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永遠的甘老爹

◎撰文/甘富仁


高齡八十一,苗栗、三義一帶慈濟人暱稱「甘老爹」的甘照宗,五月十三
日因車禍往生。

七十二歲方授證成為慈濟委員的甘老爹,育有六女二男,兒、媳、女、婿
中,有六位慈濟委員、一位見習委員、兩位榮董;孫子女多就讀兒童精進
班,全家幾乎都是慈濟人。

甘老爹精通客家語,但國語、閩南語不太能通,對證嚴上人以閩南語為主
的開示,卻能不恥下問、勤於學習。還好兒女們及其他慈濟人都樂於為這
位慈藹的長者「翻譯」,使得甘老爹能在菩薩道上步步前行;苗栗附近八
鄉鎮三百多戶人家,都是甘老爹的會員。

民國八十二年,甘老爹突然腦出血,醫師急救時,問他叫什麼名字?「我
是快樂慈濟人。」並喃喃自語:「祝福大家成為快樂的慈濟人!」住院二
十九天才出院的甘老爹更加體念無常,將位在苗栗北庄一甲多的茶園賣了
,所得捐給慈濟。


今年母親節前夕,因為兒孫將回家團聚,甘老爹一大清早就出門買湯圓,
卻在離家不遠的路上,被一輛年輕男女共乘的機車撞倒,因而往生。

甘家子女悲痛之餘,化小愛為大愛,將肇事者主動理賠的二十萬元和一萬
元奠儀,以及機車責任險理賠的一百二十萬元,加上甘老爹生前省吃儉用
的二十萬元,全數捐作慈濟九二一希望工程基金。其中,四十一萬元是以
肇事者名義捐出,祝福他能發好願做好事,做個利濟人群的人。




五月十三日早上六點半左右,我最敬愛的父親──甘老爹,以迅雷不及掩
耳的方式離開了我們,使我「悔」、「痛」幾近於瘋狂!

以前,父親常向我解說上人的靜思語、關心我工作是否順暢。我總以累、
煩、沒時間為由躲在樓上;父親苦心想教導我時,我也總是嘻嘻哈哈,不
當一回事……

如今任我怎麼悔、怎麼苦苦哀求,叫了千聲、萬聲:「爸!您不要走,我
會乖乖聽話,帶著笑容載您去收善款!」也喚不回我摯愛的父親。



晚年知遇,勤耕福田


父親一輩子辛勞,在物質方面的成就是很微不足道的,甚至先前栽種水果
,經常出現虧損的情形;篤實、不欺人,再加上善良、易信任他人的憨厚
本性,常常使他吃虧,但每次吃虧,也從不曾見父親指責別人。有時家人
會因父親受騙而為他抱不平,父親卻只是笑著說:「沒關係啦!」

民國七十九年,父親深受證嚴上人大愛精神的感召,毅然投入慈濟,展開
了他晚年勤耕福田的大愛之行。父親常感嘆自己年歲已大,若能早點接觸
慈濟,不知有多好。也因此,父親更珍惜行菩薩道的機會;而他最大的心
願,就是期望子子孫孫能走慈濟這條路。

父親沒受過什麼教育,卻憑著信心與毅力,勤讀上人的靜思語。往往一句
靜思語,父親總要用毛筆重複寫上百遍,然後熟背下來、了解內容、付諸
行動,再四處與人分享。

民國八十二年父親因腦出血,病情十分危急。醫師詢問意識不清的父親:
「你是誰?」以測試他的反應,父親竟回答:「我是快樂的慈濟人。」正
由於父親對慈濟的熱愛,及追隨上人的願力,使他住院二十九天後奇蹟式
的康復。

重生後的父親,心中無限感恩,七年來,不畏嚴寒與酷暑,或搭公車或騎
腳踏車,全心全意收善款。為了廣邀眾人同耕福田,父親將自己用心學習
的「靜思語」,與眾人分享,諸如:「每天要抹慈濟面霜(面帶微笑)」
、「內心平靜快樂、頭腦清醒,考慮事情才能清楚齊全,說話才會得體」
、「多一次原諒人,就多造一次福」、「吃苦了苦,苦盡甘來;享福了福
,福盡悲來」……



好弟子,更是好父親


由於父親年事已高,左膝關節退化,雖能行走,但頗為辛苦,醫師建議更
換人工關節。父親卻始終不願,原因是父親覺得諸多會員住在鄉下,洗手
間要用蹲的,人工關節不能完全蹲下,如此一來,就不能盡心收善款了。

父親既是上人的好弟子,更是萬般疼惜子女的好父親。父親往生前幾天,
我偕同妻子、兒女陪父親到苗栗的清安、汶水、公館等地收善款。由於當
天較晚出發,再加上父親決不將善款當成水電費來收,因此在收善款的同
時,總會與會員分享上人的靜思語,或介紹《慈濟》月刊,以及問候關懷
……

眼看只剩最後三戶,我心想終於快可以回家用餐、休息了。我與妻子、兒
女在路邊等候父親,等了十分、二十分鐘皆未見他出來,我心想可能是很
多話要說,再等等吧!

