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關山第一所醫院

〈關山分院啟業了〉

◎撰文/張端容


在居民長久的企盼下,
台東關山鎮終於有了第一家醫院。




【先添佳話】

「當我看到那輛車正面直衝過來,根本來不及反應,『碰!』的一聲,我
已經飛出去了!」家住台東縣池上鄉,服務於台東關山分局的警察林金勇
,去年十二月十八日早上八點,騎摩托車上班途中,在花蓮德高陸橋上與
一輛轎車對撞,當場整個人彈了出去。

林金勇至今仍心有餘悸地表示,摔倒地上的一剎那,腦筋一片空白,當他
想站起來時,竟發覺雙腳無力且下半身沒有知覺,這才驚覺可能兩腳已經
斷了。

意識模糊中,他聽到有人前來協助,並告訴他:「我們是慈濟醫院的護士
,剛好路過這堶n到關山,可是車上沒有急救器材,只能幫你做簡易的救
護,你忍耐一下,我們會等到救護車來再離開。」一聽到是「慈濟」,林
金勇一顆恐懼的心頓時安定許多,不知不覺便昏了過去。醒來時,發現自
己已躺在台東的一家醫院。

在醫院躺了三天,傷勢並未好轉,摔斷的雙腿竟發腫、變黑,來探望的親
友們見狀,便建議他們:「再拖下去恐怕得截肢了,還是趕快轉往花蓮慈
濟醫院!」夫妻倆決定馬上轉院。

「之所以決定這麼快,主要是因為在車禍當時,慈濟護士貼心的救助,讓
我很感動。」林金勇微笑著說。

轉往慈濟醫院的第二天,重新徹底檢查一番,這才發現,由於車禍的重擊
力,造成他嚴重的內出血,上半身主動脈破裂、膝蓋骨頭破碎,以及右大
腿嚴重開放性骨折,全身上下僅剩頭部維持完好。「幸好轉到慈濟醫院,
否則還不知道我的傷勢這麼嚴重。」

林金勇在慈院度過整整兩個多月,期間動過無數次手術,術後全靠林太太
一人不眠不休地細心照料。由於家住池上,距花蓮尚有兩個小時的車程,
林太太只好以醫院為家,星期六、日再回家照顧孩子,或把孩子帶來醫院
探望爸爸。不過她表示,孩子來到醫院卻生病了,她不敢再帶來,只好增
加往返的頻率,來醫院兩天、回家兩天,兩個月來都是這樣奔波著。

因此,當他們得知慈濟醫院要在關山設立分院時,真是滿懷期待,計畫就
近轉至關山分院。

「說起來真是有緣,從台東轉來慈濟醫院後,又遇見了那天為我急救的護
士!」林金勇表示,來到慈院的第二天早上,有位護士一進病房就主動過
來問他,是不是那天在陸橋上出車禍的警察?他才猛然想起:「喔?妳就
是那天為我急救的護士囉!」兩人哈哈大笑,還成了好朋友。

原來,那天為他急救的護士陳雅芳,是關山分院的醫護群之一,當時服務
於慈院二五東病房。

與慈濟的這一段特殊因緣,林金勇說,為了答謝醫師和護士們,他準備要
給大家一個驚喜,至於是什麼樣的驚喜?他神祕兮兮地笑著說:「等我出
院的那一天才能講啊!」

看來,關山分院尚未啟業之前,良好的醫病關係已添上佳話!



【一個期盼】

「目前東部地區很缺乏呼吸照護中心,我們相當期盼慈濟關山分院能夠給
予協助,或許我的孩子會是受惠的第一人。」黃愉琇語重心長地說。

七年前的一個夜晚,黃愉琇起床餵四個月大的女兒喝奶,發覺孩子突然呼
吸窘迫、無力,幾乎快要窒息,夫妻倆嚇得趕緊將女兒送往台東馬偕醫院
急救。所幸保住了性命,卻從此得靠呼吸器才能存活。

醫師告訴他們一個聽都沒聽過的病名──「遺傳性退化性肌肉神經病變」
,只曉得和基因方面有關,目前在醫學上幾乎無法預防、治療,是一種罕
見的病例。

由於病例特殊,一星期後,院方建議他們轉到台北馬偕醫院做更進一步的
檢查。

三個月過後,情況依然沒有好轉,也查不出真正的病因。由於工作都在東
部,家住台東關山鎮的他們,決定將孩子再度轉回台東馬偕醫院。

為了能夠醫好女兒的病,他們幾乎跑遍全台大小診所、醫院,試過所有中
醫、西醫的治療方式,仍舊於事無補。兩人只得不時奔波於關山、台東市
之間,雖心力交瘁,但無怨無悔。

戴文達說,由於肌肉嚴重萎縮,從兩歲開始,女兒的肌肉就不會動了,四
肢、身體也都停止了成長,只剩頭能轉動,連言語也無法表達,幸好臉部
的表情還算豐富,即使只是一點點臉部肌肉的浮動,夫婦倆都感到萬分的
欣慰與歡喜。這也是多年來他們堅持不放棄的原因。

一晃眼,七年過去了;這七年來,孩子一直在加護病房靠呼吸器維持生命
。當他們得知慈濟醫院將在關山設立分院的訊息,顧不得醫院仍在工程中
,便殷切地前往詢問院內的種種設備,以及啟業時間。

「孩子不可能好起來了,我只求能有一個安心養病的地方,讓她度過生命
中最後的幾年……」戴文達、黃愉琇夫妻倆語氣哽咽,忍著即將奪眶而出
的淚水訴說著。

「她真的是個好孩子,只是活得很苦!我只期盼她能在關山安享她人生最
後幾年……」黃愉琇再度潸然落淚。

在了解戴家夫婦的想法及期望後,慈濟關山分院表示,將會協調呼吸治療
師盡全力協助戴小妹妹。

「雖然孩子目前迫切需要的是一個呼吸治療中心,但我還是很高興聽到慈
濟要在關山設立分院的消息。因為,彷彿又燃起了一絲希望!」戴家夫婦
展露笑容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