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航空難特別報導》

轟然•心碎

 

難捨親情


◎撰文/洪淑芬


一場空難,奪走的不僅是八十多條寶貴的生命,
還有千百位心碎家屬永難割捨的親情。



雨夜中,姊妹倆飛車上高速公路,直奔中正機場。途中接獲消息,家人已
被送醫急救,於是火速轉往醫院,林口長庚、中壢天晟醫院……遍尋不著
。重回中正機場過境旅館,一份最新罹難者名單公布──兩姊妹緊懸的心
急速下墜,情緒也終於崩潰……

「為什麼要騙我們!」顫抖的身體直立不住,慈濟志工一雙溫暖的手隨即
攙扶:「你們要堅強,接下來還有很多事要辦,千萬要保重身體……」






「我們從來沒有發生過這麼大的意外,真的很感謝有慈濟人的幫忙。」穿
梭在心焦的家屬間、胸前貼有紅色標籤的新加坡航空公司職員,感謝慈濟
志工的陪伴及安撫,家屬哀傷的情緒才不至於失控。

中午十二點十分,兩百餘位新航空難罹難者家屬,歷經未闔眼的漫長一夜
後,終於在志工的陪伴下,分乘六輛遊覽車,由中正機場過境旅館轉往國
內航空站,準備認領罹難親人的遺體。

一路上眾人靜默無語。年輕的男子雙手抱胸沈思,空洞的目光彷彿穿透凝
在車窗上的厚厚一層水霧。

突然間,車內傳出一陣低聲騷動,「到了嗎?」男子精神一振,伸手擦拭
冰冷的車窗,試圖分辨目前所在位置。但外面風雨實在太大,就算他已盡
量將頭貼著窗,也只能看見車窗外的一片灰茫茫。

「早知道距離這麼近,我們就自己過來了!」轉過頭來,男子露出一雙布
滿血絲的眼,「我們一家昨晚就來了,在過境旅館枯坐一個晚上又一個上
午。」

男子的沈重和不安,讓身旁的慈濟志工心疼地拍拍他:「我知道你很著急
,但我們多一點等待的時間,讓航空公司將現場做最好的處理與布置,對
往生者來說,也是一種尊重啊。」男子默然。

當車子緩緩駛進新航為往生者搭設的臨時靈堂前,男子起身招呼前座幾位
親友準備下車;轉過頭來應答的每張臉上,都有著一對紅腫的雙眼。






沈重的隊伍在國內航空站前依序下車,不管大雨是否會淋濕身體,志工們
緊挨著家屬步入臨時靈堂。

「伊若不是那麼乖,我們也不會這樣不甘啊!」常年往來國際間洽公的洪
淑琍,從小到大從不讓家人擔心,飛機失事前不久,她還打電話回嘉義老
家向媽媽告別。「我們有說有笑,臨掛電話前,我還叮嚀她千萬要小心…
…」

想起女兒當時的笑聲,洪媽媽臉上的淚,就像外頭的雨,滴滴答答落不停
。「伊是我的孤查某子,我真不甘啊!」淑琍的兩個弟弟不忍母親再受刺
激,強打精神由志工陪伴入內認屍;洪媽媽則叮嚀:「姊姊的門牙有一顆
假牙……」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她穿什麼、帶什麼出去。」淑琍的小弟說,他們家三
個小孩,分別居住在台北、桃園,平時難得見面,只靠電話聯繫,「最近
她才剛搬新家,我們都還不知道她住在那堙C」說到傷心處,二十多歲的
大男孩也不免一陣哽咽。

兩兄弟在停屍間娷隊F一圈,仔仔細細核對罹難者名單和特徵,就是無法
辨認出姊姊。再度出來詢問,洪媽媽哭著說:「不要認了,我們驗DNA
就好了。」心碎的母親或許寧願在心中保有女兒最美麗、完好的身影。

再度返回現場,志工提醒洪媽媽先從三十五歲以下找起。由於淑琍的身軀
嬌小,有位罹難者資料寫著「國中生」的字眼,志工扶持著洪媽媽去辨識
,結果看到門牙的那顆假牙而指認出,之後的DNA比對報告也正確無誤


停屍間堙A這樣令人心痛的場景不斷出現。一位女孩不停地尋找一只擁有
金屬彈簧錶鍊的手錶,那是她送給父親的禮物。當法醫從塑膠袋堮野X一
只已燒成漆黑的空錶殼,身旁的男友迅速摘下自己手上的那只,要求比對
錶背的商標及型號。

