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貼心溫度計

〈玉里分院一周年〉

◎撰文/黃秀花


「您好!這堿O慈濟玉里分院……」
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就接著說:
「我知道,我明天有掛號,一定會去看病。」




清晨七點半,醫療車載著醫師們從本院出發,出了花蓮市區,奔馳在花東
縱谷上,沿途群壑環繞、風光明媚,盡入眼底。醫師們坐在車上,或覽風
景、或閱新知,盡可能在一個半鐘頭的車程中,養精蓄銳、儲備活力。

九點抵達慈濟玉里分院,掛診的民眾已坐滿候診區,醫師們稍作紓解,便
逕自快速步入診間。診病情、作檢查、開處方,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門診
的燈號數字也跟著不斷累加。

近午時,早診的醫師忙完了,匆忙吃過午飯,十二點四十分,醫療車又載
著原班人馬往回程的路上駛去。看了一早上的診,醫師們多半疲憊得在車
上打盹。接近本院時,有人扣機響了,是開刀房來提醒下午有排刀,忙碌
又即將展開。

而在此之前,午診的醫師群也早已搭上火車,前往玉里分院的路上。


一個醫師去
五十個病人不用來


不管是政策調派或自願前往玉里分院,一年了,醫師群早已習慣每週固定
一次的出診模式。

「出診,就好像是度假一樣,不會辛苦啊!」腸胃內科主任林憲宏醫師說
,坐在車上的三個小時,可以放空一切,反而增加了休息的機會。

「在開刀房內,所見非白即紅,偶爾出去看看青山綠樹,很好啊!」骨科
醫師黃盟仁說。

多數醫師都認為,從花蓮到玉里來回一趟要花去三個鐘頭,但換個角度看
,倒不失是紓解身心的好時機。

「本院醫師到玉里看診,可免去許多病人奔波之苦。若以門診量五十人計
算,一位病人少花三小時,五十位病人加起來,時數就很可觀。」泌尿科
主任郭漢崇醫師甚至推論,有些老人家從南區到花蓮看病,家人還得請假
陪伴,不但減少家庭收入,對社會經濟也會造成影響。

耳鼻喉科主任陳培榕醫師也有同感:「我有位鼻咽癌病人住在玉里,每次
到花蓮看病,太太就得請假陪他來,當天就不能去工作了。」

老家在玉里的泌尿科醫師陳鼎源,對南區醫療不足感受尤其深刻。「我念
高中時,母親曾因子宮肌瘤送到花蓮開刀,更早之前祖父生病,還必須送
往台北醫治。因此前往玉里看診,我責無旁貸。」

除了本院支援醫師外,目前玉里分院有三位駐診醫師:張鳳崗、王德隆、
楊行樑。

年近七旬的張鳳崗醫師,行醫已三十多年,三年前才從台中來到玉里鴻德
醫院服務,因認同慈濟照顧偏遠地區民眾的理念,在慈濟接手鴻德後,決
定繼續留下來服務。他常隨醫療車下鄉健檢,從去年五月至九月跑遍了玉
里附近的原住民部落及客家城。

「偏遠部落的原住民,由於對外交通不便,並不會主動求醫,我們下鄉健
檢可助其找出身體的疾病,若有病就可早日發現、早日治療。況且早晨空
氣清新、風景又好,下鄉出診就好像去運動一樣,還可以強身呢!」張鳳
崗說。

去年六月才從澳洲回國的王德隆醫師表示:「這堛漱H情味很濃,景色也
跟澳洲很像,適應起來並不困難。」

「分院規模不若本院,在急診室,內科、外科、兒科都得處理。」王德隆
說:「分院雖有電腦斷層掃瞄儀,卻沒有開刀房,遇有車禍骨折傷患,經
初步處理後,仍須再送往本院;不過,還是能發揮功能,暫時幫病患穩定
病情。」

由於空間不足,玉里分院並未設置開刀房;不過,外科醫師魏昌國卻認為
:「外科醫師輪診可幫助病患找出病因,判斷是否有必要進一步動手術。
況且本院和分院間有很好的轉診制度,馬上就能安排到本院進行手術。」

也是從鴻德醫院繼續留任的楊行樑醫師說:「感覺上,玉里分院比以前的
鴻德醫院更有活力,也更有發展的遠景。」


下鄉辦講座
認識疾病常保健康


醫療車穿梭在鄉間的羊腸小徑,下鄉的醫師上午進行醫學講座、兼作簡易
檢查,下午就接著看診。一趟講座下來,往往會吸引一些檢查有異樣的民
眾掛診。考量山區交通不便,村民又多為老者,玉里分院總是體貼入微地
接送民眾到院就診。

來慈院服務甫一年的眼科醫師葉崇明,從元月到三月,走訪了卓溪鄉六個
部落,「感覺那埵n像是另一個世界!」葉崇明說,義診的病患大多是上
了年紀的老人,白內障、青光眼的現象相當普遍,有些開刀後即可恢復視
力,但有些已經嚴重惡化,卻還不知要就醫。

