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交流道》

心靈交流道

〈幸福嗎?很美滿!〉


以前參加慈濟各項志工活動時,常常聽到有人問:「幸福嗎?」被問的人
也臉紅脖子粗流著汗回答:「很美滿!」但是我心中不免疑惑,他們說的
明明都是反話,卻講的像是理所當然似的,這般「客套」一直令我不解。

在這次參與象神颱風肆虐過後的清理工作,我才獲得了答案!

十一月五日清晨六點,大家在北市三民路口集合上車,前往位在汐止宏
大樓的慈濟救災指揮中心,拿裝備到長安國小打掃。一路上看到很多垃圾
掛在電線上、樹上,路邊也堆了很多看似垃圾的東西,尤其是店家門口,
都是一些放在展示櫃堛滌茷~,住戶也是清清洗洗,好像泥沙都黏住了,
沖都沖不掉。

到了目的地,眼見許多國軍弟兄,以及數台推土機、卡車,不停地來回工
作。師兄姊們也發揮「魔術師」的功力,把原本積沙至腳踝的教室和走廊
,在九個小時內清得一乾二淨,連天花板也一樣。工具不夠,大家還搶著
做!

在清掃過程中,最惱人的莫過於基隆河的細污泥,十分黏人,腳踩上去就
像被「咬住」般,非連拉帶拔地才能解脫。當然,清掃中難免弄得一身泥
沙,但大家一句怨言也沒有,只聽到一句句的問候與回應:「幸福嗎?」
「很美滿!」「很感恩!」打掃結束返家,第一件事就是衝進浴室去清洗
一番,正當在洗雨衣、雨鞋時,突然領悟到自己真的很幸福──這波洪水
、這些泥沙、財產損失、斷水斷電、憂心憔悴,自己都沒遇上,這難道不
就是幸福嗎?假如我沒參與這次清掃、沒觸摸和踩上這些污泥,又怎麼會
體悟得到呢?


台北內湖 陳鏗元




〈看到生命的至情〉


讀證嚴上人的著作,通篇我們都會感受到一個字──愛。

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們,痛感人性的萎縮、社會的墮落以及愛心的凋零。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談到,「愛隨著二十世紀末的夕陽西去,幾至消失;生
活在二十世紀黃昏的我們,像害怕黑暗一樣害怕愛。因為愛意味著麻煩、
責任、付出。」

在文章的最後我說到:「但願人類不要在愛心的荒蕪路上漸行漸遠,但願
我們在二十一世紀的清晨面對我們心中的愛,說出人類最原初的語言:『
我愛你!』」

就我個人而言,我真的在二十一世紀的清晨,感受到了愛的光輪的映照,
這就是證嚴上人的著作。

《生命的至情》是我認認真真、規規矩矩,從頭到尾一字不漏讀完的第一
本上人著作。讀完之後,心媞 ̄h溫馨和感動,一股暖意油然而至,就像
一輪太陽在心中緩緩升起。

上人不是批評家,她沒有批評家們對社會和人性的痛心疾首;她甚至不是
傳教者,她沒有傳教者們通常的慷慨激昂。她只是一個慈母、一個長者、
一個可親近的朋友,在那娓娓道來、殷殷叮嚀──「孩子,我要如何陪你
長大?」「珍惜清平的日子」、「把握現在,及時付出」、「勿以惡小而
為之」、「捨得放下,身心輕安」、「人生有愛無憾事」、「微笑人生最
美麗」……

上人是在談佛法、論佛經,但更是在講佛心。很多佛學理論家們可以闡釋
和解讀艱深的佛學理論,讓我們可敬可佩,但上人的著作直指人心,讓我
們可親可近。佛說有八萬四千方便法門來度化眾生,要如何選擇,需要度
者的悲智雙運。

「佛法易說,佛心難得。」有位高僧曾對我說,施捨財物給他人是小施捨
,弘法和度人才是大施捨。面對上人這分沈甸甸的大施捨,我們如何才能
承受和接納呢?

曾看過一個香港電視台對上人的採訪,主持人問上人:「現在社會和人心
那麼黑暗,要弘揚佛法、淨化人心是不是很難?」上人平靜地說:「是很
難!但只要一點一滴去做就好。」上人的回答埵酗j無奈,更有大愛心、
大願心。

在《生命的至情》堙A我同樣可以從字埵瘨′搘X上人明知「難為而為」
的聖者和智者心態。作為聖者,上人何嘗不知教化人倫、淨化人心之艱難
;作為聖者,正因有大無奈,才有大慈悲,也才有大願力。

上人不辭勞苦著書立說,從日常生活小事入手,點點滴滴無不希冀度化芸
芸眾生。「甘願做,歡喜受」,正是基於這種大慈悲心、大愛心。


美國夏威夷 陳虹




〈走一趟人文學校〉


電話鈴響,原來是勇貞師姊邀約我,走一趟慈濟人文學校。身為加拿大新
移民,我對於這堛漣虓~體頗感興趣,因此,也就帶著一分好奇心與新鮮
感欣然應允。

一下車,便見身著志工服的愛心爸爸,無畏風寒地守候在路旁,對我們親
切的寒暄和導引,讓我留下了極好的印象。入門後,哇!偌大的校舍,人
頭鑽動,放眼所及,皆是熟悉的黃皮膚身影,令人感受到濃濃的親切味。
若不是建築的差異,我還以為置身在台灣的校園呢!

穿上志工背心,客串起愛心媽媽的角色,移步二年正班教室,在琅琅讀書
聲中,除了一睹孩子們同研共歡的風采,也讓自己重返學生時代的甜美溫
馨。

上課中,孩子們有時聊天、喧譁,在所難免。這時,扮演著輔導角色的愛
心媽媽們,總會以菩薩般的智慧及母愛般的情懷,或安撫、或勸導,甚至
帶來自製的糕餅作為鼓勵。這樣的使出渾身解數,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
僑居加國的子弟,一方面接受西方教育的薰陶,一方面也不忘汲取先人的
智慧。

看到我這張新面孔,張秋珠老師乘著下課的空檔,和我招呼話家常……當
我問及目前人文課程的教學成效時,張老師這麼回答:「班上學生的年齡
差距很大,有的十幾歲了,才開始接觸中文,實在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
為了中華文化能在海外扎根,只要孩子肯來,都是一個傳承的契機。看著
下一代虛心地習字、大聲地朗讀、用心地學習,由不識到能領略中國的文
字之美,進而應用到生活中,這就是人文教育的初衷,也就是我們最大的
盼望。」

語重心長的一席話,透露出慈濟人難行能行的信心、毅力和勇氣。相信願
力所及,人文教育的希望工程,必如窗外的亮麗景致,榮景可期,光明在
望。


加拿大溫哥華 梁玉燕




【更正啟事】


四○七期第一○一頁圖說補充說明如下:

在大林慈院「本土文化展」中展示的牛車木雕工藝,是創作者陳鴻章以傳
統木工接榫技術打造而成,在造型則採舊農村社會的鐵皮牛車規格。此次
提供台中分會義賣的,為原作縮小模型。

bot1.gif (375 bytes) 上一頁 bot2.gif (159 bytes) 下一頁 bot3.gif (190 bytes)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