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豐東國中工地的手語隊

◎撰文/阮義忠


冷鐵激起熱情


豐原市的豐東國中,是「希望工程」最早動工的學校,動土典禮是二○○
○年的四月十日。七個多月後我才有機會造訪,也許是期待太久的緣故,
隔沒幾天,我就去了兩回。

剛踏入工地就讓人眼睛一亮。這堹u是乾淨整齊,各項物料堆置的井然有
序,一點也不像一般龐大工程的雜亂作場。而我來得正是時候,因為工程
正進行到恰好適合拍照的階段。

四層樓的鋼骨架構全部竣工,各樓層地面的鋼承板也鋪好了。每個角落看
起來都像是碩大的現代雕塑,充滿了幾何造型的趣味。明明是未完成的梁
柱,卻有著出奇的藝術美感。

有些部位的H型鋼骨,以高難度技術彎成圓弧形;原本陽剛十足的鐵塊,
竟也流露出幾許柔美身段。我是怎麼看怎麼喜歡,邊看邊拍,處處都有驚
豔之感。

冷冰冰的鐵,竟也能激起熱呼呼的情。這還真叫人感到希望呢!



差一點就忘了拍照


第二回造訪,是十一月二十日。那天,慈濟馬來西亞分會組團回台尋根。
參觀「希望工程」是必備的行程,而已贏得模範工地口碑的豐東國中,理
所當然被列為首選。

我一大早就從台北搭火車南下,來到工地時,接待會場已布署妥當,而三
十多位豐原地區的慈濟委員們,早已在校門口等候迎接。

九十五位馬來西亞的師兄師姊們,從兩輛大遊覽巴士下車列隊走來,和豐
原的慈濟人相迎的那一瞬間,個個眼神充滿喜悅的光采。眾人聲聲的歡喜
和句句的感恩,交織成一闕動人的樂章。連我這個不能算是慈濟人的攝影
志工啊,也被感動地差一點忘了拍照。



心連著心比手語


為了表示至誠的歡迎,慈濟營建處派駐工地督控進度與品質的張明貴師兄
率領了工程人員:興亞營造的曾瑞發、林富專,柯福水電的蕭振欽、林定
芳和鴻範建築師事務所的程順德、張敬談,一共七位,表演了一首「許一
個希望的未來」的手語歌。

平常幹慣粗活的這些弟兄們,比起手語還有點生硬。一兩位剛學會的工程
人員,因合不上拍子而顯得參差不齊。但是他們的虔誠,卻使笨拙的動作
化為樸實的可親。

豐東國中工地臨時成軍的手語隊,是由業主、設計、營造、包工等不同單
位的人員組成。他們彼此的工作立場不同,原本是很容易產生摩擦的,但
現在他們被慈濟文化融合在一起,相互包容、善解。

我很專注地,在他們看來最整齊劃一的片刻按下快門。儘管蕭振欽把「智
慧為牆」的「牆」比得不夠標準,但是他們心連著心的整齊劃一,是人人
都看得出的。



世界一家親


這次的豐東行,我最滿意的就是拍到了這張照片。上人的母親在馬來西亞
第一顆種子葉淑美的面前,因喜悅滿心洋溢,怕自己壓抑不住而趕緊用手
遮住笑開的嘴巴。那種又喜又有點害羞的表情,把年高德劭的老人家拉回
青春年華的歲月。那一刻的師媽,在我看來,足足年輕了一甲子。

葉師姊上台的第一句話就是:

「世界一家親,慈濟所有的師兄師姊只分區而不分家。我們都是一家人!


師媽先是抱歉自己沒念什麼書、只會說閩南語;然後以她特有的簡樸方式
向海外慈濟人感恩:

「我是豐原人呢,知道大家要到豐原,我專程跑來看大家,也給大家看。
您們在海外辛辛苦苦募來的錢,我們都有好好用。看!學校蓋得這麼勇…
…」

葉師姊希望師媽能撥空到馬來西亞走走,師媽說,這得請示上人,「因為
師父孝順,擔心我坐飛機遠行……」

葉師姊說她要特別向上人求情,這下子,師媽的嘴又合不攏地笑開了。

那一天,我也年輕了不少。因為凡是相機底片感光到的,都會映在我這拍
照人的心靈上。



千秋百世的愛


說明會以手語表演「阿爸牽水牛」作為結束高潮。全體與會人員不管會不
會手語,全都隨著歌詞比來比去,到最後,工地竟成了一個大團圓的舞池
,人人相互勾著手腕打轉。

馬來西亞的李清風師姊和工地主任曾瑞發舞得格外起勁。由於他們的動作
太快、幅度又太大,讓我不得不跟著他們一同打轉,才找得到構圖、對得
準焦距。

我能體會大家為何如此地盡興,因為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希望工程」
的一分子,災區的一間間新學校就這麼從無到有地蓋成了。每根鋼筋、每
一包水泥、每一片瓦都有你我的愛。眾人的愛加在一起,是多麼大而無邊
呀!

千秋百世之後,房子還在,大家的愛也在。



以願力為屋頂


送走馬來西亞師兄姊後,我還待在工地一會兒。張明貴師兄陪我到各層樓
巡視;所有工人,焊鐵的、配水電管線的、拆模板的……各司其職,人人
專注投入心無二用。

今年八月十四日,張師兄剛被派來接豐東國中的工程時,就給自己定下目
標:要零災害、建立工地文化、做環保、引發工作夥伴的善面、和學校周
遭住家維持良好的親鄰關係,以及照工程期的進度完工。

張師兄有一席話常被慈濟人轉述。這是九月二十八日,上人要離開台中分
會時,他在台上感恩時所說的:

「希望上人不要操心,要照顧好法體。我會以初發心為地基、以上人給我
們的開示──大愛為梁、智慧為牆,然後再以我的願力為屋頂,讓豐東國
中不怕風、不怕雨、不怕地震。」

在地下室的天井中替張師兄拍下這張照片時,我還沒聽過這句話。不過我
發覺,這句話還真可以用在此處,為「以願力為屋頂」佐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