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的眼》

因為愛

◎撰文/謝佳勳


從驚天動地的那一刻,
到一年來默默的陪伴扶持,
是什麼樣的力量,
讓「藍天白雲」的愛永不止息?



距離九二一已經快一年了,在豐原地區師姊的陪同下,來到東勢關懷中心
,中心堣w有幾位師兄姊等著我們的到來。

對於即將開起的話題,內心其實有些忐忑不安,深怕這樣的訪談,會讓這
些曾站在九二一第一現場的師兄姊再次觸景生情。

心理學有提到,助人者在助人的過程中有時會產生「替代性創傷」,師兄
姊在如此重大的災難現場,從事救助及關懷的過程,是否對自己造成某些
影響?是我這次到訪較關心的部分。

當師兄姊目睹災變的悲慘景況時,不僅要傾聽災民的痛苦、安撫不安的情
緒、安慰喪親的悲哀,甚至有些人本身還是受災戶;在這段陪伴關懷的過
程中,無論時間長短,師兄姊是如何度過?又是什麼樣的力量和心念,讓
「藍天白雲」的愛能夠永不止息、持續下去呢?

談話剛開始,大家有些靜默,因為時空將拉回所有人最不願發生的那一刻
,而那一刻所產生的巨變,到現在都還深深刺痛我們的心。

當住在東勢的師姊分享九二一深夜一陣天搖地動之後,到今天她們一家的
處境時,除了敬佩師姊的勇敢和慈悲的愛心之外,對災區的慘狀更是感到
不忍。在大家相互補充及分享自己的感觸和心得中,我度過了不勝唏噓及
滿滿感動的一下午。



〈災變那一念:助人第一〉


談到災變時的感受,「悲慟」是每個人都有的情緒,那種「人傷我痛」的
悲憫之心油然生起;每個人最強的念頭都是──趕快去幫助別人。在幫助
別人的過程中,也無暇顧及自己的悲傷、害怕、驚恐甚至是危險。

「我不敢哭,因為要給別人倚靠;雖然很悲傷,但是流不出淚來,腦袋拚
命在想:我還能做什麼?」

「一個星期,悹堨~外都沒有盥洗;一直不停地忙,晚上不敢睡著,因為
一合眼,景像就會浮現。」

「陪著家屬在外頭等搜救的結果,也跟著焦慮起來,忘了吃也不想睡;腦
袋空空的,也哭不出來,全副精神在工作上面。」

「前一個星期沒有特別的感覺,但回到家堿搢鴗k兒,就會不自覺地哭起
來,足足哭了一個星期。」

在大家語帶哽咽的描述中,我不僅身歷其境地感受到災變當時的慘狀,更
看到一群活菩薩的化身;所謂「難行能行」對慈濟人而言,強忍住自己的
悲傷、難過,起而去安慰、幫助別人,這種利他的關懷舉動正是實踐菩薩
道的最佳方法。



〈無常在眼前:把握當下〉


面對如此慘痛的災變,大家共同都有的體會就是「無常」;雖然「無常觀
」大家都知道,卻是在九二一中才更深刻感受到上人常說的:「世間無常
、國土危脆。」

「每次都是從電視上看到大的災難,但這一次是真正呈現在面前,就會想
:怎麼會這樣,如果發生在自己家,該怎麼辦?」

「看到馬路整個隆起來,橋梁也斷了,房屋全倒或擠成一層,汽車被壓扁
,突然覺得大自然的力量這麼厲害,人類真的是太渺小了。」

「心中一直掛念著,心情憂傷沉重、情緒明顯低潮,以前喜歡開玩笑,現
在卻沒辦法開玩笑。」

「雖然回到家堙A但腦袋堳鬮礞@個多月都是那些畫面;人有時會莫名其
妙發脾氣。」

「回到家的感覺空空的,有一點像行屍走肉,不想動,看到東西都覺得像
是假的。」

「以前喜歡看書,但九二一後不覺得看書重要,重要的是在災區做什麼,
半年後才又覺得看書重要。」

「覺得生命可貴、時間寶貴,不好好把握,無常就來,所以要趕快利用分
分秒秒去做事;比以前積極,比較不敢耽逸,現在覺得好充實。」

「災區就像是死城,剛開始往生者的遺體擺在活動中心,一百多具躺在那
堙A而空地上大家也依序排開睡在一塊;忽然有一種感慨──兩邊好像沒
什麼差別,除了空地這邊還有呼吸,如此而已。」

