◎整理/編輯部

世間無常、國土危脆,
唯有啟發彼此的愛心,才能化解大災難。


天災人禍不斷發生,令我深感心痛與不安。現在是佛經上所說的「壞劫」
時期,台灣位處地震帶,更應該時時刻刻提高警覺、居安思危,所以我一
直呼籲大家要啟發彼此的愛心,用大愛來化解災難。

沒想到世紀末的大劫難,竟然出現在台灣!九月二十一日發生的大地震,
是台灣近百年來最嚴重的一次,瞬間多處房屋倒塌、居民被活埋,傷亡人
員及財物損失不計其數,讓全台灣都震動了!

一聽聞災況,我的心都空了,
任何話都無法表達內心的哀痛,
只能虔誠地為傷亡者祈禱!


地震發生後,我不斷和全省慈濟人聯繫、探詢災況,得知全台多處重創,
尤其南投縣、台中縣市、台北縣市傷亡最為慘重,現場慘不忍睹,災民驚
魂落魄……經過幾天搶救,有的災民已陸續送到醫院,有的卻還埋在瓦礫
堆中,生死未卜。

一聽聞災況,我的心都空了,任何話都無法表達我內心的哀痛,只能虔誠
地為傷者祈求,希望他們趕快脫離惶恐及家人罹難的悲痛,早日將心安定
下來;對於亡者,也祈求他們能夠靈安。

很感恩慈濟人全力動員,在二十一個「慈濟救災中心」徹夜守候,提供災
民及救難人員飲食、醫療、衣服、睡袋、帳棚、毛毯,以及為亡者助念等
協助。

二十一日一早,我對回報災情的北區慈濟人說:「現在受災的人需要錢,
要趕緊發放急難慰問金。」因為災民突然間逃出來,什麼都沒帶,雖然委
員已回家拿衣服給他們應急,但他們可能還需要其他的物資。

委員告訴我:「大家已經把家堛瑪拿出來湊,但還是不夠。」
我說:「去銀行領啊!」
委員說:「停電,銀行沒開。」

台北如此,台中也是如此,我只好請人從花蓮銀行領取兩千萬元現金,緊
急送往台北和台中;到目前為止,本會已撥出一億六千萬元慰問金。

也很感恩慈濟醫院的院長、副院長爭取時間,立刻成立「醫療救難隊」。
簡守信副院長率領十二位醫師、二十八位護理人員,在二十一日下午,帶
著儀器及急救用品抵達中部災區,馬不停蹄地投入醫療援助。簡副院長甚
至率領一組人員,深夜到東勢、石岡救援,雖然道路不通,但他們仍突破
萬難前去。

除此之外,慈濟人醫會亦迅速進駐南投埔里、草屯、集集、中寮、台中大
里、霧峰及東勢等七個受創嚴重的鄉鎮成立醫療站,共同為這次大地震受
難的災民盡一分心力。

要與所有受難鄉親共苦難、同哀傷,
往後漫長的精神復健之路,
更需給予關懷及陪伴。


災難後,我很擔心大雨降臨,當我們從各地搜購到帳棚,屏東、台南的慈
誠隊立即運送過去。他們開車載滿一批批物資,不分日夜疾馳於高速公路
,即使道路不通,也想盡辦法將物資送達災區。

由於死亡人數不斷增加,短時間沒有足夠的冰櫃儲存遺體,罹難者屍體只
能暫時擺放在各地。南投縣政府向我們求援,希望慈濟提供冰櫃。儘管一
時之間也不知去哪堭鐘吽A還是盡力透過各種管道,向中國造船公司商借
十個冷凍櫃,並提供了一千兩百個屍袋。

這次的救援行動,全台慈濟人真的是動起來了!慈濟委員加上慈誠隊兩萬
多人,還有無以數計的志工投入。而中國石油公司也支援我們一架直昇機
,協助運送救災物資到需要的地方。

