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與企業》

勇者的實踐之路
慈濟志業與慈濟精神

「二十世紀到二十一世紀,人類重視的焦點將從『權力』轉為『服務』,
全球將在新世紀邁入志工社會。」

國立政治大學商學院在八十八學年度第二學期,新開設的「企業與人文─
─慈濟精神之探討與實踐」整合科目,第一堂課就吸引兩百多位學生聽講
。姚仁祿在「慈濟志業與慈濟精神簡介」課堂中,開宗明義做了以上的表
示。

他說,當許多先進國家都已走向志工社會,台灣也在向這個方向邁進時,
政大在二十一世紀來臨前推出此課程,這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作法。

「這不是一門理論的課程,而是實踐後的人生經驗分享。」姚仁祿強調,
「還沒有做過的事就拿出來說,就像一道還沒煮過的菜,說起來很好聽,
但是吃起來不見得有什麼味道。而這堂課是把做出來的菜拿出來跟大家分
享,一種人生經驗的分享。」

姚仁祿表示,這其中有知識的成分,但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心靈的、
智慧的、溫柔的、甜美的分享,「大家都可以看到所有甜美的背後充滿淚
水、汗水,一如每個人的人生成長。」

姚仁祿表示,透過這個課程,可以達到三個目的:

一,了解慈濟這個台灣本土成型的「非營利組織」的想法與作法;
二,研究服務型的管理哲學;
三,看到慈濟這個「學習型」組織,如何在本土及世界各地落實、學習及
成長,從中體驗新世紀的人文精神──「大愛」與「感恩」。


外界對慈濟一直有著相當的好奇,擔任第一堂課講師的姚仁祿,以一些發
生在慈濟中的小故事,向大家闡述支撐這個團體背後的精神力量,也提供
大家另一個不同的層次與視野來看慈濟。

他說:「為了利益他人,勇敢向前走,有信心很多人會跟上,這就是──
勇者之路。」以下是姚仁祿演講內容摘要:


☆☆☆

介紹慈濟,我想從IBM講起。

IBM在一九九三年曾經歷一段非常嚴重的企業危機,他們從全世界最強
的公司,突然變成全世界都在問:「你們怎麼了?」這轉變及壓力有多大


IBM的急救故事中有句話:「IBM最不需要的就是願景;IBM最需
要的是去做到它答應要做的事情。」

拯救企業與拯救人心道理相同。很多人常談「願景」,每天發願,卻每天
忘記……;而IBM的董事長卻告訴我們,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願景,唯
一需要的是去做到曾經答應要做到的事情。行善也是如此,只有實踐才能
達成目標。

透過下面三個小故事,可以體會到慈濟精神力求「大愛」、「感恩」,所
以有無比的實踐動力。


〈勇氣,決心──做就對了!〉

第一個是證嚴上人二十六歲時的故事。

二十六歲的證嚴上人在花蓮山腳下一間小木屋修行。在抄寫《無量義經》
的過程中,頓悟一個人閉門修行是不對的,必須面對社會、走向人群。於
是毅然放棄安逸的心靈生活,勇敢走出小木屋,面對廣大群眾。

我常在想,那是一個怎樣的決心與體悟,讓他這麼勇敢地走出來!

今天社會上處處講功利、處處做價值工程分析,然而,我們往往在分析時
,失去了人性中最寶貴的東西──勇敢。

佛教所說的「菩薩」,梵文為「菩提薩婆訶」,翻成英文就是「勇敢的人
」。何謂勇敢的人?就是他想到、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他就去做;決不會
瞻前顧後、畏首畏尾。這位二十六歲的年輕修行者,在當時立志決心走入
社會,絕對是一個勇者的行為。

第二個故事是三十四年前花蓮鳳林一家醫院地上的一灘血。

有一次,上人帶著弟子到鳳林一家醫院探病,發現地上有一灘未乾的血。
原來是一位山地婦女小產,被族人從山上抬了八個小時來到這堙A卻因為
沒有保證金,醫院拒收,而在地上留下了一灘鮮血。

