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醫院系列報導》

愛心「震」後群

◎撰文/葉文鶯


錢少事多、交通又不方便,
大林醫院沒有優渥的條件,
卻吸引了雲嘉南地區人才、
趕搭「返鄉列車」的遊子,
甚至從外地來的「異鄉客」。



不論南下或北上,每天只有三、四班復興號會在「大林」這個小車站停靠
,其餘就只有行駛嘉義和彰化之間的通勤電車或平快車。這麼交通不便的
小地方,因著慈濟在此設立規模一千兩百床的大型醫院,創造了不少就業
機會。

除了雲嘉南地區的人才就近應聘,許多在北部或東部發展的「異鄉客」,
也趕搭這班「返鄉列車」回到故鄉來。然而在三梯次的大林醫院員工人文
營學員分享中發現,許多人選擇到慈濟服務,為的不僅是一份工作、一份
薪水,可以說是去年九二一的「震後群」──被慈濟志工賑災行動所感動
,而願意以一己的「愛心」呼應慈濟的「大愛」,到大林醫院服務。

中醫科主任郭文華的妻子溫靜儀,以眷屬身分參與人文營後表示:「我彷
彿經歷了一次『心靈的九二一』,開始了我的『希望工程』!先生決定從
台北去大林工作,我原本抱怨:好端端地,為何換一個錢少、事多、離家
遠的差事?可是現在看到先生到慈濟工作,我既安心又欣慰!」



為了一碗愛的麵


「上人創辦慈濟醫院是為了地上的一灘血,而我進入慈濟卻是為了一碗麵
!」護士陳慧菁的家住在台中東勢,她說九二一地震後,她的家倒了,所
幸家人平安。

「當時我在東勢一家醫院服務,所以很快投入救人的工作。那天我們忙到
沒有東西可以消毒器械,甚至拿礦泉水清洗,也真的來不及想:什麼叫做
『悲』!到了中午,慈濟人送來一鍋麵、一箱礦泉水,那時交通中斷,他
們卻來送食,並且告訴我們:各位辛苦了!」

陳慧菁說,當時雖不知道那一碗麵的滋味,卻知道那堶悼R滿了愛與關心
,「因為慈濟那一碗愛的麵,所以我來慈濟工作。」

維修組賴江順說,地震前,他對慈濟的印象是捐款帳目清楚、很多志工在
做善事;九二一之後,他從慈濟人總是率先到災難現場搶救,感受到宗教
的一股強大力量。

「十月二十二日,嘉義發生六級地震,當時我正好在原服務醫院二樓慢性
病房修理製冰機。劇烈搖晃中,天花板倒下、門被卡住,我逃到一樓,看
到水管破裂,院長召集同仁緊急將四樓的病人疏散。」賴江順憶及,大約
一個多小時後,三、四個慈濟人前來勘察災情,隨後以卡車運送發電機、
乾糧、礦泉水等物品到院支援,令全院感動不已。

五月份到大林醫院報到,專門負責蒸汽管的賴江順,每天除了中午吃飯坐
下來之外,其餘工作時間多在爬樓梯,「我雖然覺得辛苦,但是每天下班
時,看到總務室的人還在忙,甚至加班到十一、二點,我就想:我工作已
經很認真了,怎麼他們比我更認真呢?」

「參加人文營,了解上人出家、創辦慈濟醫院和慎重處理九二一賑災過程
的錄影帶,才解開我的疑惑!」賴江順把上人所說的「人生沒有所有權,
只有使用權」這句話當作提醒,更期許以志業的精神做慈濟的工作。

檢驗師吳珠蘭是經過九二一地震而「回流」到慈濟團體。民國八十三年她
曾於花蓮慈院工作,比較前後任職的心態,她說:「以往在慈院,我從來
不注意慈濟的活動,更別說參與,我在意的只是上班時數、休假幾天,對
於施行的政策有所不滿就抗拒,林等義主任常勸我們:哎!別為一些蠅頭
小利計較嘛!我聽不進去。」

「後來回到西部做事,工作性質跟在慈院大同小異,可是我知道其中似乎
有什麼東西跟在慈濟不同,直到九二一地震發生後,我才知道箇中差異是
:慈濟人做事很用心,而且一直拚命在付出。回到大林醫院工作,我也要
做一個『慈濟人』!」



做職工也做志工


慈濟團體的大愛精神,不只表現在九二一賑災,有的員工平日即與慈濟人
有所接觸,最終選擇將「職業」與「志業」結合。

醫事室高專汪朝麗三年前透過一位醫師介紹,加入慈濟人醫會,隨隊上阿
里山為原住民義診。本身是鄒族的她感於慈濟的團隊精神與愛心,遂在嘉
義基督教醫院退休後,來到慈濟服務。