對於災區的了解大多來自電視媒體或報章雜誌的我而言,因為沒有親身經
歷,真的很難實際去體會。而在震災現場提供關懷與服務的師兄姊,正因
為比別人多了一層「感同身受」的經歷和體驗,似乎更能認清人生的無常
、世事的多變,進而覺悟生命的意義,而更加把握當下、恆持付出。



〈還好有慈濟:做就對了〉


當我請教師兄姊是如何調適的,得到的答案竟大同小異,那就是上人的法
語、慈濟的精神,還有「做就對了」。

「以前非常重生死,但參與慈濟後覺得生命在呼吸之間,比較看得開,像
這次站在亡者身邊也不在意。」

「剛開始扮演安慰別人的角色,可是回家後會怕;想到上人說要「覺有情
」去安慰他人,恐懼自然而然就淡化下來;時常聽上人的法語,心情慢慢
就恢復了。」

「剛開始可以調適,但半年後,卻突然快樂不起來;不過,還好有慈濟可
以做,讓自己忙得都忘了。」

「沒有希望、無力感的時候,千頭萬緒湧上心頭,常常想到上人的開示,
很受用。會比較知足,好好過好每一天。」

「剛進災區,看到滿目瘡痍,又驚又怕,於是一路念『觀世音菩薩』,覺
得比較安心,也有安定的力量。」

「內心慌亂,白天忙著救災夜媔繩Q,用忙來麻木或將上人的書拿出來看
。覺得悲觀到了極點就要樂觀。」

「角色互換內心衝擊很大,還好有慈濟可以做。」

「當災區情勢慢慢穩定,心情也慢慢平息下來,自然淡化掉。」



〈助人的動力:因為有愛〉


隨著話題的進行,大家的討論也慢慢接近尾聲,不知是否因為都是慈濟人
的關係,現場彌漫著彼此互勉及祝福的話語。因為大家知道,九二一復建
的工作還相當漫長,而所有的慈濟人也將攜手同心陪伴災民共同走過。

回程的路上,望著滿天美麗的紅霞,內心充滿著溫暖,車上的同伴皆很有
默契地享受一路的靜謐。

回味這一下午的感動,想起上人曾經說過:「行菩薩道,要經常接受考驗
。遇到困難與危險時,要學佛陀大無畏、大勇猛的精進精神,心無怖畏、
志不退縮,不斷向前邁進。」而這種大無畏、大勇猛的精進精神,老實說
在九二一從慈濟人身上已經展露無遺。

對於許多人常常驚訝於慈濟人在災難發生時,永遠「跑在最前、做到最後
」的關懷舉動,到底是什麼動力支持這股無私的助人及愛人的信念?我想
,原因無它,一切都是因為愛。




◎撰文/謝佳勳


《替代性創傷》


助人者在助人工作中或多或少會面對有不幸遭遇的案主,不僅要傾聽他的
痛苦經驗,而且還可能目睹他的悲慘處境。許多助人者因此會有自我衝擊
,而產生「替代性創傷(vicarious traumatization)」。

這種過於感同身受、將自己想像成當事人的內在經驗轉型,讓助人者身心
各方面都產生一些重大的轉變。雖然轉變不完全是負面的,也有正面的,
如因幫助案主走出創傷的內在酬賞(得到成就感、助人快樂等),而使自
己所見所聞的痛苦得以平衡或減輕;然而,不爭的事實是負面的轉變仍無
可避免地影響助人者的生活或生命的信念,甚至出現挫折、沮喪、失望等
情緒,也將自己的生活和日後的助人工作推向一個危險的邊緣。



《因應策略》


替代性創傷的因應有三個基本原則:覺察(awareness)、平衡(balance)
和聯繫(connection),而且三者是息息相關的。

「覺察」是接納和專注於自己內在的不平衡狀態,如需求、限制、情緒、
資源等方面的不協調。「平衡」是讓自己的生活步調平穩,如維持工作、
休閒、休息的平衡;同時,平衡也包含了內在的覺察和專注。「聯繫」是
對自己、別人和外在世界保持良好的溝通管道,以開拓自己內在需求、經
驗和知覺的覺察。

在個人方面的因應策略如下:

一、 在對案主不斷付出的同時,亦應重視個人生活安排。
二、從事體能、創造、鬆弛或自發性的休閒活動。
三、留意營養和健康。
四、參加心靈性的活動,如宗教信仰、禪修等。
五、如有必要,尋求心理諮商或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