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周年紀念》

我擁有屋外整片風景

【看見勇士】

◎撰文/何貞青


地震震毀一切,需要幫忙的鄉親很多,有幸活下來就該盡量做,哪有時間
抱怨!我是登記有案的低收入戶,但我沒有接受其他單位的幫忙;我屋
沒一樣新的東西,但屋外整片風景都是我的。

──東勢大愛屋住戶吳惠麗



俐落的短髮,宏亮的嗓門,無論何時看到吳惠麗,她總是精力充沛,四處
奔走在東勢的街道,當個快樂志工。

「我是登記有案的低收入戶,但我沒有接受其他任何一個單位的幫忙。」
吳惠麗十分自豪地說。先生早逝,二十年來獨自帶著三個女兒拚生活,早
上送羊奶,接著又趕到工廠打工,農家的梨子收成時就幫忙採收……這樣
一路過來,維持住家計,也養成她強韌、凡事向前衝的個性。

辛苦了半輩子,好不容易攢了點錢,加上親人的資助,在九二一前不久終
於買了自己的房子。結果,卻在地震中毀去。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免不了自怨自艾,她卻一句怨言也沒有,「該做的
事那麼多,哪來時間在那邊抱怨!」



〈怎可能只顧自己〉


地震當晚,她和女兒被人從瓦礫堆堜唹X來,還驚魂未定,就幫著送受傷
的姪女到醫院。一看到滿滿的傷患被挖出後滿身污泥、處處血跡,她就知
道自己走不掉了。

「醫院堙A有一位從土牛送來的小姐,嚴重骨折又內出血,她一直拉著我
的褲管叫我救救她,說她全身好痛,口好渴……」顧不得自己身上也有傷
,吳惠麗忙著安撫驚恐哭泣的傷者,擠破頭去買礦泉水,幫著沖洗傷口等
待醫護人員處理。

還有一位因燙傷送來的小弟,家人都不在身邊,吳惠麗也幫忙照顧、為他
敷手……「看到那情形,怎麼可能顧好自己就好?」

直到天亮,住外地的弟弟趕回來,吳惠麗請他將女兒帶到台中安置,「你
們不用擔心,我不會死掉,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去辦!」丟下這句話,她就
從親人眼前消失。

整整五天,她在殯儀館協助裝運罹難者遺體,幫忙不知所措的家屬處理後
事。許多阿兵哥抬屍體抬到手軟,都會跑來跟她說:「阿姨,我們都很害
怕……」她聽了也很心疼:「不要害怕,這是在做好事幫助人家。我們能
盡多少力就盡多少力吧!」當時她也發揮不少穩定軍心的效果。

知道女兒已在台中安置好,沒有後顧之憂的她,接下來兩個月都住在帳棚
區,只要見到行動不便的老人,就幫忙跑腿辦事,或幫父母忙碌的小朋友
洗澡。

「孩子們說要回來,我叫她們不要,我一個人沒問題。」她也沒想過要離
開東勢到外地避難,因為「我這條命是被留下來的,本就該留在這媕隻
。」經歷了這麼大的災難,對於一切,她已經沒有特別感覺,只是看到了
,覺得該做,就去做了。



〈只是比較雞婆〉


這樣的個性,到哪堻ㄓㄦ|閒著,更不會自掃門前雪。

兩個多月後搬進東勢慈濟大愛屋,也恢復送羊奶的工作,生活算回到常軌
,但她的熱心並未退溫;沒有擔任大愛村自治委員會任何職務的她,卻是
每個村民都認識的志工小姐。

組合屋的生活不比以往,許多人適應不良,她卻永遠不會胡思亂想,因為
村子埵釵o做不完的事。

有名婦女精神狀況不穩定,她知道後主動協助,帶她就醫、監督吃藥,還
幫忙帶小孩。長期下來對方信任她、孩子黏她,連鎮公所民政課也拜託她
就近照顧這名案主。

還有許多獨居老人也在她照顧的範圍,每當住屋出毛病,只要一通電話:
「吳小姐,我家水管壞了……」她馬上服務到家。「修修水管、家電難不
倒我,這沒什麼,倒是這些老人家的身心狀況得特別注意。」於是,她的
服務項目還包括餵食、換尿布……

外界捐贈的物資分配不均,來找她說句話,她乾脆把自己那份補給人家;
有人失業了,她看得比自己的事情還重要,四處打聽介紹工作;甚至,在
送羊奶的途中發現有人孤苦待援,她都會主動提報社會局去解決。

也因四處提報個案,覺得需有更多知識才能給予最適宜的協助,近來她正
努力研讀社會工作概論等書,一邊請人教她,一邊上課進修,只希望增強
自己的能力,好幫助更多人。

「其實這都沒什麼大不了,我只是比較雞婆而已啦!」她不認為自己熱心
公益,只希望透過微薄的力量讓社會更祥和些。「大地震已經震毀了一切
,要重新來過已經很難了,政府和民眾就別再吵吵鬧鬧;大家應當不分你
我,站在本分上做點事吧!」



〈從不悲傷過日子〉


她很珍惜大愛村的一切,別人抱怨太熱或空間太小,對她都不是問題。「
我在這堣擗l過得蠻愜意的,大家會來跟我聊天、抱怨、說傷心事,每天
回來都有人招呼我吃飯。我從不悲傷過日子,在這堹u的很快樂。」

儘管她屋堥S一樣新的東西,外界送的物資不是分給別人,就是拿出去辦
活動摸彩用,只剩下人家給的電風扇、撿來的桌椅書櫥、朋友送的舊摩托
車。但,她卻可以坦然指著屋外的天空說:「這整片風景都是我的!這
有自然的微風、寬廣的視野,以前還沒這樣的好環境呢!」她以感恩的心
看待目前擁有的一切。

她的小屋媥蒱鉿陪P,卻也零散著許多小雜物,有小朋友送她的酷斯拉娃
娃,因為吳惠麗代替他忙碌的媽媽載他上學;另一位小朋友自己做的筆筒
擺在桌上,還有受她照顧過的七十幾歲阿嬤,親手做了一幅壁飾掛在牆上
……看來很阿沙力的吳惠麗,有著比誰都細膩體貼的心,否則不會把外界
送的貴重物品全再送給更需要的人,獨獨留下老人孩童的小玩意。

在所有紀念品當中,她最驕傲的是一幅某賑災單位贈送的獎牌,上面雋刻
著「自強不息」,表揚她在災後所做的一切。或許也只有這四個字,才能
真正表現出她永不沮喪、勇往向前的精神吧!



〈自己打拚最重要〉


住進大愛村的人總不免有幾許悲情,可是吳惠麗始終認為:「我們長期接
受別人幫助,今天既然已經穩定下來,就要趕快回饋,不要讓大愛村沈淪
在被救濟者的角色中。」

她發起過兩次活動,以「溫馨快樂感恩日」為訴求,讓村民聚在一起、彼
此打氣,同時邀請曾幫過他們的團體一起參與,讓大家知道他們已經站起
,災民並不是只要糖果不做事的人。

至於未來,她還是想趕快搬出去,「並不是組合屋不好,而是我想擁有一
個屬於自己真正的家。」背負著三百多萬元債務,她預計在原地蓋間簡易
屋就好,倒是目前某些災民的狀況令她擔心。「每個人都該為自己做打算
,如果一直想住在這堙A最後可能連搬走的動力都沒了。」

「雖然無法回饋大眾,至少也不能造成社會負擔。」這一直是她的想法。
身為大愛村一分子,對她而言未來最大的願景就是:「希望居住時限一到
,所有組合屋居民都是自動搬出,而不是被政府強迫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