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希望工程特別報導》

天無絕人路

【我也做得到】

◎口述/陳來好
 撰文/萬德勝


雖然我每星期必須至醫院洗腎三次,
但我參與了大愛屋興建,也為希望工程奔走募款……



自從婆婆罹患腦瘤住院以來,我和先生不分晝夜地波奔在楊梅與林口間。

我的健康情況一向不是很好,幾個月下來不堪負荷。一天回家上樓之際,
頭部即感昏眩,隨後不支倒地;經過多時,才被人發現送到醫院。

經過院方詳細檢驗,判定是腎臟功能衰弱,必須長期洗腎。

「老天啊!怎麼會是我呢?」一聽到「洗腎」這個可怕的名詞,心中既煩
惱又掙扎。我怎能倒下去?我還年輕,還有三男一女需要扶養長大,先生
和年邁的婆婆也需要我照顧啊!

在我徬徨無助時,江鳳春師姊的鼓勵,讓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我發願要
勇敢的活下去!

從民國八十七年開始,我每星期二、四、六下午固定到醫院洗腎;龐大的
醫療費用,幸好有健保給付,這使我滿懷感恩──取之社會這麼多,將如
何回報呢?

在詹美玉、羅寶珠、江鳳春師姊的鼓勵下,我投入慈濟志工行列。

然而,委員培訓期間,因身體虛弱走路十分緩慢,常常跟不上隊伍,每每
都是靠意志硬撐下去,有時心媄孎K猶豫:「別人有健康的身體,自己卻
連走路都這麼難!」而有打消培訓的念頭。

但證嚴上人的話也不時在我耳畔響起:「生命的意義,不在活得長或短,
最重要的是發揮功能和良能。」沒有大浪的衝擊,哪能激起美麗的浪花?
別人能,我為何不能?心堣@股莫大的毅力逐漸浮現,又提起了勇氣。

震災後,我參與了大愛屋的興建,也希望能夠盡自己的一點力量,讓災區
學童獲得完善的教育環境,那就是我最大的希望了。


《採訪後記》

兩、三年來,陳來好至醫院洗腎,幾乎很少慈濟人知道,因為她總說是去
醫院「上班」。

她在洗腎的三個半小時堙A總是手捧上人的著作或《慈濟》月刊、《慈濟
道侶》研讀,將點滴體悟用於生活中;也以自己的親身體驗,輔導、鼓勵
許多洗腎病友;每逢星期三,從楊梅到慈濟中壢聯絡處值班,參與活動不
落人後。

九二一地震後,陳來好抱病參與興建大愛屋,又不時以十萬、三十萬等款
項捐助慈濟九二一希望工程。她相信,結合大家的力量,「希望工程」必
能早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