不久前,我們才為土耳其地震發起募款活動,現在我們更要為台灣大地震
的災民發動募款。在此,也同樣呼籲國人心手相連,感同身受地幫助災民
早日重建家園,度過難關。

災後,有人問道:「慈濟要幫忙到什麼時候?」我說:「幫忙到一切完備
。」除了第一階段二十四小時供應災民及救難人員所需,後續工作仍需慈
濟人長期用心去做,實在無法說要做到什麼時候停止。

對於後續救災,應著重以下四個方向──

一、為避免引發傳染病,災區消毒、防疫、除臭三項工作是當務之急;
二、重災區環境衛生狀況極差,急需協助清理及建置衛生設備;
三、若政府能提供土地,慈濟將為災民建蓋足以遮風蔽雨的簡易屋;
四、與所有受難鄉親共苦難、同哀傷,往後漫長的精神復健之路,更需給
  予關懷及陪伴。

浩劫後,
國際救援團體陸續抵台,
這種人道關懷的愛心行動,
帶給台灣社會無限溫馨。


浩劫後,各國元首都表達深切哀悼之意,日本救難隊更在災難當天帶著生
命探測器及搜救犬來台協助救援,隨後新加坡、俄羅斯、德國、美國、英
國、瑞士、土耳其、墨西哥等國際救援團亦陸續抵台,這種人道關懷的愛
心行動,帶給台灣社會無限的溫馨。

我常說:「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這種人道救援的大愛本就沒有種
族、膚色、國家、宗教的差別。從民國八十年開始,慈濟便展開國際救援
的工作,派遣賑災團親赴災區實地勘察,提供災民所需。這種即時伸出援
手的互助關懷,才能讓人類露出希望的曙光!

記得前不久慈濟推動「馳援土耳其,情牽苦難人」募款活動時,有人指著
委員的臉說:「土耳其在哪堙H我看不到!為什麼台灣不救,要救土耳其
?」

聽到這種話,我的心一陣刺痛,想不通為什麼大家都想救台灣?現在大災
難降臨,真應驗要救台灣了。其實被救是不得已、很悲痛的!所以我常說
:「要發願作一個『能救人的人』!」

「人生無常,國土危脆」,天地間有大三災、小三災。(註)小三災是破
壞有情世間,大三災是破壞無情世間(指山河大地,又稱為器世間)。就
像地震發生時,山地滑動,器世間不斷被破壞。

要如何撫平器世間被破壞的形態呢?還是我平時常說的一句話:「要以『
愛』來化解!」佛陀告訴我們:「眾生共業」,若人人惡念聚在一起,災
難就會臨頭;若人人發出善念,則能消災祈福。

很多的感恩、無限的心疼,不是言語所能述說。儘管如此,我還是要說出
內心的感受──感恩各地慈濟人全力出動、也感恩各界善心人士對災民的
幫助,更期望大家能恆持初發心,長期陪伴這些受災者走過這條坎坷路。

註:

大三災:壞劫分為二十期,於最後一劫世界即開始壞滅而引起天災,即火
災、水災、風災。小三災:住劫分二十期,有情之壽命在八萬歲至十歲間
反覆增減約二十回,每至人壽減至十歲以下,則發生一災厄,共有刀兵災
、疾疫災、饑饉災三種。(佛光大辭典)

〈走訪災區見聞〉

天災無情,人間有愛

藍色的身影,是災區熟悉的身影,
不管自家有災、無災,只要穿上這襲衣衫,
心中直想快救災。


〔台中縣東勢鎮〕

感恩十方的愛

◎撰文/姚淑娥

驚心動魄的大地震停止後,摸黑找到蠟燭、手電筒照明,才知道整個家全
毀了!衣櫥倒塌、神桌翻落地面、香爐散落一地,把出口的大門堵住。廚
房堬黎F位的冰箱、殘破的杯碗瓢盆散得滿地都是,連走動都困難。

