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未來》

沒有教室的課堂

【希望工程】

◎撰文/葉文鶯

找不到有屋頂、牆面的空間,只好實施「戶外」教學;
雖然空氣新鮮許多,卻免不了蚊蟲與幾近隱形的「黑金剛」偷襲;
毀損教室拆除期間,怪手與電鋸齊聲灌耳,
連耳膜也感覺在地震。


清晨,災區學子從補強修整過的家,或借住的親友家,或空地帳棚、車上
走出來,經過變容的街景,或許也改變了行進路線,再走向光景不再的校
園。

隨著災區民眾現階段的安身或遷移,他們的子女也因家庭與學校的受災,
改變了住家和學習環境,甚至轉學或依親寄讀。

被震垮的教室不計其數,
學生到哪堣W課?
校方為此傷透腦筋。


校方被要求儘早復課,一來顧及正常學習,二來家長忙於重整家園,可減
輕其照顧負擔,再者回復災前生活模式,藉師長及同儕的鼓舞,有助於學
生心理復原,將震災影響減至最低。

然而,被震垮的教室不計其數,學生到哪堣W課?校方為此傷透腦筋。

草屯鎮旭光國中偌大的禮堂堙A講台上有一個班在上課,講台下方則以木
櫃及看板架子分隔成幾個班,左右兩側則是成排辦公桌椅,師生共用一個
空間。

人多也是「熱」「鬧」,錯落其間的電扇、吊扇,怎驅得了秋老虎的高張
氣燄?

禮堂、倖存的教室及專科教室被進駐外,有些班級著實找不到有屋頂、牆
面的空間,只好實施「戶外」教學,在樹下搭帆布棚上課。雖然空氣新鮮
許多,也擺脫呆板的空間隔局,卻免不了蚊蟲與幾近隱形的「黑金剛」偷
襲,又值毀損教室拆除期間,怪手與電鋸齊聲灌耳,幾位工人將毀壞的門
窗框架敲得匡啷作響,耳膜感覺在地震。

大里市瑞城國小三棟大樓,僅有一棟勉強堪用,校方為顧及安全,只開放
一樓給六年級使用,三至五年級的學生則在操場搭棚架,併班上課,原本
狹小的校地,因而更顯侷促。

總務主任林淵輝表示,以前教室內有電視、錄影帶,可提供老師多樣式的
教學,或透過投影片補充教學不足,藉以維持孩子的新鮮感;現在帳棚內
僅只一塊黑板、一支粉筆、一位老師,教學效果當然不比從前。

埔里鎮大成國小僅存一棟大樓,一樓是行政辦公室,二樓暫放教具,大樓
部分空間損壞嚴重,正等待被「截肢」,學校不放棄爭取全拆重建的希望
。有個班級藉著至少有片屋頂、一面牆的小小司令台充當教室;高年級學
生人手一張椅子,帶到操場跑道集合,老師就地傳道授業;跑道內有個班
級正在進行團體遊戲;跑道另一方角落則聚集數十頂張開的鮮豔帳棚,等
待主人入夜歸營。

或採行上、下午輪流上課,
或以同年級併班方式解決,
或繼續放假等待簡易教室完工。


操場顯出有容乃大的氣度,不過隨著跑道旁簡易教室的完工,這樣的生態
將有所改變。

十月二十九日,大成國小師生抬著講台和教具,走過凹凸不平的黃泥地,
避開扭曲的鋼筋鐵條,進入簡易教室。幾個孩子以抹布擦拭桌面、櫃子上
的灰塵,有了屬於自己班級的教室,總算可以逐步進入學習常軌。

有的學生留在教室抄寫作業;有的忙著搬遷教室、進進出出;有的學生在
廁所堭げ丑A聽聞上課鐘響倒也不慌不忙。當鐘聲不再約制學生的動靜,
校園秩序可見一斑。

東勢國中正在拆除禮堂,噪音和灰塵同時釋放,一位老師和學生雙雙戴著
口罩在戶外談論功課,一旁的臨時福利社大排長龍。總務主任張士達說,
簡易教室距離本校兩三百公尺,凡在簡易教室上課的班級遇電腦或體育課
,一定要回到本校來,因此下課時間得再延長,課表也須重新調整。

塗城國小地震前有三千五百多名學生,扣掉因轉學、寄讀、罹難,目前最
起碼還維持兩千七百名學生。因校內建築正在拆除,只好借用光正國中上
課,高年級使用正常教室,四年級以下則利用空地搭蓋帆布棚,分為上、
下午輪流上課。

因應教室使用量不足,有的學校採行二部制,有的則以同年級併班方式解
決。前者造成家長的困擾較多,因為必須兼顧工作與接送孩子;後者則造
成部分學生的不適應及導師負擔。

有的學校等待簡易教室完工,以便與可用教室合併使用,讓學生回復原班
級、正常時段上課,不過諸如埔里國小這所擁有兩千八百多名學生、八十
個班級的大校,為了配合簡易教室全數完工的時間,校方遲至十一月八日
才復課,期間光來自家長的頻頻催促請託,就令校長大呼吃不消。

災區復課情形不一,
但大家始終相信──
未來會更好!


面對台灣普遍的升學壓力,災區國三學生通常最早復課,也最優先被安排
使用正常教室或簡易教室,以免影響學習效果;為了趕上進度,部分學校
已經取消週休二日制,或利用晚間加強補課,且計畫將寒假假期縮短。

但對於位處偏僻的爽文國中和社寮國中來說,為顧及學生安全,根本不能
實施晚自習;即使想利用星期假日,但因國中生往往是協助整理家園的得
力助手,校方對此也諸多體諒,大幅減少學生假日在校時間。

此外,一般學生或可突破硬體限制,容許較大的「克難」學習空間;然而
對特教班學生而言,既無法廣泛實施「戶外」教學,專用教室與特殊教具
的使用需求更難以替代。

旭光國中特教組組長洪紹焮指出,特教班的教室像個小家庭,培養學生自
我照顧及生活能力的訓練;災後因教室與教具遭到毀損,必須等到教室重
建後,才可能改善硬體教學設備。

其實除了毀損問題,校園設備被竊也是一大問題;不僅災區民眾家中財物
遭竊時有耳聞,連學校好不容易搶救回來的硬體設備也常告遺失。

這些設備有的堆放在教室、有的暫放車棚,或堆疊在球場、走廊,以帆布
棚遮陽避雨,有的學校甚至還在操場加蓋簡易倉庫以便堆放。面對宵小乘
人之危的憾事,校方怪只怪門戶上鎖不易而導致校產不保。

災區校園的復課情形,對學生、家長、校方三方面都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
,儘管在接受與妥協、配合與努力之間擺盪,卻總是不放棄「未來會更好
」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