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九二一跨海髓緣

◎撰文/李政道(慈濟骨髓捐贈中心暨免疫基因實驗室主任)

儘管大地震擾亂了一切,為了保障病人的生命,
我向Okamoto醫師保證:不管是用火車、飛機,甚至直昇機,
我都會想辦法把前來取髓的醫師和捐贈者的骨髓,
安全送抵中正機場,及時飛往日本……


九月二十一日凌晨,從睡夢中被震醒過來,驚魂未定,心堛蔣}記著今天
安排好要送給日本Nagano Red Cross醫院的抽髓作業,能否順利進行。

【九二一.地震後六小時】

原定七點半的抽髓,
為了確定中正機場班機正常起飛,延至七點五十分才開始;
醫護人員在幾次不小的餘震中,臨危不亂合力完成抽髓作業。


顧不得撒了滿地的書和小擺飾,天未亮,我便急速趕往醫院。剛踏進辦公
室,電話鈴聲響個不停,又是日本 Keio醫學院 Okamoto醫師要求延期到明
天再抽髓(自地震後他已數次來電),理由是萬一中正機場關閉、飛機停
飛,送髓受阻反而會危及病患的生命。

我再三向 Okamoto醫師說明不能變更的原因,因為病患已進行「殲滅治療
」,正在無菌室等待輸髓,人命關天,緩一刻送髓,病患生命便多一分危
險。因此,我堅持一切仍照計畫行事,並保證不管是用火車、飛機或甚至
直昇機,我們都會想辦法把他派來取髓的Watanabe醫師和骨髓,安全地從
花蓮送達中正機場。

我請他通知仍住在旅館的Watanabe醫師,依原計畫搭乘下午三點多的班機
護髓回日本。為預防隨時有狀況出現,也為她訂好下一班五點的班機。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說服 Okamoto醫師照原計畫進行。放下話筒,即刻
撥電話到中正機場和花蓮機場,確定飛機起降作業一切如常,才化解了大
家的疑慮。原定七點半的抽髓,等確定中正機場正常起飛,延至七點五十
分才開始,醫護人員在幾次不小的餘震中,臨危不亂合力完成抽髓。

「 Dr.   Lee ,七點三級的強震剛過,我竟能如期拿到這袋珍貴的骨髓,您
們處變不驚、勇於負責的精神,令我由衷的敬佩。」滿臉笑容的Watanabe
醫師,臨走時激動地對我說:「請代向捐髓者、證嚴法師及辛勤的工作人
員,致上日本人民最高的敬意,並向災胞們表達我誠摯的慰問,祝福他們
早日重整家園,恢復往日的幸福。」

【九二二.餘震大搖晃】

突然手術台一陣大搖晃,推車上的手術包唏哩嘩啦掉了滿地,
五級餘震搖得很嚇人,醫護人員仍堅守崗位,
邊搖邊抽,完成任務。


回到辦公室,桌上放了好幾張從中國大陸各地傳真來的留言條,不一會兒
工夫,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血液科黃主任來電話關心災情,並婉
轉地關懷明天的抽髓作業。

他說話口氣故作鎮定輕鬆,但仍可嗅出他內心的壓力是何等沈重──已經
做過「殲滅治療」的病患,毫無免疫能力,經不起一點感染,如果骨髓不
能如期送到,病患性命就堪虞了。

我告訴黃主任,慈濟醫院作業照常,剛剛才送走日本的取髓醫師。他如釋
重負地說:「太好啦!您們的敬業精神太令人欽佩了,發生這麼大的災變
,竟然還能照原計畫抽髓,湖南的錢小弟真是福大命大!」

將捐髓給錢小弟的是二十三歲的趙先生。他家住澎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
教徒,體格健壯、剛退伍,為了捐髓而暫緩就業。

趙媽媽很高興兒子被配對上,還告訴他:「這是千載難逢的機緣。兒子呀
!請為錢小弟禱告,願主能早日成全你們共結這分『髓緣』,挽救他寶貴
的生命。」

下午,到花蓮機場接趙先生的師兄來電回報:沒接到人。明天早上就要抽
髓,這還得了!想起趙先生為提供病患更優質的骨髓而改變自己的起居作
息,每天喝葡萄汁、補充營養、鍛鍊身體,甚至為了省錢婉拒澎湖慈濟人
陪他來花蓮……種種用心的舉動,使我堅信他不會臨陣脫逃,況且他也完
全了解臨時反悔將對病患造成何種嚴重後果。

近六點鐘,我正禱念著「阿彌陀佛」,趙先生從花蓮機場來電,氣喘吁吁
地一再道歉說,原班機因地震取消,只好改搭其他班機。聞言,我鬆了一
口氣,資料中心的工作人員也飛速趕到機場接他,結束了一場有驚無險的
小插曲。