原來,女孩也曾送給男友同一品牌的手錶,這兩個愛她的男人都片刻不離
地帶在身邊。

法醫找出鑷子用力刮除錶面焦黑的污垢,經比對是同一個牌子沒錯。女孩
無法接受,楞楞地說:「再看看好嗎?」但她前腳才剛跨開,眼淚就無法
自抑地流下來,因為法醫說:「這種年紀的男人,戴這麼年輕品牌的不多
。」

女孩難過地蹲下哭泣,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腸開肚破、如黑炭般的人形,就
如法醫所說,「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妳父親」。眼鼻也跟著一陣痠疼的志工
,搭著女孩的肩安慰:「先不要難過,讓我們驗DNA好嗎?」

一具具焦黑的遺體難以辨認,家屬們的希望都放在DNA檢驗,每條長桌
子前都擠滿了人。

一場空難,奪走的不僅是八十多條寶貴的生命,還有千百位心碎家屬永難
割捨的親情。



無盡長日


◎撰文/呂祥芳


這種場合,做再多事情也不夠,
但是能夠付出一點什麼,卻又顯得那麼彌足珍貴。



十一月一日深夜,我遠遠望著新航空難罹難者臨時靈堂,那兒依然燈火通
明。此際距離空難事發已經二十四小時,昨晚歡喜送行、今晚卻在香煙繚
繞中尋找親愛家人遺骸,家屬們自此將不知會有多少失眠的夜晚,伴隨這
些悲傷的記憶。

「他很乖,從小到大都沒有讓我們擔心,我們家環境不好,他自己努力念
到研究所,很不簡單……退伍後第一份薪水給自己買電腦、給我們夫妻倆
買手機……他出國前搭計程車,都捨不得讓我提行李。我已經七十幾歲了
,為什麼出事的不是我?」

老爸爸涕泗縱橫,捨不得這個孝順的好兒子,志工抱住他,請他務必要保
重:「父子連心,你這麼傷心,他也不好受,既然緣分到此,我們不如來
祝福他。」

見到焦黑難辨的遺骸,更是難以抑遏悲痛,遑論靜下心想想親人還有那些
特徵可以指認。志工陪著家屬掉著淚,邊勸慰、邊拿著遺體特徵表請他們
一一看過,那幾個編號最有可能符合,或是還有那些線索可以幫忙認出親
人。

「她曾經切除胸部腫瘤……」志工聞言即刻跑入停靈處察看,再返回等候
室:「沒錯,而且她有兩顆假牙,戴勞力士的手錶……」

「啊,那就是我妹妹……」

指認了可能的遺骸,也做完DNA抽血,待兩日後檢測結果出爐即可將遺
體攜回。也有家屬一具又一具遺骸看過,還是無法認出,不禁雙手合十跪
坐在前:「弟弟啊,求求你讓我認出你,讓我帶你回家啊!」

如此大慟,志工們總是毫不遲疑靠近擁抱,我大多只能呆若木雞站立一旁
陪著掉淚。我感覺這種場合做再多事情也不夠,但是能夠付出一點什麼,
卻又顯得那麼彌足珍貴。

多數志工幾年前陪伴過大園空難的罹難者家屬,因此對於情緒調適,以及
慰訪的任務,多能平衡調適。

「我們也是人,也有感情,陪著他們掉眼淚是正常的,只要不失控就好。


「將心比心,如果我們突然失去至親,一定也聽不進任何的安慰。也許不
用交談,陪伴就是最好的安慰。」

夜色凝重,從國外搭機前來認屍的家屬才陸續抵達,陣陣哭泣讓氣溫更冰
涼。清晨陪伴過國內家屬認屍的志工,稍事休息又再度出現,大批大批的
志工也輪班讓佛號整晚綿延,「希望亡者能盡快被家屬認出,入土為安;
也希望讓生者不要太驚慌,能漸漸隨著佛號聲心安。」





結緣


◎撰文/范毓雯、洪淑芬


•轟然一團火球,吞噬了王先生的母親、二舅和舅媽。家屬們接獲消息,
趕往中正機場,悲戚的情緒與不可置信的念頭,早已淹沒他們對於親人外
表特徵的印象。

「往生者有沒有開過刀?身上有沒有戴手鍊、手環?是什麼樣式或品牌的
呢?」志工黃美月適時地在旁關切,眾多親友像被點醒了,紛紛從手術位
置指認出三位往生者;隔日的DNA比對報告證明,皆辨識無誤。