那灘鮮血深深烙印在證嚴上人心中,促使上人在花蓮創辦醫院的決心,也
因而開啟了無數人的愛心。

第三是花蓮靜思堂一幅佛像的故事。

四年前,證嚴上人希望放一幅佛像在靜思堂,不過他不要唐朝、漢朝、北
魏的佛像,而是「現代」的佛像。很多藝術家問:「佛像是要梳西裝頭、
穿西裝,帶大哥大或衛星電話嗎?」上人說,不是。

結果在慈濟三十周年慶那天,我走進靜思堂,看到了那幅「現代」佛像─
─在陽光的照耀下,佛陀站在地球的後面、整個宇宙的中間,一手拿著清
水、一手拿著菩提葉,眼睛看著地球。

水代表慈悲,菩提葉代表智慧;也就是「感恩」與「大愛」。靜思堂的佛
像給我的啟示是:我們要以兩千五百多年前的智者佛陀作為學習對象,發
下宏願──立志拯救地球,淨化人心。


〈想到,是開始;做到,是成就〉

IBM企業受傷時,有人不敢碰觸,因為那問題太大,大到讓人害怕;有
人是看不懂,不知問題出在哪堙F而有人就出手去醫治它。我認為出手醫
治的人非常非常勇敢,他說:「這是對的方法,我們做就對了!」

同樣地,地球受傷了,也有人不敢看。其實,只要隨身帶一個環保杯,發
誓不再用紙杯;隨身帶一雙筷子,不再用免洗筷,那就是保護地球了,一
點也不困難!有人一定想:怎麼有可能嘛,出去吃飯怎麼可能會帶著筷子


去看看慈濟人,每個人的包包一打開都有一雙筷子、一個環保杯;因為大
家曾在心媯o願:要守護這個地球啊!我看過有師兄、師姊忘了帶筷子,
寧可餓肚子不吃,也不用竹筷子。

所有的問題都是人心的問題,而當一個人有決心的時候,事情才會被完成
。「做,就對了!」這是證嚴上人最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也是慈濟人常
常講的一句話,所有的東西說了半天,沒有去做,都是沒有用的。「想到
」只是一個開始,「做到」才能成就!

慈濟「四大志業」是慈善、醫療、教育、文化,三十多年來,這願景真的
做出來了;而今是「一步八腳印」──也就是慈善、醫療、教育、文化之
外,衍生出國際賑災、骨髓捐贈、環保、社區志工。

以社區志工為例,九二一地震後很多人問:「為什麼慈濟人動作那麼快?
」證嚴上人說:「不是慈濟動得快,而是慈濟從來沒有停下來過。」這就
是說,慈濟不是等在那堙A等到災害來時才動起來;慈濟從來沒有停下來
過,慈濟不斷地在社區堸吽A所以,一旦災害發生時,慈濟總能快速掌握
、迅速投入。


〈信己,信他──力量無窮大〉

很多人可能覺得慈濟很大、很有錢。慈濟是不是很大?是,美洲、歐洲、
澳洲、東南亞、非洲,都有慈濟人的身影。

慈濟是不是很有錢?是,否則怎麼能做那麼多事!但慈濟的錢永遠是要用
在社會的,全球各地凡是看得到、聽得到、手伸得到、腳走得到的地方需
要幫忙,慈濟人都會盡可能去幫助;也因為如此,它變成一個最沒有錢的
組織。

九二一震災時,慈濟募到四十億元。但光是援建災區學校的「希望工程」
就需五十五億,慈濟算不算有錢?

儘管如此,從來沒有一個慈濟人說「糟了!怎麼辦?」這是因為慈濟人有
「信」的願力。

有位年輕人問證嚴上人:「師父啊!您在十多年前蓋慈濟醫院時只募得三
千萬,預估經費是六億,你怎麼敢做?」

上人微笑地回答:「只有一個字──信。這個信包括兩個部分:『信己』
──相信自己無私,而且『信他』──相信別人有愛。我每天不斷自問:
我建醫院是想得到金錢、名譽、影響力嗎?不!我一心想的是讓病人脫離
痛苦。」

兩千五百年前,佛陀就已經告訴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善念,但是很
少人相信別人會有善念。證嚴上人卻說:「當一個人只是『為己』時,力
量總有限制;如果是『為人』,力量將會無窮大,我相信只要去啟發別人
的善念,就會有很多人跟進。雖然現在只有三千萬,但我有決心走在最前
面去承擔這辛苦,讓後面的人跟上來。就是這分對人的信心,我相信一定
可以湊足六億元!」