好不容易出得門來,怵目驚心的景象呈現眼前,原本一棟棟矗立的樓房商
店,如今殘牆、招牌、電線橫臥街上。再往前走,東勢最高的十四層王朝
大樓,只剩七層樓傾斜路面,堶惜@百多戶住家,有我許多的親戚、朋友
……

救護車呼嘯而過,口哨聲催促行人趕緊讓路,廣播車聲聲呼喚年輕人趕往
災場、醫院救人。凌晨三點左右,后里的張碧珠師姊打電話來,「東勢很
嚴重、很嚴重!」驚慌中,我只能告訴她這幾句話。

七點左右,后里十幾位師兄姊來到災區,臨時在華南銀行前設立定點,準
備爐灶煮熱食,讓救難人員充飢。聚集的災民愈來愈多,師姊們騎機車到
處搜尋食品,鄰近的餐廳老闆發心將瓦斯、鍋碗、食物搬出,左鄰右舍也
紛紛伸出援手,幫忙洗切菜蔬,或買油、米、香菇、捐錢……人人不分彼
此,只盼為鄉親盡一點心力。

凌亂、忙碌的醫院滿是哀號的傷患。搶救不及的往生者,陸續抬到醫院地
下室,一具具男女老幼的屍體,有的用被子簡單裹著、有的用白布蓋住,
家屬淚流滿面呆坐一旁,眼神空洞。

因為交通、電訊全斷,其他地區的支援一時無法抵達。東勢的慈濟人雖少
,仍然即時發揮行動力,分別到醫院撫慰傷者、協助傷患轉院急救,以及
到停屍間助念。

一位哭紅眼睛的媽媽說:「我的孩子死了!我想帶他回家,我還有一個孩
子埋在屋堙A他今年才十歲……」再多的言語也無法減輕她的傷痛,只能
擁著她的肩、拍拍她的背。

黃昏時,碧珠師姊一行四人趕往新社鄉了解災情,行至半途山路凹陷過不
去,只得請摩托車騎士載送,然後轉搭軍車到中興嶺救難中心。小小的新
社鄉,竟死了一百多人,還有人在瓦礫中尚未挖出來。當地唯一的慈濟委
員王瑞枝,帶著一位志工穿梭在各災區關懷,儘管人力單薄卻阻擋不了關
切之心。

隔天,全省慈濟的人力、物資源源而來,救災中心成立、供應站也增加。
部分師兄姊與社工員一起致贈急難慰問金給災民,另有一組人員驅車到谷
關勘災,途中遇落石阻擋而轉往中坑、石角。

一車車物品運往新社、下新、新盛、慶東、本街、石角,作地毯式發放。
夜間,前來領取手電筒、帳棚、睡袋、嬰兒奶粉的人潮不曾稍歇,眾人雖
已忙了一天,卻無人喊累。

二十三日,慈濟人深入土牛、和盛、梅子、埤頭等偏僻地區提供熱食與發
放物資,希望沒有災民被疏忽。

這幾天來,東勢人收到許許多多各地送來的愛心,精神上的、物質上的都
有,這分濃郁的同胞愛應該能早日撫平災民的哀痛。

身為東勢人,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懷,感恩之情無法言傳!

中秋難團圓

◎撰文/范毓雯

「阿嬤,我們晚上看電視,總統來跟你握手,妳上鏡頭了!」鄰居興奮地
向平躺於慈濟人醫會義診區病床吊點滴的九十二歲阿嬤說。而患有老人癡
呆症的阿嬤,茫然的神情一如地震後有家歸不得的災民……

