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平安的人關心苦難的人

【全球愛心動起來】

地震過後,慈濟全省各據點人潮川流不息,或來捐贈物資,或來布施善款
;響不停的電話聲,不是詢問捐款帳號,就是問:「我可以來當志工幫忙
嗎?」

人人都想為鄉親盡分心力,於是繼為土耳其震災募款後,慈濟人再度走上
街頭,呼籲──平安的人關心苦難的人。


【心繫鄉親】

二十四小時內成行

九月二十四日下午,洛杉磯慈濟義診中心五位專科醫生,搭乘長榮航空班
機返台參加醫療救援行動,五位醫師分別是來自洛杉磯的許世雄(小兒科
)、許明彰(家醫科)、陳新豐(內科)、紀初鄉(內科)和鳳凰城的江
顯楨(外科)。

他們在接到出診通知後二十四小時內就成行,當在洛杉磯機場大廳做醫藥
物資及器具的最後檢查時,每個人的專業看診器具都記得帶,可是提到個
人環保杯碗筷時,大家都傻住了!

許明彰醫師說:「我腦中祇想到受傷居民可能需要用到的醫藥物資,卻忘
了自己也要準備喝水及吃飯用具!」接著,他又幽默地說:「可是我有帶
手電筒喔,看病人較方便!」(美國洛杉磯.曾慈慧)

從印尼趕來

赴印尼洽公的台商吳坤連,在旅館房間看到電視播報台灣發生百年大地震
,立即衝向機場,幾小時後便抵達台灣,趕到新莊災變現場,將身上所有
美金投入慈濟愛心箱,並幫忙搬運各界送來的救援物資。

吳先生看到堆積如山的物資急需大卡車載到中部重災區,立即拿起手機聯
絡貨運公司。傍晚,三輛大卡車開來,吳先生掏錢要付款,司機們堅決不
肯收錢,並幫忙搬運。

吳先生與友人一直在現場協助,他說同胞有難,當然要放下生意趕回台灣
幫忙。吳先生邊搬運邊掉淚,哽咽地說:「災情這麼慘,現在我的心情只
有『心痛』兩字能形容!」(台北•楊倩蓉)

數天未闔眼

東星大樓倒塌的深夜,家住七堵的李先生正好在附近和友人泡茶聊天。地
震發生後,外面發出轟然巨響,他連忙跑出來,看到慈濟人在災變現場搭
起帳棚成立救災中心。李先生自告奮勇擔任廚師,幫忙烹煮食物,一待下
來就是數天,幾乎不曾闔過眼。

他說:「我沒有專業技術可以協助挖掘,也因為失業一個多月而沒有錢布
施,但是我能夠煮東西給救援人員與災民吃!」

四十多歲的李先生說,活到現在,好的與不好的都經歷了,人生不過如此
,能助人的時候就要趕快助人。(台北.楊倩蓉)

賑災心切

「王小姐,您能不能借我兩萬塊錢?」慈濟文化中心工作人員接到一位媒
體記者的電話時,心中頓覺驚訝,仔細一問,原來對方急著為受災同胞盡
一分力,但因採訪新聞分身乏術,加上信任慈濟會妥當運用善款,因此請
工作人員先幫她墊錢捐款。

第二天,這位媒體記者不但親自來到台北分會奉還兩萬元,又在愛心箱投
下了三萬元。(台北.張月昭)

【珍惜平安】

露宿兩天後

台中朝陽大學陳同學在租屋處被地震驚醒,隨著大家湧到鄰近中興大學的
廣場,沒想到中興大學宿舍也全部傾斜。陳同學與朋友在廣場露宿兩天,
商家臨時將帳棚由兩千元漲到五千元,學生根本沒錢買,飽受寒風侵襲。

陳同學搭客運回到台北後,立刻與母親將家中放置已久的零錢罐送到台北
分會。陳媽媽說:「女兒沒回家的這兩天,我實在吃不下、睡不著。現在
女兒平安回來,我很珍惜這個福分,要趕快幫助受災的人。」陳媽媽捐錢
後又自家中拿了許多毛毯來,因為女兒說中部居民都不敢睡在屋內,很需
要禦寒物品。(台北•楊倩蓉)

菜蔬有情味

定居日本群馬縣的阿桂,台灣的家人也在這次地震受傷,尤其弟弟斷了腿
。阿桂聽說日本慈濟人要發起募款活動,想起日籍公婆與自己種的菜可以
用來義賣。公婆表示願意免費供應蔬菜,讓阿桂的朋友廖淑美送到東京,
再由秀香拿去義賣。

