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草的對話》

孩子,別怕

◎撰文/張旭宜

十月二十二日上午嘉義大地震,
再次引爆災區學童九二一的暗夜記憶;
如何讓學生安心生活、安樂受教,
成為學校復課後最重要的課題。


「地震!地震!」十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多,東勢國中教室內傳出學生驚
抖、失神的語調。

所有人迅速用書包蓋住頭頂,儘管復課後學校一再施行防震演練,但薄弱
的書包仍頂不住滿心的驚悸和全身顫抖的肌肉,國中生淚水決堤,稚齡的
國小低年級學生更是號哭不止,迅速引爆九二一的暗夜記憶。

雖然不少人受到驚嚇,但並無倉皇失措的場面,驚慌中不失秩序地避難,
是這天中部各校的共同寫照。

學生受驚,家長們也緊張,地震後,很多學校電話響個不停,家長紛紛詢
問學校和學生狀況,甚至有家長立刻將學生接回家。

自九二一地震以來,驚嚇和逃難無時無刻不圍繞著學生,竹山高中校長謝
耀亭不禁慨然嘆道:「我們的學生竟成了逃難的學生!」

如何讓學生安心生活、安樂受教,成為災區學校復課後最重要的課題。太
平國中在災後第三天,便對老師做防災、防火、防震演習,並實地操作滅
火器;新社國小教務主任巫季芳則邀請中國醫藥學院的心理治療師為老師
上課,強化教師的心理,便於日後進行學生心理重建。

學生們三三兩兩佇足凝視樹梢間的紙條,
微風吹過,彷彿也將心中的哀傷和紙中的祝福傳遞天際。


面對在地震中罹難的師生,如何讓學生正確地看待死亡,是老師復課的第
一個難題。

塗城國小四年級導師蔡采薇班上有一名學生罹難,其他學生的反應是:「
想到他的名字,就覺得好害怕!」為袪除學生疑懼,蔡老師溫言安慰:「
這位小朋友是跟媽媽一起走的,應該會過得很好。」

霧峰國小在復課第一天,帶領全體師生舉行追思祈禱會,除了悼念外,且
領眾唱頌「我願」、「感謝天,感謝地」等慈濟歌曲,最後則在輕鬆的「
哈囉哈囉」歌聲中結束追思會。

不同於國小的輕鬆祥和,東勢國中以摺紙鶴和寫感想等活動,追思去世的
師生,同學的哀思和不捨,充分表露在樹梢間的紙條上──

.從一年級和你認識到現在,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每天放學我們都一起
回家,但是地震之後,每天放學都只剩我孤單一人了,你走的真的好突然
……我永遠都會記得你的。

.從小妳就是我的玩伴,失去妳,生活上總覺得缺了什麼,但總是說不出
來。雖然妳已到另一個世界,希望妳能快快樂樂的過日子。祝福!


學生們三三兩兩佇足凝視紙條,微風吹過,牽引髮絲飛揚,彷彿也將心中
的哀傷和紙中的祝福傳遞天際。

透過紙條,學生不只表達對地震的恐懼、對逝者的思念,也相互加油打氣
,感恩一路扶持走來的伙伴們。

.地震毀了你的家、奪走你的家人,使你不得不轉學;我也和你一樣,沒
了家,沒了媽。不過我已不再傷心了。希望你也能振作起來。加油!

.謝謝你們在我最脆弱傷心的時候拉我一把,讓我知道我真的變了。我變
得沈默,一句話都不說。但過了一個月,我沒事了,我會恢復自我的。


地震帶來分離與悲愴,但也引發人們的互助和大愛;同儕之間的相互扶持
,在地震後愈顯可貴。

孩子的作品未必全是哀戚,
例如有學生畫了很多藍色泡泡,他稱那是「快樂的泡泡」;
有的在家門前畫了蝴蝶、鳥和貓咪。


國中學生可用文字表達,國小孩童則多藉由圖像來傳達心中意念。大成國
小三甲導師蕭秀金在班上實施藝術治療,讓小朋友透過繪畫表達對九二一
的感受。

蕭秀金拿起一幅畫有一位女子、旁邊寫下「以前的媽媽」五個字的作品說
:「這位小朋友受災前一個多月才轉學到我們班,他的父母離異後少有往
來、父親再婚,孩子遭遇這次震災,特別想念自己的媽媽。」

