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爽文國中的畢業典禮

◎撰文/阮義忠



〈林蔭下的畢業典禮〉


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是中寮鄉爽文國中的第三十屆畢業典禮。這所
全毀的學校,剛由證嚴上人主持過動工儀式不久,正在趕著希望工程的復
建進度。但是本屆的三十八位畢業生,卻無緣享用名建築師姚仁喜為他們
設計的新學校。他們吃盡苦頭之後,卻來不及嘗到甘甜。

舊校門口的一排七十五級上坡石階,和兩旁並列的十四株榕樹可一點也沒
受到這次震災的波及,依舊屹立挺拔。滿腹辦學理想與熱情的謝百亮校長
,選擇在創校以來就有的這條石階上,舉行濃濃林蔭下的露天畢業典禮。

樹枝上拉著一條條彩帶,上面吊著一張張在校生寫給畢業學長們的賀卡。
一面白板上釘著國旗及國父遺像,前面擺張小講台,就是正堂了。而全校
六個班級的一百二十位同學就以級級石階為席。會場就這麼簡單,卻顯得
大氣無比。有什麼裝潢巧思能賽過以大地為舞台呢?



〈地震孩子的感恩詞〉


來賓致詞中,南投縣的林議員曾一度哽咽,當他含淚說到:「你們這些地
震的孩子們,真可憐啊……」時,下面的聽眾大都眼眶通紅。

代表畢業生致感恩詞的是三年甲班的賴莉娟同學。講稿是由深愛文藝,擅
於筆墨的訓導主任王政忠撰寫。他把每天上學必爬的石階比喻為求學的上
進;榕樹的綠蔭比喻為學習環境的庇護。文章的最後一段是這麼寫的:「
……我知道,這不是求學之旅的最後一階,階梯之上是綠蔭,綠蔭之外有
藍天,有更寬更廣的世界在等待我們去探索,有更高的階梯通往更高深的
領域等待我們去跨越,只有往上,只有往前,每個人心中的那座希望工程
才會真正實現,我們會更加油。謝謝大家。謝謝。」

莉娟在噙住淚水的傷感中結束致詞。當我在拍她照片的時候,她有一瞬間
吃驚的表情浮在臉上。事後我才知道,那是因為她看到了改嫁已久的母親
,在好長一段時間沒見面之後,出現在來賓席中。

長得如同莉娟姊姊般的母親送了一束花給她,莉娟破涕為笑的容顏,是那
麼幸福與滿足。今天的畢業典禮,她告別了不幸,迎接希望。



〈把根扎在爽文〉


典禮結束時已是正午。雖然大多數的同學都走了,但是三年甲班的畢業生
卻依依不捨地留在簡易教室堙C

他們彼此在畢業紀念冊上題詞,並且要所有碰到的來賓們簽名留念。最重
要的是,他們一定要王政忠老師給他們寫些鼓勵的話。

看王老師被他們團團圍住的情景,就不難知道師生情感的濃厚。王老師是
個難得的年輕人。他從學校一畢業,就被分發到爽文國中實習一年。之後
入伍服役在金門當了兩年兵,退伍剛到台灣的第二天就發生了九二一地震
,第三天他就趕到爽文來探看災情。

那形同世界末日的浩劫慘狀,讓異鄉人的他下定決心留下來。問他打算留
在爽文多久,他說,只要爽文在,他就在。

我很高興能替他和三年甲班拍了這張合照。人人都說拍照是化剎那為永恆
,我倒希望這張照片是王政忠把根扎在爽文的見證。



〈走出生命中的陰影〉


莉娟是一個堅強的女孩子。父親在她六歲那年就車禍去世,母親也在後來
改嫁。她與小兩歲的弟弟賴來佑,隨著現年七十歲的祖父賴世乾及六十歲
的祖母陳金珠同住。

祖父母以種薑及梅子維生,儘管年歲已大,但都還親自上山照料作物,平
均每個禮拜總有個三天要夜宿山上工寮。大人不在時,莉娟身兼父母雙職
,要下廚料理三餐,還要督促弟弟做功課。

我們隨著莉娟從學校回到偏遠的清水村家中。今天她好高興,因為這是一
家四口可享天倫之樂的時光。祖父因腸炎住院開刀半個月,剛回到家。身
體的羸弱並沒有減低他濃濃的談興,樂呵呵地從他開刀的傷口,談到二次
大戰時,戰機掃射及投彈轟炸的恐怖情景。他說,只有九二一地震讓他覺
得更恐怖,區區開刀的疼痛算得了什麼。

在替他們拍全家福時,我覺得今天的莉娟真美,因為她已從生命中的陰影
堥咫F出來。



〈有緣來相會〉


這回,參與大愛電視台「希望工程」節目的文化工作者是丁松筠神父。他
已造訪過爽文國中三回,每次都和莉娟有所交談,友誼和信任已建立在他
們之間。

第一次去時,丁神父向甲、乙兩班畢業生這麼自我介紹:「我的眼睛是綠
色的,有愛爾蘭血統,頭髮有法國血統,我的姓最後三個字母SON可以
看出是瑞典裔,而我的外祖父母則是從黎巴嫩移民到美國的。我是一個有
四種血統的美國神父,卻來到台灣生活工作了數十年。這塊土地是我的第
二故鄉,今天能和大家見面真是有緣啊……」

現在,丁神父正在賴莉娟的房間堿搧菑@張小照片。這是莉娟小時候被抱
在爸爸懷堛滲d影。她對父親模糊的印象,只靠這張影像提醒著。

莉娟的祖父是客家人,祖母是閩南人,母親是布農族與鄒族的混血。她身
上也有幾種血統。這真是緣分,而這緣分正是由九二一地震繫上線的。

爽文國中第三十屆的畢業典禮那天,我拍下了一張由緣分牽線的難得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