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周年慶特別報導》

相見這一刻
捐髓者袁道慧

【骨髓相見歡】

◎撰文/李委煌


終於見到姍姍了!她不是別人,而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相擁的同時,
我輕聲對她說:「我想念妳好久了!」珊珊說:「我也是!」


──袁道慧

和道慧擁抱時,我覺得她的力氣好大喲!我知道她很激動,所以才抱得那
麼緊。媽媽也好高興,因為她要收道慧作乾女兒。


──顧珊珊


二十年前,袁道慧的爸爸值夜班突發腦中風身故,隔天她前往殯儀館,印
象中,前一晚她才和出門工作的爸爸道再見;事隔兩年,妹妹因戲水不慎
溺斃,第二天她趕往醫院太平間,印象中,她前一晚才和妹妹搶著看電視
……

捐髓一年多來,講到這些往事,袁道慧已較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了。她說,
在成就捐髓這樁美事之前,她根本無法完整地去思考這些悲傷往事,因為
眼淚往往滾得比思考還快。

長年來,袁道慧一直很自責,因為在父親生命的最後一刻,她居然沒能在
他身旁陪伴,竟讓他孤單、無助地向外求援,「每當憶及爸爸一個人從辦
公室爬出的情景,真令人好心疼……」說到這堙A眼淚又溢了出來。

與袁道慧同年齡的顧姍姍,因為出生於三月三日星期三,在家中排行老三
,所以父母為她取名姍姍。兩年多前,顧姍姍被證實罹患慢性骨髓性白血
病,注射抗生素一年後,為免由慢性轉變為急性,醫師遂建議她進行骨髓
移植。

無奈親屬間沒有人的白血球抗原(HLA)與她相符,於是透過朋友在美
國找到七位髓型相符的華僑留學生。但當得知在美國做骨髓移植至少得花
費一千多萬元台幣時,顧姍姍與家人卻猶豫了……

所幸後來慈濟骨髓捐贈中心為她尋得了適合的志願捐髓者──袁道慧。


彼此都想道感恩

「既然我沒有能力挽留住我的家人,而今有機緣去救別人,為何不去做呢
?」袁道慧坦承,當初對於骨髓捐贈也相當害怕,因為她從未打過點滴、
也未曾住過院,更別說進手術室進行全身麻醉。

「我真的睡不著!」去醫院抽髓的前一晚,袁道慧一直向上帝禱告:「神
啊!五天後我會不會回不來?」

她說,當初被通知配對成功,內心非常緊張,不知該如何跟母親及家人解
釋?袁道慧了解已連續失去先生與女兒的母親,一定無法再承受另一位女
兒去做任何一丁點對生命有風險的事。

她很清楚,同為虔誠基督徒的媽媽,決不會反對她去救人,只是會擔憂她
的健康!至今捐髓已一年多了,袁道慧的母親依舊毫不知情,「雖然我現
在沒什麼問題,但母親的擔憂恐會是一輩子的;哪天我難免腰痠背痛,她
一定會認為與捐髓有關……」

若非這些顧慮,今年母親節舉行的「骨髓相見歡」活動,袁道慧實在很想
帶媽媽一起參加。

捐髓後,袁道慧曾透過慈濟探詢顧姍姍的健康情形,當她得知「目前為止
尚未聽到壞消息」時,仍不放心,每天都為顧姍姍禱告,希望上帝多眷顧
她;也期盼有一天兩人能夠相見──因為她實在很想親口向顧姍姍道謝,
感恩讓她有捐髓助人的機會。

袁道慧說,近二十年來,她就像隻把頭埋在沙土堛瑣m鳥,不敢去正視內
心的自責。她感謝上帝給她這個救人機緣,不僅挽救了顧姍姍的生命,也
癒合了她長年來無法釋懷的傷口。

「也許還有其他捐髓者可以與她配對成功,但我可以捐髓的對象,就只有
她一人。」對於顧姍姍,袁道慧只有感恩。

去年九二一地震後,家住台中縣太平市的袁道慧家中電話通訊中斷近一個
月,辦公室也因倒塌而搬遷。顧姍姍急切關心身在災區的袁道慧,頻頻促
請醫院社工人員居中聯繫。

接到醫院轉達的關懷與詢問,袁道慧高興極了,因為這表示顧姍姍進行骨
髓移植一年多,依舊健康、平安!


髓緣結下姊妹情

移植後的顧姍姍,血型已從原來的B型轉變為同袁道慧一樣的O型,性情
也更開朗了,原本一襲直長髮竟也捲了起來。

回憶在無菌室堳暙隤熊h苦日子,顧姍姍坦承,若非病房埵陪垠姻鬘d與
監視器,她實在很想衝出去──化療掉髮、不能洗澡、沒有食欲、高溫殺
菌後滿是消毒水味的伙食……人就像是完全被囚禁似的。

即使出院返家,為了避免病菌感染,沙發得全部換新、書不能給人碰過,
全家人居家與外出的服裝需分成兩套、朋友不准來探望、所有飲食都要去
皮、需持續注射一年的抗生素……

回憶起這段彷彿在數饅頭度日的抗癌之路,顧姍姍的母親說,移植出院後
,只要每平安度過一個月,她內心便感到好歡喜,然後就會帶姍姍一起去
陽明山走走,以茲慶祝。

不知不覺間過了一年,她們才稍敢放鬆。「姍姍已經夠苦了,我在她面前
當然要表現得很堅強,不輕易流下一滴眼淚……」媽媽說。

袁道慧家中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就是沒有姊姊;顧姍姍則有兩個哥哥
,沒有姊妹;因著髓緣,為兩人結下姊妹情緣。

不僅多了一位姊妺,由於慈濟骨髓關懷小組志工周秋芳長期的陪伴與關懷
,袁道慧也多了位乾媽;而顧姍姍的母親,也急著要認袁道慧做乾女兒。

對於顧姍姍的存活,袁道慧始終抱持樂觀的態度,她相信,上帝既然為她
開啟這一扇醫治內心傷口的窗,一定不會把這扇窗給關起來的!

也許正由於她的這分信心,鼓舞了顧姍姍與病魔奮戰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