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航空難特別報導》

十二小時的勇氣

◎撰文/李委煌


為了讓家屬認屍時有所依據,
四位慈濟志工在災後第一時間內,
協助法醫整理出一本「認屍目錄」,
這任務對他們來說,是生平頭一遭。



新航空難罹難者遺體,在航空公司、民航局人員與慈濟志工的用心規畫下
,整齊停放在中正機場國內航站候客室的臨時靈堂,等待家屬認領。

心碎的家屬目睹一具具焦黑難辨的遺骸,哀傷的情緒化作洶湧的淚水,那
還有心思細想親愛家人有何特徵?

「罹難者的遺體不是展示品,如果每位家屬都來翻一次,不僅不夠尊敬,
而且情何以堪啊!」慈濟志工林永全說。

為了讓家屬在認屍的過程中有所參考和依據,四位慈濟志工在災後第一時
間內,歷經十二小時的勇氣考驗,協助法醫整理出一本「認屍目錄」,詳
細記載每位罹難者的身體特徵和隨身物件:

「四顆假牙、身材瘦小、全身燒焦、衣物殘存小部分、兩腳骨頭碳化……


「左手有勞力士戴錶、真皮腰帶、鞋號19、右中指K金寶石戒指……」

這些線索,幫助了不少徬徨無措的家屬,順利尋回親人的遺體。



〈生平第一遭〉


慈濟在全省北、中、南、東四區編制有「急難救助隊」;隸屬北區的桃園
有十名救助隊員,每月都會聯誼一次,彼此手機內也都設定好單鍵快速撥
號,遇緊急需要可以迅速相互通報。

十月三十一日深夜十一點多,謝景祥、林永全、劉邦賢、張銀彬等四位救
助隊員,得知空難發生,隨即換上慈濟「藍天白雲」制服,率先趕往中正
機場會合。

「颱風夜在高速公路上疾駛,車子搖晃得幾乎翻過去!」隊員們心有餘悸
地說,為了趕去機場,還差點被倒下的樹給撞上;後來為了安全起見,儘
管內心焦急,也只得放慢、踩穩車速。

四位先遣隊員抵達後,受現場指揮官委託,開始規畫停屍空間與靈堂的布
置。他們建議將男、女分隔開,並再加上「小孩」、「不明」等四區,不
僅尊重往生者,也方便檢察官驗屍及家屬認屍。

經過溝通,謝景祥與劉邦賢協助軍醫判定往生者的性別、特徵並編號;林
永全與張銀彬則負責導引國軍、航警,將遺體依頭對頭、腳對腳的原則放
置定位,並預留走道空間,方便家屬前來指認。

這種差事對他們來說,都是生平頭一遭,大家雖然勇猛膽大,卻也了解救
災安全的重要,因此四人都戴上了兩層手套,做好自我保護。

劉邦賢說,有時抬進來的遺體在屍袋中面容朝下,他們得拉開拉鏈,為往
生者翻身,方便法醫檢驗遺體的性別與特徵。林永全則說,許多屍袋被折
斷的尖骨給戳破了,他們得再為遺體加裝一層屍袋並重新編號。

從深夜一點四十分送來第一具罹難者遺體到凌晨四點多,他們共編號了六
十九位。「有的牙齒緊咬、有的舌頭外吐、更多的是嘴巴張得大大的,像
在號叫般……」每一具遺體的驚怖面容,都深深烙印在他們的腦海堙F每
每回憶至此,大家不免心酸又難受。



〈有愛所以無礙〉


當天中午以前,最終統計的現場遺體人數共七十八具,每具都在慈濟人的
規畫下獲得最尊重的處置──白色屍袋顯得素淨且較尊敬;黃色軍毯墊在
下方,隔離冰冷的地板,看起來溫暖許多;檢察官驗屍完畢,棺木便抬進
置於往生者身旁,此時慈濟人列隊獻上一束黃菊、點燃一炷清香;還有連
綿不斷的佛號聲……

一位憲兵在勤務後走入大廳,全身衣服都濕透了,且身軀不停地顫抖;劉
邦賢看他又冷又怕,立即趨前鼓勵、安撫,給予心理支持。

一位阿兵哥低沈著頭靠近張銀彬說:「我真的很害怕,該怎麼辦呢?」年
輕人彷彿離死亡很遠,現在卻必須那麼靠近,張銀彬心疼地安撫他:「你
別怕,安下心來!你現在是在幫助他,他會感謝你的。」他也建議阿兵哥
,可以雙手合十對罹難者表示祝福與尊重,而且搬運遺體「要輕輕放下、
不要緊張到用丟的!」

「有你們慈濟人在這邊,我們比較安心!」一段時間後,阿兵哥若有所悟
地回應。

別說年輕的阿兵哥,即使是見慣遺體的法醫,也不免好奇:「你們慈濟人
怎麼不會害怕?」因為他們四人親眼看過所有遺體,才能仔細辨識具具焦
屍的性別、特徵。

「每打開一個屍袋,罹難者大多面目全非或殘缺不全,有的甚至只剩一點
點,看了令人心疼。原本只是一趟美好的旅程,結果竟和家人天人永隔,
還需靠DNA才能辨認,這讓我深深體會:每個人都在『過秒關』。」謝
景祥說。

有愛就沒有掛礙!憑藉的就是慈濟人的正信正念,所以他們鼓起勇氣,承
擔起這般「靠近」罹難者的工作。



〈盡力就是了!〉


有鑑於名古屋空難、大園空難,慈濟人快速動員協助與關懷,民航局顧問
邱垂宇向機場與各航空公司建議,往後再遇此緊急空難事件,應讓慈濟人
進入協援。今年八月底,中正機場舉辦「機場緊急應變訓練課程」,慈濟
即受邀參加。也因此這次空難,志工得以加入機場任務編組,有效協助救
難工作進行。

「慈濟急難救助隊是災難現場的後勤支援,也是志工的第一線。」北區慈
誠隊副大隊長楊慶鐘表示,專業救難人員將罹難者遺體從事故現場搬運到
臨時停靈處後,就是慈濟人服務的開始。

「還好起初我們就規畫了適當的停放格位,這讓之後的處理、認屍過程很
順利,減少對家屬可能造成的再度傷害。」林永全說,大家真的都盡力了


事故現場有眾多專業救難人員負責,因此志工過去所受心肺復甦術、包紮
等急難救助訓練在這次空難救援中並沒有發揮功能;倒是平日共修中培養
的默契與「尊重」等宗教情操,對於往生者、家屬、機場工作人員與自己
都受用。

就這樣,慈濟人在空難中,帶著一顆虔誠、尊重,以及正信正念的心,默
默地照料好往生者的遺體,並靜靜陪伴傷慟逾恆的罹難者親屬。

正午十二點多,航空公司確認了每一具遺體的正確資料,他們四人才結束
了十二個小時的任務;待所有統計資料與紀錄移交出來後,他們便拖著疲
憊的身軀回家,「躺了便睡,什麼胡思亂想都沒掛礙在心,因為睡醒之後
,還得繼續趕去機場,輪班為罹難者助念。」林永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