這就是勇者之路──為了利益他人,勇敢地向前走,有信心很多人會跟上
。的確,今天證明了全球有好幾百萬人,跟著上人做幫助別人的事情。


〈有願,有力──產生高效率〉

有人說:慈濟因為很有組織,所以很有效率。事實上,很多企業體要我畫
慈濟的組織圖,這難倒我了;慈濟是志工團體,如何很有組織呢?但如果
說慈濟很有組織,倒也是。如果用電腦的概念來說,慈濟像是一個
Internet──網路,把一台台個人電腦連接在一起,它的力量大到你想像不
到。

慈濟的效率為什麼很高?靠的就是「有願、有力」。從佛教的觀點來講,
一切事物都是從心所造;現在很多社會學家也慢慢了解、研究「社會是觀
念的集合」這個看法。

以九二一地震來說,我們不會說那是「台中」的地震,而是整個台灣的大
地震。

你是否想過地震對台灣造成的壓力和台灣可能面臨的問題?

經過昨天的大雨,你有沒有感覺到住在九份二山山下那些人的心情?

九份二山在地震後變成光禿禿一片,連日豪雨不堪大雨沖刷,又發生土石
流,這是因為大量種植檳榔樹的關係嗎?

是否想過我們的社會縱容檳榔在全台灣推展,是全台灣人共同的責任?

如果我們還沒有那樣的感覺,要趕快去感覺,因為它遲早會燙到我們的腳
下來。

管理學上常常提到「煮青蛙的故事」──如果用滾燙的水煮青蛙,牠蹦一
下就跳走了;但如果將水慢慢加溫,青蛙會覺得像曬太陽一樣,舒服得不
得了,等到牠感覺到燙時,已經跳不出來了。

當前台灣社會面臨許多問題,就像正在加溫的水缸,如果你不知不覺,等
你感覺到燙,想要跳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我們現在就必須共同來承擔,
從改變觀念開始,因為「社會是觀念的集合」。


〈簡單觀念,重在實踐〉

慈濟有幾個重要的觀念:

一, 不停地動──

慈濟不僅是不停地動,而且是全球的動。九二一大地震最容易看出來,全
球各地慈濟人站在街頭募款,慈濟募來的錢有四分之一是海外慈濟人捐的
,這表示全球的力量動起來時,它的力量有多大!

二,全方位的關照──

慈濟志業從慈善、醫療、教育、文化、國際賑災、骨髓捐贈、環保到社區
志工,是「一步八腳印」,同時而全方位的關照。「腳印」就是「留下足
跡」,代表實踐,踩的很深、很清楚,表示你曾來過這片土地,深深地印
下你的歷史。這就是「做,就對了!」

三,志工心情──

真正發心做志工,就要有志工心情。什麼叫「志工心情」?有人說義工就
是志工。不是的,這兩種心情不同。「義」字有個我、有個王,就是「我
最重要」,我有時間就做,沒時間就不做。

而「志」有個心,也就是發心發願。就算沒有時間也找出時間來做,將志
工工作排在第一優先。慈濟志工不需要有錢,要的是有心,這顆心就是「
有願就有力」。

四,邊走邊整隊──

知道方向是對的,就趕快去做,若等到大家的意思都一樣後再去做,因緣
可能就錯過了。「邊走邊整隊」不是亂走一通,「走」表示動起來了,朝
同一個方向去;「邊整隊」是相互讓步。

志工團體最重要的就是「大家相互讓步」,我讓一讓,你才能整隊,你讓
一讓,我才能跟別人對齊。大家相互讓一讓,就會走出來一支很整齊的隊
伍。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哲學,「邊走邊整隊」要的是「速度」,要的是「做」
,最重要的是「學習新組織」。