九月二十一日,東勢林務局林管處外屍體一字排開,等待棺材、冰櫃、屍
袋的家屬無語問蒼天。

「師姊,有沒有裝屍體的袋子?」幾近懇求的聲音毫無預警地觸動心弦,
師姊駐足關切,悲戚的傷痛已非再多的言語可傾訴,任憑淚水滑落。

「我們不會處理,怎麼辦?」兩位荳蔻年華的姊妹告訴師姊,爸、媽與爺
爺的死亡證明書已開驗好了,卻不知如何處理後續事宜。藉著地上擺設的
燭光,師姊留下她們的姓名與停屍地點,以免張羅好喪葬物品回來時,在
人群中失去蹤影。

夜,此時早已矇上一層白霧,令人無法透視,即將滿月的中秋不會再是團
圓的日子,等待天明之後,卻必須更加清晰地目睹一片斷垣殘壁的家……

夜奡M災民

◎撰文/李委煌

來自台北的張益城說,二十二日上午,他們為台北松山災區送完便當熱食
,便立即趕往台中工業區,協助卸下十三個貨櫃的礦泉水、睡袋、棉被等
賑濟物資,然後在台中分會結集報到,隨即又帶著災民亟需的兩卡車毛毯
、棉被與三百頂帳棚等,深夜兩點趕抵災情嚴重的東勢鎮。

災情發生後,氣候也漸顯寒涼,志工們摸黑搜尋災民可能的夜宿處。

張益城說,災民們多睡在車子堙B果園堙K…沿途所見的東勢鎮斷電、斷
水、斷垣殘壁……簡直像一座死城。

「慟在心堙A天災無情呀!」他慨嘆一聲。待發放完畢,已是清晨五點。

抬棺木、抬屍袋

◎撰文/慮珈

東勢大雪山林場臨時停屍場,二十四日一次餘震又增添了十條人命,這幾
位災民因為返回住所拿東西而不幸遭坍塌的房子壓落喪生。整個大雪山林
場舊傷加新痛,處處是哀鴻的人潮。

二十六日是亡者集體入殮的日子,在莊嚴的佛號聲中,師姊幫亡者整裝、
師兄幫著抬棺木、抬屍袋;有些師姊則負責幫忙喪家準備供品、亡者牌位
,有的則發放慰問金。

〔南投縣中寮鄉〕

留給更需要的人

◎撰文/范毓雯

九月二十三日,吉普車與四輪傳動的車子行駛於龜裂差落的道路上,僅容
一車身的路蜿蜒於中寮鄉福盛村山區,與五十三歲的溫逢春相遇時,她已
自山堥咫F一個多小時的路。

慈濟雖已進駐中寮國小,但師兄姊仍不願居民的需求被掩沒在山林中,於
是兩輛裝著物資的車子,在當地居民蕭英志與李露珍夫妻的帶領下,途經
粗坑、頂城、哮貓等地,沿路發放給山中的零散住戶。

因為夜晚地氣凝重,開著載滿物資小貨車的張鳳妹經過時,順便跟我們領
取了幾個睡袋與帳棚,說要運送給鄰居。當詢問住在頂城的張燕一家人是
否缺少任何物資時,她說:「我們已經夠用了,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重建的過程雖難以立竿見影,但毀於旦夕的家園,或許在人與人的互助下
可以加速重建吧!

〔南投縣集集鎮〕

向偏遠深處行

◎撰文/李委煌

夜堙A志工仍忙著整備發放物資,外頭傳來消息,中寮國小旁的廢墟挖出
一名頭顱已不見的國中生,罹難者家屬不敢為往生者換上衣服,於是師兄
挺身而出……

災區搶救工作再迅速,也安撫不了焦急等待的家屬,身旁居民手拿著香柱
,香上的點點火光,將夜襯顯得更深、更沈……地震第三天,家屬對生還
的期望,恐早已轉變為祈求罹難者的儘早發現。

清晨四點半,一位民眾將四輪傳動車準備好隨時待命,我們搭乘她的車子
,奔馳於南投山區。集集與中寮屬嚴重受災區,山崩、路陷,幾乎不敢確
定是否能夠順利到達目的地。

一位集集鎮的鄰長是慈濟委員,他帶領我們往乏人關懷的偏僻深處行入。
由於山上多是土磚屋與三合院,倒塌景況相當普遍,山路柔腸寸斷,莫怪
災民暫容所一位阿嬤說她住在集集山上,災後隔日,立即趕往山腳避難。