包括王先生在內,三位往生者的孩子十一月三日自美返台。從協請法醫開
立死亡證明書、到機場看遺物、領取慰問金等,黃美月一直陪伴著他們,
不斷地在旁安撫與協助。「她在全家人最無助、不知所措的時候,給予很
大的力量,當時若沒有慈濟人在,還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王先生說。

四日為往生者進行火化儀式,黃美月也在旁協助辦理領取遺體前的填單手
續等。「我們與黃師姊根本就不認識,她卻義無反顧地幫忙。」王先生感
佩黃美月一方面要安慰家屬、給予支撐的力量,另一方面還要調適自己的
情緒,「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若無黃師姊,我自己一定辦不好母親的
喪事,她是我的恩人。」

「經過這次與慈濟接觸,我感受到人間溫情,也相信世上真的有一群人在
默默做善事。」因為母親生前曾捐款護持慈濟,所以王先生決定以母親名
義捐款,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媽媽雖走了,我希望能追隨母親的善心與
智慧,延續母親的慧命。」



•即將在十二月授證慈濟委員的張孝宜,這次不是來出任務,而是帶著培
訓委員白小姐來找尋母親的下落。

六十八歲的白媽媽原本要赴美探親,順便留在親戚經營的超商打工。空難
發生時,她的座位剛好就在爆炸點附近,遺體被炸得無法辨識,只有求助
於DNA。

兩天後檢驗報告出爐,白小姐看到媽媽的肚子被炸了一個洞,手掌又不見
,十分傷心。張孝宜安慰她:「慈濟人對生死要自在一點,妳千萬不要太
難過,否則媽媽也無法走得安心。」

「白媽媽對我就像對親生女兒般照顧,我常勸她搬來跟女兒住,也可以就
近帶她出來做慈濟。那天我在新泰聯絡處值班,她還帶點心來,說過幾天
要出國……」張孝宜和白家母女的深厚感情,更促使她義不容辭地陪伴關
懷,並協助處理善後。

「上人曾開示:『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我們一般人都很幸福,若
不是經歷這樣的悲劇,還無法體會人生有酸甜苦辣。」張孝宜深有所感。



•許多家屬看到罹難者遺骸,不可置信的臉孔、悲愴不堪的哭聲、慘痛欲
絕的哀號,讓淒風苦雨的現場更添上令人鼻酸的氣氛。

桃園區志工溫素蕊陪伴一對新加坡夫妻前來找尋兒子的遺體,聽到現場助
念佛號聲,本身也信佛的這一家人問:「一開始都有念佛嗎?」得知志工
不間斷地輪班在臨時靈堂助念,家屬悲淒的臉上稍稍顯露欣慰。

「除了陪伴家屬外,助念也希望生者平靜,亡者安詳。」溫素蕊說,臨時
靈堂人多、擁擠,志工在旁安撫,讓情緒失控、悲傷欲絕的家屬們能抒解
與依靠,才能保持鎮靜與深呼吸,繼續找尋親人。

志工許秀琴和涂月桂也說:「那時是無聲勝有聲。安靜陪伴、緊握家屬雙
手、挺著肩膀讓他們依靠。」

黑夜中,棺木一具具搬上靈車,準備移靈到殯儀館;志工列隊排到門外,
頌佛號恭送。而當靈車抵達殯儀館,另一組志工已雙手合十在門口恭迎…




•往生者遺骸移靈到桃園市立殯儀館後,志工仍繼續協助家屬認屍,及檢
察官、法醫勘驗工作。

「講閩南語聽得懂嗎?」黃美月見到一位新加坡籍的太太,為先生的往生
不斷哭泣,便透過另一位家屬翻譯安慰:「返回新加坡後,若感到孤單無
助,千萬記得找朋友或親人談一談。」

「妳要告訴孩子,爸爸是有愛心的,雖然爸爸走了,但會把愛留給他。將
心中的瞋恨化解,孩子才會在無瞋恨與埋怨的環境成長!」一會兒身旁換
成一位男士用英語協助黃美月翻譯。

一個多小時後,這位太太的心情稍稍平復,黃美月提醒周遭的親友適時關
切這位太太;她抬起布滿淚痕的臉說:「我回去新加坡,心理復健絕對沒
問題,因為家媮晹陰C婆需要我安慰!」

事後,那位協助翻譯的先生遞名片給黃美月,原來他是「新加坡駐台辦事
處代表許國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