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航空難特別報導》

第一杯熱薑湯

◎廖秋蘭


當一杯杯熱薑湯端到救難官兵手中時,
觸摸到他們冰冷的手,看到他們在大風大雨中搶救傷患、搬運屍體,
內心湧上一股不捨與感傷……



十月三十一日晚上十一點三十分,忙完家事正準備整理書桌上的慈濟檔案
時,先生以急切的口吻告訴我:「中正機場飛機失事了!」

我心堣@震,一面看著電視跑馬燈字幕,一面直覺地撥電話給桃園支會負
責人黃義盛,告知飛機失事消息;隨後急忙聯絡幾位慈濟人做好待命準備




〈風雨中,挨家挨戶叫醒志工〉


凌晨一點左右,黃義盛師兄來電告知要準備香積。

外面正是風雨交加的颱風夜,要到那媟Ёぉ鼓咿O?或許就如上人所說「
慈悲生智慧」,當下我想到經營早點生意的白桂梅家堣@定有食物;在黃
昏市場做素食生意的曾雲盛,也一定有儲存的糧食……隨即拿起電話聯絡
大家作好準備。

颱風夜埵釣レa區停電,電話無法打通,感恩江朝榮師兄在強風大雨中,
挨家挨戶叫醒志工。準備好鍋、爐、食物,立刻出發。

調集來的香積人員,從桃園八德、大溪、龍潭等地趕到機場,約需四十至
五十分鐘車程,沿途彼此用手機聯絡;強風大雨中,車輛在高速公路飛馳
,真的有點驚險。

我們原本計畫在羅勝元師兄經營的停車場展開香積工作,但此地離失事現
場還有三、四公里路程,不適合煮食,便決定將香積移至國內航站第二現
場。

當時外面又黑又暗、又濕又冷、風雨又大,志工們好不容易在附近超商臨
時買了一些薑與紅糖,趕緊煮好一鍋熱薑湯,快速送到第一現場。



〈一杯熱飲,溫暖受凍的手〉


第一現場是飛機爆炸斷成三截的跑道區,非常空曠,當天風雨之大,一個
人可能會被強風吹倒,兩位師兄扶著我與楊金雪師姊,將薑湯搬到一部臨
時停靠的貨板車上。

當一杯杯熱薑湯端到救難官兵手中時,我觸摸到他們冰冷的手,看到他們
在大風雨中搶救傷患、搬運屍體,內心湧上一股不捨的感傷。想到我的孩
子也正在服役,這些官兵不也像我的孩子一樣嗎?

救難人員接到我們的薑湯,感謝地說:「兩年多前的空難,第一杯薑湯是
慈濟提供的,這次還是慈濟供應的。」

感受到救難人員在又冷、又濕、又餓的情況下,三更半夜積極地搶救生命
,非常需要我們即時給予關懷與打氣,因此在國內航空站第二現場煮食的
香積人員,陸續將煮好的麥茶、薑湯、包子、米粉湯送達。

同一時間內,第二現場也陸續來了六、七十位慈濟志工,開始為不幸罹難
的往生者助念。兩個現場的工作人員同樣需要我們為他們準備食物,香積
組志工們在好幾個快速大爐灶煮個不停,也忙個不停。



〈一湯一菜,都是志工出錢出力〉


近中午時,風雨稍減,其他團體陸續進入,這附近並無販售熱食,所以其
他團體有需要,我們也一樣供應他們熱食。

一位約五十多歲的先生說:「聽說慈濟很有錢,所以災難發生,煮這麼多
東西給人家吃也是應該的。」

其實今天供應的食物,都是慈濟人自己出錢、出力,發心提供的。有些是
志工們將家中僅剩的三塊豆干、半包香菇、一條紅蘿蔔……自動自發湊出
來的。

一位家住大溪的志工,平常自己種菜在市場賣,聽到有香積任務,天未亮
就找來幾位志工,到菜園堭N所有高麗菜、芹菜、地瓜葉……等全部摘下
,用貨車載來。我想他將要有好一段時間沒辦法賣菜了。

面對這位先生的誤解,我對他說:「慈濟不是有錢才做事,正如九二一大
地震後的希望工程,經費需要好幾十億,目前也不夠。慈濟募款專款專用
,建設基金就用在蓋學校與醫療網,濟貧基金用在援助照顧戶與急難救助
;國際賑災方面則尊重捐款人的意願,他們願意伸出援手救助其他國家的
苦難人民,慈濟不過是座橋梁,幫大家完成想要做的善事。」

經過一番解說,這位先生了解慈濟所做的一切,也知道他手上的那一碗熱
騰騰的米粉湯,是現場所有志工們的奉獻,當下感動地流下淚來。



〈供應餐飲,二十四小時不間斷〉


忙碌中,忘了時間已接近傍晚,黃義盛師兄在下午四點鐘左右來電,提醒
要二十四小時提供熱食。

原本想把家中九十歲臥床的老祖母餵食安頓好後,再過去現場,但隔日一
大早便接到通知需補充食材,家中老祖母之事只好請阿姨來幫忙,儘速到
市場採購、送達。

十一月二日從遠地來認屍的受難親屬人數更多,香積兩天兩夜流水自助式
供應。其中令人感動的是,師姊忙著切、煮工作,一群師兄、慈青整天蹲
著洗碗筷、薑等,這種畫面流露出一家親、合作無間的真情。

香積工作直到十一月二日晚間九點三十分,收拾清掃後才離開現場;而期
間所有志工合心協力、分工合作的精神,卻永遠留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