結果等了三十幾分鐘父親才出來,沒有智慧的我,未陪父親進去已是不對
,見到父親出來,還抱怨父親收一家要那麼久。

原來父親不是為了與會員談天,而是會員家中有位略帶酒意的訪客,趁會
員不在客廳時刻意刁難父親。父親想要離開,那男子還拉著不放,就這樣
,拖著父親又老又累的身軀,在那兒糾纏了三十幾分鐘,直到會員回到客
廳解圍,父親才疲憊地走出來。

我知道原因後,忿怒難消,想要開車回頭找那男子理論,為何要欺負老人
家?我問父親:「您為何不向他說我兒子在外頭,我去找他向你解釋!」

父親回答:「那人怪怪的,我怕你和他起衝突!」

原來父親寧可自己受苦,也不願子女受到傷害。我趕緊打消回頭找那男子
理論的不理智行為,並安慰父親:「爸,沒關係啦!遇到這種人方能磨鍊
自己,才會更精進啊!」這時,我見到父親綻露了微笑。



孝順之道無他


「把握當下」似乎沒有運用在我對待父親的身上,加上我犯了時下人們常
犯的錯誤,心中總想──等我工作較適應後,再多陪父母親;等我經濟改
善後,再多帶父母親出去走走;等我沒那麼累時,再多陪父親出去收善款
……一籮筐的等怎樣再怎樣,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流失。

回想起民國八十二年,父親腦出血病危時,我告訴自己:父親若能痊癒,
我一定要孝順他,多陪陪他。但父親康復後到他往生這七年的時間堙A我
並沒有好好把握當下。

其實,父親要得不多,只要我陪他研讀上人的靜思語,並運用於日常生活
上;告訴他一些工作情況、一些和顏悅色、多照顧自己一些,就足以讓父
親心寬、歡喜。

可是我做得太少!就連最基本的和顏悅色,雖然在外工作、或面對親朋好
友、鄰居街坊,都做得不錯,但面對摯愛的父母卻顯得貧乏。

如今想起平常買一些榴槤、靈芝等自認為美食、聖品的物質給父親時,父
親的喜悅並不明顯;但每次對父親表示關懷,或者一句和顏悅色的話語,
卻令他大大的歡喜。原來孝順之道無他──讓父母親寬心、放心而已。

行孝要把握當下,由日常生活做起,否則有朝一日「子欲養而親不待」,
那分排山倒海而來的傷痛與永無止盡的悔意,將是人生中最大的磨難。



父親的福報


父親在菩薩道上十分精進,收善款、結善緣、助念、共修、居家關懷……
還負起淨化人心、祥和社會的教育工作。父親如此精進,卻在這次意外中
往生,當時幾近崩潰的我不禁疑惑:「行善真有善報嗎?」

不斷的思考,我終於找到了答案。爸爸,您好有福報、好成功!您擁有賢
慧的妻子、一群善良的兒女、可愛的孫子女,還擁有許多行善的會員,以
及聞聲救苦、願做觀世音菩薩的千手千眼的師兄姊,更擁有位大慈、大悲
、大智、大慧的師父──證嚴上人。

您還憑藉著信心、毅力和勇氣,每天快樂地行走於大愛的道路上,貢獻自
己的力量;您雖年紀大且不良於行,但每天都在法喜充滿中度過;您更沒
有因病纏身而放下志業,用雙腳走完人生的最後一刻。好比燃燒的蠟燭,
將光明與溫暖帶給周遭的人。若非您行善的大願、勤耕福田的大智,七年
前的病危也許早已往生,焉有今日廣大的善緣?這些不就是您的福報!

我也要藉此表達對慈濟師兄姊的感恩。當父親往生時,在家人無助、悲傷
、甚至頓感人生無趣之際,師兄姊已趕至現場協助各項後事,對父親遺體
的運回、家屬的安慰、念佛祝福父親、靈堂布置……皆不遺餘力。這分恩
情,我們將永遠銘感在心。



父親的愛



◎撰文/甘佳玉(甘老爹大女兒,南投區慈濟委員)


小時候,阿嬤曾告訴我父親幼年時的兩則趣事。

當時家住苗栗縣獅潭鄉竹木村八份窩的父親,家堳D常貧窮,農作物又時
常遭山豬的侵害。有一天,阿嬤在住家附近的山上撿到一窩蛋,一方面欣
喜可以飽餐一頓,一方面又擔心不知是什麼蛋,萬一吃了中毒,後果不堪
設想!