徘徊在山區關懷時,遇上了來自嘉義的慈濟志工車隊,他們正在尋找中寮
災區的慈濟救難中心,準備報到會合。

〔南投縣水里鄉〕

不行就步行

◎撰文/葉文鶯

「車子能行就行,不行的話打算步行。」勘災人員早有心理準備,地震後
第三天,得知可以進入水里鄉,即送棉被、睡袋、毯子、乾糧、奶粉及簡
便醫藥等物品上路。

「一兩天來盡吃些麵包、餅乾,好想吃吃熱騰騰的稀飯,昨天早上忍不住
進屋去煮,地震又來了!」這對母女丟下碗筷、拔腿就跑,事後聽說一位
太太因進屋拿藥而慘遭壓死,她們也不得不接受餐風露宿的無奈。

鄉內設有五個收容所,光水里車站就進駐六百位鄉民,他們在月台搭棚,
在候車室堨弇棕だう澈O麗龍餐具盛裝外地善心人士供應的炒飯、炒麵配
礦泉水,滿足感謝之餘,說起受災經過,婦人的眼角還是禁不住紅了起來


「身體照顧好,後續工作還很長!」「只要一口氣在,錢再賺就有了!」
正當志工專注與災民交談的當兒,忽見災民一股腦兒往外衝,還來不及反
應,就聽見他們在喊:「地震!」驚弓之鳥般的餘悸,不知又將延續多少
個不得安眠的夜?

由於道路搶通,鄉內所獲得的物資已經充足且發放井井有條,醫療服務方
面也有外地醫院支援巡迴醫療車,安置情形令人放心;因此車隊再深入更
顛簸崎嶇的路面,將物資送達更遠的山區村落──水里鄉上安村及信義鄉


〔南投縣埔里鎮〕

缺什麼,儘管拿

◎撰文/張旭宜

慈濟醫院副院長簡守信親率醫護人員在埔里國小、育英國小、宏仁國中、
埔里高工四處設立醫療站。近午傳來:「門口有產婦昏倒,請醫療站盡速
處理。」簡守信隨即帶醫護人員跑步前往查看,經就診後已無大礙。

數百位安置在埔基的往生者遺體,在慈濟人和軍方的協力下,二十三日中
午處置完畢。楊銘欽師兄望著剛剛放置遺體的水泥地,沉沉地說道 :「
昨天有一位父親將他女兒的遺體放在中間,問他空著兩邊做什麼?他說這
是我的二女兒,老大和老么還沒挖出來。」

「地震後,我很納悶住在附近的兒子怎麼沒來找我們?」賴媽媽眼眶泛紅
,哽咽地對著前來發放慰問金的師姊說。面對失去至親的傷慟,師姊無語
,只緊握賴媽媽的手,頻頻囑咐道:「有什麼缺的,就去聯絡處拿。」

埔里聯絡處除提供各式熱食外,還有睡袋、帳棚、毛毯、飲用水、乾糧、
盥洗等各式生活用品。另外,也考慮到埔里其他偏遠地區災民的需要,二
十三日開始載送物資到埔里鎮三十三個里發放。

〔彰化縣員林鎮〕

德國救難隊

◎撰文/楊倩蓉

「八月,我在土耳其救災現場,就看到穿藍衣服的慈濟人。」來自德國的
救難隊員費雪說,看到台灣救災現場都是穿藍衣服的人,連擔任翻譯的周
芬芬也穿著藍衣,才知道慈濟的動員力這麼強。

費雪表示,他們的搜救經驗幾乎都在十年以上,做過多次的國際救援,隊
員們有的是銀行行員、有的是獸醫、會計師,甚至是市長,但只要收到災
難通知,就會立刻拋下手邊工作,整隊出發。

