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希望》

一分鄉土情
何友鋒建築師事務所

◎撰文/張旭宜


負責霧峰鄉兩所小學設計的何友鋒,
使用的建築語彙與形式都與旁邊聚落相似,
材料盡量利用當地素材,以便與社區建築融合,
使重建完成的學校成為社區的一部分。



慈濟九二一「希望工程」在台中縣共援建十四所學校,其中霧峰鄉佔兩所
──五福國小和霧峰國小,都是由任教於霧峰鄉朝陽科技大學的建築博士
何友鋒負責設計。

九二一地震後,何友鋒立刻帶著事務所內兩位高足張至正與詹益源,到霧
峰、埔里災區協助建物結構鑑定工作。對久居霧峰的他們來說,總覺得做
再多也不夠,因此一接到慈濟詢問是否願意加入希望工程行列時,「我們
都覺得很高興!」詹益源興奮地述說當時的心情。


掌握聚落的「社會生態」

何友鋒建築師事務所規模雖不大,但中部地區許多學校都是他的傑作,如
東海大學、逢甲大學、台中技術學院、勤益技術學院、台中女中、彰化女
中等。承接五福和霧峰兩所國小,是他們首次嘗試國小校園設計。

何友鋒表示,霧峰地區一直是他教學研究的對象,對當地累積了很多的認
知與情感,因此接下鄉內兩所國小的設計案,對他們而言,實有地利之便
。接下案子隔天,張、詹即聯袂前往學校勘察。

「一決定參與希望工程,我們立刻和學校溝通、討論,畢竟他們才是空間
使用者。」詹益源說。

「我們曾去學校觀察多次,研究居民和學生的活動情形,作為規畫設計的
參考,我們不希望生態改變太多。」何友鋒所謂的「生態」不只是自然生
態,更是社會生態,他期待透過設計讓居民仍能聯繫上地震前的生活空間



愈忙愈高興

由於互動頻繁,他們和五福國小老師成了好朋友。張至正對人情味濃厚的
五福國小也投入了相當的情感,儘管各方意見紛雜、設計圖三番四次修改
,他們卻是愈做愈高興,因為大家都是為了共同目標在努力。

原以為只是單純的校園設計,層層深入後才發現障礙一波波襲來,設計案
相關人員也因此練就一身見招拆招的應變能力。

張至正前往五福國小調查時,發現目前校地的所有者是鄉公所,若要原地
重建,勢須取得土地所有人同意才行,鄉公所因此提出了三項條件:一、
興建可容納兩百五十人的視聽教室;二、設置幼稚園;三、要有足夠的休
閒空間並開放民眾使用。

校方認為如此有助於社區互動,欣然同意。但當設計案完成後,卻又發現
地震後的都市更新計畫案中,五福國小校地雖擴張為現今一倍大,但舊基
地包含在新基地內,兩者的形狀正好是正方形之內有一菱形。

何友鋒表示:「如果只以現在基地做設計,待都市計畫更新案施行後,將
出現學校牆角面對馬路的情形。如何同時因應現在和未來做妥善規畫,正
是五福國小給我們的挑戰!」

聽取多方意見及不斷修正後,五福國小最後以三合院農村建築格式定案。
何友鋒說,學校附近的農村型態多是中庭、四合院式,為使村民熟悉及保
留歷史記憶,他所使用的建築語彙與形式,都與旁邊聚落相似;材料部分
則盡量利用該地素材,日後學校興建完成將可與社區建築融合,成為社區
的一部分。

空間配置上,張至正掌握小學生活潑、好動的特性,除規畫有大活動空間
外,也為各年級保留小的活動空間,且在各角落設計學習角,安置各種新
奇事物。而建築群圍出的中庭部分,則規畫作為活動草坪,以符合學生和
民眾的活動需求。


空間會說話

有別於五福國小的全面重建,霧峰國小在九二一地震後尚有一半建物留存
下來,新舊建物如何整合,是設計上一大挑戰。

霧峰國小現存的舊建築是修澤蘭所設計,他是台灣戰後建築界代表人物之
一,所提出的「形隨機能而生」觀念──利用簡單的材料和構造創造豐富
的空間層次,相當富人性化。詹益源認為,只要遵循原先的設計原則,就
可保有校園建築精神的完整性。

霧峰國小為典型的都會型學校,空間狹窄,何友鋒希望打破舊有建築窠臼
,讓學生在開放空間學習,因此他將一樓盡量挑空,塑造一個視野開闊的
空間;另運用建物配置,將學校空間區隔成室外、室內、半室內三種,讓
活動其間的孩子們學習到:在室外空間可喧鬧,在半靜態的遊戲空間應有
所約束。透過空間的層次和功能,讓小孩子在無形中學習。

此外,霧峰、五福國小都在校園周圍設計了人行步道,讓小朋友上下學可
以安全地行走其上。針對人數眾多的霧峰國小,則又設計了可供車輛迴轉
的長廊及等候區,讓放學的小朋友在此等候家長,以免四處亂跑造成危險


何友鋒自豪地說:「設計案沒有死角,不會為管理及安全帶來隱憂。」

「建築師的社會責任很重要!」何友鋒說,因為重視安全,所有事務工程
無不派遣資深土木結構技師擔任常駐監工。「每個工地,我每個禮拜至少
跑兩次。」


大愛精神在其中

除了滿足各方要求外,如何將大愛精神融入建物設計中,對三位建築師來
說,也是一大考驗。

經過密集的觀察,何友鋒決定除了以洗石子或刷石子的外牆,來反映「樸
實無華」的精神,省能設計亦是可以發揮的一大重點。以霧峰國小為例,
由於教室為東西向,日曬嚴重,盡量使用遮陽板減少能源的消耗或熱傳導
、少用空調系統,亦是樸素精神的表現。

慈濟人的積極、負責,和建築師之間也形成了良性的互動。詹益源喜歡慈
濟尊重專業的態度;張至正則讚佩慈濟的高效率,他說:「有次,我們要
求做後續鑽探測量等工作,慈濟馬上聯絡業者,業者也立即進行,原本需
時一個禮拜,竟在三天內完成,效率之高令我相當意外。」

而最令張至正感動的是,一場長達十二個小時的建築師會議,「證嚴上人
不但在會場內坐一整天,且一直全神貫注地聽報告。慈濟這麼認真地投入
,我們實在沒有任何藉口不努力。」

為因應慈濟的快動作,何友鋒在座位旁的牆上貼了一張希望工程進度表,
自我督促。他笑著說:「我可是每天在這堿y冷汗、趕進度呢!」

笑聲中,我們感受到建築師背後的用心和堅持,也誠心祈禱受災學校盡快
恢復,讓無數的家長和學子能真正開懷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