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劇場外》

無私的愛,情未了

◎撰文/高怡蘋


儘管戲已落幕,
這群因戲結緣的朋友仍然相互關心,
將「無私的愛」長留心中,
平凡的故事,有不凡的真情耐人尋味……



序幕,記憶倒帶

第一次見到親生媽媽,想認卻又膽怯的複雜情緒;突來的高燒,被養父背
著奔跑在求醫的夜路;不知哪來的膽量,偷偷跑去鎮上幫生母、養父辦結
婚手續;十六歲離家,在月台上與養父告別……

對喬麗華而言,這一幕幕的畫面是如此熟悉,也無怪乎大愛劇場「無私的
愛」今年三月中旬播出期間,每晚九點一到,不論是兒童班教案設計,或
是環保資料整理,喬麗華都會暫時放下,坐到電視機前。

「『無私的愛』搬上電視螢幕是我始料未及的,本來只是在全省委會員聯
誼會上分享我和養父之間的平凡故事,竟也成了大愛電視台的戲劇題材。
」為了讓劇情有真實的呈現,從故事訪談、劇本撰寫、選角,包括服裝、
場景、禮俗及道具等細微問題,喬麗華總是不厭其煩地配合劇組的需要。

「某次回深澳老家,熟悉的街坊鄰居問我:『阿華,妳以前的事怎麼都記
得啊?』一家早餐店老闆還說:『阮厝這兩個查某,每晚九點一到,一個
拿衛生紙、一個拿手帕,就知道她們要到電視機前報到了!』」認為孝順
父親只是盡本分的喬麗華,對於「無私的愛」在小小的深澳漁村造成轟動
,又驚又喜。

「爸爸和我就像天空中兩片不起眼的雲彩,隨著風,因緣際會地聚在一起
;即使時有陰霾、時有驟雨,但大雲彩總是緊緊呵護著小雲;這齣戲是無
價之寶,為我們父女倆留下了永恆回憶。」這是喬麗華用文字記錄下的心
情。

儘管戲已落幕,四月十三日黃伯伯也以八十六高齡走完人生,這群因戲結
緣的朋友卻仍隨時保持關心,「我一定要收拾起眼淚,效法爸爸的奉獻精
神,凝聚大家的情誼。」喬麗華說,就算是一通問候電話、約個地方相見
,都要將關懷帶到。


入戲,真情動人

整齣戲自去年十二月開拍、今年二月底殺青,歷時四十五個工作天。拍攝
場景就在充滿喬麗華成長記憶的深澳老家,黃伯伯坐過的木椅、母親躺過
的病榻、曾經去賒過帳的雜貨店……,實地實景更烘托出故事的真實性,
也為演員精湛的演出加分。

導演劉俊傑也安排飾演各階段的「阿華」與喬麗華認識。「他所找來的大
小阿華,神韻都非常酷似我!」

飾演小阿華的 Tina調皮、懂事,像極了當年的喬麗華。助理導演林暐蒨說
,拍片時工作人員習慣跟著金士傑喚 Tina「阿華」,「而她也認為自己就
是阿華,如果我們叫她的本名,Tina 是連頭也不回的!」而「小阿華階段
」殺青那天,Tina在卡片上簽了「阿華」之名,送給大家留念。

懵懂的童年歲月,喬麗華對母親的印象極為空洞,飾演母親的梅芳,在所
知有限的線索中演來格外費心。「我從未對梅芳阿姨說過媽媽的個性,但
她逼真的演出,總教我淚流不止。我請教她為何演得如此傳神?她說,她
常與掛在深澳老家牆上的母親遺照對話,感覺到我母親似乎在冥冥中教她
如何詮釋。」

一場阿華偷錢買牛奶糖被父親痛打的戲,使金士傑憶起幼時犯錯被父親責
罰的往事:「那時,我發誓這輩子再也不要睜眼看這世界──爸爸怎能將
我當仇人似地打呢?媽媽過來問我:『你生爸爸的氣嗎?你有沒有想過爸
爸也很難過?』生了很久悶氣的我如釋重負:原來爸爸是疼愛我的!」

相似的體驗,使金士傑愈來愈入戲,當張本瑜繼 Tina之後飾「大阿華」,
金士傑不禁說:「你們好殘忍,怎麼一下子就讓孩子長大了!能不能停一
停,等我的阿華自然長大再拍?」

自十六歲演到四十歲,是張本瑜從影以來難度最高的考驗。喬麗華說,「
她將我得知父親罹患癌症時,自責、惶恐的心情,演得淋漓盡致。」

在拍黃伯伯參觀大捨堂決定捐大體的空檔,張本瑜讀著醫學院學生寫給大
體老師的信,回家後與家人分享所見所聞,於是一家四口都簽了大體捐贈
同意書。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梅芳則坦承剛接劇本時,並不看好這齣
平淡的戲,但漸漸地愈演愈有感覺。「黃伯伯將一個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
扶養長大,八年來,把一個嘮叨、霸道、半身癱瘓、臥病在床的女人,照
顧得連一點褥瘡都沒有,真的不容易!」


