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夏日回憶

◎阮義忠



〈甜甜的小豆苗〉


入秋有好一陣子了,但夏日的陽光還在我的心中發熱散溫。一想起今年夏
天所參觀的幾個夏令營,那些慈青社的大學生以及災區學童的臉龐,就一
一浮現眼前。

國姓國中的「小豆苗成長營」學員,除了本校學生之外,還有草湖、福龜
、北港、國姓等國小的孩子,總共七十二位。四十六位慈青工作人員則是
來自北科大、北師、北醫和台北大學,另外還有來指導的台北北二區慈誠
委員。

熱熱鬧鬧的場面、歡歡樂樂的笑聲,這可是個大喜的日子。

我來的早,報到手續才剛結束,正在分組。我湊在第六小隊圍成的圓圈旁
,看著大哥哥們怎麼帶小弟妹們彼此認識。

北師院的陳怡蓁和台北大學的許俊文先介紹了自己,然後由逆時針方向請
所有的小朋友自我介紹。每一位同學自我介紹時,都要先念出前面介紹過
的名字。以此類推,愈後面的人要記的名字愈多。

這時,孩子們的注意力立刻被集中起來。大家都很專心,但有些人還是要
念上好幾回才背得出來。輪到最後一位國姓國小的小朋友時,大家都替她
捏了把冷汗;沒想到她的表現卻讓大家都折服。她露出可愛的笑容,用嘹
亮的嗓子,甜甜地、精確無誤地唱出每個人的名字:「陳怡蓁大姊姊、許
俊文哥哥、湯凱翔、林家印、楊翔豪、鍾采伶、林佩樺、陳瑩萍,我叫陳
奕妤。請指教,謝謝!」

還真念得有押韻、有節奏呢!大夥們用力鼓掌,陳奕妤笑得更甜了。



〈沒翅膀也能飛〉


接下來的節目,是大哥哥和大姊姊為迎接小豆苗們而表演的歌舞。

晴空萬里、烈日炎炎。耀眼的陽光把穿白長褲、淺藍上衣的慈青們,照得
嶄亮又有朝氣;原本就開朗活潑的他們,個個都是青春的化身。

帶頭起舞的北師羅笙倫和北科林家鴻最是來勁。他們唱得大聲、跳得用力
,讓孩子們原本的生分兩三下就卸了下來,加入他們打拍子、唱合音。

「……愛就要飛、飛、飛,往前衝不要轉彎;沒有翅膀也要飛起來……」
唱到這幾句時,慈青們手牽著手合拉成一條人鍊,前前後後地擺盪。

大哥哥、大姊姊們唱出了每個小孩的天真和夢想。沒有翅膀也能飛!我和
所有的小豆苗一邊聽著,一邊相信。



〈替樹葉找家〉


慈青們的規畫能力很強,並且很周詳。短短三天的節目,卻是從四月份就
開始籌備了。到了八月,全省各大學的慈青全都動員起來,投入不同縣分
的營隊中,把歡樂、知識和做人的道理帶給孩子們。

十組小豆苗隊伍,被慈青帶領著做「環遊世界找朋友」、「找樹葉的家」
、「啄木鳥佔樹」、「拍畢業照」等幾項活動。由於每組輪流做不同活動
,所以原本侷促的場所,也不會妨礙活動的進行。所有細節都被仔細地考
慮過了。

每一項遊戲的後面都包含著新知的傳授。「找樹葉的家」這項遊戲既有尋
寶的樂趣,又是一堂自然課。孩子們每人手上有一片不同的葉子,看誰能
為這片不知名的葉子找到它的家。

福龜國小的陳巧融張著她那好圓的大眼睛,比對手上的葉子和樹上長的是
否一樣;北港國小的馮葉修則是一臉疑惑地,分不出差異。

這時,北師的慈青盧紋馨正仔細地講解著有關植物的種種;一旁的國姓國
小莊淑婷,聽著聽著就入迷了。

他們不但帶葉子回家,也替自己找到了家。



〈不相信風箏會飛〉


大吉國中的夏令營,取了個「大吉寶寶」的名稱,似乎是想把愈來愈接近
叛逆期的孩子們拉回童年。

陳琪燕、李壁如、林佳容這三位國一要升國二的女生,一整個上午都很木
訥。只有在這一刻,她們的嘴巴才像是洪水決堤般地洩出笑聲。因為她們
原本完全不相信自己做得風箏能飛,而現在,風箏不但飛了起來,而且飛
得好高、好神!