阿桂在自己家人受災的情況下,仍然關懷其他災民。而秀香平日就常幫人
義賣蔬菜,如今又表示再多的菜也願意幫忙拿去賣,並且要捐出自己店內
九月及十月的營業額。(日本.慈教)

保境安民

一位先生帶著太太、孩子來分會捐贈三十萬元支票,當他寫下「彰化縣竹
塘鄉永安村東陽路二永祥巷七號保安壇」的冗長捐款人姓名時,承辦人員
都很好奇。

這位先生表示,他是永安村土生土長的彰化人,雖然離鄉多年,總難忘懷
村中「保安壇」的裊裊香火。此次震災,他有親友住在國姓鄉,幸好都在
千鈞一髮時刻逃出受損的房子。因此他用「保安壇」的名義捐款,希望保
境安民的「保安壇」繼續守護當地鄉親。(台北.張月昭)

彷如電影情節

捐贈十一箱共六百六十個睡墊的陳春永表示,因為不放心住在南投信義鄉
的父親,地震當天清晨全家四口從台北趕往南投將父親接下山,回程看到
許多人露宿在外,身無餘物,真是令人不忍,所以回來後立刻將公司產品
捐出來,救助受難鄉親。

陳太太提及災區慘況,她的兒女也補充說:「現場就像電影『火山爆發』
演的一樣,很慘!我們在這堨郊郎w安真的很幸福!」(台北.婁雅君)

【助人最樂】

泰北老兵

清邁省熱水塘安養院埵洫e傷殘的老兵,慈濟每月定期前往關懷。二十四
日,志工送去安養金、中秋禮金及月餅時,老伯伯說他們都看到電視了,
紛紛詢問台灣的狀況,並為災民感到憂心。

聽到志工轉述台灣災況,許多老伯伯竟激動得哭了!雖然台灣離他們很遙
遠,但在他們心中卻別有意義,不只在經濟生活上照顧他們,在心靈血脈
上也是相繫的。

「我們又老又病,幫不上台灣同胞什麼忙,只能捐點錢盡分心,祝福大家
都平安!」泰北熱水塘安養院的老兵說。於是邁著危顫顫的步子,有的拄
著柺杖,還有踩著義肢、用傷殘的手抓著鈔票……一個個爭著排隊要捐錢
。短短數十分鐘,院內七十餘位老人及員工就捐了八千四百五十元泰幣。

「對不起呀!我們只是一些又窮又病的老人,只能捐這一點點錢而已。」
七十六歲的胡老伯眼堸{著淚光說。

雖然捐獻的不多,但這些老人的心意,其實就是對台灣最大的祝福了。(
泰北.何貞青)

阿獅老伯

年近八十的王阿獅,雙手殘障,以販賣口香糖與仙楂果維生。他攜帶剛從
銀行領出的五萬元,來到台北車站前,請師姊幫他從背包中取出投入愛心
箱;他的舉動,吸引了不少民眾的注目,也使得捐款更加熱烈。

三十多年前,王阿獅因車禍失去雙手,曾在救濟院待過,深刻體會亟需救
援的無奈心情。只要在報紙上看到有人需要援助,他便會立刻按照劃撥帳
號捐贈自己一點一滴存下來的錢。這次台灣發生大地震,他毫不考慮就捐
出多年來的積蓄。

王阿獅將錢投入愛心箱後,一轉身又開始叫賣口香糖與仙楂果,儲蓄下一
次的善款。(台北.楊倩蓉)

多明尼加的黑人朋友

去年中美洲多明尼加遭颶風侵襲,慈濟派遣人員前往勘災,結合當地居民
組成志工團體,深入各災區發放。因此與慈濟結緣的黑人朋友──艾力克
,聽說台灣發生大地震後,立即偕同他的友人,捧著募款箱到市區商店與
菜市場向來往行人勸募。

他們高喊:「去年我們最危難的時候,台灣人千里迢迢來救援我們,現在
他們需要幫助,我們也應該義不容辭伸出援手!」艾力克表示,這幾日募
款所得將交給當地慈濟人代為捐助台灣受難民眾。(台北•楊倩蓉)

非裔照顧戶

南加州分會每天出動四十至五十人次的志工,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一點,
分兩班在分會輪值接受捐款,並幫助華人查詢在台親友的消息。