劇終,人未散

三月初,Tina 發現罹患遺傳性糖尿病,「那天我去醫院探望,她正學著自
行施打胰島素。金大哥也來了,幾句寒暄後我訝異於金大哥對 Tina病情的
了解!原來 Tina的父親身任軍職不便請假,於是他就像劇中父親照料小阿
華般,與 Tina的母親兩天一輪不眠不休地看護她。」喬麗華說,金士傑不
只一次請求上蒼讓他代Tina受苦,種種的貼心關切,流露出父女真情。

幾次接觸,金士傑、劉俊傑、化妝師曉蓁和林暐蒨陸續成為慈濟會員;梅
芳雖未加入,卻也拿出五萬元給喬麗華,她說:「請你代為處理,我相信
慈濟人!」

「金大哥,我是阿華……」某天晚上九點多,喬麗華打電話想問金士傑每
月要捐多少功德款,不意,金士傑卻哽咽回應:「先不要講,看完電視再
說。」當時正播放阿華離家求職,父親在月台上送行。

據說「無私的愛」殺青後一個多月,金士傑婉拒許多表演機會,部分原因
是他無法抽離劇中父親的角色,每每聽到喬麗華的聲音、看到喬麗華,總
覺得自己就是她的父親。

十五集的戲播完後不到一個月,喬麗華之父黃伯伯往生,金士傑對喬麗華
說:「我的好阿華!我有責任、義務要照顧妳,我會為妳加油打氣,鼓勵
妳做該做的事;而妳更要堅強、健康快樂地活下去!」

四月三十日黃伯伯的追思會上,劇組工作人員前來致意。金士傑回憶劇中
阿華曾說:「每當我感覺勞累、孤單,就會來到海邊,爸爸也會過來陪我
聊天,兩人再牽手回家……」他認為,默默付出愛心的黃伯伯是阿華生命
中無法取代的人,「我不知道偉大是什麼,但對小草而言,露水是重要的
;當父親和女兒彼此相愛的時候,故事就變得不平凡了!」

「喬師姊是我的菩薩,讓我年紀輕輕就能體會人生道理!」助理導演林暐
蒨覺得傳播界很少人講真感情,也很難與人結好緣;但拍攝「無私的愛」
時卻與喬麗華及劇組互動良好,學習到相互體諒與誠懇對待。

喬麗華相信過去生必定與這群朋友結下很深的好緣,所以今生相遇才能一
見如故、知心相契。喬麗華輕展笑顏對大家說:「如果你心埵陪W、隨時
想到我,我的電話永遠7-11!」



思,我的慈父


◎撰文/喬麗華

爸,您好嗎?我好想您!

只要不在您身邊,每天早晚一通電話問安,已是多年來讓您放心的方式;
而今,拿起話筒,淚水直流,久久不能自已,因為不知該撥到哪兒,您才
接得到……

三月底您住院前幾天,我握著您的手訴說著我的不安……您靜靜地聽著,
安慰我:「是不是太累了?不要想太多……沒事!沒事!趕緊準備上班,
不要遲到了。」

晚上,見您默默流淚,「如果我走了,妳怎麼辦?妳這孩子向來都是報喜
不報憂,有什麼苦總往肚塈],以後……」您哽咽得說不出話來,我才知
道原來您是那麼放心不下我。

您常說自己是個大老粗,不懂得人生大道理,而我卻從您和老鄉、鄰居的
互動中,學到做人做事誠懇認真的道理。記得小時候為了買牛奶糖請同學
吃,未經您同意拿了抽屜堛瑪,那是我一生中唯一被您打過的一次,三
十年後的今天,我仍深深記得您的教誨。

您向來不輕易麻煩別人,總堅持獨住,直到兩年前罹患肺癌,在我們苦苦
請求下,才勉強答應讓我們照顧。

這些日子,您的孫子志維上課前,總是先到您的房間親親您的臉頰,告訴
您他要出門了;怡蓁放學後總會買布丁或果汁回家說:「阿公,您今天好
乖,我送您一個禮物!」

您就像小孩般歡喜,尤其當孩子們讚美:「好香哦!阿公今天煮了什麼好
料?」「阿公,您煮的晚餐比媽媽好吃太多了!」您更笑得合不攏嘴……

四十年來,您從不曾忘記我的生日,花幾個鐘頭去鎮上買個小蛋糕、早早
準備好我最愛吃的菜……即使今年您在加護病房,仍強撐病體過完我的生
日,在隔日清晨三點零八分畫下了人生休止符。

我抑制住傷慟、強忍淚水,在您耳邊叮嚀:「爸,謝謝您四十年來的養育
之恩,您這一生都在付出,當生命到了盡頭,您更無畏地捐出大體嘉惠醫
學院學子……您要捨下塵緣,再來人間當菩薩……」當您的淚水滑落、心
跳和脈膊歸零,我知道您已了解一切……

爸,您說今生無緣讀書是您的遺憾,來生要飽覽群書,並成為救病拔苦的
大醫王。我相信在慈濟菩薩道上,我們必定有緣再相會,也許六年後慈濟
兒童精進班埵陪蚆o明可愛、喜歡黏著我的小菩薩,那就是您……

您一生無私、無怨、無懼,留給我們無盡的學習空間。別了!摯愛的父親
,您的精神及愛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我們會將您這股愛的力量去愛更多需
要關懷、幫助的朋友們。

爸!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