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南非「張爸爸」歷劫平安

◎撰文/徐梅玉


滿頭白髮的「張爸爸」來到貧民區關心大愛屋工程進度,
與黑人居民正熱情地擁抱話家常時,
一個持槍歹徒突然闖入……



敬愛的上人:

阿彌陀佛!

弟子五月二十八日下午在約堡東區亞歷山大市遭歹徒劫車;佛菩薩保佑,
弟子左臉顴骨部位受子彈擦傷,經許宏達醫師縫了幾針,現在已經拆線無
恙,請上人放心。

本來不想驚動上人,但前日台灣友人看電視得知,來電關心,南非的師兄
姊也要我向上人報平安,才大膽向上人報告。

我現在都在分會縫製毛毯,希望可以幫助本地貧困的人度過寒冬。

在此祝福上人還有常住師父都平安。

                          弟子惟至頂禮
                       二○○○年六月九日





槍聲響起


南非今年夏季大雨不斷,引發五十年來最嚴重的水患。水災過後,慈濟人
於亞歷山大 (Alexsandra) 貧民區為流離失所的黑人災戶興建五十六間組
合屋,工程進展相當順利,預計在七月底完工啟用。

五月二十八日週日下午,張敏輝(法號惟至)一如往常開著小巴士去接孫
子們下課,回程順道前往亞歷山大區看看慈濟大愛屋的施工進度。

抵達工地,將車子停妥後,附近暫居於帳棚的貧戶聞聲而至,與他熱情擁
抱話家常。張敏輝告訴這群朋友一個好消息──慈濟將為每一幢大愛屋安
裝熱水器,此後大家可以在寒冬媯峈A地洗個熱水澡了。

就在大家一片歡欣之時,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突然竄進屋內,持槍指
著張敏輝要車鑰匙。張敏輝先是一楞,隨後馬上會意過來對方要搶車子,
於是將車鑰匙扔給歹徒。

說時遲那時快,歹徒朝他開了一槍後,和等候在車旁的一名三十歲左右男
子迅速駕車逃逸。

所幸,子彈僅擦傷張敏輝的左側面頰,留下一道五公分長的深溝,雖然當
場血流如注,但沒有生命危險;隨行的媳婦、三個孫子及三個學童和朋友
也都無人受傷,僅受到驚嚇。在場目睹的居民立刻向警方報案。

「當時歹徒全身發抖,感覺得出來他心堣]很害怕。」張敏輝不但沒有一
絲恨意,反而同情歹徒的心境,「我想他沒有傷害我的意思,只是四周圍
觀的人都認識他,不停地指責他:『這位老先生是來幫助我們的,你怎麼
可以搶人家的車子!』他是騎虎難下才開槍,喔!不!應該是擦槍走火。




是我太大意了


過去慈濟人在街頭發放時,也曾三番兩次遭受流浪漢或當地歹徒攻擊,在
濟貧與安危孰重孰輕的考量下,於是將賑災工作鎖定在遭天災嚴重襲擊的
貧民區。此次在亞歷山大貧民區興建大愛屋,就是因為該區房舍遭大雨嚴
重損毀,居民無家可歸,慈濟人便運用僑民的善心捐款來協助他們。

這次在大愛屋工地發生搶劫傷人事件,引起當地華僑與政府相關單位的震
驚,有僑民反映:「慈濟是不是該放棄援助這些忘恩負義的黑人?」慈濟
志工也不免擔心:「師父常說做善事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到底以後要怎
麼做才可以兩全其美呢?有沒有可能請當地警察保護我們的進出安全呢?


張敏輝表示:「這一次是我太大意,沒有記住師父說的『做善事也要有智
慧』,讓這麼多人為我擔心,真的很抱歉!慈濟志業是千秋大業,不能輕
言放棄;況且,大部分黑人的心地是善良的,所以我們還是會繼續幫助他
們。」

「至於請警察保護我們當然是可以,但不是長久之計,時時提高警覺才是
上上之策。」張敏輝滿臉歉意地說。



山本拷克機


張敏輝一九七二年自台灣遷居史瓦濟蘭,一九七九年轉往文達,兩年後到
南非設成衣廠。非洲二十多年的生活經驗,讓他深刻了解黑人的貧苦,因
此一九九二年慈濟志業開始在非洲萌芽後,他便以慈濟委員身分,時常隨
隊或帶隊深入不毛之地發放。

數年前,張敏輝將成衣事業交予長子後,便全心投入慈濟志業,過著退而
不休的日子。一得空閒,他總是一個人開車去探視索威托孤兒院──快開
學了,看看孩子們缺少什麼文具用品;慰問康寧養老院──快過農曆年了
,陪陪老人家聊天解悶。

康寧養老院是當地老華僑興辦的,院堛漲悀H都只會講廣東話或是一點點
英文。張敏輝的廣東話並不十分流利,但多年來他以行動證明,只要由內
而外散發愛心,將會克服言語不通的障礙。

今年六月南半球冬天來臨前,慈濟約堡聯絡處捐贈了兩百多條毛毯給蓮花
之家孤兒院、希望之家托兒所、康寧養老院以及盲人院;這些包裹著溫暖
的毛毯,是由南非台商捐贈四百多碼布料,六十多歲的張敏輝花了數個月
時間,以山本拷克機獨力縫製完成。

期間有許多人想幫忙,但因為機器只有一部,而且只有張敏輝知道如何使
用;再加上張敏輝認為慈濟有許多工作正愁人手不足,何必浪費人力在僅
需他一人即可完成的工作上呢?既然他如此堅持,大家也只好恭敬不如從
命了。



不以善小而不為


頂著一頭短而平的白髮,張敏輝滿臉風霜卻笑容可掬的模樣令人印象深刻
。對於許多南非慈濟人來說,他們喜歡以「張爸爸」來暱稱張敏輝,因為
這當中充滿著無限的親切與尊敬。

其實六十七歲的「張爸爸」早已為人祖父,而且非常喜歡為孫子們理髮;
一方面得以享受祖孫情,另一方面可將節省下來的費用投入「捐款隨喜箱
」中,作為慈濟賑災之用。雖然僅是區區數十元,但他從沒有「善小而不
為」的念頭。

如果朋友需要幫忙,「張爸爸」一定抽空前往;若遇到夫妻間的摩擦,大
部分人都不願捲入別人的家庭是非中,可是「張爸爸」並不擔心這一點,
他總是憑著一股愛心,不厭其煩地以靜思語或上人開示勸導他們,讓許多
夫妻得以重修舊好。

許宏達醫師的父親許宗霖也說:「是的,做善事不僅僅需要愛心、更需要
耐性。一位成功的善人絕對無法只靠幾次作秀般的善行,就得到別人的認
同。我兒子就曾經說過:『張伯伯是我們南非慈濟人的精神領袖。』這句
話一點也不誇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