「我們還是覺得飛行時數太長,我們來得太慢了。」其實,九月二十二日
下午四點,發現彰化員林龍邦富貴名門大廈有生還者跡象,就是由德國救
難隊的搜救犬Yuppie所嗅出。

德國救難隊員,每個人都有一隻搜救犬,這些狗自小就成為主人家的一員
,經兩年的搜救訓練,牠們的靈敏嗅覺是目前任何精密儀器都比不上的,
牠們可以分辦出死人與活人的不同,並發出不同的訊息告知主人。

當慈濟人在災區遞送水與食物給救難隊員時,他們表示,自己有攜帶乾糧
,災區的食物希望留給災民;他們甚至還帶了全副武裝的登山設備,準備
隨時深入山區拯救生還者。

加入救難隊已十六年的魯茲說,他們都是利用年假,甚至是請假,前往受
災國家進行救援,並自己負擔食宿。他加入救難隊的原因是,當災難發生
時,他希望能夠在災變現場作救援,而不是光在家媄纗L。

〔台北縣市〕

關心盼安心

◎撰文/葉文鶯、賴麗君

台北市八德路東星大樓二十六日上午發生令人振奮的消息,孫姓兄弟在掩
埋六天後奇蹟式獲救,孫媽媽激動地向多日來一直陪伴在旁的慈濟志工說
:「感謝你們!在大家都絕望時,你們一直沒有離開。」

孫媽媽非常感謝救援人員連日來的辛勞,口中不斷地感恩。災變發生以來
,慈濟人夜以繼日地守候在現場,提供各種物資需要,並給予家屬精神上
的支持。

志工們回憶說,九二一被震醒的同時,電也停了!不安的感覺,令他們急
忙忙打開隨身聽,得知松山車站旁的東星大樓倒塌、新莊「博士的家」十
二層也倒了……眾人摸黑開始相互聯絡,兩點多,慈誠、委員已陸續進駐
災區。

「博士的家」從三樓起幾乎完全橫躺地面,不時冒出陣陣濃煙及瓦斯味,
災民發現家屬沒有逃出,圍在災區等待,現場一片哀號。見許多人衣衫單
薄,倉皇逃出,志工於是又返家拿衣服、毛毯、鞋子讓災民保暖,隨後陸
續運送兩百箱礦泉水並提供熱食。

幸運脫困的高先生,掛念還被壓在瓦礫中的太太,遲遲不肯到醫院縫合傷
口,他全身顫抖、不吃不喝,目光直視著傾圮的房子,等待隨時可能出現
一絲希望。師姊們婉勸他先行就醫,以免傷口感染;在百般不捨下,他託
咐師姊繼續留在原地為太太念佛,並幫他查探太太是否獲救。

慈濟在新莊民安國小成立的救災中心,除了送食、協尋災民親人下落,也
將送醫名單貼在牆上供家屬查詢。

「師姊呀!麻煩您幫我找兒子、先生!」許多家屬圍在救災中心請求幫忙
,志工火速將協尋名單送交救難小組,雖然不一定能找到人,至少讓焦急
的家屬安下一顆心。

救出的傷患被送往各大醫院,急診室媞优O一張張倉皇失措、哀悽的臉孔
,哭聲此起彼落。

「我太太在哪堙H」一名男子哭喊著。

「她在加護病房,因為吸入一些瓦斯,正以氧氣急救,但是情況良好,請
你放心!」至醫院慰訪的志工答道。接著,立刻前往加護病房告訴太太,
他先生很平安,也請她安心。

在板橋殯儀館內,慈濟志工幫忙無助的家屬認屍、辦理手續,也為往生者
助念、安撫哀慟的家屬。師兄姊表示,未來生活有困難的將會列為持續關
懷的對象,慈濟人會一直陪在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