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情深如己出

◎撰文/喬麗華

從小,村堛漲悀H就不斷提醒我:
「生的請一邊,養的功勞大如天!」


夜深了,我躡手躡腳輕輕推開爸的房門,望著他剛入睡的安詳臉孔,忍不
住把被子拉高些,深恐寒氣凍著了爸。

豈知此舉吵醒熟睡中的爸,我輕輕拍他的背,示意他好好再睡。這輕拍安
撫的動作,彷佛回到了從前──當我還是孩子時,爸溫暖有力的手拍著我
,伴我度過無數次生病發燒及想念媽媽的漫漫長夜。

問天

成長過程中,對媽的印象一直很模糊,隨著歲月的增長才逐漸了解,自己
原來是被收養的孩子。

媽在我出生不久,由於某種緣故被迫離開我,生父便獨自照顧襁褓中的我
。不幸的是,一歲時,生父竟因病往生。

爸和生父是一起從大陸來台的好友,基於義氣,他責無旁貸地領養我。從
懂事開始,僅知道家堨u有我和爸,心中對「媽拋棄我」耿耿於懷。

那是一個剛有電視機的年代,每天放學我總首先衝回村堛甄瓥f店,迫不
及待等著收看一齣閩南語連續劇,它的主題曲老唱著:「為甚麼?為甚麼
?放阮做你去……」直覺地以為這就是自己的寫照,因此常常流淚、啜泣
,回家放聲大哭!更常獨自坐在沙灘,望著大海及雞籠山問:「為甚麼我
沒有媽媽?」

背影

爸退伍後一直靠著打零工過日,雖然生活清苦,卻用心地撫養我。每當老
闆要求加班,他總帶我到工地熟悉路況,並託附近居民照顧,讓我下課後
和他們的小孩一起寫功課、吃飯,等他下工付了錢再帶我回家。

我常坐在離工地不遠的空地上,望著爸辛苦工作的身影──肩挑擔擔沈重
的磚、腳踩竹板斜梯吃力地往上走,每踩一步竹梯便嘎嘎作響、搖晃不已
,嚇得我直求菩薩保佑別讓爸爸出事!

他常說自己是不識字的大老粗,但每次發薪,總請書店老闆挑選適合的故
事書給我,這成了我每月最大的期盼、最奢侈的享受,也養成日後愛書的
習慣。

小時住海邊,老擔心颱風帶來海水倒灌,海防部隊總敲鑼示警,要我們撤
到高處避難。猶記得民國六十一年八月的颱風夜出奇平靜,爸不安地在風
雨中進進出出勘察狀況。不久,他神色慌張地衝回,拉著我喊:「快跑!
」我們拚命直衝高處,回頭一望,波濤洶湧的海水剎那如海嘯般奔撲而來
,眼巴巴看著房子被大海吞噬。

另一次半夜睡夢中,隱約聽到吵雜的鞭炮聲,突然間我被人用棉被包住往
外衝,正想掙扎時,已被放在地上。當掀開被子,看見爸站在旁邊,眼前
竟是一片火海……

從小,村堛漲挶揧搣M同學的奶奶便告訴我:「長大以後一定要記住『生
的請一邊,養的功勞大如天!』」因為他們知道,雖然我是被收養的孩子
,但爸卻用心撫養我、教育我,甚至以生命保護我。

無怨

國中一年級時,同母異父的二姊來信,提起媽生病且無處安身,希望我能
說服爸讓她搬來與我同住。

雖然思母之心日夜不斷,但一想到從煮飯、洗衣、打掃到節慶拜拜等日常
瑣事,無不從鄰居長輩學來,便恨母親為何狠心棄我而去,打消了接回她
的念頭。

不久,二姊又重複來信,我開始想到媽乏人照顧的可憐情形。於是試著和
爸談,當時我並不了解爸的顧忌及想法,只是一味地吵鬧,起初幾次爸靜
靜不理,大概禁不起我再三懇求,終於答應了。

想不到老天和我們開了一個玩笑!媽回來沒多久,正當我們三個人都還在
彼此適應時,她卻因意外被撞倒傷及脊椎,送醫治療後就一直臥床;漸漸
地又患了老人癡呆症,四肢也逐漸萎縮,從此照顧的擔子便由爸一手接下


由於我在台北工作,只能利用週末、週日回家幫媽洗澡、修剪頭髮及指甲
。有一次洗完澡正準備包尿片,媽不自覺地將大便拉在我手上,我對突來
的惡臭頓感噁心,於是大聲斥責。只見她像做錯事的小孩,低下頭小聲說
道:「我知道我欠妳很多,以後我會報答妳,我若死了也會保佑妳!」

當時我淚流滿面,卻說不出心中的道歉。只聽爸叮嚀道:「當初既然同意
她來住,不管她變成怎樣,妳都該好好對待。」

媽臥病整整八年,爸無怨無悔每天餵食三餐、換尿片、梳洗等等,不曾有
過怨言。在爸的細心照顧下,從媽生病到往生的漫長歲月堙A身上幾乎找
不到任何褥瘡。對爸如此愛心與耐心的付出,我真得好慚愧,也懺悔自己
的不懂事。

智慧

去年十月,爸病倒了,好心的鄰居幫我將他送來台北就醫,我在醫院的急
診室焦慮地等候。

檢查結果,醫師宣布爸得了肺癌和攝護腺癌!當下儘管自己多麼驚訝,卻
只能被迫接受事實。

將近兩個月住院期間,我深深感受到慈濟濃濃的愛與溫馨。錢嬌、陳彩屏
師姊不但常到醫院探訪爸,和他聊天、逗他開心,也心疼我每日於公司、
醫院、家庭間奔波,甚至送點心、送糙米粥來給爸。

一段時日後,爸的病情沒有顯著好轉,一向樂天知命的他開始懷疑:是否
醫師不夠高明或是藥效不好?我也思考如何告知他這一切。

正當苦思之際,鄰床住進一位學佛三十幾年的居士,閒聊時他與爸分享他
在軍旅中面對死亡的豐富經驗;一來一回的談話,巧妙解決了我欲言又止
的困境。

之後,爸慎重地要我告訴他實情,我只得毫不隱瞞地說出:「醫師判斷可
能只有兩個月到兩年的時間。」

剎那間,空氣凝聚不動。

「妳什麼時候帶我去花蓮看看?」爸爸輕輕吐出這句話。「出院後我們就
去!」我肯定地回答。

不久,在周明雪師姊的陪伴協助下,我推著坐在輪椅上的爸,參觀了慈濟
醫院的輕安居與心蓮病房。隨著慈院志工黃明月師姊親切的介紹,爸露出
許久未見的愉悅神情。在參觀慈濟醫學院大體教室時,爸向解說的人員追
問:「要繳什麼資料,將來才可以來這堙H」

爸還催促我當場完成捐贈手續。那分堅定執著的態度,令在場的人不禁讚
歎:「好一位有智慧的老者啊!」

當我們隨眾人來到大捨堂地藏王菩薩像前,爸起身跪向地藏王菩薩說:「
菩薩,您一定要記得帶我回來這堮@!」

看著他認真誠懇的樣子,使我不禁流下眼淚。



好幾回夜闌人靜時,我跪在佛前誠心祈禱:感恩佛菩薩慈悲,讓我有因緣
接觸佛法並親近慈濟;我只求爸的病期縮短、病痛減輕,我願意盡形壽實
踐證嚴上人的理念、學習師兄姊無所求的精神、在菩薩道上努力付出,以
報答爸對我的養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