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靜思竹軒

◎撰文/林淑白


真實的感動超過了視覺的美感,
我不只是過客,我已然走入竹軒的歷史,
意外地成為它恆遠的一分子。



好久好久,沒有親吻東台灣的陽光了,貪婪、大力地吸一口清涼沁心的鄉
野空氣,循著朗朗青山上的繾綣白雲,一路來到了花蓮靜思堂,不期然地
駐足在將近完工的竹軒之前。

這堥S有一般工地的吵雜、髒亂,只聞到一陣竹香;只見到藍色身影上下
殷勤地移動著;只聽到「幸福」、「幸福」,而不是「辛苦」、「辛苦」


「我今年七十八歲了!自從知道竹軒開始動工,只要一有空就往花蓮跑。
今天一早,自己拎著隨時就準備好的行李,從台中搭火車來到花蓮。由於
手腳不靈活,只好專撿不太費力氣的『小工』來做。」

一位後腦勺挽著圓圓髮髻的阿嬤,邊和我閒聊,邊自在、從容地彎腰撿拾
地上的碎石;她臉上和衣服的汗珠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不知好幾回了。



〈內方外圓作砥柱〉


才約下午四點鐘,竹軒上方朵朵雪亮的白雲便紛紛攏向山頭。

去年八月即負責設計、施工、採購的洪武正,好不容易停下來喝一口茶,
乘著他小憩的時間,問他是否學建築,為何會有如此靈性的構想?

他以極低沈、謙卑的語氣說:「我不懂建築,只是有興趣。」

洪武正說,竹軒的左方是靜思堂,右邊是慈濟大學,兩者均是硬性建築,
因此居於其中的竹軒,應採軟性建築。

「經過一段時間沈澱、深思之後,我決定融合台灣本土文化和中原文化江
南迴廊的建築特色,以竹子直而有節、歲寒不凋的虛心與堅忍,來表現慈
濟人『甘願做,歡喜受』,不畏橫逆的風節與精神。」

竹軒的每一根竹,因參天地之精華而修鍊之氣節,沈穩如任重道遠的君子
。這因內在的修持而散發之光華,直讓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想靠近。

當我的眼,好奇地停留在這特殊的四方竹子上時,細心的洪武正一眼即看
出我的疑惑,他說:「這是道地的台灣方竹,代表心地質樸、行為方正的
台灣『古早人』特質,而圓竹代表中國人自古以來講求的智慧圓通。整棟
竹軒以四方竹作柱,搭配圓竹,隱喻了慈濟人對內要方正,對外事理圓融
。」



〈「四方竹」物稀為貴〉


說起四方竹的取得,那還有一段曲折的故事呢!

四方竹的種植主要是在竹子成長時,限制其生長,使其圓形改變為方形;
每根竹子要從細竹成長至堪用品,至少要四、五年以上,真是物以稀為貴


「四方竹的培育過程困難,就算老天賞臉,連續下個七、八天的雨,再加
上兩天的陰天,存活率也只不過四分之一!」洪武正說,先前他曾透過竹
商找到一批四方竹,但是價格稍高,因此就放棄了。

有一天,他打電話給住在竹山的陳忠厚師兄幫忙尋找;陳忠厚一聽,詫異
地說,昨天才聽到鹿谷的小洞天今年盛產。

竹農說,去年他們整個家族合起來的產量也不過三十幾根,但奇怪的是,
今年竟大豐收,大概有一百三十幾根。就這樣,洪武正以原先一半不到的
價格,購得了一百零二支四方竹。

他的太太陳麗秀補充道:「因為要取得竹子自然完美的線條,表現慈濟人
完整、務實的人格精神,所以無論是四方竹或圓竹都是從根部取材。」也
正因為如此,才能以其脫俗的姿態,昂然作為竹軒的砥柱。

當夕照已把涼亭浴成一片金黃,人稱竹細工藝界瑰寶的雲林吳老師傅,還
手腳俐落地做著竹細工藝。涼亭花窗上的八面形四上花、圓形四上花、梅
花均出自他的巧手;累積五十三年的豐富經驗,讓他的手藝已臻「只要圖
畫得出來,就能編得出來」的境界。

一陣短而急促的啪拉啪拉聲,從竹軒正廳傳了出來,陳麗秀說:「這支九
人隊伍是由台南區的方崑旺師兄召集前來裝玻璃的,其中有六位是專業的
玻璃師傅,剛剛一趕到,就馬上各就各位,將四百九十二塊大小不一的強
化玻璃,依照精確的工作配置圖安裝上去。」

事後得知,從量尺寸到施工,他們歷經一山之隔的遙迢路程,已來回往返
第五趟了!



