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周年紀念》

記得這一季夏天

【操場上的彩虹】

◎撰文/李委煌


輪流吹電風、課本當書扇、下雨當沖涼……
簡易教室的求學歲月儘管克難
,卻是許多重建區學生共同的青春記憶。



清晨的國姓國小,茂盛的柳條垂在校舍大門邊,門前小徑兩側牆腳下,雜
草花叢兀自向陽伸展。牆面雖因九二一震災後傾毀龜裂,但這些生命滋長
的徵象,卻無畏於天災動搖……




入暑以來,簡易教室內的平均溫度常高達攝氏三十八度,雖然各校陸續加
裝灑水、隔熱網、綠化植栽等遮陽設備,效果總是有限。

國姓國小三年乙班的羅光永說,許多同學都隨身攜帶小型電風扇或冰開水
消暑,沒有準備的人則邊上課邊用嘴朝自己的手腳吹風;嘴痠了,就把課
本拿來當「書扇」。

儘管每間教室兩旁都各放了台直立式電扇,但──太近,桌上的紙張會飛
走;太遠,則根本吹不到風。為了公平起見,大家決定每週輪換座位,讓
人人都有吹風的機會!

下課鈴聲一響,調皮的男生會將上衣掀起,蓋住電扇輪番取涼,或者是衝
往水龍頭下沖涼;夏天午後的雷陣雨,更是特別受到同學們的喜愛,大家
都愛在下課後溜出去淋雨,回教室再趕緊擦乾頭髮,以免老師處罰。




簡易教室的生活儘管是苦中作樂、熱中尋涼,彼此的情感卻也因悶熱而起
了微妙變化。

國姓國小六年丙班的李欣儒說,男同學會拿大木板幫女孩搧風;下課後大
家沒地方去,常會盤坐在一起聊天;同學們還會因空間變小,而想出不同
的遊戲點子。

「這一年的確比較熱鬧!」國姓國中二年級的黃聖恩說,同學們下課後常
相約一塊兒出去打球;午餐時,窩在一起共食;簡易教室空間比以前小,
課桌椅距離拉近,上課時相互砌磋請教也更加方便。

在悶熱的簡易教室中上課,老師為了扳回學生的注意力,可是費盡心思。
有些老師以贈送冰涼飲料作為獎賞,大家在冷飲的吸引下,頓時頭腦都清
醒了起來,競相搶答題目。

有些課程還會搭配影片授課,並要求同學撰寫心得;或由老師多提問題、
多講些故事,儘量與學生保持雙向互動。畢竟,在這般惡劣的環境下授課
,老師同樣也容易分心。

國姓國中校長池麗娟說,這一年來,學生的平均成績的確稍有下滑;雖然
簡易教室環境較差,但她更擔心學生在放學後回到尚待重建的家,依舊沒
有好的空間可供復習課業。

國姓國小校長劉武雄就曾目睹學生蹲在板凳前寫功課,於是他告知師生,
若家中因地震而缺乏桌椅,學校可以提供。




國姓國小這一年的重建過程,也算是「好事多磨」,簡易教室的土地在暑
假前被地主收回,全校師生只好又回到殘破的校園堙C

「人生不也像是這般無常?總之,往好處想吧!畢竟煩惱是無益於重建的
。」身為學校的大家長,劉武雄表示,自己沒有悲觀的權利,只有樂觀地
扛起責任。

而對學生來說,這或許也是因禍得福!離開悶熱的簡易教室,學習的空間
變寬闊了。每當下課鐘一響起,同學們一窩蜂衝出教室外,又喊又跳的,
或在斜坡上的草皮翻滾,彷彿要將一年來的壓抑,全釋放出來。

「光明來前,總是有黑暗的!」教務主任黃祖年視重建期間的不便為「陣
痛期」,相信繼之而來的會是苦盡甘來的美好!

劉武雄說,最感動的是慈濟北區教師聯誼會每月一次的「親師生成長班」
,這些教師志工每次都得在清晨三點多起床,披星戴月地從台北趕往國姓
鄉,隨後又馬不停蹄地布置會場、準備教案……

令劉武雄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慈濟邀請口足畫家謝坤山,與同學分享他「
殘而不廢」的畫作;結果下一次課程即以「殘而不廢」為主題,讓同學們
試著以口咬畫筆,進行集體創作。

「若非九二一,我們根本難得有機會接觸那麼多外界高水平的表演與活動
。」劉武雄也不忘藉機教育孩子們,哪怕只是親製卡片感謝,也要懂得回
饋這些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