有位非裔的慈濟照顧戶捐贈二十美元,他說,知道台灣是慈濟的故鄉,而
慈濟幫他走過艱難的路途,因此向工作單位請了半天假,專程趕來捐款,
為台灣災民盡一分心力。(美國.曾永莉)

義賣鹹菜

花蓮市綜合市場一位賣「鹹菜」的太太,一大早就到市場擺攤,看到慈濟
人在市場中募款,她說也要義賣鹹菜賑濟災民。

聞言,兩位慈濟醫學院的老師幫她將鹹菜裝袋,學生們則幫忙到市場內義
賣,很快地,一桶又一桶的鹹菜就這樣賣完了。

這位太太說,地震當天早上,才和家人到山堭藻活A晚上就發生大地震,
菜園面目全非,當下她就決定:要將菜全都捐出來,義賣救人!

「四十年前八七水災,我也受過人家幫助;今天我們家人都平安無事,該
換我去救別人了。能救人,是件很好的事!」(花蓮.張端容)

樂生病友

「這些都是我們省吃儉用的棺材本。」病友金義禎老先生在樂生療養院先
後發起為土耳其震災募款活動,共募得十多萬元,其中,在朝陽舍重癱病
房就募得好幾萬元。

金義禎說,朝陽舍是民國六十七年證嚴上人為樂生病友設立的病房,為的
是讓那些失去生活能力的痲瘋病友能得到妥善照顧;除此之外,慈濟也每
個月撥款援助病友生活所需。後來雖在病友要求下停濟,但是慈濟志工仍
然每個月前往關懷,數十年來都沒間斷過。

「有些人說,慈濟只救國外,不救國內,這真是天大的誤會,我們就是最
佳的見證!當我們陷在病痛、冷落、窮苦的困境中,是慈濟伸出援手救了
我們!」病友們說。(台北•賴麗君)

哪怕只是微薄力

「我從報紙上看到土耳其許多災民被壓在倒塌的石塊下,到現在那畫面還
留在我腦海中,所以就把身上僅有的五百元捐出來。」

九歲那年,張龍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症,全身肌肉萎縮,至今已臥病在床三
十七年。他曾經是慈濟的照顧戶,現在卻成了慈濟會員,其實他的生活並
不寬裕,捐出的善款是省吃儉用存下來的。

「我曾經三餐不繼,病痛讓我差點想自殺,是慈濟幫助了我,現在土耳其
發生那麼大的災難,我也應該伸出援手,哪怕只是一點微薄的力量!」

張龍說,十多年來,慈濟對他的關心從沒間斷過,不只澎湖的師兄姊常去
關懷他,連台灣的慈濟人也常常去看他;去年,還接獲慈濟委員陳勝雄從
台北寄來的一部電視機,讓他感動不已。(澎湖•賴麗君)

【愛心不老】

眷村老爺爺

我們在榮家旁的眷村募款,老爺爺八十幾歲了,聽到我們說:「五元、十
元都不嫌少哦!」

他突然搖搖手說:「不夠、不夠,五元、十元怎麼夠呢?我要捐更多!」
說完弓著背,踩著蹣跚的步伐去拿錢。

看著簡陋的居家環境,可知他生活清苦,我們想如果他能捐一百元就很不
容易了。沒想到他一陣摸索後竟掏出一張五百元大鈔,「慈濟幫助我很多
,現在我也可以盡分力。」

原來,獨居的老爺爺曾是慈濟照顧戶呢!(花蓮•何貞青採訪)

好事廣宣揚

我是一個七十歲的老人家,前陣子我到德國去看兒子,從電視上得知土耳
其大地震,死傷慘重,所以一回台灣,就跟慈濟委員說我要捐錢,並且想
幫慈濟做勸募。

這幾天我除了跟女兒們勸募外,還跟老同學募款;起初同學都聽不進去,
我不死心,一直跟他們溝通,我說:「對我們而言,五百元做不了什麼,
但是捐給慈濟可以做很多善事。」我還推薦他們收看大愛電視台,他們看
了之後很感動,都紛紛響應捐款。

我們家樓下現在正在施工,我也常常向工人提起土耳其大地震的事,他們
聽了也都很願意捐。

就讀小學的孫子放學回家途中,看到慈濟人在募款,把身上的零用錢全都
捐出來,他回家告訴我:「奶奶!我把您給的零用錢都捐給他們!」

雖然我平常很忙,但我都會利用空檔勸募,因為只要我們肯盡一點心力,
匯集起來就是很大的力量。(台北•賴麗君採訪)

