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後》

新年來到大愛村

【特別報導】

因為地震受災,讓他們聚居在大愛村,感受關心、彼此打氣。隨著生活、
工作上軌道,惶恐不安的心逐漸平息,於是,走出個己悲傷的角落,住戶
間的互動與情感與日俱增。



〈十方送來年禮〉

◎撰文/何貞青

「各位住戶新年恭喜!各界送來的年禮都整理好了,請大家來領回去哦!


除夕前一天,埔里信義路慈濟大愛一村住戶管理委員會辦公室門口,堆滿
善心團體捐贈的物資;剛打包完一袋袋的餅乾糖果,管委會主任委員劉世
森及總幹事陳清得卻一刻不得閒,又開始忙著發放事宜了。

「哇,這個大包哦!這樣好過年了!」「有餅乾、水果,還有碗盤、驅蚊
燈泡……住在這堹u是受到太多人的關心照顧了!」……提在手上的年禮
愈重,人們臉上的笑意愈濃。

「這樣熱熱鬧鬧、眉開眼笑才像過年嘛!」看到居民們滿意,劉世森和陳
清得疲憊的臉上也同時摻著欣慰。

愈接近年節,管委會的人就愈忙,除了處理物資,還得發動全村大掃除、
舉辦做年糕的活動,目的無非想將住戶們帶離地震的陰影,讓大家走出屋
子相互打氣。「我們要在這媗w歡喜喜度過震災後第一個新年,重拾信心
、重新面對未來。」劉世森說。

剛搬進來時,有一段時間住戶心理很不穩定,大家聚在一起一談到過去就
掉眼淚;對於社區內的新生活也語多抱怨,管委會在服務大家時承受了很
多要求及壓力。

可是漸漸地,隨著生活、工作上軌道,大家心中的惶恐不安也就慢慢平息
了。人們走出自己悲傷的角落,住戶之間的互動和情感與日俱增,左鄰右
舍也會相互照應,彼此在生活習性上約束自己,對社區的認同感也提高了


劉世森得意地說:「因為大家都想著重建家園,生活有了目標,自然沒時
間東想西想、愁眉苦臉啦!」這種積極的心態很快在村婼祟窗A在劉世森
提議下,全村還打算成立生產消費合作社,自行產銷埔里農特產品、園藝
花卉,既增加全村經濟收入,也提供村埵~長人口就業機會。

「總不能一直靠政府、外界的援助,我們三百一十戶居民也要自立自強啊
!」劉世森原本在開卡車,陳清得則經營麵包店,為了管委會的事務,他
們三個多月來沒收入一毛錢,靠著原先積蓄及房屋全毀的補助金過活,幸
好家人都諒解。

往年春節,劉世森都會帶太太去環島旅遊,今年自然是去不成了。「第一
個在大愛村過的年,一定要跟大家一起過,這奡N是我們的家,我們哪
也不去!」為了住戶安全,兩人都留守社區,即使過年期間也和平常一樣
去巡邏。

「許多住外地的親友都會回來過年,人多更要注意突發狀況!」陳清得說
,社區有些老人家,兒女常忙得沒空回來探視,如果看到別人熱熱鬧鬧的
,就會胡思亂想,逢年過節更是嚴重。這時他們就要特地去探訪、拜個年
,讓老人家感覺還是有人關心他們。

事實上,他們的工作常是吃力不討好;干涉太多會得罪人,不管的話又有
失職責。「住這堨i以看到人生百態,見多了就會想開。既然要出來服務
就不能氣餒,何況慈濟都把房子蓋好給我們住了,我們只是管理而已,有
什麼好灰心的!」

如今管委會都已步上軌道,他們的責任也減輕了。「過完年該為家庭打算
啦!不只房子要重建,家人的生活、小孩的教育問題都要花點心思了。」

說是這麼說,但一問起他們的新春心願,兩人還是異口同聲:「希望持續
把社區管理得更好,生產消費合作社能辦得成功,讓每個人都生活得更有
朝氣、更快樂。」


〈說個新年願望〉

◎撰文/黃秀花

「在大愛村過節反而比較有年味!妳看,這堛澈臚l多,他們跑來跑去的
,到處串門子,熱鬧非常;不像我們以前住在金巴黎,一進門就像關緊閉
,左右鄰居也沒認識幾戶,大家都很生疏。」吳麗雪語多感觸地說。

「是啊!以前住大樓時,好像關在籠子的鳥;現在住大愛屋,就像大海鷗
一樣,可以自由飛翔,結交很多朋友。」十歲的女兒欣儀也說出她的看法


除夕當天再度造訪大里大愛村黃家,女主人吳麗雪仍是一樣地好客,才踏
進門,她就端來茶水。

看著黃宗耀在門外指揮兒子貼春聯、吳麗雪在廚房媦鶬蝒ㄤ獢A便好奇地
探問:「你們打算怎麼過新年啊?」

「春聯貼一貼就像過年了!」黃宗耀開心地說。

「住在大愛屋,什麼都是新的,東西又不多,根本不用怎麼打掃就很乾淨
了!」吳麗雪補充說:「對了!斜對面那一戶,他們在市場賣菜頭粿,這
邊的住戶向他們購買,一斤都可以便宜個一、二十元,這堛瑣F居真好!


