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賑災前線》

超級特搜隊

◎撰文/陳美羿


儘管被土石掩埋的受難者生還機會渺茫,
中華搜救總隊仍答應挖掘罹難者;
怕傷到遺體,還忍著惡臭,徒手挖掘。



元月十四日夜晚,黃清猶正準備就寢。忽然電話響起,是陳龍輝打來的:
「薩爾瓦多發生大地震,總隊召集搜救人員待命,前往薩國救援。」

黃清猶和陳龍輝都是高雄慈誠隊員,也是中華民國搜救總隊的成員。

當下兩人準備好個人裝備,和其他六位南區隊員連夜搭乘巴士北上集合待
命。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後,鑑於國內救難器材缺乏,慈濟捐贈了價值兩千萬元
的先進儀器給中華搜救總隊。

該隊負責國際事務的陳信宏說:「還沒正式舉辦捐贈典禮,就已經在象神
颱風時『啟用』了,現在又要『出國』去了!」

聲納及影像生命探測器、油壓剪、呼吸器、切割器……加上五百條毛毯、
五百個睡袋、七十頂帳棚,還有慈濟的七百五十個醫藥箱,光是這些行李
就超過兩百件。

桃園區慈濟人在中正機場送行,適逢冷氣團來襲,師兄趕緊採購了保暖的
衛生衣,送給每人一件。

「雖然薩國位於南半球,正值夏天,但是入夜還是很冷的,有了這件衛生
衣,我們才不致受凍,慈濟人真是太貼心了。」總隊長呂正宗說。



不負所託


飛行十二小時,抵達洛杉磯。

為了協助三十多人及兩百多件重達四噸的行李轉機,慈濟南加州分會的志
工在機場成立臨時指揮中心,並提供水果點心。

從洛杉磯到薩國的他卡 (TACA)航班全都客滿,幸賴準備返鄉的薩國旅
客把機位讓出來,所有團員才上了飛機。

中華民國駐薩大使館沈憲昌參事前來接機;慈濟人雇了一輛大巴士把所有
人送到救難指揮中心,在那媢J見了台北市消防局的搜救隊和其他國家的
救難隊。

聽取簡報後,得知該國多是土磚屋,地震後均夷為平地,受難者生還機會
渺茫,薩國方面請求協助搜尋及挖掘罹難者,總隊長呂正宗當下就答應了


抵薩國的第一天下午,指揮中心派遣直升機,分兩趟把搜救總隊隊員及裝
備載往災區。

那是一座山,因地震崩落了,許多人被活埋。罹難者陸續被挖出來,只剩
下一位中央銀行的女職員遍尋不著。當地的救難人員已經搜索幾天了,發
現了眼鏡和鞋子等,經家屬指認無誤。

搜救總隊北一聯隊長周輝晟帶著八位弟兄仔細地挖掘著,到天黑才收隊。
第二天,周輝晟研判失蹤者可能被土石衝到山坡下,於是留三人在上端警
戒,其他人冒險下探。

「大概在七、八十公尺的下方,我們就聞到一股味道。」周輝晟說:「經
過多人聞過、確認後,我們一字排開,作地毯式挖掘,不久,果真就發現
了罹難者。」



不可思議


在薩國,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但搜救總隊還是主動積極爭取任務分
派。

「第二天,薩國副總統來到災區,透過翻譯向大家致謝。」陳信宏說:「
我們被一輛軍用卡車載往另一個山區。災難現場是個山谷,兩邊土石傾瀉
而下,掩埋了山谷中的人。」

當地衛生部主管說,地震前兩小時,有人看見一男一女在山間涼亭散步;
當地人曾發動約五百人在廣達三甲的土石堆上挖掘了三天,但是一無所獲


「他們透過翻譯,要我們使用生命探測器。」隊員黃鐙輝無奈地說:「我
們再三解釋,生命探測器是探活人的心跳,他們怎麼都不肯相信。」

由於當地民眾強烈要求,隔天黃鐙輝帶了三位弟兄將現場淨空,用生命探
測器探測,奇怪的是,居然有異樣反應。

後來一隻狗跑進來,朝地上一直刨土,黃鐙輝叫狗主人帶開,再放進來,
狗狗還是在同一地點刨個不停。

於是他們就在附近開挖,不一會兒,一股屍臭味飄散開來;不久,一隻手
臂出現;再不久,果真一男一女的屍首就被找到了。

「後來翻譯告訴我們,當地人議論紛紛,說他們動員了幾百個人找不到,
還是生命探測器管用。」黃鐙輝苦笑地說:「這下子他們真認定生命探測
器是可以找到死人的。」

看來這個「公案」,是永遠無法解釋、澄清了。



徒手挖掘


第四天,隊員們全體出動到特重災區科隆。那是一座山垮下來,埋掉五分
之四的城鎮,光是這一個地區就罹難了六百多人。

搜救總隊的弟兄們分成四組,配合重機械逐步搜尋。如果聞到「味道」,
怪手就暫停,改以人工用圓鍬挖掘。

「味道」越來越重,搜救隊員忍著惡臭,最後連圓鍬也放棄,徒手去挖,
以免傷了罹難者的遺體。

「好!出來了!」搜救隊員把變形腐爛的「人」給「抱」了出來,裝進屍
袋或以毛毯蓋住,用擔架抬出去,才算功德圓滿。

陳信宏說:「好幾位弟兄因為碰到了屍水,不到五分鐘,手臂立刻紅腫起
來。」幸好藥箱埵鹿釩瑼爾K酒,才讓感染的部位不致惡化。這天挖出來
十具罹難者。大夥兒本來要通宵工作,但因夜間照明欠佳才放棄。

隔天一早,大家迫不及待回到現場,卻發現重機械的司機都沒來。於是總
隊長呂正宗跳上怪手操作起來,陳信宏也坐上鏟土機,一鏟一鏟地把土鏟
開。另外机文瑞和楊偉德也去開另一組的怪手和鏟土機。

這一天在大家通力合作下,又找到了八位罹難者。



救難英雄


中午,結束了薩國的勤務,準備搭機返國;中華搜救總隊是所有國外救難
隊最後撤離的一支。

兩位民眾寫了一封信,送到大使館轉交給他們,信上寫著:感謝您們給我
們的所有協助,神將對您們的作為予以回報。

「雖然錯過黃金時段,沒有搜救到生還者,但是弟兄們絲毫不敢鬆懈。」
呂正宗說:「感恩長榮提供台、美來回機票;更感恩慈濟結緣美、薩來回
機票,以及許許多多慈濟人的幫忙和鼓勵。」

在離開之前,搜救總隊把剩餘的乾糧、泡麵分贈給薩國民眾,陳龍輝感慨
地說:「看他們歡喜的神情,深深體會到上人說的:能付出就是福。」

回程飛機上,長榮航空的空姐聯合製作了一張精美的卡片,送給這群跨國
救難的英雄們,其中一則是這樣寫的──


看到您們火紅的衣裳進入機艙,全機組人員的心情也跟著您們而沸騰!

雖然無法參與,但想藉由這小小的卡片,訴諸感謝……

我們以您們為榮!