八瓶康貝特

「請發揮愛心、救助土耳其,十元不嫌少。」

依照往昔,老先生一早就至市場買菜,卻見一群藍色旗袍身影的人在不斷
吶喊著,趨前了解後就把身上僅剩的五十元捐出來。一會兒,一位笑瞇瞇
的老婆婆向勸募人員走來。

「剛剛我老伴兒回去說他只捐了五十元,我說這樣太少了!」話畢,老婆
婆便從口袋堮野X了兩張千元大鈔投進愛心箱,滿臉笑容地離去。

沒想到過了幾分鐘,老婆婆又出現了,手上還提著八瓶康貝特,「你們趕
快喝,我要看你們在我面前喝完喔!」站在烈日下募款的志工,頓時心頭
竄起像母愛般的溫情。(台中•范毓雯)

【小小童心】

媽媽笑了

我今年國小三年級,我和小我一歲的弟弟在熙攘的人群中緊跟在母親身旁
,因為穿著黃色志工背心的媽媽,除了背著一年又八個月大的妹妹外,手
媮棱殿裗U募的愛心箱。

爸爸在今年七月十日因胃腺癌往生後,家中出入更多穿著藍色衣服的叔叔
、阿姨們,不斷地和哭紅著雙眼的媽媽講話。不過,媽媽今天看起來特別
有精神,在菜市場一直跟別人說什麼「十元不嫌少」……她也和穿著藍色
制服的叔叔、阿姨一樣汗流浹背,但是媽媽卻對叔叔、阿姨說:「我從不
知募款這麼辛苦,所以我更加感謝證嚴上人與慈濟人。」

媽媽終於露出了好久不見的笑容。(新竹•范毓雯採訪)

不騎木馬

當鄧金水站在竹東鎮人聲鼎沸的黃昏市場勸募時,眼前走過來年約六、七
歲大的三位兄妹。

「伯伯,您們在做什麼?」稚嫩聲好奇地詢問鄧金水。

在竹東高中任教的鄧金水立即告訴三位小朋友募款的緣由。

沒想到當他講完後,當中的一位小朋友就囁嚅地說:「我們沒有很多錢可
以捐。」說完,便將原本父母親要給他們騎木馬的零用錢全數投進愛心箱
堙C

「那你們就沒辦法去騎木馬了?」

「我們不玩了,讓伯伯去救人。」(新竹•范毓雯)

【全新嘗試】

去賭城募款

二十二日下午,接到怡瑩的電話,說十多位普利多利亞的慈青要到一個很
特別的地方募款──凱撒賭城。

我們捧著愛心箱進入賭城餐會場地,眼前所見盡是身著華服的人們。眾多
賓客有說有笑,我卻感覺不到絲毫歡樂,因為此刻台灣災民正身處苦不堪
言的環境堙C

表演節目進行到尾聲,主持人突然答應我們上台進行勸募,林師伯簡短的
呼籲換來大部分人士的掌聲,當場就有賭場經理、大陸富商捐贈鉅額,帶
動捐款的氣氛;於是,我們一桌桌去募款,大家慷慨解囊,有的甚至捐出
「籌碼」,令我們驚喜不已。(南非.陳煒岱)

遇見病人

走出密閉的醫療空間,我與慈院同仁捧著愛心箱走上街頭,體驗全新的感
受。

剛從中正路與中山路交叉口出發,一位交通警察急忙地朝我們衝過來,我
心頭一驚,是不是我們哪堣ㄨ鴾F,他要來糾正我們?結果他掏出錢來塞
進愛心箱後,又匆忙地走回去。原來他因為正在執行職務,所以必須在最
短時間塈髡車蓬痚囮@。

後來走到一個巷子口,我四下張望有沒有人要捐款時,後面突然有人叫我
,回頭一看,原來是曾讓我進行髖關節置換手術的病人。我還沒開口,他
就說他知道我們正在為土耳其災民募款,然後很高興地把錢放進愛心箱,
這對我而言真是一個奇特而溫馨的經驗。

除了動態的遊街之外,慈院同仁也在定點進行勸募,而且為民眾做一些簡
單的醫療檢查,像是量血壓、骨質密度測試。這些同仁都非常賣力和投入
,最重要的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親切和藹的微笑。(慈濟醫院院長•陳英
和)

【出人意料】

我可以做什麼

來自美國維吉尼亞州的珍妮佛,經過新光三越百貨,掏出身上的美金投入
愛心箱。走了幾步路,她又折回來,帶著濃厚的外國口音說:「我已經把
錢捐光了,請問我還可以做些什麼?」