不料,年幼的父親卻說:「爸媽您們先別吃,我吃吃看,如果被毒死了,
您們就把我掛在樹尾,可以嚇跑山豬!」

另一次,父親生病,好幾餐沒吃東西,阿嬤煮了一粒蛋要給他吃。父親端
過碗,立刻把蛋弄成兩半,「一半給爸爸吃,一半給媽媽!」阿嬤問他:
「傻孩子,那你吃什麼?」他回答:「我喝湯就好了。」後來看見阿公、
阿嬤不肯吃,父親還躲到牛欄後面哭了好久。

父親的一生,心中充滿濃情厚愛。早期愛自己的父母、妻兒,以及因病無
謀生能力的兄嫂一家人;接觸慈濟後,更開始了長情大愛──發願做一個
能助人的人,接引更多有緣人同耕福田。也因此,既不會開車、也不會騎
機車的父親,慈濟會員卻遍布苗栗、公館、大湖、獅潭、泰安、頭屋、三
義、銅鑼等八個鄉市鎮。

父親每次都會把讀《靜思語》的心得分享給會員,還將做慈濟的心得寫成
「大愛人生歌選」,希望透過歌唱,讓大家都能學習大愛的人生。



大愛人生歌選


◎作詞/甘照宗(甘老爹)


慈濟緊做心緊開,十方會員就緊來,
得到大家多祝福,遇到萬難排得開。

參加慈濟好因緣,上人創造大福田,
老老幼幼來合作,世代兒孫孝又賢。

我們大家愛感恩,上人常常在身邊,
教育我們行佛道,身心清淨結佛緣。

學佛就要有定力,定力自然智慧來,
莫為外境所影響,就是莊敬又自強。

世界人人愛感恩,上人慈悲救眾生,
但願眾生得離苦,大愛電視教人生,
世人大家能遵守,慈濟精神心相連,
身似菩提心如鏡,風調雨順萬萬年。

深深敬愛著證嚴上人及慈濟、每天用心以上人教導的大愛去愛人的父親,
雖然走完他的人生旅程,但他心中的慈濟緣是生生世世的。祝福父親快去
快回,乘願再來做個人間菩薩!



生生世世都在菩提中



◎撰文/甘緣香(甘老爹二女兒,台北淡水區慈濟委員)


在整理爸爸的資料當中,看到爸爸抄錄過的「靜思語」是那麼多,有些甚
至我都沒看過;爸爸的精進,令我感動、敬佩!

爸爸常說:「七十二歲才接觸慈濟,太慢了!年紀大,記性不好,什麼都
記不起來!」所以平日非常認真地讀「慈濟志言」和「靜思語」,他一邊
背,一邊寫,再把心得分享給會員,並鼓勵會員請《靜思語》在家媗炕C

雖然爸爸的腳走路不方便,可是每次收善款,包包堶掄`是至少放一套《
靜思語》,經過爸爸介紹要請購的就給他;有時候剛好被人請完,就用登
記的,下回去的時候再帶給他。統計起來,經由爸爸推廣出去的《靜思語
》居然多達兩百套上下。

爸爸做慈濟,不只曾被誤解而帶去警察局;在往生前幾天,也被酒醉的人
問「憑什麼收善款」?說他是騙子,拉住爸爸久久不放。有位師兄還告訴
我:「前一陣子老爹去收善款的時候,被機車碰到,衣服沾上血跡。他交
代我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家人知道,否則以後他休想騎單車收善款了。」

爸爸做慈濟那麼艱辛,但從來不曾退轉,也從來沒有懈怠過,他的會員遍
及八個鄉鎮,這是我們所比不上的。

爸爸往生前三天我回苗栗,因為順道繞去收善款,所以回到家的時間晚了
一點。吃過晚飯,知道我馬上要回台北,爸爸說:「晚上住下來,明天一
早再回去,我說一些上人的法語給你聽,你也說一些給我聽。」因為我對
台北師姊有承諾,當晚會趕回去,所以我告訴爸爸:「今天沒時間,後天
要回花蓮,等我從花蓮回來再撥時間回家住,到時候我們再好好地聊一聊
。」

當時爸爸要以法乳餵我,我卻不懂得接受、不懂得把握。如今,我還有機
會嗎?

爸爸,您安息吧!也請您放心!我會學習您的精神,認真做慈濟、用心讀
靜思語,也會把靜思語介紹給會員。祝福爸爸快去快回,回來做一個救人
的人;也祝福爸爸生生世世都在菩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