自震災後,吳麗雪的人生觀起了很大的轉變。「裝潢得再漂亮的房子,地
震一震,還不是倒了。不如住在這邊好,很安全、四周又有綠樹,即使空
間小了點,正好可以降低自己的購物欲望啊!」吳麗雪說,如果可能的話
,她真希望住滿兩年期限後,再向市公所承租大愛屋,繼續住下來。

黃宗耀和吳麗雪兩夫婦皆為保險營業員,他們的憂患和危機意識自然比一
般人來得高。「我們做保險的,對風險看得很開,人哪一天會怎麼樣,很
難預料!」

問起他們今年過年與往常有何不同?吳麗雪說,每年他們一家人都會到大
姊家吃年夜飯,今年也一樣,只不過還是會回到大愛屋過夜。

「既然要到大姊家圍爐,為何還要炒菜?」

「地震逃命時,我就想,如果能逃過一劫,就從此吃素。」所以,儘管要
去大姊家圍爐,吳麗雪仍需自己準備一點素食。

一番整裝後,臨出門前,問起他們新年有何新希望?

「希望世界和平!」十四歲的兒子凱斌說。他之前曾以「大愛」為題寫過
一篇作文,在下筆前還找了許多有關慈濟救災的資料,在結語時他寫到:
「希望大家都能學習慈濟『大愛』的精神,為社會、為人群多付出!」結
果還贏得老師大大的嘉許。

「我希望考試能順利!」說畢,欣儀還故作神祕地說:「還有一個願望,
我只想偷偷跟阿姨講!」便趨身對我竊竊私語:「我希望爸媽能長命百歲
!」

「我只希望地震的傷害能早日平息,平安就是福啊!」經歷了一場生死交
關的災難後,吳麗雪似乎領悟了許多:「以前我會鑽牛角尖,很多事總是
想不開;現在我會想,眼前的一切都有可能化為泡影,遇事就不會再那麼
執著了!」


〈爐火暖了這個春〉

◎撰文/何貞青

姜家的媳婦杜碧蓮一早就上市場,採買完雞鴨魚肉等年貨,又趕著回去清
掃屋子、拖地板,準備祭祖拜拜事宜。今天是除夕,即使住在臨時的組合
屋,年節該有的傳統及禮數還是不能免。

「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張羅過年的東西呢!」去年四月才結婚,不到半年
就遭遇大地震,她和先生、公公以及小叔四人目前住在埔里信義路慈濟大
愛村內。

身為家中唯一的媳婦,掌廚大任自然落在她身上,以前在娘家事事有人打
點,現在一切要自己來,遇到不懂的地方就打電話問姊姊。不一會兒,年
菜豐餚就端上桌,年節的氣氛也由她手中營造出來了。

「爸爸,我們可以開始祭祖了!」一切就緒,她喚出公公、先生以及小叔
。在姜老先生帶領下,一家四口虔誠持香禮拜。儘管災後一切從簡,但中
國人慎終追遠的孝思和年節團圓的傳統,都在他們禮敬的身影中延續、顯
露。

「過年嘛!當然要祭祀祖先盡一分孝心,人不能忘本啊!」八十二歲的姜
老先生說。尤其他是從大陸過來的退伍軍人,對家鄉的思念,也表現在對
先祖的恭敬祭祀上。

事實上,他們的祖宗牌位早在地震中毀壞了,災後一直未能重立。姜老先
生頗為在意,特地吩咐兒子趁年節重新安置一個,暫時先擺在客廳桌上,
日後回眷村老家再隆重安置。

「現在過年氣氛愈來愈淡,加上受災之後大家也比較少慶祝,以前在我們
眷村,鄰居的老爺爺們都會四處拜年,很熱鬧呢!」姜先生說。

「我這幾天還是會回老家走走看看,跟老朋友拜年恭喜。只是,我們都上
了年紀,不知還能見到多少人……」姜老先生語多感慨。

搬來這堣j致上大家都已適應了,雖然比不上以前的家寬敞舒適,但「比
起災後住了兩、三個月的帳棚,現在已經很好了;況且同是受災戶,相處
起來也不會計較那麼多。」杜碧蓮說:「像昨天午夜整個社區一起祭拜天
公就很熱鬧啊!好像三百多戶大團圓一樣。」

