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後》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埔里國中特教班的一天

【希望之光】

◎撰文/阮義忠


〈幸或者不幸〉

那天風和日麗、氣候宜人,是個郊遊的好日子。然而,南投縣埔里國中的
一輛九人座的小巴士,和所有往來的車子,全被堵在通往仁愛鄉的山路上
,著實令人掃興。

原來九二一地震造成的山崩,還沒完全修復。施工隊為了搶進度,實施交
通管制。路障一小時才開放一次,一不小心就會被卡在那堣@個鐘頭,動
彈不得。長長的車隊堙A等得不耐煩的人們怨聲連連,唯獨埔里國中的這
輛小巴士傳出歡笑聲,他們輪流唱歌打發時間。

領隊的是特殊教育班的莊惠珺老師,七位同學都是症狀或輕或重的智障孩
子。他們並不是去郊遊,而是要去一個特別的地方上一堂特別的課。

智障原本是造化弄人,但此時他們彷彿比常人要有能耐承受九二一地震的
折磨。幸或者不幸,有時是決定在面對生命的態度;而非命運的好或壞。

看著一臉喜樂的他們呀!我也更能明白這句話的道理了。


〈思慕和歡暢〉

埔里國中附設的高職部,只有這麼一班特殊教育班的幾位學生,且才剛成
立一年,連學籍都是暫掛在林口啟智學校的名下。

學校爭取到「台一」、「新華」和「台光」三家廠商的合作,一週三天輪
流提供園藝農場作實務教學。今天輪到孩子最愛的「新華」種苗場,因為
這有他們最想念的場長徐嘉澤大哥哥。

看到這些孩子和徐場長相迎的那一刻,就叫人感動。這是彼此想念了一個
禮拜,所積累下來的思慕得以釋懷才有的歡暢啊!


〈像家一樣溫暖〉

罹患雷氏症候群的陳欣怡、肢體控制困難的卓佳偉、腦性麻痹的潘誌堅和
重度智能不足的涂彩霞被安排在同一組,他們只能做靈巧度較低的工作:
把化學土塞在小盆子堙A然後將一小株黃帝菊苗栽進去。

看似再簡單不過的動作,他們做起來卻挺費勁,且往往栽得歪七扭八。但
有愛心及耐心的徐場長卻是在旁給予鼓勵與誇獎,不曾責怪與批評。孩子
在此得到的是信心而不是挫折,難怪他們會愛來這堙C像是回到家堙A溫
暖又安全。


〈美麗又堅強〉

症狀較輕的林耿宏和蕭淑婷則和最頑皮的蘇永昌被分配在另一組,做比較
精細的工作:用小鉗子夾起一粒粒種子,放進一個個小格子堙C他們栽的
是非洲菊,也就是俗稱的太陽花。

從一粒粒看起來沒什麼兩樣的種子,很難想像不同花卉的千姿百態。我好
奇地問徐場長有關太陽花的特性,他回答:「這是一年四季都會開的花。
如果好好照顧,它的生命期比人的壽命還要長……」

原以為花雖美麗卻是最脆弱的,盛開過後就是死亡。沒想到花可能活得比
人長。

原以為智障兒的生命是最不幸而脆弱的,沒想過他們可能比常人更幸福和
堅強。


〈有人想念真好〉

回程時,車子仍然在原處堵了近一個鐘頭。回到學校時,全校五十個班級
的一千八百位學生都已放學一陣子了。

埔里國中的校舍幾乎全毀於大地震下,簡易教室是蓋在鎮郊的一片廣闊的
農地上。整齊畫一的鐵皮屋,被一盆盆花卉點綴得綠意盈然。特殊教室的
前後空地,還有著兩小畝孩子自己栽種的花圃和菜園呢。

這幾位智障孩子一回到教室,紛紛個自忙著自己負責的打掃區域。有的在
花圃和菜園澆水,也有掃地、抹桌椅和擦玻璃的。

先忙完的蕭淑婷趴在窗口望向遠方,臉上泛著淺淺的笑意。

我走過去問她在想些什麼事情,她害羞起來,輕聲細語地說:「我想趕快
再回苗圃種花……」

才剛剛分手,她就在想念苗圃和徐場長了。

有人想念真好。現在,連我也不時會想起苗圃的徐場長,還有埔里國中的
啟智班同學和莊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