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海慈航》

再現中寮之美

◎撰文/詹子政(中寮鄉衛生所主任)

感謝同仁在回家無房屋、辦公無廳舍的最困難時段陪我度過,
還有三位開業醫師在重創後,仍不棄中寮而去;
相信只要大家都不放棄,中寮的重建是指日可待的。


九月二十日晚上七點,大女兒就讀的幼稚園舉辦觀星活動,星光燦爛、月
色迷人,令人流連忘返,回到家已晚上十點。平常即容易焦慮,須服用安
眠藥入睡的我,十一點習慣性地吃了一顆安眠藥後,便進入夢鄉。

睡夢中,忽被一聲巨響驚醒!眼前漆黑一片,我拿了一個多月前全台大停
電準備的手電筒一照,電視、衣櫃掉落在地,床頭燈也碎了,地板一片零
亂,老婆及兩個女兒在隔壁房間慌張地呼叫。

趕到隔壁房一看,老婆抱著兩個女兒驚恐地縮在一旁。未久又是一陣令人
無法站立的強震襲來,樓上、樓下家具物品掉落聲再度響起,心想莫非世
界末日已到?不知如何是好!直到鄰居撞門呼喊,才匆促帶著家人奪門而
出。

此時廣場擠滿無數鄰居,小孩的哭聲此起彼落,我開始擔心住中寮的祖母
、母親、大哥,以及台中的弟弟。於是向鄰居借了行動電話,然而通訊完
全中斷;趕緊打開車上收音機,原來南投集集是震央,各地災情紛紛傳來
……

趕到衛生所,
赫然發現原本二樓的招牌跌落路面,
一樓已完全塌陷。


凌晨四點,新聞報導中寮鄉重創,民房倒塌無數。我顧不得安危,開車直
奔母親的住處。到了軍功橋,路面隆起無法通行,繞到南崗工業區才駛進
中寮之路,但路面凹凸不平,塌陷處處可見。愈近中寮房屋倒塌愈多,心
中越加著急,礙於路況,回到中寮已清晨六點。

抵達村口,兩側房屋塌陷比比皆是,車子根本無法進入,只好步行入村。
遇到的鄉民均是紅著雙眼、愁容滿面,我腳步沈重地繼續往前走。在家門
前,看到祖母、母親坐在門外的板凳上,大夥見面恍如隔世,忍不住哭了
起來。雖然老家也受損,但一家平安也算是上天保佑了。

不久,有村民跑來,說他的房客被壓死在屋內,問我能否幫他驗屍。此時
我才驚覺自己是中寮鄉衛生所主任,面對地震引發的死傷災情,應盡自己
的本分。

騎機車趕到衛生所,赫然發現原本二樓的招牌跌落路面,與同排十多間房
屋相同,一樓已完全塌陷。此景令我感到茫然,毫無器材、藥品,也聯絡
不上同仁,該怎麼應付預期的大量傷患呢?

我想到可向兩家開業醫師借場所、器材和藥品,趕到兩家診所時,卻都如
出一轍地塌陷,甚至還有一位醫師被困在屋內等待救援。轉往鄉公所,只
見鄉長在下陷傾圮的鄉公所前,忙著指揮有限的人員進行搶救。

因為衛生所與診所救護車均已壓毀,我跟鄉長借了救護車,趕到衛生局在
體育場設立的指揮中心,向局長報告中寮災情及醫療資源現況。中午十二
點,終於領到一批救急藥品及衛材,趕回鄉公所前,成立第一個醫療站。

從當天下午一點到晚上九點,處理了近兩百位傷患,這得感謝鄉公所護士
張小姐及衛生所莊桂貞、彭馨儀等人,強忍心中哀痛,發揮人溺己溺的愛
心,才能使傷亡減至最低。

九點鐘,人已漸散,中寮有如廢墟,一片死寂、漆黑,空中散發死腥的異
味。我是南投地檢署義務法醫,又須負責鄉民病死之行政相驗,對死亡早
以平常心看之,但此刻我覺得背上有一股涼意,畢竟夜空實在太黑、太靜
了。

所有團體的救急行動終有結束之日,
災區長期醫療仍得靠本地醫療機構接手。


隔天一早重回中寮,所內同仁陸續報到,就診傷患仍然不少,所幸人員已
增加,處理上不像昨日那麼慌亂。中午,得知軍方已派出軍醫支援,慈濟
北區人醫會亦到達最大的收容地點──中寮國小,設立醫療站。

我放下救護工作,察看鄉內四個衛生室受損情形,最後到爽文,亦有軍方
及慈濟醫療站設立,隨後陸續又有來自全省各地及日本、加拿大等外國醫
療團體加入緊急救護。

短期內的充分人力,使我們得以在地震後第三天開始展開消毒;地震後四
十八天內,除五例疥瘡個案,幸未有疫情爆發。

此後幾天,除了消毒外,也配合檢查官相驗、設法安置各方運來的醫療救
援物資,但是死亡人數逐日增加,心情日趨沈重。

地震後一星期,在鄉長統籌指揮,及各地義工積極投入各項搶救下,對外
交通、電信逐漸通暢,災民均住到帳棚中,食衣住行得以暫時穩定,各醫
療站急性病患慢慢減少。

所謂「救急不救窮」,所有團體的救急行動終有結束之日,災區長期的醫
療,仍得靠本地醫療機構接手。十月中旬,三家開業醫師回到災區展開醫
療工作;十一月五日,慈濟醫院醫療團員在鄉長與鄉民感恩聲中,依依不
捨地離開。



地震前,我對任何宗教團體均無好感,但與慈濟人一個多月的相處,我改
觀了;從慈濟人醫會的醫護人員,及委員、志工的一舉一動中,我看到他
們將自我修行的小愛,轉化成服務人群的大愛,我折服了。

施比受更有福,在此僅代表中寮鄉鄉民向慈濟人致上最深的謝意,也希望
自己將來有幸成為慈濟的一分子。

最後感謝所內可敬可愛的同仁們,在回家無房屋、辦公無廳舍的最困難時
段堻郁瓻袡L,偶爾還得忍受我因煩雜而升起的無名火。我相信只要大家
都不放棄中寮,中寮的重建是指日可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