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踏上地震後的蘇門答臘

◎撰文/黃秀花


雖然房屋倒塌、龜裂情況嚴重,
但習於貧苦生活的災民並未顯得特別悲傷,
反倒是初次見到來自台灣的慈濟人,
在發放物資時還對他們說:
「得立馬卡系(謝謝)!」感到新鮮極了。



六月五日凌晨,印尼蘇門答臘 ( Sumatra )發生芮氏規模七•九強震,造
成一百多人死亡、一千三百多人受傷。六月十九日慈濟結束在當格朗縣兩
天的義診後,我們從雅加達搭機來到蘇門答臘受災最嚴重的西南岸大城班
古魯(Pengkulu)。



種滿棕櫚的島嶼


乘坐大巴士沿著海岸線往南行駛,滿山滿谷的棕櫚樹圍繞了整個島嶼,偶
爾路旁還有幾隻猿猴探頭出來打招呼,熱帶度假勝地的美名可見一斑。

然而,隨著車子愈駛愈遠,外頭的景象開始有了變化。一處處的倒房,所
幸大多是木造屋,並沒有造成太大人員傷亡,也有零星的幾間磚瓦屋傾倒
或龜裂。

慈濟印尼分會早已與來自台灣的救難隊和醫療隊聯繫,獲知最新災況;並
從當地鄉公所提供的資料,得知班古魯縣 Gading Cempaka、Sukajati、
Selamu、Peno四鄉的災情最為嚴重。

先遣人員陳金福配合印尼空軍衛生局人員前往勘災,發現有許多國際救援
團體已提供物資援助,便決定選擇最偏僻、少有人抵達的Selamu鄉三個村
落進行細部勘察。

他向金光集團徵求五名在當地棕櫚園工作的原住民,連同原有的志工共十
二人,分四路進行三天的訪視後,決定針對  Selamu  村八十五戶、  Rimbo
Kedui 村兩百四十六戶、Napal村一百六十戶,每戶發給十公斤白米、白糖
、奶粉、食用油、泡麵、皮膚用藥等。

我們在Selamu村發放時,看到有災民頭戴寫著中文「新生」小學的帽子,
也有一位老先生穿著繡有「道明」中學的制服,顯見台灣的救濟物資已送
達此地。

雖然房屋倒塌、龜裂情況嚴重,但習於貧苦生活的災民並未顯得特別悲傷
,反倒是初次見到來自台灣的慈濟人,在發放物資時還對他們說:「得立
馬卡系(謝謝)!」感到新鮮極了。



十年心血全泡湯


我們拜訪了一位住在發放點附近的六十五歲災民  Nupin,他的家十分簡陋
,牆壁上還留有兩道裂痕,不過房子看起來還算穩固。

房間除了床外,不見其他東西,走進廚房,只見地上堆了幾個燒黑的鍋子
,對邊還有一個煮飯用的烘爐,後門外有一口井,這似乎是印尼鄉間人家
普遍的陳設。

住在Rimbo Kedui村的年輕男子Gupuh,新居才落成沒多久,尚在進行內部
裝飾,就被強震震垮了大半。

「這房子是我離鄉背井到馬來西亞柔佛州的一間農場做了十年工,點滴積
蓄蓋成的;短短的幾秒鐘,十年的心血全泡湯了!」三十歲的 Gupuh臉上
難掩不捨。

不過,目前暫時住在帳棚堛 Gupuh強調,自己還年輕,可以再打拚:「
我們一定會再把房子重建起來的!」

來到 Napal 村時,天色已暗,當地又停電,幸有好心的村民提來煤油燈照
明,才使發放工作順利進行。

「離這兒不遠處有一間小學倒塌了!」十五歲的男孩Heri說。

我們前往探看,發現學校埵酗T間教室傾倒。孩子說,這幾天他們都在戶
外上課。

「最近有下雨嗎?你們在戶外如何上課?」
「自地震後,在外面上課還未遇過大雨。」孩子們回答。

這算是老天爺的垂愛吧!但一想到印尼氣候如此燠熱,孩子們在戶外上課
毫無庇蔭,想必一定很辛苦。

再往前走,校園最媄銂漱@間木造屋已蓋好大半,將充作臨時教室,容納
全校六班共一百多位學生輪流上課。這間臨時教室只是用簡單的木板搭建
而成,談不上堅固,但起碼能遮陽蔽雨,算是聊勝於無。



強震的威力


次日,陳金福帶領我們勘察另一災區 Gading Cempaka鄉 Kuala Lempuing村
,一下車就看到一個臨時醫療站。

據工作人員說,媄銂瑤疇糽狺w被震得不堪使用,只好在戶外搭帳棚繼續
為村民服務。探頭一看,整個衛生所的地板已經隆起,牆壁也斷裂成兩半
,可想見當時地震的威力有多麼猛!

轉往 Betungan 鄉的一間小學,Tazin Dalil 校長指著屋頂塌陷、牆壁傾倒的
教室說:「現在學生必須搬到走廊上課,幸好快放暑假了。」不過,他仍
擔憂重建經費過於龐大,籌措不易。

考量沿海地區夜晚氣溫驟降,唯恐災民露宿戶外,受不了寒氣侵襲,陳金
福於是將印尼空軍轉來的八十床救濟棉被,全數送給班古魯市濱海的八十
戶災民。

兩天走訪蘇門答臘災區,看見倒房多為木造屋,即便是磚瓦屋,樓層也僅
一、二層,因此災況沒想像中嚴重,但對原本生活就貧苦的災民而言,要
重建家園也非易事。

在  Rimbo Kedui 村發放時,遇上滂沱大雨,大家都紛紛跑到屋簷下躲雨,
一位身著紅衣藍短褲的小男孩,卻冒著大雨在追著一頭牛。我想,那頭牛
應該是他們家的一大財產,走丟了,損失該有多大!

目睹那一幕,心頭不禁一震!不知當時小男孩的心情,是擔憂?是無奈?
還是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