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山洪奔瀉委內瑞拉

◎撰文/濟迎(美國德州)、濟弘(美國新澤西)

南美洲委內瑞拉 ( Venezuela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因連續豪雨造成
土石流,掩蓋了北部沿海城市;據估計超過五萬人死亡、五十萬人無家可
歸,是委國近百年來最嚴重的天災。五名美國地區慈濟人於元旦組成勘災
小組,到受災最慘重的拉斯維加斯州 ( Las Vegas )勘災四天,並緊急發
放退燒藥、止痛藥、腸胃藥、抗生素、維他命等;現正針對災區急需之淨
水設備、大型帳棚、重機械工程車等物資進行援助評估。



世紀末的最後一夜,在美國德州阿靈頓的家中。孩子禁不住城媦鷎x的氣
氛,邀我們夫婦倆一起去看煙火。由於明天將赴委內瑞拉勘災,婉拒了孩
子的好意,兩個孩子雖然興高采烈地出門,卻難掩一分失望。

顧不得去想外面的世界如何慶祝,和太太在廚房媟Ё々@行人這幾天的餐
點;在這年序交替的午夜時分,西元兩千年已不知不覺到來……



委內瑞拉位於南美洲的東北角,北臨加勒比海,南接巴西,東靠蓋亞那,
西鄰哥倫比亞,是一個以石油為出口的富有國家。人口約兩千四百萬人,
百分之九十六的人信奉天主教;地勢南高北低,山坡陡峭,是一個山明水
秀的好地方。

本應是乾季的十二月,去年卻一反常態,雨從十一月底就下個不停,十二
月十日前後幾天,已有洪水暴漲造成山崩的現象,當地政府開始勸導居民
他遷;但由於距上次大天災已是五十年前,居民並不以為意。

豪雨連續不斷,終於在十二月十五日晚間十點左右,釀成委國有史以來最
大的天然災害。地勢較高的大樹、石頭和泥土,隨著山洪沖往居住在山腰
及山腳下的住宅區,土石流所經之處,無不滿目瘡痍,人命傷亡不計其數
。有說三萬、有報導五萬或更多,死亡數字可能永遠是個謎。



抵達委國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已是元月二日清晨。

整個機場燈光暗淡,大部分的作業停擺。前來接機的「駐委內瑞拉台北經
濟文化辦事處」代表柯吉生告訴我們,這次土石流災難造成機場近三成工
作人員罹難,人手不足遂導致班機延遲。

好不容易出了機場,街道泥濘不堪,交通阻滯。由於政府已下令戒嚴,荷
槍實彈的軍人處處可見,聽說因趁火打劫而死在槍下的有一百七十餘人。
為原本哀悽的景況增添幾許肅殺的氣氛。

拉斯維加斯州長 Mario Alfiledo Lata在出口處迎接我們,領到行李後,一行
人便直奔災區。

沿途,路斷橋毀,原本四線的道路,由於土石堆積超過五公尺以上,清理
困難,加上重機械不足,只能勉強清出一線道因應通車。幸有州長同行、
軍警前導,才能順利前往災區。

來到第一災區邁克蒂亞(Maiquetia),房屋有的全毀、有的半埋,有些地
方道路僅半邊可用,另一半被高達一公尺以上的泥土掩埋。

停留約一小時後,驅車朝東前往此次災情最嚴重的拉瓜伊拉(La Guaira)
鎮。從公路進入災區,眼前盡是東倒西歪、半埋或全毀的房子,上千磅重
的大石或直徑三十吋的老樹橫亙山路,慘不忍睹……可想而知,當山洪暴
發時,洪水奔騰而下的強大破壞力。

我們走入一條陳舊的小巷,兩邊房屋窗戶已破,滿滿的黃泥。走過一棟歐
式建築的房子時,仍可看到被水浸泡過的家具。據說此地埋了不少人,路
過時,陣陣屍臭傳來。

約走十分鐘路程,看到一所幾乎全遭掩埋的學校,只剩約一公尺高的圍牆
。在離學校不遠的教堂外,州長被一群居民圍繞,他們抱怨無水、無電的
痛苦,希望州長能早日替他們解決。



經過約半小時的車程,抵達另一個災區Macuto。沿途看到許多行人,一問
之下,才知道他們是倖存的一群,在山洪暴發前逃離;由於道路損毀及交
通工具停駛,只能徒步回來看看家園是否安然。

州長特別將車停在一所臨海的婦產科及小兒科醫院。我們透過一扇破損的
窗戶,半蹲進入醫院。屋媞ㄥ瞻@片,僅靠從破窗照射進來的陽光,看到
病床、辦公室桌椅、醫療用具、聽筒等,一面牆上仍貼著嬰兒卡通漫畫。

州長本想帶著我們繞病房一周,但由於污泥太深無法行走而作罷。想從另
一處的安全梯往下走,卻發覺整個出口完全被土石及樹幹擋死,並傳來陣
陣屍臭。

州長表示,這所醫院共有四層樓,我們是從四樓的窗口進入,其餘三層半
均埋在土石底下。想到當時住院的待產婦女、剛出生的嬰兒,都逃不過這
場浩劫,悲傷的心情難以言喻。

一行人繼續沿著海岸線東駛,沿途道路崎嶇不平,滿路均是大石頭,原本
的公路,亦被大水及山崩破壞無遺,我們的路是「走」出來的,還好州長
的座車是四輪傳動,才免於寸步難行。

進入 Carabalieda區,在一所公寓前看到一片「車牆」──至少有六部汽車
被洪水沖下撞上這棟房子,車體撞得稀爛成扁平狀。

此地是當地豪華住宅區,然而土石流所經之處,不是半埋就是全毀,損失
以億萬元計。相距不到十五公尺的隔街,高樓仍舊矗立,兩地儼然成為強
烈對比。

元月三日早上,前往 Federacionm Camdesina收容中心,該收容所是一處公
家辦公室臨時改造,目前暫居四百九十六位災民,人人只能睡地板,政府
提供以玉米為主的餐食。我們攜帶美國義診中心準備的藥品及棒棒糖與他
們結緣,小孩、大人人手一支棒棒糖,滿臉歡喜。

當我們要離開收容中心時,一位老先生跑出來向我們說:「我一無所有,
謹以我的歌聲來表達內心的感謝。」說著,他真的唱起了歌來……



短短兩天的勘災行,有淚水──看到被壓傷或往生的災民;有歡笑──與
當地僑胞話慈濟、談大愛。

剛接任拉斯維加斯州長一職的  Mario,年方三十多歲,原計畫好好建設地
方一番,豈料遭逢委國百年大災難,一時把他的雄心壯志壓低不少。但兩
天相處下來,仍可看出他並不放棄理想。

在實地走訪災區後,我們了解災區目前急需淨水設備、儲水槽、重機械工
程車、可容納一百五十人的帳棚五千頂、海岸線及河川工程技術人員。在
長期需求方面,住屋、學校和醫院都亟待修復或重建,其中以住屋最為急
切。

看到山崩地裂,想到人生無常、國土危脆,拉斯維加斯州想要恢復以前的
市貌,至少需要十年。完成首次勘災,所有團員都了解──艱難的賑災才
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