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鹿谷山林的嗚咽

◎撰文/賴麗君


「躲過大地震,竟躲不過這場浩劫!」
劉太太一手掩住臉,抽泣地說。
地震嚴重衝擊鹿谷茶園,劉太太一家成為低收入戶,
午後一場大雨帶來的土石流,又奪走了小女兒的生命。



前往南投縣鹿谷鄉永隆村的路上,到處可見坍方的巨石,原本二線道的山
路,在巨石的侵佔下,只能單線通行;路面時而斷裂、彎曲,這是九二一
地震留下的痕跡。

天搖地動過的山像個癩痢頭,沒有林木、雜草的覆蓋,一下大雨就岌岌可
危,落石坍方隨時威脅路人的性命。



〈午後那場大雨〉


七月二十日一場傾盆大雨爆發了土石流,不僅淹沒了道路,還襲搗了住在
永隆村秀林巷的劉家,劉太太三歲的小女兒因為逃避不及,慘遭巨石擊中
,並被狂奔的土石流沖走,遺體隔天才在集集與名間交界的濁水溪同源圳
進水口尋獲。

儘管我們隨著當地慈濟委員再度上山已是事發後第三日,但路上仍殘留厚
厚的爛泥巴。家住竹山鎮的慈濟委員陳文學指了指對面一座山說:「劉太
太就住在那山上。」遠遠眺望,對面一處高山上果真有一幢房子,宛如遺
世獨立的仙居。

快到劉家的山路旁幾乎完全被大小石塊覆蓋著,偶爾還可看到椅子及水桶
等家庭用品散落其間,陳文學說原本這是一片美麗的茶園呢!

到了劉家住處,更是令人怵目驚心,屋前堆滿了大石塊,幾乎有一層樓高
,令人難以想像哪來如此巨大的力量將這些千斤重的石塊帶下來!劉家一
樓的爛泥巴大致已清除乾淨,但牆上依稀可見土石流肆虐過的痕跡。

劉太太領著我們來到廚房,那是當天土石流沖襲進來的入口,廚房的牆壁
被撞破一個大洞。「怎麼會這樣?」不等劉太太回答,地上兩顆比人還大
的巨石告訴了我們。

「之前整個一樓都是爛泥巴和石塊,全部的家具都被土石流沖走了,小女
兒也被沖到好遠的地方去……」劉太太一手掩住臉,哽咽住了,她抽泣地
說,這堭q來沒發生過土石流,九二一地震也沒造成房子任何損壞,沒想
到竟會發生這場浩劫。



〈土石泥流轟然入屋〉


事發當天,劉太太與就讀幼稚園的兒子皆外出,家堨u剩婆婆和兩個女兒
。下午兩點多,竹山、鹿谷一帶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歷經九二一地震撼動
的鹿谷山區終於不敵豪雨沖刷,多處地區開始爆發土石流。

下午五時許,劉太太的婆婆帶著兩個孫女到二樓洗澡,發現沒有熱水,只
好帶他們到一樓去洗,才剛下樓,土石流就轟隆地沖進屋內。

「一沖進來就淹過我們的頭,那個細漢囝仔一下子就不知被沖到哪堨h,
大漢仔有捉住東西沒被沖走,阮嘸時間想太多,就抱起伊跑到二樓去,後
來要再下樓找細漢仔,土已經淹到樓梯上來,下不去,阮又驚又煩惱,一
直嚷著害呀、害呀!妹妹不知被沖到哪堨h了!」劉阿嬤回想當時情景,
不禁痛心地用手拍著自己的胸膛。

一邊收拾著撿回來的家具,劉太太不禁怨嘆上天對他們太刻薄,「我們家
在三年內走了三個人!先是我丈夫,後來是我公公,現在輪到我的孩子…
…」

這個位居山上的房子原本只有在此種植茶葉的公婆住,劉太太一家人住在
山下,先生從事水電工。民國八十四年因公公年事漸高,無法負荷茶園工
作,他們才搬上山和公婆同住。

她和先生胼手胝足在這仙居般的地方重新打造家園。豈料兩年後先生因肝
癌往生,當時小女兒才出生十個月;一年後,公公也病逝,剩下她、婆婆
及三個小孩相依為命。

家媯L男人,憑她一人經營不了茶園,只好租給別人耕作,自己則到附近
的茶行工作。九二一地震後,茶園道路毀壞,茶農暫時休業,租金收不到
,劉太太的工作也被迫休息了兩個月,家婺g濟雪上加霜。後來向縣政府
申請核准為低收入戶,生活才勉強可以繼續;好不容易日子漸趨穩定,災
難又再度叩門。

劉太太自責地說,原本小女兒託付娘家照顧,因上小學的大女兒放暑假才
接她回家,沒想到才剛回來幾天就發生不幸,「早知道就不要接她回家…
…」生死一線間,卻沒有辦法阻止,怎不令人痛心疾首呢?



〈送走災難,留下愛〉


自從劉先生往生後,陳文學和當地慈濟人就曾前往關懷他們,發現劉太太
是他以前任教小學的學生;但劉太太始終不願接受慈濟的濟助,堅強的她
只說還有能力照顧孩子,希望把善款留給需要的人。

因為劉家門戶獨立,附近無人為鄰,曾遭小偷光顧,又位處高山,發生事
故求助無門,九二一地震後,鹿谷一帶土石流嚴重,相當危險;陳文學基
於安全考量一度勸他們搬往山下,但劉太太一方面捨不得與夫婿辛苦打造
的家園,一方面又要管理茶園,所以不便離開。

「那天雨下得很大,我很擔心他們一家人。但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大的意外
!隔天我上山去看他們,道路都堵住了,救難人員還在挖掘泥塊。從新聞
報導得知劉家小女兒喪生在土石流當中,心堹u是難過極了。」

陳文學說,第二天上山才找到劉太太,看到他們家當全毀,生活更加拮据
,當他致上急難慰問金時,卻再度遭到婉拒。

「現在暫時接受別人的幫助,等以後自己有能力了再去幫助他人,這樣並
不算虧欠社會,再說妳也應該為小孩子想一想啊!」這時劉太太才將慰問
金收下,並再三感謝慈濟的關心。

「這幾年來,陳老師很關心我們,早知道聽他的話搬下山,也不會發生今
天的意外。」劉太太自責地說。陳文學勸她將身體照顧好,畢竟還有兩個
稚子及婆婆要照顧啊!

目前,劉太太一家人已由鄉公所安排,將暫時居住麒麟潭附近的組合屋,
這是九二一地震後搭建給受災戶居住剩餘的,水電設施、隔間設備都很完
善,而且慈濟委員盧素緩的家也在附近,可以就近照顧他們。

「以後要常來我家坐,有困難儘管來找我,我們都會想辦法幫你!」聽到
盧素緩這麼說,劉太太連聲感激:「你們幫我實在太多了……」

也許災難總是在我們身邊徘徊,但相信人間溫情終會驅走它們。希望劉太
太一家的災難從此埋入深山,不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