「我年紀大了,也沒什麼期盼,只希望兩年後可以把老家再蓋起來,老二
趕快成家安定下來,然後平平安安過日子就好了。」目前姜家兩個兒子工
作都已上軌道,全家人也有共識,未來的努力都以房屋重建為主,姜老先
生的願望想必不久便可達成。

「可以燒紙錢了!燒完就吃年夜飯囉!」杜碧蓮一聲招呼,先生、小叔都
一起幫忙,翻飛的紙錢和爐火暖了這個春節,遠處傳來的鞭炮聲更增添繽
紛。

姜家簡簡單單四個人,就在大愛屋內圍坐一起,享受團圓年夜飯的同時,
也企盼著新春新氣象──期望來年在自己老家祭祖、圍爐,屆時家中新添
了小寶寶,或者多了個新媳婦兒。


〈每逢佳節倍思親〉

◎撰文/黃秀花

除夕當天,陽光燦爛、暖如初春,為年節增添了不少興味,是闔家團圓、
歡喜採購年貨的好日子;但居住在大里大愛村的羅家,卻因有三人在地震
中不幸罹難,整日都彌漫著一股無以名狀的低氣壓。

「早上,我到市場買菜,碰到以前住金巴黎的鄰居,她問我現在住哪堙H
家人還好吧?我再也忍不住了……」原本心情就低落的羅老太太,雖遇上
老鄰居的關心問候,卻如同鼓漲到極點的氣球般,被人用針輕輕戳了一下
,當場情緒失控,悲不可抑。

臨近中午,當她捻香祭拜,口中喃喃念著甫往生的先生及兩位小孫子的名
字,淚水再度潰決,連著幾個月來強壓住的痛楚,不由得從胸口隱隱崩洩
,很快就貫穿了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

每逢佳節倍思親,更何況是同時失去了三位至愛的家人!羅老太太以及兒
媳阿弘和阿雪,再怎麼努力強顏歡笑,也無法掩飾心中那一觸即發的傷痛


當天,阿弘和阿雪便為了去塔寺祭拜孩子之事而生齟齬,隨後又為了晚上
是否要到夜市擺攤做生意而小吵一架。吵完後,夫妻倆便不約而同地躲進
房間堙A久久未見他們再出來。「大家心情攏嘸好啦!其實他們兩人也不
是真的在吵架,只是藉此發洩一下而已!」

「我生了四女一男,阿弘是獨子,有三個孩子,地震卻帶走了兩個……」
羅老太太的話還未說盡,六歲大的孫女小云便嚷著要阿嬤幫她拿飲料,老
人家不許她飯前喝,小云索性坐在地上胡鬧起來。

「來!來!妳乖,來這看電視,不然就去跟狗玩!」羅老太太左哄右騙,
好不容易才將小孫女安撫。隨即,她說:「好佳在,地震當晚,她和我兒
子、媳婦到南部去,才能幸運逃過一劫。」

「阿桑,這些家具是過年才買的嗎?」看著老太太陷入悲傷的情境中,我
趕緊轉了個話題。

「地震把所有的東西都震毀了,這些都是重新買的,獨獨桌上的那尊關公
像,是事後我兒子才回去搬出來的。」篤信神明的羅老太太說,她原本供
奉了三尊神像,震災壓毀了兩尊,只剩這尊關公像。

已近傍晚時分,羅老太太似乎想起什麼事,突然起身大聲喚著從潭子回來
過年的老三阿欣的女兒小旻進門,「妳打電話給妳二姨,叫她趕快回來圍
爐。」

提起次女阿玲,老太太又是一陣心酸:「伊嫁不對人啦!現在也是住在我
們這堙A兩個孩子前陣子給婆家帶回去過年了!」

不知是否被阿欣正在準備圍爐年菜的聲音給吵醒,阿雪也起床出來幫忙料
理,不到一小時,姑嫂便煮好了一桌豐盛的年菜,這時阿玲也回到家,一
家人就開始圍爐吃了起來。

「吃菜頭,代表今年有個好采頭;吃雞肉,就要『起家』囉!」羅老太太
邊夾菜給小孫女邊念著;阿弘和阿雪夫婦倆則談論著吃完年夜飯後,要去
塗城夜市擺攤賣茶具之事。

我想,也許藉著言語的激勵,或者藉由工作的忙碌,可以讓他們一家人暫
時忘掉傷痛,過一個不被情緒干擾的除夕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