〈古意會今情〉


天色漸層地吞吐夜的顏色,遠遠望見一行人向竹軒快步地走來。原來是文
質彬彬的王端正副總執行長,帶領了幾位日本參訪者前來。

透過翻譯,洪武正不疾不徐地說:「竹軒的建築基地約有八百坪,建築面
積約一百九十坪,建材完全取自大自然的竹子和石頭。光是竹子就用了八
萬多公斤,包括:大刺竹七百支、孟宗竹一千三百七十支、桂竹七千八百
支、大四方竹九十八支……沒有任何雕刻和彩繪;整棟建築沒有一根鐵釘
,而是用了將近五萬多支完全由志工純手工削製而成的竹釘構建。」

「從竹子的找尋、搬運、以及後續將竹子洗、曬、煮、注射防腐劑等,都
有一套專門的方法。竹子還上了七道特殊漆,每上一道漆之後都要磨光,
十分費工。」

「為了防潮,動員了上百位慈誠師兄,歷經二十多個工作天,才把地基架
高了四十公分。」

「架高的地基外層,貼上了枋寮溪和荖濃溪充滿古意色澤的石頭。大小石
頭相依、互靠、石頂石的排列,表現了慈濟人恪盡本分、和心互愛的精神
。這樣的貼法需要亟大的耐心,有時兩個鐘頭還貼不到一塊石頭呢!」

「地基轉角的結合處是一個漂亮的圓弧,象徵你退一步、我退一步,假使
人人如此,那麼事情就圓滿了。」

「赭紅色的地磚遵循古老製法,用米殼在火窯奡e燒達一百九十天才成型
,即使經過十年、五十年都不會磨損,而且還會愈發光亮;冬天有溫潤的
效果,夏天有清涼的感覺。」

「古色古香的迴廊圍繞正身及兩側護龍,走道上也設計了別緻的導盲磚。


「竹軒採高架建築,並以柔性造型搭配樸素、典雅的景觀設計;湧泉的清
水潺潺地流進蓮花池,再回抽至湧泉,代表慈濟人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蓮花池旁鑲有火車軌道枕木,斑駁的漬痕,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外圍約兩百坪空地,鋪的是耐熱、耐磨、生命力旺盛的台北草;所種的
花草,或來自慈濟苗圃、或由熱心人士結緣、或是自購,顏色都是淡淡雅
雅的;石頭、草木作的是力與美的搭配;傲骨凌霜的梅、有節操的松柏挺
立在竹軒中,像是一種無聲的說法。」

「松樹彎曲的姿態,代表慈濟人願意縮小自己,彎下腰來接受上人的調教
;松樹連花盆下種,表示有了約束,就會中規中矩地生長,不會恣意延伸
。就好像慈濟人守十戒,顧好了心念,修得莊嚴的相貌,自會令人心生歡
喜、讚歎一樣……」

短短時間內,洪武正把竹軒的特色及精神闡釋地淋漓盡致,讓遠道而來的
訪客頻頻點頭表示讚歎。




不知不覺,夜色已悄然侵入竹軒,正廳內捻起了古意盎然的鵝黃燈光,溫
馨的感覺,像回到了小時候一家人團聚在熱黃燈下,內心頓感充實的飽滿


從竹軒志工的合力打拚,還有洪武正夫妻一年來的用心與付出,我福至心
靈地領悟到,這外表看來簡單、質樸的竹軒,卻包涵著非凡的意義──當
建築已是一項超乎技術的藝術創作時,它所代表的不但是一種精神表徵、
一個義無反顧的承諾,也應該是一種形而上的心靈感應。

此刻,我因真實的感動超過了視覺的美感,震懾地燃起歡喜無限,覺得全
身細胞都打開了。我不只是過客,我已然走入竹軒的歷史,意外地成為它
恆遠的一分子。




《靜思竹軒小檔案》


位在花蓮慈濟靜思堂與慈濟大學間的「靜思竹軒」,是全省唯一採用插榫
、擠籠古法搭建的竹屋。

一九九六年為配合慈濟三十周年慶,中區慈誠隊員臨時搭建一占地九十坪
的竹屋「茶軒」,供訪客品茗休憩、資深慈濟人講古。三年後臨時竹屋拆
除,經上人指示原地擴建一永久性、保存古風的竹屋;由中區慈誠隊洪武
正統籌規畫。

洪武正親赴大陸、日本等地考察,經半年籌畫,靜思竹軒於一九九九年八
月二十日動工,原訂十一月完成,期間因九二一大地震停工;師兄姊在全
心投入興建大愛屋後,十二月三日復工。二○○○年九月底主體結構完成
;期間動員志工超過六千五百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