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後》

寄自災區的家書

【希望之光】

◎撰文/雷驤


親愛的家人:

我剛剛在田園鄉鎮中的鹿谷國小,同三年乙班的小朋友們共處了兩節課,
讓我感到安慰的是,經過了這麼一場大災難──家園毀了;學校教室沒了
;親友受傷、死亡了,但孩子們仍保持他們的活力和表面的嬉鬧。

我實在並不相信「這」即是震災受害的孩子們的「真」。也許他(她)們
把心靈深處暫且閉鎖起來了吧?這烙痕一定不曾消逝。

一個女同學在作文上描述夜半父親、叔伯們擎起大鐵錘撞打牆壁,救出家
中的孕婦和老人,但隨即也發現喪失了兩條親人的性命──這樣的悲痛,
我們暫時看到一切似乎隱去,照樣上課、下課,叫跳表演,但我知道孩子
們面對過的,絕非如此輕易流過,他們只是決心繼續生活下去吧!

2000.3.27



親愛的家人:

今天的中部風和日麗,是北台灣難以企及的「初夏的提前」,那些在操場
上留下的泥足印、紛亂的輪跡,現在都乾涸凝固,但也提示著我們:震災
的排水系統遭破壞而淤塞的時候,這奡蕈g是多麼地舉步艱難!

社寮國小五年級兩班,合併在一棵大樹底下,用黑紗網搭起的臨時教室上
課。所幸也還是不超過四十人的一班。那周遭的幽美寧靜,暫時驅走那些
傾圮、哀號的圖景記憶,好像他們是特意選擇這樣一處自然環境中求學呢


下午,我們驅車到了國姓鄉的北山村、北山國小,我試圖讓孩子們一大組
(八人)共同設計他們未來的「彩繪壁畫」──就在預期將完工的一批「
組合簡易教室」的外牆上,用噴漆等等的材料,作一番裝飾。看著這班三
年級學生,與我由陌生到熟絡、羞澀不前到爭先發表,真令人快慰。

當然,一天之中個別接談了幾位震災後喪失親人的孩子,我陰霾在心底深
處,怎麼也袪除不了呀!

2000.3.28



親愛的家人:

現在我坐在一幢未倒的教室樓廊,身後的牆壁大裂紋猶如閃電之光。這是
國姓國小的原來處所,面對的是拆剩的地基廢墟一片,還有那曾經架滿收
容災民帳棚的操場── 現在是空空如也。

全校師生暫時都遷往一處由家長提供的果園土地,搭起七幢簡易教室媊~
續上課了。而特別的是,原址的廚房完好的保存下來,所以三個廚娘仍在
此炊烹四十六公斤的生米,和足夠五百人吃食的菜肴;午間,我們外景隊
也即將在學校成為他們的食客呢。

午後,我們往位在山坡的國姓國中。這不是個很好拜訪和打擾的時間──
全校將在後天舉行第一次段考,加以我們算錯上下課時間,起初為接下來
我要擔當的教學感到些微不安。

終於在一幢簡易教室的二樓,我同一年級一班見面敘好。我大膽的提出用
「影子戲」作為媒介,企圖透過同學們自己發想故事/編劇/製作影子角
色和表演的動作,把震災壓逼在心底的夢魘從而釋放出來。

我們不是常說:「戲劇是消解苦痛的良方」嗎?可惜短短的四十分鐘,我
只能經由閱讀、故事和造形示例,把這個「另類的影子戲」方法上介紹一
番。看他們激情的反應可知,「動機」大約已引起某種程度的興味了吧。

200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