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希望工程特別報導》

鐵公雞搖身變

【我也做得到】

◎撰文/雅尹婷


我們三姊妹平日可是一毛不拔的,
這會兒卻聚在小房間嘰喳商量著……



十五萬元對大人來說,我不知道是多、還是少?但對我們三姊妹來說,確
實是畢生的積蓄──是從出生以來所有的壓歲錢、零用錢和「稍微長大」
以後賺來的總合。

我今年十四歲、大妹十三歲、小妹十歲,合起來是三十七歲。三十七年來
,經由我們存到郵局帳戶的錢,從沒有領出過一毛錢,而現在我們三個人
決定全部領出來作為「九二一震災」之用。


一毛不拔

我們出生在一個不甚富有,卻很溫馨的家,全家人的節儉、勤勞都是有名
的,我們三姊妹當然也不例外:手中的錢幾乎只進不出,是一毛不拔的鐵
公雞。

我說「一毛不拔」真的沒半點誇張,要我們從口袋堮野X一塊錢來花,比
什麼都難!母親節、教師節、父親節、聖誕節的卡片,我們都是廢物利用
,自製賀卡;而且從不買零食吃,媽媽沒有買給我們吃的東西,我們從來
沒嘗過;好幾次三姊妹捏著口袋堛瑪,走到商店想買零食吃,但想想總
又放回去,空手走出商店,口袋堛瑪當然還是存進了戶頭!

如果「只是」不花錢,說實話決存不到十五萬元。我們除了不花錢以外,
努力賺錢更是我們的絕活。

我們走路上學,以便能賺到車錢存起來;媽媽偶爾因為加班或出差無法做
便當,給我們四十元的午餐費,也都只吃一個麵包加一瓶牛奶二十元打發
,將「賺到」的二十元偷偷存起來。

還有我們努力掃地、洗碗、擦地板、晾衣服、折衣服……每件工作代價是
一塊錢;再來勤背經書──背《大學》賺一百元、背《老子》賺一百元、
《詩經》每首一元……錢真的很難賺哪!有時背了又忘,忘了又背,很久
才賺到一塊錢,這種錢怎捨得花呢?

比較「好賺」的錢,是投稿的稿費及參加徵文比賽的獎金,另外就是過年
時奶奶、姑姑、叔叔、外公、外婆、舅舅、阿姨等長輩所給的壓歲錢,以
及郵局的「利息錢」。

每年除夕夜,我們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存摺上增加的數字,然後編織我們的
美夢,想像有一天能成為百萬富翁、能自助旅行環遊世界、能自付學費出
國留學不讓父母添白髮……


想法變了

但是經過九二一大地震後,我們的想法改變了!

地震後台北一片漆黑,更可怕的是一覺醒來,廣播中報導的消息愈來愈悲
慘,死亡的人數從六十五人,一路增加到一百多人、一千多人、兩千人以
上;還有更多受傷、被困、失蹤的人,以及房屋全倒、半倒,無家可歸的
人……

我們的心不斷地往下沈,一聽廣播,心在泣血;不聽廣播,心也泣血。三
姊妹抱著媽媽說:「我們什麼都不祈求,只要能平安與家人共聚在一起,
就是最大的心願、最大的滿足,我們會非常非常地珍惜!」

媽媽把我們三個小孩抱得好緊好緊,語重心長地說:「我們真的是很幸福
的人,要知福、惜福再造福!只要有一天平安,就要有一天的感恩歡喜,
而且更要有一顆時時助人的心,看見別人的痛要像自己受苦一樣,然後就
會知道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我們三人都覺得媽媽的話很有道理,因此這幾天乘著學校放假,三姊妹經
常聚在小房間嘰嘰喳喳討論,反覆地商量:「我們能做什麼,應做什麼?


三天後,一致決定把全部的錢財十五萬元捐獻出來。也許可以蓋一間簡易
屋、買一些飲食衣物、或是添置一些醫療用品,讓災民生病時有所治療吧
!總之,交由我們敬愛的證嚴上人所帶領的慈濟人,一定能使挨餓受凍的
人少幾個、讓世間的苦難少一些。

最後要祈願普天下的人都能平安,都能對未來充滿信心與希望!


《媽媽的話》

孩子的心是菩薩的心,當孩子們告訴我要把全部的積蓄捐出來賑災時,我
心埵陬L盡的讚歎與歡喜!而孩子們更可愛地請求我:「可不可以先墊十
五萬元捐出來,等我們過年時定存到期再還給您?」

我直覺地問:「為什麼呢?」三個孩子都有點不好意思,靦腆地互看對方
,最後推出老三代表說:「媽,我們是想賺今年的利息啦!」

剎時,我笑開了臉,我知道孩子有愛心,難捨能捨,但是她們也會算計,
她們已開始另一個存錢計畫了。

無論是愛心、智慧或有形的錢財,我相信她們永遠不會貧乏,永遠不會是
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