「大吉寶寶夏令營」的慈青來自中正、嘉義、花師、淡江、屏科、吳鳳、
台南女子技術學院等幾所大學。他們分別在取名為「知足」和「感恩」的
兩間教室堙A帶著孩子們上課做遊戲。

三位女同學正是「知足」的學員。她們在中正大學的莊文一大哥哥帶領下
做風箏,而「感恩」的孩子則在學英文。

材料十分簡陋──膠帶、便利商店買的即用即丟的雨衣,和粗細長短不一
的小竹片,就這樣。連我都不相信做出來的風箏會飛。

莊文一簡單卻扼要地說明原理和步驟,把竹片烤彎綁成十字、量重心、用
膠帶貼死;把雨衣和十字竹片貼牢,剪成菱形,貼上兩條長尾巴。廉價的
薄雨衣很不好剪成型,而膠帶貼不正確,一撕就都散了。孩子們愈貼愈沒
耐性,我在一旁也愈看愈不對勁兒!最後,慈青們也有點急了,紛紛下手
幫起孩子,連我也被叫去幫忙。而我幫的,正是這三位木訥的女生。

率先完成,把風箏放飛的是陳盈珊、翁明哲和陳泳龍那一組。我們這一組
呢?可是做出了第二支會飛的風箏。

拍她們時,我差一點就拿不穩相機,因為我也高興地笑得一發不可收拾。



〈不怕跌倒受傷的一堂課〉


霧峰國小的夏令營,則是慈濟大學的大哥哥、大姊姊們在帶。

我們到的時候已是下午。第一堂課是由公共衛生系大三的王聖元充當講師
,替孩子們上了一堂「火車之旅」的歷史課,把一條從一八九四年甲午戰
爭開始建造,而在一九七七年廢棄不用的中南鐵路作了一小段解說。

這段歷史連我這個跑遍台灣的人都不知道,但現在可讓我有了機會,和這
些霧峰子弟們明白了自己鄉里的過往。真是好課程啊!

接下來的遊戲,有「跳繩」、「兩人三腳齊步走」……等等。正經八百地
聽了一堂課之後,孩子們就玩得更野了。

兩人綁住腳踝競走,彼此動作的節奏感是很重要的。我碰到的可愛搭檔就
有好幾對。就要升四年級的郭彥良比同班的謝尚霖矮了一個頭,兩人一高
一低地走得最慢。問他為什麼長不高,他可坦白了,老氣橫秋地說:「因
為我只愛吃糖果不愛吃飯!」

六年級的陳怡雯和蔡孟娟兩人,配合得如魚得水,最先抵達折回點。誰知
道,回程時大概太過興奮,一不小心就摔了個大觔斗。四周一聲驚呼,衝
出了三、四位慈青,趕緊把兩人的綁腳解開,把被壓在下面受了傷的陳怡
雯送去醫務室擦藥。這時我才明白,任何應變措施,慈青們都已有了周詳
準備。

這也是個教訓:不能得意忘形。受過傷總是會記得比較牢的,這個教訓已
寫在怡雯的成長歲月上。

下課時,我在門口遇到來接她的媽媽。怡雯的頰上擦了藥水,膝蓋綁了繃
帶,可人卻是開開朗朗的。臉上好像寫著:我不怕跌倒,我知道了教訓。

那天,我也上了好幾堂成長經驗中的重要課程。

今年的夏日,我有美好而難以忘懷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