「慈濟,對我而言是一個特別的經驗,能成為大林員工是我的福氣。以前
未有機會多了解佛教,現在才知道原來佛教這麼好,日後凡有義診或慈濟
活動,我都要參加,以基督的心、佛陀的愛,投入大林的醫療工作,既做
職工也做志工。」汪朝麗說。

護士程培鈺過去一直在教會醫院服務,她認為宗教醫院的出發點相同,她
對慈濟的印象開始於健保實施前,發生在她所服務醫院燒燙傷病房的故事
──一對夫妻吵架波及子女遭致燒傷。

這則不幸的意外事件一經新聞披露,慈濟人便趕來醫院關懷,她很意外慈
濟人竟會留意這種家庭事件,對慈濟人給予患者的溫暖特別印象深刻。

「九二一地震後,我也到災區當志工五天,結果自備糧食不足,還到慈濟
的『香積媽媽』那埵Y過飯呢!」程培鈺笑著說。

十九歲即成為佛教徒的護士廖慧燕,始終沒有機會多了解慈濟。在澳洲求
學期間,當地慈濟人發起為土耳其震災募款,才知道慈濟人也在當地做慈
善工作。

「年初返台求職,我撰寫履歷來應徵,面試三天後成為慈濟人。我的朋友
曾經告訴我:慈濟的上人好、志工好。」廖慧燕在人文營心得分享時,問
大家:「再來呢?──我希望以後聽見別人說,慈濟的醫護人員好!」

維修組王進典雖然穿著工務制服,卻被其他工作人員習慣稱作「師兄!」
也難怪,他是南區慈誠隊員,加入慈濟六年了,到慈濟工作之前,他自己
外包工程當了三十年老闆,本來可以在家含飴弄孫,可是去年那場病改變
了他的想法。

「去年三月做資源回收時,不慎被一包重物打中頭部,後來莫名出現高血
壓,檢查出頭部有血塊,醫師告訴我治療效果不太好,說不定就類似中風
、半邊不遂。後來回慈院治療,醫師找出病灶以藥物對治,第四天我就出
院了。那段期間,我曾望著窗外的靜思堂自問:『難道你就這樣倒下了嗎
?』我不甘心人生使用權只發揮到此。」在醫院工程趕進度期間,王進典
經常睡在辦公室就著紙板、窗簾布當作床與被褥,他說自從恢復健康,他
多活著的時間就是要為慈濟做事。

聽力檢查師楊麗娜辭去公家機關的工作到慈濟服務,她的母親反對她捨去
事少錢多的工作,她說:「我是要來慈濟做慈善事業的,可是真正踏進來
看見別人的付出,才發覺自己很渺小!」



為服務而服務


院長室醫品企畫張立功,是個醫學院管理碩士畢業的年輕小伙子,他放棄
走生化科技的高薪待遇,轉向直接服務「人」的行業。「一方面服務南部
鄉親,一方面又可任職於具有濃厚人文、人性色彩的醫院,一舉兩得!」
張立功表示。

相較之下,在大型醫院服務十二年,不論職務或薪資都達到高峰的骨科關
節治療中心主任呂紹睿,捨棄的豈只是薪水待遇!不過呂紹睿說,選擇慈
濟是「自然的過程」,因為他自十年前就開始注意慈濟在做什麼;當他的
醫療技術愈走愈專精時,反而亟待轉向服務的廣度。

「慈濟人醫會的義診,隨著台灣偏遠地區和國際賑災的需求,服務愈走愈
廣,我希望我的專業也有機會走出院內;另外,慈濟是個佛教團體,若以
佛教精神修養己心,不論在生活或心靈上應該都會更深刻。」

佛教常講「利益眾生」,中醫科主任郭文華在提供醫療服務方面,也有一
套「利益眾生」的說法。「我認為醫師看病,基本上不應該向病人收錢,
因為醫療行為若不涉及金錢,真正對病人最好的治療方法才可能浮現出來
!」

大林醫院雖然還是比照同等級醫療院所的收費標準,但郭文華認為,慈濟
創辦的醫院至少比較能夠擺脫自身利益,因此,他選擇來大林服務。

「雲嘉地區的民眾對於中醫的接受程度,會比北部和東部民眾來得高!」
笑臉常開、不計待遇的郭文華說,他要把慈濟救災「走在最前,做到最後
」的理念用在醫療行為上,給予南部民眾一個持續且整體性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