九月二十二日一早,如常進行抽髓。正當醫師聚精會神、用力抽拉著針筒
,突然手術台一陣大搖晃,推車上的手術包唏哩嘩啦掉了滿地,五級餘震
搖得很嚇人,醫護人員在間歇性的幾次餘震中,堅守崗位,邊搖邊抽,抽
抽停停地完成任務。

九點多,我提著骨髓液再次踏上兩岸三地漫長的送髓之途。輾轉香港到達
上海,已是晚上九點,浙醫一院、省血液中心的接髓朋友蜂擁而上,有的
獻花、慰問,有的替我拿行李,我被人潮團團圍住,大家都對這例由震災
區送來的救命骨髓讚歎不已。

我們一行人很快分乘兩輛車,鳴著警報器往浙醫一院奔馳。和我同車的浙
江日報、錢江晚報記者,興致勃勃地詢問強震中抽髓、送髓的驚險過程,
以及關於地震災情、捐髓者的感受和反應,她們要連夜發稿把台灣同胞的
這分感人壯舉,刊載在報上讓大家知道。

「台灣遭逢大災變,救災都忙不過來了,在這麼危難的情況下,您們還不
忘遠方的病患,這分血濃於水的摰愛,我們永生難忘。」

晚上十一點,走進血液科病房,人們的掌聲及慰問聲劃破了寂靜的夜空,
也溫暖了我的心。

「李博士辛苦您了,台灣遭逢大災變,救災都忙不過來了,在這麼危難的
情況下,您們還不忘遠方的病患,台灣同胞這分血濃於水的摰愛,我們永
生難忘。」鄭院長緊緊握住我的手,紅著眼眶說。

他遞了一封慰問災胞、感恩慈濟,以及關懷骨髓捐贈者近況的信交給我。
我向在場的人闡釋「大愛無國界」的慈濟精神、「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的佛陀精神;還告訴大家,慈濟不僅是送髓,更重要的是要把「愛」帶到
每個角落。

話剛說完,一群骨髓移植成功的家屬,扶著滿臉淚水的錢小弟父母到我面
前來,由於得知台灣地震災情慘重,他們都很擔心捐髓者的安危,所以除
了道感謝,也請我轉交慰問信給捐髓者。

後記

午夜回到賓館,心中掛念著身材嬌弱、血紅素偏低的江太太,在昨日捐髓
給日本病患後恢復情況如何?

江太太是一位家庭主婦,平日熱心公益,能寫一手好字,先生在大學教書
,家境小康。九二一大地震當天早上抽髓,健檢結果一切正常,只是血紅
素較低,但醫師認為不影響捐髓;她是十八歲日本青年唯一配對上的人,
為了要救人,她在等待捐髓期間每天注意養生,這次我們也趁她住院捐髓
之便,安排她多住兩天好好做個身體檢查。

第二天起個大早,打電話回慈濟醫院,護士告訴我江太太情況很好,貼心
的女兒陪伴著她,心情愉快,傷口也不痠痛了。

回到花蓮聽說江太太還發心捐出二十萬元給慈濟賑濟地震災民,我去電關
懷她時,她謙虛地說,「雖然自己並不富有,但比起災民和病患那是好太
多了,我只是盡自己的一點小力量,算不了什麼。」

證嚴上人說:「能付出愛心就是福。」江太太擁有滿心的愛,我想她真是
世上最有福的人。


浙醫一院的關懷與感恩

台灣慈濟骨髓捐贈中心:

驚悉台灣發生七點三級強烈地震,造成人民生命財產重大損失,我們深表
震驚和遺憾,並十分希望能為台灣地震災民盡一片愛心,提供我們力所能
及的任何形式援助,並透過貴中心向骨髓捐贈者表示最深切的關心和慰問


在貴中心的支持下,我們醫院已成功地開展七例非親緣關係異基因骨髓移
植術,貴中心提供的志願捐贈者骨髓,已挽救了許多身患絕症病人的生命
,這種大愛精神為癌症患者點燃起生的希望。我們和受惠於貴中心的骨髓
移植病人及家屬,都十分關心慈濟基金會、慈濟骨髓捐贈中心和骨髓捐贈
者近況,祈望大家平安,並順利克服這次突然降臨的巨大災難。

在地震發生後的第二天,貴中心又為我們醫院再次提供非親緣關係志願者
骨髓,並由李政道主任親自送髓,這是貴中心和骨髓捐贈者克服地震後重
重困難的又一次愛的壯舉;謹向貴中心的全體工作人員和骨髓捐贈者,致
以崇高的敬意和感謝。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