師兄邀她加入募款行列,於是金髮碧眼加上爽朗笑容的她,跟著慈濟人大
聲呼籲路人捐款,遇到外國人就發揮母語功能上前介紹,站了一天都不顯
疲累。

珍妮佛說,地震後大停電,她以為會發生搶劫,因為在美國就曾遇到這樣
的情形,沒想到台灣秩序良好,還有很多人立刻展開救援,讓她很佩服。
數天前走在街上,看到慈濟人為土耳其募款,她沒想到距離土耳其遙遠的
台灣,竟如此關心當地災民,所以她也義不容辭加入慈濟這次為台灣災民
勸募的行列。(台北.楊倩蓉)

掏出檳榔

一位身著內衣、沒穿鞋子、騎著一部滿載雜物老舊自行車的男子,在愛心
箱前停了下來。他左掏右摸身上所有口袋,師姊恭敬地將愛心箱捧在他的
面前;結果男子從口袋堥出的竟是一顆檳榔,只好將它含入口中,騎著
車子走了。

不到一分鐘,這名男子又回到愛心箱前,從口袋堥出了錢,分別投入三
個愛心箱,然後興致勃勃地詢問如何加入慈濟會員,才滿心歡喜地離去。
(台中•黃筑綺)

警察招手

當林虹言站在郵局前募款時,對面派出所的警察竟向她招手,起先她不以
為意,沒想到警察還是一直招手,林虹言嚇了一跳,心想是不是犯了什麼
過錯,不過,她還是鼓起勇氣向派出所走去。

「是不是不能站在郵局前募款?」林虹言不解地問警察先生。

「進來!進來!」警察先生轉頭就進派出所。

「我們要捐款啦!」見到每位警察都自動掏出錢來,林虹言才會意過來。
(台中•范毓雯)

【有心不難】

請幫助「地震」

我們所在的定點並不是中國人聚集的地方,墨西哥人、黑人、越南人及其
他國籍的人比較多一些。慈青們雖英文能力沒問題,但或許害羞又較沒經
驗,剛開始成績落後師姑們許多。

看著守候另一個門的師姑,即使英文不是很好,但擦著滿臉的慈濟面霜─
─微笑,就是有吸引人的磁力。看著看著,我索性也放下攝影機和相機,
加入慈青的勸募行列。

我也有些緊張,當開口說「Please help Turkey earthquake victims」
時,好幾次竟忘了「難民」及「土耳其」,變成「請幫助地震(please
help earthquake)」,許多人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也令慈青們笑翻了
。(美國洛杉磯•陳安俞)

洗車募款

我們幾個慈青開車前往洗車場的路上,心媟Q著:第十街正下著大雨,會
不會到了四十一街就沒雨了呢?唉!當然不可能……

到達洗車場,竟然看到Surrey區的慈青出現!Surrey區是距離溫哥華最遠
的一區,早上我們打電話告訴他們溫哥華是陰天,活動可能取消,然而他
們還是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子來了!真令人感動!

大家穿著雨衣,高舉「Car Wash for Turkey(洗車募款援助土耳其)」
的牌子。雖然一次次獲得冷漠的回應,但也有一輛輛車子在這陰雨天開進
來洗車……終於天空轉晴,太陽露出笑臉,雖然大家已經相當疲累,還是
堅持將活動延長半個小時。

我們希望今天的洗車募款可以幫助土耳其災民,也期望傳達一個訊息給來
來往往的人們:「We should care about the world(我們應關心這個世
界)!」(加拿大溫哥華•林孟學)

一捐再捐

「他捐出的一百元,是我們第一筆募到的善款。」許錦鳳說,這名男子一
直跟在他們身邊,詳細詢問土耳其受災情形,然後,又從錢包掏出錢來捐


「你要記得留下車錢,不要全都捐出來了喔!」許錦鳳提醒他說。

「沒關係!這是小錢,沒關係!」講完後就離開了。

隔了一段時間,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愛心箱前,捐了四百元。許錦鳳說
:「你是剛才那位先生?對不對?」

剛被認出時,他還笑著否認,後來索性跟著志工們一起勸募。如果遇到冷
漠不理或嚴辭詰問的民眾,他便會安慰受挫的志工說:「沒關係!沒關係
!」

當火車進站,在剪票進月台之前,他說:「我要走了,下次見!」就在大
家揮手道別時,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回頭再投下六百元,然後笑瞇瞇地揮手
說再見。(花蓮•張旭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