還有一位小朋友畫了大大的墳墓,他說這次地震死了很多人,旁邊那個人
就是搭船要來墳墓堭洃H的。

孩子的作品未必全是哀戚,例如有學生畫了很多藍色泡泡,他稱那是「快
樂的泡泡」;有的在家門前畫了蝴蝶、鳥和貓咪。蕭秀金解釋道:「通常
這些孩子家堥S有受災,所以他們的世界還是很快樂美好。」

也有孩子寫實地畫出歪歪斜斜、只剩兩層樓的家,旁邊還有他們暫時居住
的帳棚。地震後,很多孩子覺得住大樓或巿區不安全,有位小朋友就畫出
他想住在山上;不敢住水泥屋的孩子,畫的也不是地震前的房子,他們畫
的是未來最想住的木屋。

蕭秀金利用藝術治療,引導學生想像、抒發情感,同時也透過學生的畫作
和分享,注意學生的心理狀況及需求。

延平國小以慶生會方式慶祝大家在震災中重獲新生,三年丁班的導師賴進
源對全班學生說:「大家還能夠再見面,實在非常幸運與難得,所以要惜
福、感恩。」也有學生發言:「我們剛開始沒有東西吃,也不能洗澡,現
在應該不浪費水和食物。」

竹山國小校長陳清水認為,不應一再喚醒孩子對地震的可怕記憶,他們帶
動活潑的團康讓孩子抒發情緒。

延平國小一年乙班導師高淑如提到有些孩子在剛復課時,很怕進入建築物
內。她跟孩子們說:「沒有關係,那麼大的地震都經歷過了,沒有關係啦
!我們有這麼多小朋友都來了,不要害怕,你們有事就來找老師,好不好
?」

學生聽後,態度仍遲疑,但也邁開腳步進入教室。下課時,孩子們還跟老
師撒嬌,老師輕拍他們,透過說話及肢體上的安撫,讓孩子感受安全。

常常憶起那掛在樹上,隨風翻飛的字句:
「我沒事了,我會恢復自我的。」
希望這是所有經歷這場災難的人對世人的最真誠告白。


集集國中訓導主任劉瑞珍表示:「我們可以看到孩子快樂的外表,但無法
確知他們內心的想法;目前沒有出現特殊心理問題的孩子,並不表示他們
沒有受傷,只是沒有抒發出來而已。」

因此她和彰化基督教醫院合作,由專業醫師為孩子作長期的追蹤輔導;中
寮國中、爽文國中則是與高雄醫學院合作進行輔導;石岡國中輔導組長許
秀珠也表示,災後心理重建工作愈早開始效果愈好,她相信學生自己有復
原的能力,外來團體與輔導室應視學生實際需要調配輔導工作。

老師根據和學生互動的經驗,認為如果學區受災情況不嚴重,對一般孩子
的影響似乎沒有原先想像的大,有時反而是大人對地震的恐懼大於孩子。
竹山國小校長陳清水亦表示,由於學校不斷教導孩子防震知識,當發生地
震時,他們還會回過頭跟媽媽說:「不要緊張,我們老師說要鎮靜、不要
怕!」

因此在各校陸續做過一般性心理輔導後,輔導重點逐漸轉為在地震中失親
或受傷的個案。集集國小校長簡四淵心疼失親孩童,他提到一對姊妹的父
親在地震前一晚去世,地震後姊姊變得相當懂事,也很照顧妹妹,但這種
懂事卻令人心疼,似乎在一夜之間讓孩子急速成長。

塗城國小有十名學生罹難,其中一對劉姓姊妹成為孤兒,妹妹被截肢,姊
姊也因傷住院。老師每天前往醫院,為她們進行心理輔導,校方也代她們
找尋合適的寄養家庭。

每人面對災難的反應不一,延平國小一位小朋友在地震中腳被壓傷,使得
原本內向的他在性格上更形退縮,家長因此向校長請求進行心理建設;班
導師也表示,這位同學因腳壓傷,情緒較不穩、易受驚嚇,同學們都會幫
他。

延平國小校長張樹興認為,地震的確在孩子心堹d下懼怕,但透過輔導,
尤其是個案輔導之後,孩子的懼怕已慢慢消除。

輔導就是「扶倒」,在人生路上,隨時相互扶持。九二一地震使中部人心
頓時陷入泥沼,但災區師生共同度過心地泥濘的情誼,令人從中看到新生
的芽苗。

地震,震碎人心,卻也「震奮」出新生命。常常憶起那掛在樹上,隨風翻
飛的字句:「我沒事了,我會恢復自我的。」希望這是所有經歷這場災難
的人對世人的最真誠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