慈濟的觀念都是非常單純但卻非常深刻,然而,沒有決心就做不到。


〈以戒為制度,以愛來管理〉

慈濟如何管理?證嚴上人說:「以戒為制度,以愛來管理。」管理第一個
守則是,所有設下的規矩,自己要先做到;第二個守則是,不去管理,只
要去愛、去關懷。

也許讀過許多管理書籍的人會覺得這兩句話過於簡單,但以我五十年的生
命經驗,我愈來愈覺得這句話道理很深刻,因為它非常難做到。

一位大愛電視台記者到南投山區採訪,因為山崩出不來,他們在答錄機中
留言說要繞路出來,我隨即打電話告訴他們:「千萬不要冒險,萬一遇上
山崩,怎麼跟你的家人交代?」這樣的管理是關切。但這種管理的確很難
,當公司成員超過五十人時,關切已使不著力了,可是還是要想辦法去做


每天晚上我要離開大愛台前,就算半夜十二點、一點,還是會先到各樓走
走,看看認真工作的同仁,由衷地跟他們道謝!我的想法是:只要我在,
我一定出現,讓他們看到,讓他們感覺到「我也在」。

「我也在」的感覺就是慈濟人的感覺。很多人以為九二一已經過去了,但
是慈濟人每一天還在災區與居民互動、關懷受損學校重建工程。因為當災
區拖的時間愈久,災民覺得他在社會上無法向前、心媔}始慌張時,我們
要如何安定他們的心?最重要的就是「我在」,也就是陪伴。



忙碌與從容
姚仁祿速寫


◎撰文/婁雅君

〈講師簡介〉

出生:一九五O
學歷:東海大學建築系畢業
現職:姚仁祿創意顧問有限公司負責人
   大愛電視台總監
   靜思文化執行長



身兼慈濟基金會發言人、大愛電視台總監、靜思文化執行長,以及自己創
辦的姚仁祿創意顧問公司,姚仁祿一天工作達十六個小時,而其中大多數
時間,他的身分是──慈濟志工。

從一位知名建築室內設計師到慈濟志工;從預計四十歲退休到現在說:「
慈濟這條路會一直跑下去,直到有一天走了,『醒來』後還要繼續。」在
這個過程中,姚仁祿有著什麼樣的轉變?

「一開始純粹是修行,後來慢慢了解,就變成一種感恩心。」姚仁祿談到
開始當志工時,希望藉事鍊心,將個人的修行做好;但是更投入之後,他
發現個人修行之所以成就,是來自所有人的成就,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除了投入慈濟志工的體驗外,證嚴上人的引領更是支持姚仁祿在繁忙的志
工生涯中的一股力量。「要求自己跟著老師,去做他想做的事,走他想走
的路,自己的雜念就會被拋棄。」「以師志為己志」這句話,或許可道出
姚仁祿跟隨上人、投入慈濟志業的義無反顧。

常在慈濟各類營隊中暢談「美學」的姚仁祿,在談到大愛電視台的美學呈
現時,以其慣有的從容神態,提出了獨特的看法:「頻道發出什麼樣的音
樂、人的講話發出什麼樣的聲調……其實電視台的風格已經呈現。」

姚仁祿以淨化人心的「淨化」二字為例,這兩個字很抽象,很難說得清楚
,如果將「形」做出來,就容易許多。大愛電視台所呈現的畫面、顏色、
移動速度等,就是它的「形」。

「先將形調對,內容自然就對,因為不可能用非常柔美的畫面,去做荒唐
的節目。」身為大愛台總監,姚仁祿希望將慈濟美學呈現在畫面與內容上
,傳遞給所有觀眾。

對於時下年輕人的觀察,姚仁祿看到的是一群聰明、成長快速的年輕人,
但這不表示他們的方向對,這是值得憂慮的。他舉一部好車在高速公路上
馳騁說明,雖然車速開得飛快,目的地是台北卻往南開,只會離目標更遠
;就好像年輕人如果缺乏人生使命與宗旨,則容易迷惘。

在政治大學開設的「企業與人文──慈濟精神之探討與實踐」,擔任第一
棒講師的姚仁祿認為,這樣的課程可以帶給年輕學子們一些信心。「每個
人都有善念,但善念在社會上不流行。必須讓他們知道,社會上有好多人
都在做善事。」當年輕學子的善念被啟發甚至行動時,這樣的信心可以讓
他們脫離現在社會另一種年輕主流的活動。

儘管繁忙,具有多重慈濟志工的身分外,還不時有類似政大課程講演的邀
約。依著師志,姚仁祿積極在慈濟道上前行,另一方面,個人放鬆的特質
也讓他得以從容地面對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