每週在玉里分院有三天門診的牙科醫師梁宏達,發現偏遠地區民眾普遍缺
乏對口腔疾病的認知,因此打算下鄉教導正確的口腔保健常識。「在我的
門診中有好幾位是因為牙齒不舒服來洗牙,結果發現他們的牙齒上出現白
色凸起的斑點,經轉診至耳鼻喉科作進一步檢查,證實罹患了口腔癌。」

婦產科醫師謝瑞彬曾下鄉針對銀髮族婦女講解更年期後保健之道,對南區
婦女普遍缺乏對更年期的認知感到印象深刻,「更年期婦女常出現的骨質
疏鬆、失眠、熱潮紅及心血管方面等疾病,其實是可以靠藥物改善。」

「婦女是家庭的主幹,若健康或情緒上出現問題,很容易會影響到家庭的
幸福。」謝瑞彬認為,婦科在南區很有發展的空間,辦講座也是希望引導
怯於看病的婦女們就醫;若症狀嚴重者,則協助她們到本院做治療。

趁南下看診之便,謝瑞彬也從門診中蒐集到兩百多個病例,他正與慈濟醫
學院原住民健康研究所合作,進行有關「原住民婦女更年期血中的卵巢荷
爾蒙及腦下垂體荷爾蒙的濃度」之研究,希望將成果回饋病患。

「來到玉里分院服務,感覺與族人更貼近了!」護理長高翠萍說。前陣子
在卓溪鄉古風村的眼科講座,就是由她聯絡促成,擔任村長的母親還義務
充當翻譯,將醫師所講的醫學常識,逐句用布農族語複誦給族人聽。

在玉里分院,同高翠萍一樣是原住民身分的護理人員,不在少數。多場的
醫學講座也都仰賴她們向族人通報,並隨行做翻譯。

「部落的年輕人大都往外去發展,留下的盡是老人和小孩,因交通不便,
很多人生了病就隨便買成藥吃,往往小病拖成大病,甚至因此斷送生命。
」住在卓樂村的馬春美,相當贊同玉里分院到原住民部落去辦講座,每有
下鄉活動,她必定隨行參與。

「醫療下鄉對族人的幫助真的很大,以前他們不知道玉里分院有眼科,現
在他們會主動來詢問分院還有哪些科,就醫的態度變積極了。」家住立山
村的高俐敏說,辦醫學講座有助於族人對玉里分院產生信賴感,她以眼科
為例,現在的門診人次足足比從前多出一倍,就是個明顯的成效。


錢少事又多
回饋鄉里甘之如飴


「錢多、事少、離家近。」這句找工作的順口溜,對玉里分院的多數員工
而言,除了「離家近」的條件符合外,餘則大相逕庭,但為何他們仍能用
心投入工作呢?

「這堿O慈濟玉里分院,我是員工XXX,您一個星期前有掛號,怕時間
太久了您會忘掉,所以特別提醒您一下!」這是玉里分院體貼病患的一項
作法。當初,管理室主任黃馨嬌提出這項構想,希望能降低未就診的人次
,並增加與病人的互動關係,病歷組組長陳秀金卻想:「這種作法未免太
矯情了。」

沒想到實施後,陳秀金的家人也蒙受其利。「我婆婆就曾接到分院的來電
,通知她隔天記得去看婦產科;先生拔完牙回到家,護士也來電叮嚀他,
如果還會流血或不舒服,可以再去給醫師看。」無形中,病人對醫院的認
同感就產生了。因此,當陳秀金偶爾因工作忙碌而晚歸,家人也能體諒。

陳秀金說,現在打電話已經變成一種習慣。有時當同仁才說出:「您好!
這堿O慈濟玉里分院……」話還沒說完,對方就已知是怎麼一回事:「我
知道,我明天有掛號,一定會去看病。」

布農族的高翠萍專長是急症護理。從前她在其他醫院的急診室服務時,曾
眼見自己的原住民同胞,因為沒錢就醫,以致院方在治療上不是很積極,
讓她覺得很難過;甚至在小時候,她就常目睹自己的親友,因重病無法及
時送醫而往生。這些都成了她難以抹滅的深刻記憶。

「以前在其他醫院服務時,我都會定下離職的時間表,來到慈濟玉里分院
後,我卻沒想過這個問題。」高翠萍說,玉里分院相當注重人性化的照護
,讓她很願意竭盡所能貢獻所長。

夫家在太平村、娘家住中平村的金美貴,就常利用下班後,順便幫族人把
藥領回去;很多部落的老長輩生了病,也會來詢問她該掛哪一科,並請她
幫忙掛號。「雖然分院有語音掛號服務,但老人家不習慣聽錄音。」對於
有機會幫族人服務,她感到很開心。

不論是客家籍的陳秀金,還是原住民籍的高翠萍、金美貴、馬春美和高俐
敏,都覺得玉里分院讓她們感到很貼心。「與其說是我們在付出,還不如
說是分院在回饋我們,讓我們這些在地人感到很光榮。」陳秀金有感而發
地說。

這也就是為什麼,玉里分院的工作人員雖不及四十位,工作量又遠比規畫
的人力多出很多,他們卻依然甘之如飴。

「慈濟文化就是要無我、無私地付出,這跟天主教的精神很像,同樣都是
在為社會、為人群服務。」高翠萍說,即使宗教信仰不同,但她覺得玉里
分院讓她有回到家的感覺。她是待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